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鏖战天心(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94字
  • 2015-09-23 23:39:39

近战对上许瑜,李逸云已经占不到多少上风了,而黑水尊者余熏也在一旁对他展开了攻势,她用的是一根似有似无的薄纱长绫,那淡粉色的绸带随着她的心意伸缩自如,时而坚硬如铁,时而柔软似水,招式更是千变万化,将水的变化之道发挥的漓淋尽致,一次次填补许瑜的漏洞,将李逸云撕开敌人防线的机会消灭。

对于这一切,李逸云却好像视而不见一般,打法没有似乎的变化,依旧全力激发肉体力量,不断地绽放出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似乎是已经放弃了逃走,打算以死相拼了。

与之对阵的两人见他这样的反应,心中顿时一喜,眼中似乎已经看到了李逸云败北的局面:两人的修为的确都不如李逸云,可毕竟是以二对一,李逸云怎样节省,消耗的法力也接近两人各自的二倍,而他有选择这种以快打快的方式,这样一来所有人法力的恢复速度均跟不上消耗的速度,而这样的最终结果,就是李逸云最先耗尽法力,束手就擒。

两人很想笑一笑,但却没有时间,他们不得不压榨着身体的每一分力量,去挡住李逸云越来越快的攻击。转眼间,两人已经与李逸云交战了数百招,可李逸云的动作丝毫没有慢下来的迹象,反而越发的强猛,风雷般的轰鸣声裹在他的每一拳每一掌中,像一颗颗陨石不断地撞击着两人的防御。

渐渐地,两人生出了一丝不耐,而李逸云在这时又击出了漫天的掌影,许瑜连忙如法炮制,以无数的熔金铁拳相对,而余熏也甩出了她那粉红的绸带,抖出一片波纹般的光浪,裹向李逸云的身体,阻止他进一步的攻击。

但这次,李逸云的一道掌影却恰好击在了熔金铁拳与粉红光浪的交界处,被这一股猛力一击,两股不同的力量顿时产生了不同的变化,熔金色拳影立刻爆发,绽开了烈日般的光彩,而粉红色的光浪则扭曲了起来,试图用化力的方式化解这股力道,两者不同的反应顿时在它们之间形成了一处漏洞,而双方各自抵御着李逸云的法力,一时间也无法将其弥补。

李逸云等的就是这一瞬间!他之前就打定了主意,对方在人数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空间又被封锁,即使自己的法术再如何精妙也难以脱身,而面前的两人更都是高手,每个人比起自己也弱不了许多,两人的夹攻之下,自己则是一点优势也没有。但他们却也有个弱点,也是唯一的弱点,那就是——他们是两个人。

两个人的配合就算是再完美,也终究无法向一个人那样随心所欲,只要不停地以快打快,并且主要瞄准两人法力的交接处攻击,就一定有让对方露出破绽的时刻。与两人相同的等了许久,这样的时刻终于被李逸云等到了!

璀璨的三色剑芒又一次的遮蔽了所有其他的光彩。李逸云信手一挥,顺势而出的拨云见日精准无误的挑中了那个毫无阻挡的点,紧接着剑芒顺势而入,向着两人法力交界之处猛的一挥!

那由两种光彩形成的光芒立刻出现了无数的裂痕,随后便炸裂成无数的碎片,操纵着他们的两人被这力道掀了起来,身体在空中剧烈的摇晃,一时站不稳脚步。而李逸云的身体已经在这时闪电般的蹿出,如之前前任青木尊者对付他那样,并拢的双手在身体两侧一挥,从身体两旁挥向胸口。但与之不同的是,李逸云的双手并非空着,两道长逾三尺的三色剑芒在他的手掌上延伸而出,向着分离左右的两人的咽喉斩去。

一抹希望的光芒浮现在李逸云的眼中,若是这一招将这两人解决,剩下的庄君如也不在话下,而候武显然对自己手下留情,说不定可以说服他,就算是说服不了他,李逸云也还给他留下了最后一招。

但就在他那两道剑芒已经掀起了两人的发梢之时,一片银蓝色的光芒遮蔽了李逸云的视野,那是无数弯月形的刀刃,它们像一根根尖牙一样的叼住了李逸云的两道剑芒,前赴后继,刹那间便将李逸云的两道剑芒尽数遮挡,而后一声轻轻地破碎之声响起,李逸云那两道剑芒顿时随着这些光刃的碎去化作了萤虫一样的光彩,撒向四方。

李逸云抬眼一看,出手的正是庄君如,此时她的脸色依旧有些苍白,但身上原本的血迹却是丝毫不见,出了这一招后似乎还有些气息不继,显然是伤势刚刚恢复到可以勉强使用法术的地步。

终究是晚了一步吗?李逸云心想。但他依旧不肯放弃,双手在胸前合握,长逾七尺的巨大剑芒冲天而起,渲染了周围数十丈的天空。“啊——”李逸云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嘶吼,手臂上的衣衫应声破碎,露出了青筋暴起的手臂。

