第256章 决胜之战(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89字
  • 2015-09-24 23:35:59

而化身金人的候武,似乎变得比之前迟钝得多了。他慢慢的抬起手,向驱赶蝇虫那样的随手一挥。那些被剑芒带动起来的灵力顿时像是摔碎了的陶器一样,化为零散的碎片,再也聚不起来。而候武竖起的手掌则凝指成剑,不紧不慢的向前一点,却刚好点在了那银色长剑的剑身之上。

银色的剑被这股从侧面点压的力道一点,立刻便向旁歪去,连带着吴尘的身体也跟着转了起来。但那旋转着的剑光却在半空中一闪即逝,随后,同样的剑芒出现在了吴尘的左手之中,借着他自身旋转着的势头,斩向了候武那正蓄势待发的双拳。

剧烈的爆炸声中,两人被反冲之力在此冲开。但又化身为两道色彩各异的光芒,电光般撞在一起。金银两色的光芒交替闪烁,织成了一张旋转交错的巨网,螺旋般的向外扩散,布满了结界中的每一个角落。

两人的身影则随着他们动作的加快越来越虚幻,开始时还能看得出手脚的挥舞,后来则渐渐的成为了一道道模糊不清的残影,到最后则完全融入了两人法力织就的网格中,只能通过他们身周所激起的,远比其他地方更耀眼的光芒来分辨他们的位置。

兔起鹘落般的,两人的身影像是瞬移一样的不断跳跃着,不时伴着一声洪钟般的响声,便有人被打的撞到了结界之上。但未等对方上前,那人便又闪电般的蹿出,又一次的扑向对手。

一丝丝的血光渐渐地从金银两色的光芒中显露出来,偶尔露出的身影则显现着双方都已负了伤,只是辨不出孰轻孰重。终于,金银双色的光华在接近结界中央的位置划过一道太极鱼线形的轨迹,将两人暂时分隔开来,双方也都借此机会向后纵去,摆脱了对方的攻势。

这一次,双方的模样再不像之前那样潇洒自在了。吴尘那一身银色的造物仙衣已经多处破损,虽说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修复着,但之下的那些恐怖伤痕依旧依稀可见,周身环绕的雷电也变得躁动起来,不时地发出刺耳而危险的爆裂之声。而候武那纯金色的身体上,此时已经有一半有了殷红的血迹,有些是对方的身上溅上来的,但更多的,却是源自他身体上那一处处向外翻起的金色血肉。

尽管双方都受伤颇为严重,但此时他们的神色却是溢满了兴奋,似乎这场势均力敌的打斗,将他们那沉睡已久的战意也点燃了起来。

寂静陡然被打破,吴尘纵声大笑了起来。笑声中,他身周的雷电向巨龙一样的搅动起一圈圈的光芒,将他的身体环绕在当中,那些造物仙衣的破损之处瞬间消失,苍白的脸色也重新闪烁起银色的光华。他的身体变得有些通透了,经脉透过皮肤展露出来,勾勒出一幅幅如同上古文字一样的图案。

而候武则矗立不动,一道金色的光圈从他的头顶亮起,一直下落到双脚,流过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光环经过之处,那些翻卷着的血肉即刻复原,血迹也丝毫不剩。在光圈落到他双脚的一瞬间,一尊高达十丈的金色巨猿的光影在他的身后浮现,隐约可见的面容之上,呈现着与候武相同的肃穆之色。而这道光影出现的下一瞬,候武的身体便弹射而出,拖着身后与他姿态相同的巨大光影,撞向被雷电环绕着的吴尘。

面对着铺天盖地的金色光芒,置身银色光浪中的吴尘双臂在胸前聚拢,双手一齐握住了那银色的太乙雷剑剑柄。银色的剑芒立刻如巨龙吐水一样的喷薄而出,由原本的四尺多长变为了长达丈余、宽约一尺的巨大光刃,而它的轮廓比起之前也没有丝毫的散乱,反而更加的清晰,剑身之上更是显露出一道道纹路,似是文字又似是图案,与李逸云三生剑气完全状态下剑身之上的那些纹路极为相似。

双手紧握着这柄巨刃,吴尘朝着奔袭而来的候武猛的斩去,对方则伸出那纯金色的手臂当了上来,背后那金色巨猿则做出同样的动作,大小两只金色的手臂合二为一,与吴尘手中的雷剑撞在一起,绽出一连串的光彩,宛若双剑交击的火花。金色巨猿的手臂似乎变得有些模糊了,而候武本身的手臂则毫发无损,只是多了一道淡淡的痕迹。而吴尘的太乙雷剑也只是轻微的晃动了一下,便恢复了原状,随着他的第二次劈斩挥舞而出,又一次斩向候武。而候武则换成另一只手臂,挡住那从天而降的银色雷光……

