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龙争虎斗(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47字
  • 2015-09-24 23:30:09

极目远眺,出现在李逸云视野中的是一个中年妇人,气度奢华尊贵,李逸云努力的辨认了一番后,才确认她是睽违多年的风瑾炎,风沐翎的母亲。而在她身后,许多身着深色衣装的人们也都纷纷涌上前来,正是太古一族的男女老少。

在其中李逸云并没有发现风沐翎的身影,但他知道,风瑾炎能够为自己出手,其中定然有风沐翎的原因,自己的确为他们一族做了些事情,但在场的对手都是造物后期以上的境界,他所做的那些事,还远不能让这位老成持重的前辈甘愿冒险。

除了许瑜之外的四人纷纷对视了一眼,皱着眉思考了起来。他们一方刚刚胜了一场,而他们又只能看出风瑾炎的修为处于造物后期,再具体的便无从得知了。于是几人目光闪烁间,已经决定了迎战的人选。庄君如沉默的走上前来,一道银色的弧光承接住她的身体,正是那之前曾用来与李逸云对敌的弯月形银刃,刀刃之上亮起一道柔和的银色光华,包裹着她的身体,像一片羽毛一样的漂浮着,载着她的身体进入了那半球形的结界之中。

瞧着他们的出场顺序,又回想了一下之前与他们五人打斗的经历。李逸云便明白了这其中的官窍。这五人中实力最强的无疑是候武,排在第二的应该是许瑜,之后依次是胡梓、庄君如、余熏。率先出场的冉易风是中规中矩的造物后期,而五位尊者对于这些人的实力不敢轻视,生怕他们之后的人越来越强,于是便派出许瑜,赢下第一场的比试。

而风瑾炎在修为上与冉易风相差不多,而剩下的人中除了候武没有人敢确定能胜过她,于是便派上了实力中等偏低的庄君如,能赢自然好,输了之后也有机会翻盘。

与上一场打斗不同,这一次双方并没有让双方的人们久等,甚至连等待的过程都没有。在李逸云还在揣度形势的时候,冲入结界的庄君如已经卷起了漫天的银色弧光,扑向风瑾炎身体的每一处。

面对着铺天盖地的攻势,风瑾炎双手一张,太古一族招牌式的五色光芒在她的掌心绽开,像一团巨大而繁复的花蕊,不断地向外绽放。每一层花瓣绽开后,都化为波纹状的光浪席卷而出,而风瑾炎的掌心之处又陆续的绽开着新的光华。

庄君如自然不甘心自己的攻势无功而返,手掌一挥,那些银色的弯月便化为振翅而飞的群蝶,它们震动着自己细小而径直的双翼,钻过五色光浪间的缝隙,时左时右、时上时下的向着风瑾炎跳跃而去。

五彩的光浪微微一滞,随后便随着风瑾炎双手的收拢,闪烁着向内聚集,最终化为了一层半球形的护罩,球心向内,将风谨言的身体遮在后面。那些银色的光蝶撞在五彩的护罩之上,就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全身燃烧起五彩的光焰,并在光焰的升腾中渐渐地“熔化”、消失。但那点燃了漫天蝴蝶的护罩本身,也随着蝴蝶的不断相撞渐渐的黯淡了下来。

渐渐的,庄君如释放的银芒已经所剩无几,她那握在胸前的双手陡然向外一张,一道道银色的丝线闪电般的弹射而出,在空中纵横交错,织成了一面晶莹的银色巨网,每一个丝线都如同最锋锐的刀刃般,闪烁着令人胆寒的光芒。这些光芒像是一群乱舞的银色蟒蛇,以风瑾炎为中心飞快的向中央收拢。而它们身上的光芒,则与之前风瑾炎释放的光浪十分相似,在波动中不断地加强,似乎是无穷无尽一般。

“这便是月曜的模仿之道吧?”李逸云心想。按着候武所说,这可是凌驾于五行之“术”之上的两种“道”之一,只可惜庄君如显然在这模仿之道上的造诣并不高,否则她的实力也不会如此了。

瞧着对方变招,风瑾炎微微一笑,举在身前的双手变成了单手,仅余的手掌向后一收,带着那已经黯淡无光的五彩光芒移到了胸口。接着,她那修长的五指并拢如刀,五彩光芒顿时由原本的圆润化为了凌厉的刀锋,聚在了她的手掌之上,沿着她手掌的轮廓从指端延伸出五丈多长的光刀。而它那黯淡的颓势也焕然一新,重新披上了炫目灿烂的光芒。之后,风瑾炎手臂一挥,那凝聚了光刃的手掌便朝着那由无数银色光彩织就的巨网呼啸着斩去!

