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楔子 圣者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298字
  • 2014-06-29 22:09:21

通天的山壁如刀劈斧斫般光滑如镜,笔直地矗立着,与三面通体火红的城墙围成了这座雄伟壮丽的城池。山壁靠近城中的一侧,有着一系列相距丈余、向外侧凸起的岩石。一路延伸向上,最终通向接近山巅的一处幽深的洞口。

此时,一道人影正面对着山壁,沿着这些凸出的岩石不断地向上纵跃。他那身布满金色条纹的红色袍服随着他的动作上下起伏,飘逸灵动间尽显潇洒。

他的动作极为迅捷,像一团跃动着的火苗,转眼间便来到了山洞前的平台之上。还没等他站稳脚步,两道身影便从山洞的阴影中浮现了出来,挡在他的面前。而等这两人瞧清了他的相貌后,便又向两边一闪,低声道:“二公子请!”他“嗯”了一声,也不搭话,就径直向洞中走去。不多时便没入了山洞的黑暗之中。

走过了一段曲折的道路,他来到了一处宽敞的石室之中。十余根高达丈余的石柱环绕在周围,它们的顶端燃烧着轻轻晃动的火焰,将石室中的景象映入他的眼中。

不去理会石壁上的种种雕刻,他的目光径直地投向石室中央的空地上。那里,有一个高大的身影盘坐在高台之上,似乎在闭目养神。目光一落在这人的身上,他的神情顿时从之前面对洞口处两人时的不屑,转为了敬畏。双手合拢,他朝着那盘坐之人恭恭敬敬地施礼道:“参见圣者!”

悄无声息的,盘坐之人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夺目的光彩在他的眸中一闪而逝。惊的来人一阵心悸。接着,圣者缓缓地站起身来,开口说话了,声音是出乎意料的柔和:“是虞烬啊!怎么?我拜托的你的事情有结果了?”

虞烬点了点头,但神情却极为郁闷:“圣者,我已经按着您的吩咐,联合族中多位长辈一起向父亲劝谏,建议他能够减少各部族每年进献的粮食以及奴隶数目。父亲答应会酌情处理,不过……他把执行这件事情的权利交给了兄长。我也不知道这算是办好了,还不办砸了?”

圣者沉默了片刻,似乎发出一道无声的叹息,接着便淡然地说道:“天意!这都是天意啊!你不用自责,其实我早先推算出的结果,便与此相近,让你去劝谏你父亲,也不过是廖尽人事,这样一来,也算对得起我的故友了。”

听到圣者的最后一句话,虞烬的神情再度为之一变。在他们一族中,圣者的地位极为尊崇,若是圣者有心掌管全族,几乎所有的族人都会鼎力支持,只是圣者始终不愿意直接介入族中事务,总是假手旁人。

然而,要说起圣者的来历,族中恐怕没人能说得清楚。因为即使是族中年纪最长的老人,也是由圣者看着长大的。没人知道圣者究竟活了多久,只是据前几代先辈流传下来的说法,自从先祖舜帝来到苍梧之野之时,圣者便已跟随在他的身边了。

“那圣者口中的故友是……?”虞烬被自己的想法惊住了,连忙移开思绪,不敢再想下去。这时,就听圣者接着说道:“不提这些事啦!你有什么事情想让我帮你的吗?今天不妨说一说。”

虞烬一愣,他心中的确藏着一些事情想让圣者,但还没有下定决心要不要开口。因为一旦说出来而圣者又不愿意帮自己的话,那恐怕自己就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于是犹豫了良久,虞烬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圣者,晚辈没什么事情要劳烦您的。”“是吗?”圣者提高了语调说:“那可真遗憾了,整个虞部的人里,我看你最投缘,本想在离开之前帮你个小忙,没想到你居然没什么需要……”

“圣者,您要走?”虞烬惊讶地瞪大了双眼。在他心中,圣者与虞部之间是浑然一体的存在,他实在想象不出离开了虞部,圣者还能去往哪里。

“是啊!”圣者长叹一声,语气中满是萧索之意:“在这片土地上待的日子实在有些久了,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怎么样?再给你个机会,有没有什么想要让我帮你的!”

虞烬咬着牙,眼中的神情接连变换了许久,终于凝聚成了决然的目光,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垂下头咬牙切齿地说道:“请圣者教我,如何拥有改变一切的力量!”说完这句话,他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般,身子颓然的塌了下去。

“果然还是说出来啦?”圣者淡然地说,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意外,接着,他又很是淡定的,随口说道:“准确地说,你不是想改变一切吧?你想要做的,无非就是杀了你父亲报仇,我说的对吗?”

虞烬一时语塞,不过在他问出之前那句话时,便已隐约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所以才会耗尽勇气,此时从圣者的口中听到这话,也只是短暂的惊讶,便恢复了镇定,点点头道:“正是!我的事情,圣者您想必知道的一清二楚,如果您觉得我大逆不道,您就把我杀了吧,死在您的手里,总比死在别人的手里好得多。”

石室中一片寂静,半晌后,才被圣者有些夸张的笑声打破。他一边笑着,一边对跪在地上的虞烬说道:“怎么?还是抱着必死的心说出来的?你把我想的太蛮横了吧?你与你父亲的恩怨,能说清楚谁对谁错的,都是那些一根筋的人。退一万步讲,就算你真的是大逆不道,我又有什么权利来惩处你呢?起来吧!”

说着,他轻轻一挥袍袖,虞烬顿时感到一股由下至上的力道托住了他,稳稳的将他扶了起来。圣者也随着走上前来,来到了虞烬的面前。他那双深邃明亮的双眼直视着虞烬的双目,轻声说:“原本不该告诉你的,不过我既然要离开了,和你说说也无妨。你不要着急,能够打破苍梧之野虚假平静的人,就要来了。到时,你顺势而为即可,只是那个时候,你怕是又会觉得有些早了。”

“圣者,真的会有这样的人出现吗?”虞烬半信半疑地说。尽管圣者对未来的预测从未失算,但虞烬对这些卜算之事,却始终抱着怀疑的态度。“会的!”圣者十分肯定地说:“就算他没有改变一切的意图,我也会促使他走上这条道路。”

“而且……”说到这儿,圣者语气一转,透出了一丝隐约的期盼:“在他身上,我似乎还看到了自己的归途,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吧。我走了,有缘再见!”

说着,他轻轻地拍了拍虞烬的肩头,而后身体像周围的烛火般轻轻一晃,便消失在了这宽阔的石室之中。虞烬愣了愣,他的肩头好像还留着触感,但此时,山洞之中,已经只剩下他孤身一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