你来我往,双方那足以撕裂天地的攻击相互交击了多次,但依旧只是擦出一些火花来,并没能分出胜负。而即使是以他们两人的修为,用这样威力的法术不停的相斗,法力也有些显出枯竭的迹象了。恢复的速度开始跟不上消耗的速度,攻击的频率也渐渐慢了下来。空中的金银双色的光芒,随着他们动作的减慢,闪烁的频率也越发缓慢了,开始变得像液体一样黏稠了起来。

终于,两人在一次全力对冲之后再度分开。在那尚未消散的光浪之中,吴尘将手中的长剑水平的举在胸前,剑锋直指前方,剑刃则分裂上下。接着,他高喊了一声“疾!”,那些环绕在他身周的银色电光立刻旋转着离开了原本的位置,发出了像巨龙吼叫一样的声音,咆哮着涌入了他那柄银色的巨剑之中。接着,吴尘手中的这柄剑便消失不见了,因为它已经变成了长达十丈,刃宽过丈的真正的巨物,而吴尘的身体处在剑锷之处,被银色的光芒完全笼罩在内。

在他的对面,候武身后的光影也产生了变化。太阳和巨猿的身影在他的身后不断地转换着,转换的速度越来越快,发出的光芒也越来越亮。最终,两道光影在刹那间同时出现,重合在一处,猛的绽出一道炸裂似的光华,便化成两道熔金色流光,涌入了候武的体内,在他的身上浮现为一层金色的光晕,似有似无的七彩光芒在表层不时地闪现着。

这时,吴尘的那柄巨剑也已经亮到了让人无法直视的程度,同样的七彩流光在剑刃处微微闪耀。伴着两人的纵声狂吼,两道身影拖着属于自己的光芒,轰然撞在了一起。

候武的身上分明没有什么文字,但李逸云此时却生出一股有些诡异的感觉。他在候武的身上仿佛看到了一个字,而裹着吴尘那柄剑身之上的纹路也变得无比清晰,尽管纹路繁复,但在李逸云看来,却也只是一个字。候武的是“护”,吴尘的是“破”。

两道身影撞在了一处,掀起的光浪再度将两者淹没。那包围着两人的结界瞬间破碎,化为一片片碎石般的事物跌落下来,再化为点点细小的光芒消散。

而随后,在那耀目的光浪中,一个身影跌落了出来,像被抛出的石块一样,高高的抛起,又重重的跌落在地上。那人一身的衣袍上溢满了血迹,身体也已然残破不堪,连面容也分辨不出,只有从他那身金色的衣袍才能分辨的出他的身份。

“结束了!”李逸云心想:“候武绝对是输了。不管师父的情况如何,即使是平局,剩下的一局五尊者方面都是必输无疑,而此时结界已破,他们连保护自己的屏障也已经失去了。”

一阵罡风从光浪的中央吹起,将它们吹散开来。吴尘的身体在其中显露了出来。身上的银色衣袍也变得破破烂烂,但好在还在自行修复着。他瞧了一眼跌落在地的候武,淡淡的说了声:“你输了!”之后便转身走回了玉虚宫的人群。

吴尘一回到队伍,围着山的人们顿时发出一阵阵兴奋的呼喊声,不少人立刻便要冲入结界之中,但没有修为高的修士陪伴,仍旧忌惮五尊者的实力,这才作罢。

余熏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了起来。虽然没动过手,但一眼看去就能知道自己和白晓苏的实力有着巨大的差距,根本就不可能获胜。但她还是咬咬牙,一步步的坚定的向着已经被破坏了的结界中央处走去。白晓苏见了她的模样,则露出了一丝好似赞许的微笑,脚步微动迎了上来。

“等等!”候武沙哑的声音从余熏身侧传来,令她止住了脚步。只见候武挣扎着爬起身,用残存的法力勉强的清除了身上的血迹,向朝他望来的余熏勉力的笑了笑:“丫头,不用逞强了,放弃吧!”接着,他对着山下的众人拱了拱手,尽力的朗声道:“诸位,这最后一场,我们……”

但他的话还没说完,一只修长的手从他的身边探了过来,压下了他握拢的双手,接着一个陌生年轻人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侯前辈,这最后一战,由我来代替这位姑娘出战可好?”语气低沉而充满了魅惑之力。

候武转过头,瞧着这陌生而妖艳的男子,皱着眉道:“你是……?”而这时,玉虚宫的方向已经沸腾了起来,无数“叛徒!”“恶贼!”的声音接连响起。那人却只是轻蔑的一笑,瞧着人群的某处深深地望了一眼后,转头瞧向李逸云的方向,轻笑道:“李兄,别来无恙啊!”

李逸云则是夸张的仰天笑道:“原来是楚师弟,彼此彼此!”双目瞬间泛起冰冷的光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