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身陷囹圄(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79字
  • 2015-09-24 23:11:48

“九州鼎?”那人的似乎更奇怪了:“你想找九州鼎应该去会稽山禹皇陵啊!到这里胡闹什么?”李逸云刚要回答,腰间却陡然一痛,整个腹部似乎都被剖开了,他忍不住大叫一声,脑中再次变得一片空白。而在这之后,肉体被切开的锐痛从他身体的每一处传来,手脚四肢、甚至是头颅都被一一切断,但随后又被另一种力量弥合,之后迎来的便是下一轮的切割。

渐渐的,那股弥合的力量占了上风,利刃再也切割不断李逸云的身体,但那丝毫不弱的疼痛感却依旧如跗骨之蛆般挥之不去,但渐渐的,李逸云的魂魄深处,缓慢的凝聚起了有些朦胧的意识,这意味着他已经有些习惯了这样的感觉,只是不知是因为之前在同样程度的痛苦中煎熬过一番,有了经验,还是他自身发生了什么变化。

在剧痛之中,李逸云尽全力维持着自己的意识,在魂魄的最深处思考那人刚刚说过的问题,他隐约的意识到,自己回答的恰当与否,可能会影响到自己最终的命运,于是在思考出确信的答案之前,不再敢将自己的想法透露给那人。

“他竟然说我来错了地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之前的猜测是错的?”李逸云开始怀疑,但最终他还是决定拿自己猜测的结论来试探一下,于是他在心中发出一声略带戏谑的笑意,提高了语调说:“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既然都来到这里了,你为何不能行个方便呢?鸿钧前辈?”

“咦?”那人极为诧异的惊呼一声,李逸云则心中一喜,有些为自己的猜测自鸣得意了起来。按着许瑜所说,这里是天外天的另一个核心,那么从这里发出的声音,可能性最大的便是来自鸿钧遗留的神念,就像禹皇陵中一样。

但沉默了许久,那人却说了一句令李逸云无比惊讶的话:“孩子看来你是误会了,我可不是鸿钧。”“怎么可能?”李逸云立刻在心中不相信的嚷道,接着又反问:“那你是谁?”

“哈哈,看来已经没人记得我啦!连我创建的天外天也被冠上了鸿钧的名头,唉!其实也怪不了旁人,我修炼的便是与世隔绝的大道,这样的结果不正是我需要的吗?”那人轻快的说着,语气中毫无悲伤之态。

为他潇洒的姿态折服的同时,又是无数的疑问爬上李逸云的心头,但他想要进一步提问的时候,那折磨他的痛楚又陡然改变了方式,他的身体被一层厚重的事物密不透风的包裹在内,就像是被活埋在了土地中一样,呼吸已经无从进行,而他的一切似乎都在缓慢而不断地朝四周裹着他的事物中融入,意识依旧清晰,但却变得十分缓慢,那人已经说出了一大串话,但李逸云的思维还停在他的第一句话上难以离开。于是他再也无法跟上随访的步骤,只能被动的听着对方继续说着。

幸运的是,那人并没有吊李逸云的胃口,而是滔滔不绝的继续说了下去:“老夫名唤莒龙子,在世之时所处的朝代是大禹所建立的夏朝,而如今留存的,是我的神念。想必你也知道,修士突破混元境界之时会引起天地异变。但我却是个意外,我所追求的,是超然物外之道,所以在突破混元境界之时,我就直接的脱离了华夏大地,并没有引发任何的天地异变。”

“这个世界,最初便是由我的内宇宙所化,那时它的规模比现在要小得多。我陨落之后,残余的神念便在此处凝聚,静静的守护这个世界。不知过了多少年,有一天有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闯入了这里,他便是你说的鸿钧了。在与我交谈后,他便将他那同样突破到混元境界的内宇宙与我所造的这个世界融合,使之扩大到了如今的模样,并称之为天外天,他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天外天中唯一的主宰。之后,他又嫌天外天的生灵进化太过缓慢,于是从华夏大地搜罗珍奇异兽,时不时的抓到这里来。于是这里才渐渐地变成了现在你看到的模样。”

那使李逸云意识迟滞的力量渐渐消散,无数的信息透过莒龙子的话,涌入他的脑海。这时也没了其他的痛楚干扰,他连忙抓紧时间问道:“那后来呢?鸿钧他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莒龙子似乎思索了许久,这才开口答道:“后来他好像是要研究一门自由穿梭时光的法术,因为那法术无比凶险,于是他便在事先留下了一缕神念,代替他执行他所制定的法则,后来有一日,他来找我,对我说这门法术已经研究成功了,再后来,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不知是在哪个时空游荡,还是被宇宙乱流扯碎了。”

“原来道果是这样来的。”李逸云恍然大悟,接着他又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莒前辈,那你知不知道鸿钧前辈从禹皇陵中拿来的九州鼎被他放在何处?”

