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决战天渊(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00字
  • 2015-09-24 23:25:43

踏出了黑暗的深渊,李逸云便站在了灰褐色的坚石之上,他这才知道,自己之前身处的是什么样的所在。

不负“天渊绝狱”之名,他们此时所在的,正是圆形深渊的深处,一层层盘旋的石路似乎是自然铺就一般,从他们所在的位置沿着周围山壁的走势一层层上升,一直延伸到有些遥不可及的上方,连接着如洗的碧空。而在他们身体的另一侧,则静静的躺着一个巨大的黑色圆球,它仅有极小的一部分露在外面,看上去有些接**地,其余的部分则被四周的岩石所掩盖,藏在更深处的地下,不知其貌。

“走吧!”李逸云瞧了一眼囚禁自己多时的黑球,主动对许瑜说。许瑜一愣,随后微笑道:“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如今这样的情况还能如此镇定自若。”李逸云轻哼了一声:“那我又能如何?还是别废话了,跟我说说现在是怎么回事吧!”

许瑜叹了口气,露出无奈的神色:“你的那些朋友在你被抓走后,便夺去了失去你掌控的青木神殿的控制权,并通过它追到了天心台,自然是扑了个空。之后,他们又调查出我们将你关在这里,便开始召集人手,现在聚集的人主要包括玉虚宫、太古神裔、白云山三股势力,之后又有其他不少的零散修士加入其中,他们中许多并不是为了救你,而是单纯的找我们报仇。该死!胡梓那个混蛋怎么惹了这么多的仇家?”

表面上面色平静,但李逸云心中却也是掀起了一番惊涛骇浪。想到如此多的人都愿意为了他的安危出力,心中感激的同时,也生出对他们的担忧:五位尊者尽管性格各异,但都是果决之辈,也不知有没有对他们出手。

沿着山路向上,许瑜走的很快,但李逸云却也不觉吃力。他现在虽然无法调动法力,但有了天渊之下淬炼肉体的经历,他的肉身已经再一次的蜕变了。进入青木神殿之前的那次变化,改变的仅仅是他肉体的硬性属性:力量、速度……诸如此类。而这一次,他从内到外都已经焕然一新,不仅仅是肉体本身,还有魂魄、与天地沟通的能力,以及运转力量的方式,都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若是莒龙子没有骗我的话,那我现在除了自身的境界以及法力的总量之外,其他的属性都已经达到混元的境界了。”李逸云心想。

走着走着,两人越发的接近顶端,一缕缕细小而模糊的声音开始在他们的耳畔环绕,并不断地的放大。李逸云渐渐的听到有人在喊:“你们这群混蛋!快放了我师弟!”显然是吴忧的声音。更多的声音则在重复的呼喊着:“快放人!快放人!”单调乏味,但依旧让李逸云听的眼中含泪。而在这之中,也时不时的传来一些另类的声音:“胡梓你个王八蛋给老子滚出来!老子要敲掉你满口牙!”可笑的是,还有人嘶吼着:“许瑜!你有本事抢女人怎么没本事露面?给大爷滚出来!”李逸云不觉笑了出来,许瑜则是又羞又怒,最终压下怒火,无奈的摇了摇头。

头顶的道路只剩下了最后一层,李逸云身周的世界也开始在他的眼中显露出本来的模样。原来这是一处高达千丈的山峰,而此时他们正站在山峰的顶端。径长数十丈的深渊孔洞的周围,是一圈还算平整的,山岩形成的地面,五把高背椅围绕着深渊摆放,一把空着,其余四把则坐着候武、胡梓等人。整个山峰从半山腰开始,便被一层透明的结界所笼罩,结界之外则围山站着密密麻麻的人,看样子远远超过了一千之数,而李逸云之前身处的黑色圆球,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芝麻状的黑点,显得十分渺小。

李逸云一出现,山下的人群便又沸腾了起来:“师兄!师兄!”“师弟!你没事吧?”“师侄!别担心!我们这就救你!”“李兄!没想打以这样的方式重逢啊!”无数的声音呼唤着李逸云,他双眼已经溢满了泪水,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一直以来,因为幼年养母被杀的变故,以及得知真相后的崩溃,令他他始终觉得自己是孤身一人,即便是身边有再多的人环绕。他后来的确原谅了吴尘,但这层阴影却并未消散,而是沉到了心底的最深处,潜藏了起来,不时给他带来一阵阵的冰冷。直到这一刻,这层坚硬的寒冰才终于在一声只有李逸云听得到的破裂声中,碎成了无数的冰屑。

“云儿!你没事吧?”一道苍老而又急切的声音越过这纷繁的噪声,传入了李逸云的耳中。他身体一震,再也抑制不住,泪水从脸颊汹涌而下,他猛的转过身,朝着那声音发出的方向跪了下去,用尽全力吼道:“师父——!”心中的那些冰屑已经变成了熊熊的烈火,带给他一阵有一阵的温暖。

