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龙争虎斗(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75字
  • 2015-09-24 23:31:19

“你输了!”风瑾炎淡淡的说。庄君如勉强的笑了笑,耳边的鬓发随着她嘴角的动作从中折断,掉落了下来,显示出了那擦身而过的光柱在她身上留下的印记。“是!我输了!”她也淡淡的说,跟着一招手,召回了她那掉落在地的银色利刃,一纵身回到了山巅,一言不发的坐了下来。风瑾炎也松了口气,转身跨出结界,回到了族人之中。

回到山顶的庄君如,脸色甚是难看。李逸云不敢招惹她,赶忙起身让出座位。这时五个座位都被占满,李逸云没了位置,只好席地而坐,继续瞧着局势的发展。

双方一胜一负,第三场便显得十分关键了。但这次与前两次不同,围在山下的人们中并没有有人走出来,而是围在一起议论着什么。半晌,人群才散开。同时,吴尘的话语也传了过来:“前两场都是我方先有人登场,这一次该你们先派人了吧?”

听了这话,五位尊者脸色稍变,却也算不上惊讶,毕竟对方也是聪明人,识破己方按对手的实力确定出战者的打算只是早晚的事。未出场的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身材矮小的胡梓便跃出长椅,像一颗陨石一样的砸落下去,冲入了结界之内。他冷笑一声:“哪位道友上来赐教啊?”

山下的人群骚动了一番,一个身穿彩衣的人影从其中挤了出来,向掀帘子一样的掀开了结界,缓步迈入其中。他朝着胡梓拱了拱手,不卑不亢的说道:“晚辈吴忧,请前辈赐教。”

见出场的是师兄,李逸云朝着人群中望了一样,便知道了这场比试的关键性。剩下的两场比斗,出场的定然是吴尘和白晓苏,而五位尊者剩下的则是候武和余熏。候武是实实在在的造物境巅峰的人物,事实上,他在太阳神殿之中与李逸云对战的那一场,本就是李逸云利用了双方不能离开殿中的条件,并且候武也没有出全力,否则那时的李逸云绝不是他的对手。后来两人在天心台全力相拼的结果便是证据。无论是白晓苏还是吴尘,对上他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但在他之后,就只剩下刚刚迈入造物后期,境界在五位尊者中居于末位的余熏了。无论是对上吴尘还是白晓苏,她都绝无获胜的可能。也就是说,剩下的两场中铁定已经赢下了一场,那么若是这一场吴忧能够获胜,那么五位尊者就已经确定输了。

而在吴忧迈出人群的那一刻,胡梓的神色也发生了变化,一抹突如其来的怨毒之色从他的一双三角眼中射了出来。五位尊者中,对李逸云态度最差的就是他。而究其本源,他所讨厌的,并不是李逸云这个人,而是这类人——年少英俊,实力强大。

因为身材矮小且相貌丑陋,他自小便被人们嫌弃,即使是后来他凭着努力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但他的容貌却还是让人敬而远之。久而久之,这样的经历便日复一日的,将嫉妒、怨恨的情绪堆满了他的灵魂,嫉妒那些英俊优秀的青年,怨恨上天对自己的不公。因此之前在对付李逸云的时候,他才那样的凶恶狠毒。而此时面前的吴忧,虽说比起李逸云要年长不少,身材也有些发胖,但仍就算是年少俊朗,实力非凡。于是那源自灵魂的怨恨嫉妒之情,便又自动的涌上了心头。

“好!那我就看看你有几斤几两吧!”高呼了这一声,胡梓的身体便化作一道模糊的光影,朝着吴忧的方向扑了过去。一层莹黄色的光芒凝聚在他的身上,使他那原本瘦小的身躯展露出无比强横的气势,宛若一座万仞的巨峰般,砸向吴忧的头顶。

经过青木神殿的重生湖,吴忧的也已经脱胎换骨,按说速度上应该比胡梓快,但他却没有躲闪,而是左手向前一拍,一道五色光雾凝成的巨大手掌便将他的手掌覆盖在内,并随着他手臂的探出朝着胡梓的身体拍了出去。而他的右手则覆盖在了丹田之上。与他手掌等大的一道五彩光芒从他的体内透射了出来,并延伸出数条绚丽的线条,以丹田为中心,向他身体的其他部位蔓延开去。

那只五彩的手掌就像吴忧的手一样,有些像婴儿的手掌,胖乎乎的,软绵绵的。但与胡梓的身体接触到了一处,便立刻变得如山般厚重,那由胡梓的身体带来的冲击力不过让它稍稍后退了尺余,便稳定了下来,虽说随着胡梓的再度发力依旧缓缓地后退,但已经使胡梓一举突破吴忧防御的打算破灭了。