接着,那双有些狰狞的手臂用力一挥,旋转着从胸前移到了头顶之上。顿时,整个空间都随着他剑芒的搅动扭曲了起来,磅礴的能量凝聚在剑芒的四周,形成了一条巨龙般的彩色飓风。甚至属于空间本源的力量也被搅动而起,一道道裂痕出现在空无一物的碧空之中,并在不断地扩大着,不祥的破裂之声从空间的许多角落传来,昭示着这片空间随时都可能坍塌的事实。

这一招,李逸云将它命名为“云动九天”,是他所掌握的最强的攻击手段。其实这招的使用方式,早在三生剑气诞生的那一刻便已经出现,之后在李逸云突破造物境界后,自动烙印到了他的元神之内,这根本不是他所创出的招式,而是三生剑气自身觉醒的能力,也是能将它的威能发挥到最强的方法。

但相应的,它消耗的法力也是极为恐怖的,李逸云之前之所以从未使用过它,就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法力,即便是以现在造物后期的法力,这一招使用之后,李逸云的法力也将完全耗尽。但他此时已经没了选择,再消耗下去,连施展这招的法力都不够了。

怎样都是死,不如拼一把!把心一横,李逸云大喊一声:“破!”两只肌肉紧绷的手臂挥舞而下,带着那七丈长的巨大剑芒,以及被它带动的百丈光浪,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圆润的弧线,将身前的三人全部笼罩在内。

并没有像之前的攻击那样声势浩大,因为在李逸云的“云动九天”之下,他们的防御简直犹如纸帛般不堪一击。长剑自上而下的一斩,挡在它道路上的三人便先后如短线的风筝般,被抛飞到空中,一蓬蓬鲜血在空中绽开,像一簇簇鲜艳的花朵。李逸云手腕一转,斜指向下的剑芒便带着那消耗了大半能量、缩小了许多的光浪向上挥来,扫向那三个失去抵抗之力的身躯,要将他们彻底终结。

一道灿烂的金光突入了李逸云的眼帘,那光芒也散发着如烧熔的黄金一样的颜色,只是比起许瑜的光彩来,要炽热的多。转头一瞧,一只高达十丈的巨大猿猴正箭矢一样的朝着他冲了过来。那猿猴似乎通体是黄金铸就,而此刻它正在燃烧。至于候武原本的身躯,早已完全融入其中,看不出一丝的痕迹。

“用了本源之力啊?”李逸云心中一凛,对于几乎所有的妖族来说,本源之力都是它们最强大的手段,万万不可小觑;同时,李逸云也有些失望,候武使出了本源之力,那就表示他也彻底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连侯前辈也不相信我?”李逸云心中叫苦,但随后便转为了疯狂的意念:“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还顾念什么?连你一起击败!”随着心绪的转变,他的眼中已经尽是熊熊的烈火,他大呼了一声“斩”,原本想要向上挥去的剑芒立刻转为水平挥出,带着依旧庞大的数十丈光浪,重重的战在金色巨猿的胸膛之上。

宛若太阳炸裂的耀眼光芒渲染了整个天地,除了光,再也见不到其他的事物。震耳欲聋的炸裂声带来了一道道漆黑的裂痕,露出一处处宇宙乱流,但在强光的映照下,那些黑芒不过闪烁一下,便被炽热的光芒所掩盖……

不知过了多久,光浪才缓缓散去。显露出的天地已经是一片残破,无数的裂缝正在劈啪作响,缓缓地在四周凝聚能量弥合着自身。天心台也已经碎成数块,还在漂浮着缓缓合拢。几个衣衫破碎的人则毫无意识的停在空中,缓缓地漂浮着。而在这炸裂的核心之处,李逸云正挺直了身躯站在那里,他身上的造物仙衣已经破碎不堪,如乞丐服一样的狼狈,脸色也是一片惨白,看不出任何的生命气息。

“赶快离开这里!”李逸云自言自语地说。此时的他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眼睛也看不清东西,强行运转法力,尝试了数次才勉强的运起一丝力量,立刻朝着身侧的空间按去,试图解开此处的禁制。

但就在他的手掌与与之贴合的空间处刚刚发出光芒之时,李逸云眼前突然闪过一道金色的光影,接着他感到后颈猛的一痛,便失去了本就模糊的意识。

托住李逸云的身体,候武飞快的在他眉心一点,封住了他的神识。接着他又用仅存的右手朝着漂浮着的几人各自一点,那些人的身上便都罩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

毫不理会左臂断折处的创口,候武立刻捏了个法诀,与那些人身上相同颜色的光芒出现在了他的身上,随后,这几道光芒轻轻一闪,所有的人便都消失在他们原本所在的地方。

而他们不过刚刚消失,一道巨大的光门便浮现在了残破的天心台之上,数道气势磅礴的身影从其中奔掠而出,有白晓苏、风沐翎、虞烬、江奇越、吴忧,甚至还有冉易风、白明子、无名老者等诸多玉虚宫高手。

瞧着这残破不全的空间,任谁都能瞧得出这里之前的争斗有多么的激烈。白晓苏双眉一皱,哼了声:“可恶!”握拳一击,便给这本就残破的空间又添了一道伤痕,玉虚宫众人则是满脸凝重的四处探查,试图找寻线索。

而风沐翎,则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那些可怖的裂缝,无声的流着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