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身陷囹圄(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29字
  • 2015-09-24 23:08:32

“你是谁?为什么到这里来?”一阵仿佛从远古而来的声音,穿越了数千年的时光,传入李逸云的耳中。从无边的黑暗中将他的意识唤醒。

“我这是在哪?”李逸云下意识的想。虽说依旧有些眩晕,但意识已经清晰,他还准确的记得双眼最后所见到的那属于候武的金色光彩。“看来是被他们抓住了啊!”他有些沮丧的想。

整个脑子都因为思考着这场变故的原因而混乱着,但那唤醒他的声音却依旧无休无止:“你是谁?为什么到这里来?”那声音不属于李逸云认识的任何一人,却又仿若最热切的呼唤,不住的在他的耳边回响。

他讽刺的笑了笑,心想:这又是他们搞出来的把戏吗?想让我招认罪行?可我能招认些什么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真是可笑!

他不再理会这虚幻空明的呼唤,而是缓缓地凝聚力量,慢慢的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无边的黑暗,与白云山秘境及禹皇陵结界最深层的景象十分类似,可又不像那两处那样的虚无,而似乎是在不住的跃动着,充满了创造的力量。

在这空间的中央,李逸云正四肢摊开的躺着,无数看不见的锁链将他的身体牢牢地捆住,固定在不知存在于何处的巨物之上。他的神念也已经被彻底封印,连一丝法力都无法调动。

“他们要拿我怎么样?”正想着这个问题,一股淡淡的温和触感毛毯一样的裹住了他的全身,淡淡的红色光芒从他身体的每一处浮现,使得他成为了这片空间唯一的光源。

而这些光芒出现的下一瞬间,李逸云的身体便成了一团炽热的人形火团,堪比太阳一样的烈焰在身体内外同时燃起,吞噬了他的每一寸皮肤,每一块骨骼。前所未有的疼痛从他身体的每一处传来,他的四肢忍不住剧烈的痉挛着,原本俊朗的面貌此时已经比地狱最深层的恶鬼还要狰狞,他的嘴张已经开到了难以想象的极限,两腮都已经撕裂,但却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有的,只是一团团从他口中喷吐而出的烈焰。

按理说,这样的痛苦已经足够使人失去意识,但李逸云的意识却反而越发的清晰起来,精准无比的感受到身体的每一处疼痛,像是在经历着一场没有尽头的雷劫。

不知过了多久,火光渐渐敛去,现出了李逸云的身体。火苗刚一退去,一声不似人语的惨叫便从他的口中传出来。但随后又戛然而止,李逸云惊讶的发现,他那在火焰中被烧尽了的衣袍此时竟是毫发无损,片刻前几乎变成黑炭的身体也完好如初,使得刚刚的感觉变得如同幻觉。只有那方才还遍布身体的痛感还残留在李逸云的脑中,刺激着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平静自己的心绪。

一股隐约的****之感从他的勃颈处袭来,李逸云动了动肩膀,但那****之感却丝毫未减,反而越发的强烈了起来,而同样的感觉也在他身体的其他位置出现,手腕、脚踝……这****之感如同一只只爬行着的昆虫,在他的身上划出一道道盘旋曲折的线条,布满了他的全身。

李逸云的眼睛开始了迅速而又疯狂的转动,他那被牢牢锁住的四肢也用尽全力扭动着,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减弱这种****。但毫无用处,这种****就像是在他体内生出了无数的嫩芽,而李逸云的动作则像是在为它们不停地翻土,促使它们不断地成长,在他的身体内部不停地向外一拱、一拱,却始终不肯冲出体外。

酥麻之感成千上万的诞生,慢慢的变强,又缓缓地减弱、消失,但旧的****刚一消退,便又有新的****之感诞生,持续不断的折磨着李逸云的身体与魂魄。它所带给他的感觉,甚至比烈火焚身的触感还要无孔不入,任何方法也无法使他转移注意力,从而减弱这种折磨。

手脚上没有丝毫的痛感,但李逸云却有想把它们统统斩断的冲动。不仅是手脚,他还想破开自己的肚腹,劈开自己的胸膛,甚至是撕裂自己的头颅。无处不在的****像是一只只小虫在他体内缓慢而有力的爬行,从骨髓的最深处直到紧贴皮肤的筋肉,勾起了他的每一丝触感。

这时,面前的黑暗突然被拉开,露出了一片刺目的光亮。李逸云不由得紧紧地闭上了双眼,等他适应了光线,缓缓睁开眼后,一身紫衣的许瑜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

“你醒了啊!”脸色苍白的许瑜轻咳了两声说道。李逸云强忍住遍布周身的****,咬着牙说:“托你的福,还没死!”许瑜摇了摇头,他那咳嗽似乎只要他一想要说话便跑了出来。好容易止住咳嗽,他擦掉了嘴角的一丝血痕说:“你还别说,真得感谢我,要不是我支持把你关起来,你现在还真就没法说话了。侯老主张暂且把你关起来,胡梓和庄姐则说要杀了你。我支持侯老,小薰一向跟我一致,你这才保住了一命。”

李逸云不想说什么,也不愿浪费力气,若是开了口,憋着的这口气泄了,****之感便又会带给他更深的折磨了。但许瑜却似乎想要多说几句,他那咳嗽的毛病也好了不少。深呼吸了几次后便又开口说:“你知道你那天把我们打的多惨吗?侯老半个身子几乎都被你那一剑毁了。我、小薰和庄姐硬接了你那一招后,五脏六腑几乎全碎了,已经三天了还没有恢复,胡梓那家伙受的伤看着倒是较轻,但似乎损及了元神,恐怕再难恢复了!”