吴尘的身影在他满是泪水的眼中显得十分模糊。却又十分的闪亮。听到他那声溢满感情的呼唤之时,李逸云便已经确定,尽管因为自己的误解起了冲突,甚至拔刀相向,但自己的师父终究没有变,他一直是自己的师父,如父亲般无可替代的人。

“云儿,你别急,师父这就去救你!”吴尘轻柔的话语清晰地响在他的耳畔,像一只温暖的大手抚摸着他的头颅,接着,那声音陡然转为凌厉,像巨龙般咆哮道:“候武!我们已经给了你们三天!你们毫无进展!现在还不放人,难道真的要我们打上去,拼个鱼死网破吗?”他这声喊叫一出,其余的人们被声势所逼,声音不自觉的便小了下来。

“腾”的一声,坐在李逸云身侧的候武站起了身,直视着山下的吴尘,朗声道:“吴兄!不是我不通情理,想必你也知道,这道果关系到整个天外天的存亡,若是找不到,少则一月,多则半年,天外天必然崩溃,所有的生灵都要丧命!”

“废话!这不用你提醒!既然活不了多久了你快给老子滚下来,老子也要尝尝尊者的滋味!”“已经给了你三天了!有什么进展?把人交给我们我们来查!我们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死!”“对对!把他们揪下来!”人群再次变得疯狂了。

“肃静——!”候武猛地一吸气,大吼一声。古老肃穆的洪荒气息从这声吼声中淋漓尽致的展露了出来,像一阵飓风刮过山下所有人的身体。在这声怒吼之下,他们纷纷骇然的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瞧着人群安静了下来,候武才接着说:“吴兄!我有一个提议,或许能够解决这件事,不知您可否听取?”吴尘语气淡然,听不出喜怒:“说!”候武勉强笑了笑:“我们现在有五个人,我提议你们也推举五个人上来,我们一对一的斗法,五局三胜,若是你方胜了,我们便将人交给你们,但若是我们五人胜了,我们也会将人交出来,不过在那之前,你们所有人都要接受我们检查十天之内的记忆。不知吴兄意下如何?”

“老头子你疯了吧?怎么会提出这种条件?”“吴前辈,不用理他!我们直接杀上去就好!”“就是就是!别听他放屁!”杂乱的声音又组成了新一轮的浪潮,不断地冲击着这座孤峰。而吴尘却只是紧紧地皱着眉,沉思不语。

人们的喊叫声似乎无休无止,不知过了多久,吴尘终于舒展开了眉头,有力的吐出了几个字:“好!我同意了!”他这一句话一出口,立刻就有人高喊道:“前辈不能啊!”“前辈……”但那些围在无尘周围的玉虚宫弟子立刻纷纷转头,朝着这些人怒目而视,于是那些说了一半的话便被吞了回去,而吴尘则背对着这些人接着说道:“若是我们输了,我会帮你完成检查记忆的过程!”

“好!”候武面露喜色。“那我们就先指定出场者了!”说着扭头朝身旁的许瑜瞧了一眼,许瑜立刻走上前来,朝着山下的人群拱了拱手:“在下赤火尊者许瑜,不知哪位前来应战?”

“我来!”一身沉稳有力的声音在吴尘的身旁想起,李逸云这时正站起身来,朝着声音的方向瞧去,只见冉易风雄壮的身躯走到了人群的最前面,满是战意的瞧着许瑜。

“二位请!”候武说着手掌一挥,一蓬金色光芒在他的手中挥出,落到两人之间的结界之上,那结界顿时分成两层,各自向外扩张,不多时便形成了一块方圆百丈的区域,依旧被结界所笼罩,只是那结界不像其他地方那样的牢不可破,而是如水般流动着。

而对着它的两人各自身形一闪,便穿过结界,进入了被它笼罩的区域之中,笼罩着他们的结界也在两人进入的瞬间再次变得凝实,如它的其余的部分般隔绝住了一切。

此时,李逸云的心情也平复了下来,他瞧了候武一眼,轻蔑的笑了笑,随后便浑不在意的坐到了许瑜空下的长椅中,目不转睛的向下看着。

两名将要对决的人正一动不动的站着,紧紧的盯着对方。双方都不敢轻易出手,冉易风是一个极重身份尊严的人,他之所以抢着出手也有这样的一层原因,而许瑜看上去不到三十岁,怎么看都是他的后辈,若是输了面子上自然是挂不住,因此变得十分谨慎。

至于许瑜,则也有必胜的理由。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双方达成的协议可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五位尊者赢了还好说,若是他们输了,聚在山下的这些人可能轻易放过他们吗?尤其是他们身居高位多年,积怨不少,现在又没有了天谴的手段,这些人们脑子一热,说不定他们五个人的明就都要扔在这儿了。而唯一能保护他们的,守护天渊的结界,也随着道果的失踪渐渐削弱着,这也是他们主动提出这样解决方式的根本原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