一边用左手与胡梓相抗着,吴忧的右手在他的丹田处缓缓发力。那从他丹田发出的无数缕光线陡然加速,在他的眉心处收拢成一点。就像是以他的身体为画布,将他的经脉勾勒成了一幅画卷一样。而这画卷中的每一笔,都展露着澎湃汹涌的力量。

吴忧的修炼是以丹道为核心,他的众多法术也都是从丹道中领悟而出的。与玉虚宫所传的法术类别相比,也算是另辟蹊径了。此时他所施展的,便是模拟灵丹出炉之时的灵力波动,激发自己的法力,从而使自身的能力达到一种爆发的状态,虽说比不上李逸云的云蒸霞蔚,可也算是绝佳的增幅类法术了。

五彩的纹路在他的身上同时亮了起来,吴忧的气势也随之攀升,和善的容貌在布满脸庞的纹路的衬托下,也显露出威严之态。接着他身影一闪,任由左手释放的光掌被胡梓击碎,身体瞬间来到了胡梓的身后。手掌在空中五指一握,一团七彩的光芒从他的掌心涌现,接着向外一扇,一团七彩的火焰奔跃而出,朝着胡梓的后背冲了过去。

胡梓双目圆睁,显然对之前慢悠悠的对手突然变得如此迅捷有些猝不提防。但他的反应也颇为敏捷,双脚猛地一转,身体便面向了吴忧挥出的火焰。双臂向前一挥,莹黄色的光芒潮水般的从他的身侧掠过,合成一股迎上了吴忧的七色火焰。

吴忧释放的这团七色火焰,光芒十分柔和,毫无炽热之感,比起虞烬的圣火自然是相差万里,就算是许瑜的熔金色法力,感觉上也要比他炽热的多。但胡梓的法力一与之相触,就像是撞上了火炭的水一样,立刻融化成漫天的莹黄色雾气,再也聚不起来,而它的本身则消耗甚微。

而吴忧的手中,那七彩的光芒也已经露出了形体。那是一柄长约一尺的羽扇,通体遍布着七彩的羽毛。扇柄则是黄玉所制,末端雕镂着凤鸟的头。它的形体刚一显露出来,那些瞧向吴忧手掌的人中,便已经有人惊呼了起来,“五火神焰扇”的字眼出现在他们的口中。

一听这话,李逸云先是一愣,随后便露出了欣喜的神色:五火神焰扇是当初封神之战中,由玉虚宫的一位高手使用的法器,被称为最强火属神兵。它所释放的火焰感觉上并不炽热,但却有着炼化万物的功效。相传无论是什么样的法力,遇上这把扇子扇出的火焰,都无一例外的被炼化。吴忧对上胡梓本就不落下风,再有着这样的神器襄助,几乎已经是必胜了。

瞧着那在师兄手中轻盈舞动的七彩羽扇,李逸云欣喜的同时也不禁生出一股好胜之心,忍不住想:“炼化法力的原因无非就是与浩渺辉光诀相同,找出对方法力的属性和微小构造。只是我的浩渺辉光诀修炼的不足,没有它这样快捷有效罢了。只是不知,它扇出的火焰能不能把我三生剑气的法力炼化?”

而战局的发展也正如李逸云所预料的,有了秘法增幅的吴忧再加上五火神焰扇,胡梓已经完全落入了下风。吴忧只是站在原地潇洒自如的挥着扇子,便将胡梓逼得到处逃窜。

终于,胡梓似乎逃得有些累了。他大吼一声,身周的莹黄色光芒顿时变得璀璨刺目。而他的身体也在他的催动下朝着吴忧的方向全力撞了过去,就像是一只扑火的飞蛾一般义无反顾。

面对他的举动,吴忧用力的一挥手中的羽扇,一道比之前都要庞大的火焰挥舞而出,迎着胡梓的身体撞了过去,两道光芒撞在了一起,立刻爆发开来,七彩的光芒像一张巨口一般将胡梓整个人吞噬在内。透过光芒能隐约的看见,他的身体在光球之内不住的挣扎着,但七彩光芒的变化却十分缓慢。这时,大多数的人们都已经预料到了结果:胡梓就算是能破开这层七彩光球,他的法力也所剩无几了,根本没有胜机。

但突然,李逸云双眼中闪过一丝惊疑的光彩。他那因为肉身蜕变而增强的听觉隐约的捕捉到,一丝好像金铃一般的声响从困着胡梓的光球中发出,短促而细微,但却十分诡异。

一闪而逝的铃声之后,胡梓也终于冲破了七彩光芒的围困,正如人们所想,他身上的造物仙衣已经多处破损,却不见恢复,显然法力已经枯竭。但接着,令人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面对着衣衫破烂的胡梓,吴忧并没有乘胜追击,反而将手中的宝扇收起,微笑着冲着胡梓拱手施礼。

于是在人们惊讶的目光中,胡梓一拳击出,莹黄色的璀璨光柱夹着风雷之声,重重的击向毫无防备的吴忧的胸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