“又是九州鼎!”莒龙子语气平淡地说着:“我甚至不知道他把九州鼎拿来的这回事,更别说他放在何处了。这个问题我是回答不了你了!不过你找九州鼎有什么用?你的修为似乎还不够驱使它呀!”

“是这样的,前辈……”李逸云将与秦玄等人的纠葛向莒龙子简单地说了一番。这番话他已经对无数人说过,但没人能给他明确的建议,此时他也只是表示一下礼貌,并没指望能有什么收获。所幸这段时间他的身体也没有什么浪潮利刃,才能让他将这不短的一段经历说完。

“他想找九州鼎?天呐!该不会是……?”一直淡然的莒龙子突然有些激动起来,到了后来竟像是叫喊一般,却又戛然而止。听着的李逸云更是心中焦急,急忙问道:“前辈!你有什么推测吗?能否指点一二?”

莒龙子沉默了半晌才重新开口:“我也不知道我判断的对不对,我先跟你说说九州鼎的具体作用,再说说我的判断,你也来一起思考思考。听好了……”

不过短短几句话,但说过之后,却带给了李逸云天崩地裂般的感受,他瞪大了眼睛许久都说不出话来,一滴冷汗从他的额角滚落,砸到那不存在的地面之上。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李逸云不断地重复着,最后已经高声喊叫了出来,他不再使用心语,而是激动地大声喊着:“前辈,帮帮我,帮帮我,我要离开这里,我必须阻止他!”但这时,久违了的刺目烈焰再度从他的身体上燃烧了起来,他再一次的陷入了炼狱之中,说不出,甚至想不出一句话来。

莒龙子轻笑了一声,却没有讽刺的意味:“年轻人总是心急,其实你不应该离开,对现在的你来说,留在这里才是最好的选择。”似乎也知道李逸云理解不了,他又接着说:“你知道这个地方是用来做什么的吗?它被天外天中的人称为绝狱,所有修为不到造物后期的人被扔进这里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在轮番的五行炼狱中死于非命,但对于达到造物境界后期的人,这里还有另一个作用。那就是将你的肉身与魂魄在一次次的锤炼中,拥有火的爆裂、木的生命、水的变化、金的永恒、土的包容,从而使你的身体真正的达到混元境界的标准!”

“真、的、吗?”尽管身处炼狱,但李逸云还是挣扎着用心语问道。莒龙子微笑着说:“当然是真的,要不然我的神念为什么留在这里呢?所以稍安勿躁,仔细感悟这源于五行又高于五行的本源之力吧!希望你能从中有所收获。”

“好!”只说了这一句,李逸云说不下去了,莒龙子也不再开口。任由火焰在身体中奔腾,李逸云仔细感受着体内法力的变化,果然如莒龙子所言,在这烈焰的引导下,他体内的法力正以一种李逸云前所未见的方式运行着,运行的途径并没什么奇特,但流转之间,却又异乎强大的力量从其中不断地炸裂,比起云蒸霞蔚所带来的增幅更加恐怖。

“原来这就是许瑜爆发力量的方式啊!”李逸云恍然大悟,他的心神也随之整个沉浸在这法力的变化之中,仔细的揣度着其中的奥秘。许久,火焰褪去,嫩芽生发,带给李逸云更深刻的生命之感,接着又是突然袭来的巨浪,将他卷入变化无端的潮水之中……

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炼狱的轮回,李逸云再也感受不到一丝痛苦,他的身体已经可以在不同的状态出现之时,自动调节自身进入同样的状态。这样一来,这些感受对于李逸云来说非但不再是折磨,反而给他带来了难得的享受。而他的身体、魂魄也在这力量的流转之下不断地升华、蜕变着。

时光流转,李逸云正闭目沉浸其中之时,黑暗再一次的被突然掀开。李逸云心中不悦,猛的睁开双眼向着光明处望去,那陡然而至的亮光并未给他带来任何不适,但那进入的人身体却突然一震,似乎被李逸云的这一眼震慑住了。

“你这是……?”许瑜愣了愣才回过神,有些沮丧的走上前来:“这种差事总是我来干,李兄,你的那些朋友可真不要命,看来必须得把你先带给他们看看了,还请你一会儿出言的时候,要顾全大局啊!”

说着,他信手一挥,束缚着李逸云的那些无形的锁链已经尽数消失,只是元神的封印还没有解开,令他无法调运法力。接着,许瑜拉住他的一只胳膊,脚步一跨,便踏出了这片黑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