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决战天渊(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65字
  • 2015-09-24 23:26:29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站着,淡白色与熔金色两种光彩分别在两人身上不断地升腾,像一道道云霓环绕在他们的身周,又渐渐的向外蔓延,当二者抵在一处之时,整个半球型的空间内便被这两种颜色分成了两块势均力敌的区域。

光芒如太极鱼一般的缓缓流转,只不过是时而向左,时而向右,显示着两人法力的起伏。终于,许瑜沉不住气了,环绕在他身周的熔金色光彩突然向内一收,接着又猛的爆发出来,他本身则双臂一张,熔金色的光焰在他的手臂上凝成了两道璀璨的光刃,像一双绽开的羽翼似的,随着他的身形向冉易风横斩而去。

见他终于出手,冉易风也松了一口气。与后辈过招不能先出手的尊严使得他艰难的等到了对方先出手,到了他们这样的层次,在互不了解的情况下抢先出手已经抢不到什么先机,反而容易被对方看出底细,抓到弱点。

而许瑜这一出手,冉易风立刻就判断出来。他所擅长的应该是速度与爆发力,于是一抹淡淡的笑意浮上他的嘴角。一抖手,一柄淡白色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剑柄好似玉质,而剑身却像烛火一般飘忽不定。他一转手臂,这柄长剑并不快,甚至算得上缓慢的向着许瑜的熔金色双刃挥了过去。

坐在长椅上的李逸云见了这样的情形,心中不觉也轻松了一些。对他这位顶着玉虚宫掌门名头的师伯,他也多少了解一些。这位师伯修炼的天赋比起吴尘、秦玄两人要差上一些,但正是因为天赋所限,他在修炼之路上比起两人要专注的多,所精研的便是剑法一道,此时他所施展的剑法,与玉虚宫的三清剑有些相似,却要博大雄浑的多,而它的特点正是缥缈空冥,刚好克制依靠爆发力的战斗方式。

果不其然,许瑜那双无坚不摧的利刃一撞上冉易风的剑刃,立刻便被其柔和而又绵密的劲道一卷,偏离了方向,从冉易风的身侧掠了过去,在与结界相撞的前一瞬随着许瑜的身体一个急转,擦着结界的边缘猛转了一个弯,从冉易风的后方再次攻来。

而冉易风依旧是以静制动,只不过稍稍扭转了脚步,便又面向了许瑜冲来的方向,几乎不变的方式一剑挥出,又将许瑜带的偏离了方向,从他身侧掠了过去。一来一往,两人就这样重复着同样的战法,同样的结果,来回交战了十数个回合。

李逸云微微一笑,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许瑜便会在冉易风的批亢捣虚之下筋疲力尽,最终败亡。他瞧了瞧远处聚拢着的人们,以及身边的四位尊者,甚至开始预测下一场的比试了。但突然,他的眼睛又盯住了交战着的两人,愣了片刻后突然站起身高叫一声:“糟了!”原本坐着的长椅也因为他动作太过迅速险些掉下深渊。

远处的结界之中,战局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但却不像李逸云预计的那样,而是许瑜依旧气势如虹,冉易风却渐渐地跟不上对方的动作,环绕着身体的白色剑光开始出现了混乱的迹象。瞧着这些,李逸云先是震惊,随后便恍然大悟。以柔克刚的三清剑的确能克制爆发力强劲的对手,但那针对的是同一级别的技巧,而许瑜爆发法力的技巧,却已经是混元的级别,又怎么是造物境界的技巧所能抗衡的?因此一旦时间被拉长,拖垮的绝不是许瑜,而是冉易风。

相通了这些,李逸云的心情也随之紧绷了起来,也不再坐着,而是踮起了脚,尽力的朝着那战斗的中心望去。而山下的人群显然也发现了此间的变化,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又响了起来,像一团云笼罩着人们,只有李逸云身边的四位尊者神色始终淡然,无喜无怒。

而作为参与者的冉易风,自然更加清晰的察觉到了自己的困境。原本他以为凭着柔劲打退对方的几轮攻势,敌人便会自行崩溃,可没想到拖来拖去,渐渐跟不上速度的却是自己。缠斗之下,许瑜的速度毫无减慢的趋势,反而越发的迅速,全身的那层熔金色的光彩也越发的璀璨,闪耀着令冉易风生出绝望的光芒。

虽说常年居于昆仑之巅,极少下山,但毕竟修炼已有数十载,冉易风的实战经验也算得上丰富。见情况对自己越发不利,他神念一动,身周的白色光华开始如漩涡般旋转,周围的空间也开始微微的扭曲了起来,带动着他的身体,即将脱出许瑜攻势的中心。