听他这样一说,李逸云顿时火冒三丈。顾不得****之感破口大骂:“妈的你还怪我?你们这些人不分青红皂白的想要我的命,还怪我伤你们伤得重?要不是你们诬陷我,哪有后来的麻烦?”气息一吐,****之感便又如洪水般袭来,李逸云勉力说了这些话,便再也说不出话,五官开始不受控制的抽搐了起来。

许瑜皱了皱眉,终于有些颓唐的叹了口气:“也许你真的是被冤枉了吧?我们轮番扫描了你的元神,果然没有盗走道果的记忆。”李逸云裸露着的牙齿咬的直响,挣扎着说:“嘶,嘶……那你们还关着我干什么?难道是没有胆子,怕我今后报复吗?”

“报复?”许瑜似乎听到了什么奇怪的话,露出一副古怪的神色,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若是找不到道果,整个天外天都会崩溃,而这里的所有人都会死,哪还有什么以后?更别提报复了!”接着,他神色变得庄重起来:“侯老不愿意见你,若是胡梓来了怕是要折磨你,所以只好我来跟你说,拜托你,好好的想一想,有没有关于道果的线索,毕竟那里留下的是你的魂魄印记。为了大家,也为了你自己。”说完这句话,他又深深地看了李逸云一眼,便要转身离去。

“等等!”李逸云喊着,等许瑜转过身来后,勉强忍住浑身的****说:“能不能给我换个地方?要是继续受着这里的酷刑,我还不如死了呢!那样的话我就算想到什么东西也绝不会说的!”

瞪着眼愣了一愣,许瑜才意识到李逸云在威胁自己,但他却没有愤怒之色,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恐怕不行!不瞒你说,你的那些朋友正不断地聚集,试图救你出来。而道果被盗后,天外天的秩序已经开始紊乱,连天谴的能力也消失了。这里是现在我们唯一能够困得住你的地方,把你放在其他地方,我们怕是根本守不住!”

“那就别废话了!滚吧!”李逸云怒道,嘴角又开始连续的抽搐。许瑜也没有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但刚一转过身便又回过头来:“对了!顺便告诉你一声,这个地方的名字叫做绝境神域,相传在天外天创立之初便已经存在,也埋藏着不为人知的巨大秘密,你若是闲来无事,不妨探索一下。”这次他不再犹豫,身形一晃便消失在黑暗之中,那因他而展现的一抹碧空也随之消失。

“呸!”李逸云又忍不住朝他消失的方向啐了一口,这才缓和了愤怒。这时,那道神秘的声音再次伴着浑身的****传来:“你是谁?为什么到这里来?”李逸云一愣,“难道这不是他们那五人搞的鬼?而是真的有什么秘密?”他等了又等,终于忍不住好奇,在心中说道:“我叫李逸云,从华夏而来,为探求埋藏于此的秘密。”

“秘密?你想探求什么秘密?”那声音再次说道,这次的语气不再像之前的那样木然,而是展现出了人性化的疑惑。李逸云心中一喜,“难道这里真的有什么隐藏的秘密?”

这时,身上的****之感也已经荡然无存,李逸云正思考着如何回答,一股汹涌的浪潮突然由上至下的砸到了他的身上,将他从头到脚淹没其中,他如同正站在一处巨大的瀑布之下,无法闪避的汹涌水瀑不断地砸落在他的身体上,冲击着他身体的每一处。

他的头部也完全被水瀑包围。一阵阵窒息之感从喉咙处传来,使得李逸云双眼鼓起,布满了血丝。肺部也传来一阵阵憋闷之感,似乎马上要炸开,但却始终没有爆炸。而他的意识也如身体一样,被瀑布般的能量一次次的冲击,一次次的感受窒息的痛苦,可又无法解脱,他那未来得及萌生的想法,也在这生不如死的窒息中化为乌有。

巨浪一番番袭来,在李逸云的脑海中,他如同乘坐在一叶漂浮在风暴海面上的独木舟上。汹涌的浪潮之下,独木舟毫无抵抗的能力,而他自己更是连呼吸都无法进行,只能一次次惊骇的瞧着自己被海浪一次次抛起,又一次次坠落,不断地被变幻莫测的伟力玩弄于股掌。

许久,李逸云内心中的浪潮才渐渐地平缓了下来,诡异的窒息之感也离他远去,但他却还是处在无意识的状态,机械的连续的呼吸了了一番,才恢复了自己的思维。接着,他想到了之前那声音提出的问题,不知是否是窒息之感带给他的灵感,他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连思考也没思考,便在心中暗语道:“晚辈想探求的是九州鼎的秘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