光芒一闪,银色巨网之上顿时出现了一道长达十余丈的裂口,银色光芒的断口处,则燃烧着无色的光焰。随后,那五彩的刀光纵横交错,在空中织成了另一张巨大的网,这张网与庄君如那银色的网一撞,便按着五彩光华的纹路,将银色光芒撕开了相应的裂纹。最终,在风瑾炎斜劈的一刀之下,银色的网终于支撑不住,彻底的散为漫天的光点,而风瑾炎手中的光刀也随着这最后的一击脱手而出,笔直的斩向身在半空的庄君如。

见此情形,庄君如神色一凛,双掌在胸前竖起,两道银色的刀光聚集在她的手掌,除了颜色之外与风瑾炎的光刀一般无二,接着,她双手连番舞动,两道新月似的刀光先后斩出,在她身前数丈的距离劈中了五彩光刃,刺目的光芒中,两者相互泯灭,化为虚无。以二对一,显然庄君如的模仿之道已经落到了下风。

而风瑾炎并没有再给她时间改变战略,她的攻势悄然的变得越来越快。双臂在身体两侧猛的上举,无边的五彩光芒如同逆卷而起的瀑布一般在她的背后弹起,在光芒的顶端咆哮着探出了无数狰狞的巨兽头颅。

这些头颅或大或小,或圆或尖,唯一的共同点便是从它们之上散发的恐怖煞气。这些狰狞的头颅,宛若一只只择人而噬的厉鬼,伴着风瑾炎的一声“破!”,拖着粗壮的蟒蛇身躯从光芒中竞相冲出,紧跟着之前斩出的光刀扑向空中的庄君如。

这一次,庄君如再没有能用来“模仿”的法术,她只能双手捏了个法诀,脚下的弯月形刀刃立刻旋转着来到了她的胸前,绽放出的银光则形成了一个银色的球形光罩,将她的身体密不透风的包裹在其中。那些前赴后继的巨大头颅撞在银色的光罩之上,立刻便被撞成了碎片,那些喷涌的光芒就像是鲜血一样。只是在被撞碎了的头颅的断折处,立刻又有新的头颅生长出来,依旧无休无止的撞向那银色的光罩,前赴后继,悍不畏死。而那银色的光罩则在这一浪高过一浪的撞击中,出现了轻微的震荡,开始晃动了起来。

从身后涌出的无数蛇身巨兽还在咆哮着前冲,风瑾炎却缓缓地放下了双手。她双掌交叉着搭在双肩之上,闭起双目,神色无比的虔诚。在她这样的动作下,她身后的那团五彩光芒飞快的膨胀着,巨兽的身影则向两旁分开,露出了中央的一团璀璨的光芒。这团光芒看似缓慢的向上伸展着,但不过转眼间便达到了十余丈的高度。随着它的伸展,原本球形的光芒蜕变似的,显露出了人类的形貌,隐约可见那是一个女子的身影,在群蛇环绕的中央站立着,展现出无与伦比的气势。

不用问,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这道光影原本的的身份。虽说没有相应的实力,但这光影所展露的气势,已经超过了秦玄、吴尘……超过了李逸云所识的当世所有高手,这样的女子从古至今也没有几位,再结合她们一族的来历,除了作为他们先祖的女娲大神之外,又怎么可能会是旁人?

庄君如的神色有些慌乱了。她一咬牙,雄浑的法力喷薄而出,注入身前的刀刃之中,无数银色的光刃随之席卷而出,旋转的如同圆盘一样,切过一颗颗狰狞的头颅,在盘旋而回,在新的头颅刚刚生出之时便将其斩断。

银色的光芒瞬间遮蔽了大片的天空,而那些狰狞的头颅却被迅捷无匹的攻势逼退,缩回到风瑾炎身周的一隅。而风瑾炎却依旧闭目矗立,除了身后的那道身影的不断清晰之外,便再没有其他的变化。

抓住了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庄君如大喝一声“疾!”,那漫天的银色光芒陡然合拢,以她身前那新月形的刀刃为中心,聚成了一道长达三十余丈的弯月刀芒,随着它主人手掌的挥舞旋转着斩出,抢先于敌人发起了攻击。

银色的光芒瞬间充满了结界中的每一处空间,风瑾炎周身的五彩光芒也被镀上了银色的外衣,而那锋锐冰冷的光刃也胡啸而至,转眼间便到了她的身前。

这时,风瑾炎睁开了眼。她背后那道身影在这一刹那变得无比的清晰,黛眉似月,杏眼如波,连嘴角的笑纹都无比的清晰,宛若女娲重生一般。但紧接着,风瑾炎抬起了手掌,并拢着的食中双指笔直的指向那迎面而来的银色刀光,而她身后的高大身影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她的整个身躯都随着她伸出的手指化作了一道径长过丈的巨大光柱,笔直的冲向那弯月的光华。

像长枪刺败革一样,那森寒的刀光在五彩光柱的面前片片碎裂,如落叶般在光柱卷起的气浪中狂舞翻飞,而那五彩光柱毫不停留,又接连突破了庄君如设下的数层防护,最终在对方震惊的目光中擦着她的脸颊射出,撞在结界之上,融入了其中。与此同时,从风瑾炎手指上延伸出的那道纤细的光线,也已经点在了庄君如的眉心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