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鏖战天心(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70字
  • 2015-09-23 23:37:42

“这一定误会,几位,你们弄错了!”李逸云为自己辩解道,尽管竭力保持着冷静,但语调依旧有些激动,他实在想不出为何会有这样的变故。见诸人依旧冷眼相对,他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候武的身上,诚恳的说:“侯前辈,难道您也不相信我吗?”

候武脸上也颇显为难,但还是说道:“若是从我自身来说,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可是留在天心台的印记确切的表明,拿走道果的人就是你,让我不得不信啊!”

“什么印记?”李逸云有些怒了:“各位前辈难道不知道各种伪装法术吗?无论是面貌还是声音,甚至是法力属性都是可以伪造的呀!怎么能以此判断呢?”

“还在狡辩!”胡梓冷哼一声:“侯老,你跟他说明白,让他死了狡辩的心思!”候武沉着脸,双眼一眨不眨的瞧着李逸云说:“孩子,我们用来判断的,可不是什么相貌身形,也不是法力属性,而是魂魄的气息。我应该跟你说过,每一个到达天心台的人,都会被它自动记录下魂魄的气息,而我们发现,道果被盗的那一刻,天心台留下的印记,正是你的气息。”

这一下,李逸云终于无话可说了。其他的事物可以伪造,但魂魄的气息却是独一无二的,即使是孪生子,也不可能相同。但自己明明连大殿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魂魄气息又如何会被天心台记录?

这时,一道悦耳的女声响起,沉默的风沐翎开口道:“几位前辈,你们真的误会了。他从一个时辰之前到现在,一直就在这里,不可能去偷什么道果啊!”

李逸云心中一喜,一方面是因为她肯为自己辩护,另一方面也是看到了洗脱冤屈的希望:自己自从与他们分别后,便一直在这大殿中,自然没有时间去偷道果,接下来只要叫来青鸾火凤这样他们信得过的,给自己再作证一次,误会自然就解除了。

正在李逸云准备呼唤青鸾火凤之时,一句森严冰冷的话语打破了他希望的泡沫:“偷走道果的人使用了时间类的法术,使得我们感知道果被盗的时间延缓了。所以,他很可能是在还未回到大殿之前便盗走了道果,可能就在我们六人从天心台离去后,你这样的证据不足为凭,证明不了什么。”一听这话,李逸云刚刚升起的希望顿时消散一空,身穿银蓝色衣袍的月曜尊者庄君如,她是除了余熏之外的另一个女子,只是年纪要大上许多,并且神情也严肃的多,而在这时的李逸云眼中,她的神色更是像极北的冰山一样寒冷。

“没话说了吧?”胡梓指着李逸云吼道:“我可记得你当时是留到最后才走,还一脸古怪的表情,我看就是那时候顺手牵羊了吧?大家一切上,先把他拿下再说!”说着,他那矮小的身体在空中一折,灵蛇吐信一样的朝着李逸云冲来,一点银芒在他掌中瞬间弹出,向李逸云的眉心刺去。

同时,其余五人也都纷纷出手,除了候武稍稍犹豫了一分外,其余人都快若奔雷,六道各色的光华映照着整个大殿,瞬间完成了对李逸云的合围之势。

然而没等他们的攻击落到李逸云的身上,几道从李逸云身旁亮起的光芒已经挡在了他的身前,与这些攻击碰撞在了一起。吴忧、风沐翎和虞烬各自拦住一个人,白晓苏则以一敌二,留给李逸云的,只剩下他正面所对的金曜尊者胡梓。

李逸云这时也知道这一战已经是无法避免,眼神顷刻间便射出利剑似的光芒,手掌一振,一招孤云出岫缠绕着卷出,将胡梓的攻击缠住,另一只手则将手腕转了一周,再猛的击出,三色的光团如一团炫目的火焰,击向胡梓那悬在空中的身体。

双方的攻击还未相触,便有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传来,惊的人们心神激荡。目之所及,白晓苏的割昏晓已经将大殿的整面墙壁劈成了两半,上方的屋顶失去了支撑,立刻向下坍塌。而原本站在墙壁与白晓苏之间的土曜尊者上官仑,则已经在这“割昏晓”之下化为了漫天的碎片,虚幻的元神则被白晓苏牢牢抓在了手中,无法动弹。

“敌人太强!去天心台!”与上官仑一同抵挡白晓苏的火曜尊者许瑜强忍住将要喷出的血,大声喊道。同时,他一指点向李逸云,李逸云连忙闪身躲避,可他的指端却什么都没有发出。但诡异的是,李逸云感觉到有一种桎梏落到了他的身上,如同被一张密不透风的网罩住一样的难受。

“糟糕!他锁定了我所在的空间!”李逸云心中骇然,刚要试着用宇宙诀破解,那股无形的力量便猛的向内收束,他的身体随之陡然一紧,之后眼前的景象便成了混沌一片,然后他又再次落到了那青灰色的悬浮着的天心台之上,只是中央的石台上已经没了之前色彩绚丽的道果。

而在那之后,五道身影先后浮现,在他的身周站定,将他围在了中央。而李逸云的那些同伴,却是一个也未曾出现。李逸云立刻运转法力,之前身体因为被锁定的不适之感已经消失,但他却再也无法与这片区域之外的空间联系,显然这几人已经对此处的空间事先施下了禁制,也正是因此,李逸云也无法用法术叫来哪怕一个帮手。

绝境!瞧着面前的五人,两个冰冷字在他的心头炸开。但他还想最后尝试着解除误会,嘶哑着说道:“几位,你们真的判断错了。如今真正的窃贼正逍遥法外,说不定已经吸收了道果!你们不应该浪费时间在我的身上,给我时间,我一定能找到他,证明我的清白!”