但就在他的瞬移法术即将完成的时刻,半空中的许瑜闪电般的探出一指,一道极淡的金色光芒从他的指尖射出,闪电般的击在了冉易风的身上。那之前环绕着他的白色光芒随着这道金光的击落,立刻停止了旋转,而那扭曲的空间也尽皆平复,变得水平无波。

“这是他之前用来锁定我所在空间的那一招!”李逸云心中骇然,但苦在无法援手,只能捏紧了拳头,在心中期盼着。结界之内,冉易风见自己的空间法术失效,也不禁愣了片刻,但随即便恢复镇定,双目的神采也发生了变化,不再像之前那样如云般缥缈,而变得锐利如电,手中白色长剑也由原本云雾般聚散不定的形态化成了无比锐利的锋刃,挥舞之下,刺耳的风雷之声在其间激荡不休,释放着属于自己的滔天气势。

玉虚宫的三清剑可不仅仅有以柔克刚的招数,也有极为刚猛的招式,此时冉易风所用的这与李逸云风虎云龙相似的剑法,就是从其中衍化而来。瞧着他改变了攻击方式,许瑜露出了一丝微笑,似乎对对方的选择有些不屑,而后,他在空中急转了两周,原本便甚是绚丽的光芒变得更加耀眼,之后陡然下冲,如烈日从空中坠落一般的砸向冉易风的头顶。

须臾间,一上一下的两道光芒便相互交击了无数次,许瑜的熔金色一次次的下落,又一次次的被弹起,冉易风的剑芒一次次的掠起,又一次次的被压下。两人的攻势势均力敌,不断地撞击出耀目的火花。

身在高处的许瑜又一次的被弹了起来,但这一次他却没有继续下落,而是陡然又纵身而起,再度升起十丈有余,已经接近了结界的顶端,他的双目瞬间变成了璀璨的黄金之色,而身体则在这样的目光中融化了,原本俊朗的面貌变成了数尺宽的狰狞兽首,四肢则化为了坚硬的利爪,而那纤瘦的躯干却变为了柱子般粗壮的庞大身躯,无数金色的鳞片在上面鳞次栉比的排列着。竟然化为了一头张牙舞爪的巨龙!

他这可不是将法力凝聚成龙形聚在体外,而是真真切切的化身为了巨龙。但他也不是龙族,而是像李逸云拥有狐族血脉一样,拥有着龙族血脉!金色的巨龙猛的大吼一声,一股浓郁的苍凉古老的气息从其中扩散而出,携带着龙族傲视八荒的威压,连远处的李逸云在这声吼叫之下,体内的狐族血脉都忍不住微微的悸动了起来。

至于正面面对着他的冉易风,或许他也很恐惧,但却隐藏的很好。淡然的神色中,他将手中的长剑抛起,使它漂浮在空中,剑尖斜向上指着那庞大的龙头,同时双手合拢,一股股浓郁的法力从他的掌间涌出,不断的注入空中的长剑之中。那柄剑在法力的灌注下,不断地膨胀着,光华也越发的耀眼。

而那许瑜所化的巨龙则再度仰天发出一声怒吼,全身如燃烧般的亮起了金色的烈焰,接着他身体一卷,身长三十余丈的巨大身躯如电光般弹出,带着金色的光浪向着下方的冉易风猛冲过去。而此时,冉易风所操控的长剑也已经有了接近十丈的长度,他那合拢的双手猛地向外一推,那道裹挟着风雷的炽白色光剑便呼啸而出,直刺从天而来的金色巨龙。面对着迎面而来的巨剑,金龙却不闪不避,咆哮着直冲了过去,两道光华在空中绽开了炫目的光浪,将那身长数十丈的金色巨龙与冉易风的身体尽数的掩盖在其中。

耀眼的光芒刺得人们不由得遮起了双眼,只有李逸云、四位尊者以及少数的高手能够忍受着刺目的光芒,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光芒的最深处。

当光芒渐渐消退后,两道静止的身影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冉易风的那柄白色长剑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大小,笔直的插在了化为人形的许瑜的胸口,许瑜一身金色的造物仙衣已经破烂不堪,暗红色的血从他的嘴角不断溢出,但他的手掌却紧紧地贴在了冉易风的眉心处,将老者惊讶而羞愧的双目分隔在两旁。

“我输了!”冉易风有些涩然的说,一挥手,插在许瑜胸口的长剑便烟消云散,接着他一转身,径直的穿出自动变为流转着的结界,奔向人群聚集的山脚。而许瑜则摇晃了两下才站稳身形,随后一纵身,有些滞涩的跃上了山峰,面色惨白的坐到了已经被李逸云空下了的长椅之上。

“下一场我来!”一声有些熟悉的声音传上了山巅,李逸云循声望去,一个身穿褐色长袍的人身影正快步走来,身影如烟雾般的轻轻晃动着,步入了结界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