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决胜之战(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37字
  • 2015-09-24 23:35:09

就在胡梓的攻击落在吴忧身上的前一瞬,一只由纯粹的雷电凝聚成的巨大手掌刀刃一般的破开了结界,一把拉住吴忧的身体,把他带了出来。吴忧的身体刚脱出结界,结界便又重新凝实,挡住了胡梓击出的那道光芒。

被吴尘探出的那只手掌拉到了他的身边,吴忧的神色还有些迷茫。他皱着眉狐疑的喊着:“你不是认输了吗?怎么还发动攻击?”不过随后就醒悟过来,高呼道:“幻术!你用的是幻术!”听他这一说,众人也都明白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的经过,显然是胡梓使用了幻术让吴忧以为他已经认输,这才收起了扇子,之后便猝不及防的受到了攻击。

“卑鄙!”站在吴尘身后的柳鸣咬着牙说。胡梓却只是冷冷一笑,撇着嘴说:“黄毛小子!如果是生死对决,他早就没命了,谁会在乎卑不卑鄙?哈哈!”柳鸣气的双目圆睁,但说了声:“你……”便无话可说了。瞧着他的模样,胡梓更是得意了起来。但这时就听吴尘淡淡的说:“要是生死对决,我们这些人强攻上去,早就没命的,怕是你们五个吧!”

正大笑着的胡梓听到这淡然但隐含冰冷的声音,立刻像是被泼了冷水的火苗一样,渐渐地收拢了笑声。他朝着吴尘的方向瞧去,一对上对方利刃般的双目,更是从魂魄深处发出了一阵战栗,再不敢多说什么,立刻转身向回走去。

而这时,又有一道悦耳的声音从他的背后追了上来:“小子,你刚刚用的是惑心铃吧?”胡梓从声音上判断,对方最多不过三十岁的年纪,居然敢管自己叫小子,顿时生出一股无名之火。回过头来便要斥责对方,但一瞧见白晓苏那双深不可测的双眸,他那股怒气顿时便发不出来了。不像面对吴尘之时的恐惧,而是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将他的身体、魂魄,连同想法都凝固住了,他再也无法说什么做什么,甚至连想什么也做不到。只能听着对方接着说:“你用别的法宝也就罢了,这惑心铃可是当年我一个姐妹的法宝,可不能让你糟蹋了。看来无论怎样,结束之后我都要找你一趟啊!先滚回去吧!”

“是!”胡梓下意识的回答道,转过身来浑身已经布满了冷汗。他再也不敢停留,身影一闪便逃出了结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坐下的那一刻,候武所坐的长椅上金光一闪,他的人便出现在了结界之***了拱手,他朝着围在前方的人们朗声道:“接下来的第四场,由我来领教,不知哪位肯赐教!”他这一主动出场,剩下的余熏也跟着松了口气。因为之前胡梓的行为无疑引起了众怒,接下来出场的人一定会被连累的遭到记恨。候武这一出场,自然免去了她的危机。

见候武出场,外面的众人也都神色稍变,白晓苏双眼一亮,高兴的说:“终于来了个还凑合的了!让我来!”声音不大但却连李逸云也听得清清楚楚。说着,她一点脚尖,便要向前冲去。但吴尘的手掌却从旁边伸了过来,拦在了她的身前:“前辈,救我徒弟这关键的一场,就让我来吧!”他没有回头去看白晓苏,但语气中充满了不可更改的坚定。

“嘁!”白晓苏撇撇嘴:“好!这时候可想起是你徒弟了!”说着向后退了一步,重新回到了人群之中。而吴尘的身周则环绕起一圈圈白色的云雾,将他的身体淹没。接着,这团云雾又向四周散去,但同样的云雾出现在了候武对面的结界之中,吴尘的身影从其中显露而出。接着,结界凝实,恢复如初。

双方如今的获胜场数是二比一,但谁都知道,剩下的两人中。余熏对上白晓苏的胜机无限接近于零。这样的话,双方自然而然的便成了各胜两场的局面。这样一来,哪一方在此时的这场比斗中胜出,哪一方就会是最终的赢家了!想到这场比斗的关键性,李逸云也有些激动了起来,他也顾不上去坐候武空下来的那张椅子,就那样笔直的站着,踮起脚目不转睛的向着下方瞧去。

结界之中,面对面的两人先是相互拱了拱手,随后吴尘一抖手腕,一道缠绕着雷电的白色剑光从他的手掌上延伸了出来。仔细看去,那剑光本身便完全由雷电构成,只是内部的雷电太过凝实让人无法分辨。从内到外,雷光渐渐发散,最终以一层层螺旋环绕的方式,嵌套在了剑光的最外部。

“太乙雷剑!”李逸云心中骇然:“师父已经能够将太乙神雷运用自如了?”作为吴尘最强的攻击法术太乙神雷,是由吴尘对玉清、上清、太清三重雷劫雷电的感悟,而悟出的一种超越三者的绝强雷属性法力。刚创出之时便被人称为“太乙雷劫”,拥有着将所有造物境界之下的修士完全毁灭的能力。