“哼!我们倒真希望有人敢吸收道果!”水曜尊者余熏满脸怒气的说,许瑜的受伤显然被她迁怒到了李逸云的身上。胡梓则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冷着脸插嘴说:“还在废话,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大家一起上!废了这小子!”但这次,他的动作却是稍稍缓了一缓,刻意的落在了另外几人的后面,不再敢直面李逸云的锋芒。

面对着铺天盖地的法力,一股悍勇之气从李逸云的体内被激发了出来。他再不管什么加深误会,也不去想什么实力差距、身陷绝境,向下用力一踏便纵身而起,用云蒸霞蔚的光芒将自身点燃,双臂一挥,一招风虎云龙便咆哮而出,水雷破的卦爻悄然融入其中,为他的剑芒镀上了一层锋锐的光彩。

一剑之下,水曜、火曜、月曜三人的法术被击得粉碎,但李逸云的剑芒也到了强弩之末,在候武的一招“元天爪”之下分崩离析,他的身体则紧接着被胡梓的一掌烈山震结结实实的打中,嘭的一声,鲜血应声而出,被他仰头喷上了碧空。

瞧着喷血的李逸云倒飞而出,几人都露出轻松的神色,尤其是胡梓,得意之情已经溢于言表。他紧跟一步追上前去,便要落井下石。这时,有一道卦爻从李逸云身上浮现而出,上离下震,是为火雷噬嗑。胡梓微微一愣,这道卦爻便突然来到了他的眼前,闪电般的融入了他的身体。胸口处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他忍不住大叫一声,如之前的李逸云一般仰头喷出一口鲜血,大叫一声便向下跌去,重重的砸在石台之上,再没了声音。

这时,半空中的李逸云直起身子,通过火雷噬嗑,他的伤势大半都加倍的转移到了胡梓的身上,但就算这样,他的脸色依旧苍白如雪,而目光却溢满了疯狂。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竟然露出了笑容。“来吧!”他说道,随后身体一闪,便消失在了几人的眼前。

寻找他的踪迹根本是毫无必要的,因为在他消失的下一瞬间,与其他人距离有些远的月曜庄君如,就已陷入了李逸云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当中,庄君如用的武器是一柄银色的月牙形弯刀,极擅长远距离攻击。为了克制她的优势,李逸云连剑都弃之不用,直接冲入了她身前不到三尺的距离,双手如流光般挥舞,招招都是狠辣迅捷的招数,逼着她比拼速度,这些招数有的来自灵蛇手,有的来自玉虚掌,有的则是李逸云自创,但威能却更为强劲。

即便是初入天外天的李逸云,近身战也不会弱于擅长远战的庄君如,更不用手如今脱胎换骨后的李逸云,短短刹那间,李逸云的拳头便在她身上砸出了十数道伤痕,他也顾不上对方身为女人,只想着能够抓紧时间将她打倒,那样自己面对的敌人就又少了一个,或许……就有机会获胜了!

但即使是以他的运气,终究抵不过实力的绝对差距,他一拳击出,庄君如已经跟不上他的动作,眼看着李逸云便要击中她的眉心,一冰一热的两道交错光华倒卷而上,光华的中央刚好抵住他的拳锋,两股势均力敌的力量撞在一起,反弹之力立刻将李逸云弹起,使他远离了庄君如,失去了这宝贵的机会。与此同时,出手拦下他的火曜尊者许瑜、水曜尊者余熏已经从分别从左右两侧袭来,如同剪刀的两柄刀刃,绞向李逸云的身体。

双手自下而上一扫,两道十字交错的三色剑芒像一只飞鸟般振翅而去,撞在迎面而来的两道光芒之上,与之相互泯灭。一道如熔化的黄金般的光彩一闪,许瑜便跨越了那两股力量炸开的光浪,到了李逸云的面前,双手化成了漫天的虚影,或掌或拳,像一片密不透风的落石一样,罩住了李逸云的身体。

拳掌相击,无数短促的撞击声组成了一连串的声浪。李逸云已经把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但依旧对许瑜形成不了绝对的压制。若是从修为上看,许瑜比起李逸云还差上一些,但正如青木尊者掌控生命之道、肉身强横一样,作为赤火尊者的许瑜也因为掌控了火曜的“爆发”之道而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优势,那就是爆发力。他那熔金般的拳掌每一次的击出,都能产生远超出他实力的攻击力,增幅程度甚至比李逸云的云蒸霞蔚还要强上许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