而随着他修为的精进,这法术的能力也就越来越强。之前与李逸云合力对战彭祖之时便可见一斑,若是彭祖没有那独一无二的恢复能力,必然已经在两人的合力一击之下形神俱灭了。而此时他将这太乙神雷凝聚成了前所未见的太乙雷剑,则表明他在这招法术的造诣上又有了质的飞跃。除了李逸云爆发出完全力量的三生剑气之外,它应该不在当世的任何剑气之下了。

召出了剑气之后,吴尘手腕一扭,那银色的剑光立刻搅动起周围的灵气,在它那四尺长,手掌宽的剑刃外,聚起了宽达一尺,长达数丈的巨大光刃,朝着候武劈了下去。

候武之前一直闭着的双目,在吴尘的这一剑斩出的刹那陡然睁开。一副耀眼的太阳图案出现在了他的眉心之处。接着,他双手朝着剑刃袭来的方向一推,一块太阳似的圆形盾牌旋转着挡向那银色的剑刃。两者相撞的刹那间,太阳状的盾牌立刻被砍出一道裂痕,但借着旋转之力,它也成功的使剑刃向后退出了数尺,扼住了它的攻势。

随后,候武双手一推,那金色的太阳便脱出了他的手掌,继续旋转着向前冲去,迎向那雷电环绕的光刃。而他自己则纵身一跃,像一支金色的箭矢一样朝着吴尘射出,同时十根手指上都探出了尺余长的金色光华,而他便用他的这两只狰狞的巨爪一左一右,朝着剑气被挡住的吴尘砸落。

而看似陷入困境的吴尘却是一副不慌不忙的神情。他手腕轻轻一抖,那四尺长的银色剑气便像是被从剑鞘中抽出一样,轻巧的自那数丈的庞然大物中抽离出来,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将候武指端生发的十道光线纳入了它所笼罩的范围之内。

一系列的金铁撞击之声不分先后的响起。候武仍在空中的身体被这一击弹得更高了。他双手向内一收,又再度向外一展,两只长达五丈的巨大手臂便生长而出,呼啸着从两边向中央合拢,似乎想将吴尘的身体拍成碎片。

面对着这样的攻势,吴尘双手握住银色的剑柄,将剑竖直向上的放在胸前。耀眼的光芒从剑刃上发出,那剑刃再度变成了长达数丈的庞然大物。接着,吴尘脚步转动,宛若舞蹈般的在原地开始了旋转。那巨大的剑芒则在他身体的带动下形成了一片巨大的圆形银光。银色光芒一次次的撞击在那一双金色的巨手之上,一次次的将它剥离成细小的碎片,而它自身也不断地消耗着。

而这时,释放了金色巨手的候武已经到了吴尘的正上方。他左脚向上蜷在右腿的膝盖后侧,右脚则燃烧起金色的光芒,跟随着整个身体猛的向下坠去,击向那位于银色中央的吴尘。

吴尘手中的长剑还在飞速的旋转着,但他也悄然抬起了右脚,银色的雷电迅速在上面凝聚,发出噼啪的声音。落在地上的左脚则猛的一点地,整个身躯以腰部为中心一扭,他那原本处在下方的双脚猛的上翻,那银色的右脚甩着弧线,迎向了从天而降的金色光芒。

金色两色的光芒撞在了一起,并没有立刻爆发,而是以两人双脚相接的那一处为中心,荡漾起了一圈圈波纹。似缓实快的,最外圈的波纹碰触到了结界的边缘,两者一触,凝实的结界自然而然的便将这波纹向内反弹,而受到了这股力量的刺激,这波纹以扩散时十倍的速度回缩,转眼间便与内层额其他波纹撞在一起,回到了它产生的那一点。

接着,刺目的金银双色光芒便绽放出来,伴随着惊天动地的轰鸣声,让人们失去了一切的视觉与听觉。渐渐的,轰鸣声弱了下来,一声声铿锵的金属撞击之声不住的从那团遮蔽着视线的光芒中传出,星芒似的光点则不时地从那些已经稀薄的光芒处透射出来,显示着两人打斗的位置。

俄而,那闪烁不定的银色光芒陡然一转,在空中划过一道半圆形的弧线,顿时将那大半的光浪带动了起来,凝聚成一道弯月形的光芒,如惊天长虹般挥斩而去。

而另一只金色的拳头则以手臂为转轴,用螺旋状的劲道将剩余的光浪缠绕在拳锋之上。两道璀璨的光芒撞在一处,顿时双双碎成漫天星芒,两人的身体也终于重新显露了出来。

此时,双方的形态与之前相比都是大相径庭。吴尘身体的周围,有无数雷电环绕,将他衬托的宛若九天尊神一般。电光闪烁间,形成了一层不断变幻着的护罩。而候武则好似成为了黄金铸就的雕像,从头到脚的每一处,都被璀璨的金色所覆盖,眉心处那如呼吸般闪烁着的太阳印记更是让人无法直视。

挥出之前的那一击后,两人都稍稍后退了一些。吴尘退后的较少,于是便率先发起攻击。他那变得更加纤细、却又更加凝实的太乙雷剑圆融的由下至上一挥,构成结界的护罩都随之颤动,似乎要跟着它的轨迹去劈斩。而候武身体周围的灵气,更是瞬间便凝聚在这一招中,随着吴尘的剑锋一齐攻向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