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无何尊位(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36字
  • 2015-09-23 23:32:09

见白晓苏三言两语间便将事情分析的如此清晰,李逸云顿时生出一股敬佩之感,点了点头证实了她的猜测。一旁的虞烬扫了一圈大殿,用力的拍着李逸云的肩膀说:“李兄,干得真不错!”而风沐翎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印记是在去离恨天宫之前下的?”之后便一言不发了。

几人都自行幻化出座椅坐了下来,李逸云将吴忧介绍给他们。之后,人们又各自将经历相互讲述了一番。听完了几人的讲述,李逸云皱着眉踟蹰了片刻,还是问道:“有件事我不得不问,那个《道经》大家听过了吗?”

白晓苏的脸色立刻发生了变化,破天荒的露出一丝恐惧的神色。“听过了。”她双目凛然的说道:“要不是我还算有点本事,现在就完全是另一个人了!不过若是写下道经的那人亲口给我读上一遍,恐怕我也已经着了道了。”

风沐翎和虞烬则满脸疑惑的表情对视了一眼,虞烬抓了抓头问:“什么是《道经》啊?”见他们两人尚未听过《道经》,李逸云心中舒了口气,有条不紊的将他对《道经》的了解讲了一遍,最后还不忘叮嘱说:“若是有人想要对你们读《道经》,千万别去听,切记切记!”

这时,一旁的吴忧发话了:“话不能这么说吧?我也听了道经,觉得它说的很对呀,力量才是一切的观点有什么不好?简单有效,而且你觉得我与以前有了什么变化吗?”

李逸云的语气缓和了下来:“师兄,你现在也算是前辈高人了,一种思想对你来说不过是件武器,怎样用都行。可是对于大多数的人,他们的想法浅薄得多,这样的思想已足够从根本上改变他们,你是没见过那些仗着实力强欺负人的行径,那样的话你应该就会有所改观的!”

“是吗?”吴忧皱了皱眉,挥挥手说:“算你说的有理吧!不过若是当初我们有如今的实力,应该就能杀光那些君王的爪牙了!老二也就死不了了吧?”李逸云张了张口,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师兄,你已经变了,以前的你绝对不会把杀人说的这样轻巧的!但同时,他的心中又在思考:师兄说的难道不对吗?没能救得了二师兄,不正是因为我们实力不够的原因吗?一时心中矛盾重重。

这时,两声嘹亮的鸣叫混成一股,从远处冲入李逸云的耳中。他抬头一看,只见青鸾火凤正从远方飞回,它们那位于内侧的双翼之间,正托着一大片青红双色的云霞。开始的时候距离远,云霞的形态有些模糊,渐渐离得近了人们才发现,那巨大的云霞足有百余丈宽,玉虚宫中的那些人们,以及那称呼李逸云为上仙的墨麒麟都站在那云霞之上,在两只神鸟的带动下朝着神殿飞速接近。

带着身后的大片云霞平缓的落下,两只神鸟一齐朝着李逸云垂首施礼说:“禀告尊者,您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好,聚在一处的玉虚宫人全部带到!”李逸云面带微笑的瞧着它们:“辛苦你们了!等我得了空还有好多事情要请教你们呢?有没有什么方法能随时找到你们?”“我们与神殿之间是有法力联系的,尊主只要稍稍研习一下就能掌握,通过神殿召唤我们即可!”青鸾回应道。李逸云点点头:“这样就好!那你们先去休息吧,我也休息休息,之后再去叫你们!”两只神鸟齐声应道:“是!”随后双翅一振,便消失在了大殿之前。

这时,玉虚宫的人们纷纷涌进了殿中,兴高采烈的围到了李逸云的身边,一个个的恭喜着他,其中甚至还有那被李逸云猜测为前朝太子殷郊的师叔祖,以及吴尘的大师兄,他的大师伯,身为玉虚宫七星之首的天权子冉易风,他依旧如上次所见那般,一副庄严肃穆的神色,不过到了李逸云面前之时,却是伸出了拇指,满是赞许的说:“李师侄!干的不错!没丢我们玉虚宫的脸!”李逸云无奈的一笑,看来这位师伯爱面子的性格也未曾改变。

不只是冉易风,与李逸云在湖边与他们相见时相比,队伍中多了许多人,从李逸云的师伯到他的师侄辈,几乎除了吴尘与柳鸣之外所有的玉虚宫人都在这里了。但李逸云依旧在搜索着什么,直到一道翠玉色的身影跳跃着奔到他面前,在他兴奋地目光中扑到他怀里抽泣着叫道:“哥!”

轻拍着李玉琦的后背,李逸云微笑着安慰她说:“好啦好啦!哥不是来了吗?别害怕了,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安慰了好一阵,李玉绮才止住哭声,但抬起头见到风沐翎,一双大眼睛又溢满了泪水,扑到她的身上再度痛哭了一番,才终于停了下来。

对于见到玉虚宫的这些人,李逸云一方面十分高兴,另一方面却又觉得人太多了有些厌烦。于是尽量在与每个人说过话之后便以需要休息为理由,委婉的请几位师伯带领师兄弟们离开,不过也答应了他们在长生林中建造住所的请求。至于那墨麒麟,李逸云又给了他一些好处,虽说之前的试炼空间随着李逸云入主青木神殿已经再度封印了,但李逸云却已经能够掌控那片空间的一切,拿出几个宝物自然是不在话下。于是墨麒麟又是一番千恩万谢,之后才告辞离去。

大殿中又重新空旷了起来,剩下的就只是李逸云、风沐翎、虞烬、白晓苏、吴忧,以及不愿离去的李玉琦和周雨晴。李逸云皱着眉思索了半晌,终于还是问道:“你们谁有没有见过李玉龙?我刚刚尝试用风火家人的印记去联系他,可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啊?”虞烬最是惊讶,有些害怕的说:“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吧?前几天抢青木尊者听说抢的挺乱的!”李逸云摇摇头:“他的性命绝对没有危险,因为若是他死了,我无论身居何处都能有所感应。”“那是怎么回事呢?”虞烬自言自语地说,几人冥思苦想,但始终也没有进展,只好作罢

这时,风沐翎忽然说道:“喂!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找一下我的族人,我觉得他们很有可能就在这里!”她瞧着李逸云,开始时语气冷冰冰的,但说到后来似乎也被话的内容感染,语气有了一丝颤抖。

李逸云心中一阵苦叫,心想:我怎么忘了这么好的一个献殷勤的机会。连忙热忱满满的说道:“有办法有办法,你等等啊!”说着闭上双眼,将自身的神念与青木神殿融合,向四周延伸而去。

成为了青木神殿的主人之后,李逸云的神念便与青木神殿完成了融合,借助神殿的力量,他可以将自己的神念覆盖到青木域的每一个角落,粗略的一看,李逸云便觉察出了青木域的庞大,比他之前的封国还要大得多,已经近乎周王朝总面积的一半了!

搜索着,一道熟悉的气息在李逸云的神念中浮现出来。李逸云心中一喜,神念溯源而上,锁定了那人,一招泽雷随配合着宇宙诀使出,伸手用力一拽,便将一道身影从他身边的光门中拉了出来。

那人刚一现身,立刻便要出手攻击,但他的目光一转,立刻停下了动作,瞪大了双眼震惊的叫道:“翎妹?你怎么会来这里?”风沐翎也是惊讶的捂住了嘴,沉默片刻才说:“江大哥!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这人正是江奇越,当年给李逸云留下的印象颇深,若非旁人,他还真不一定能一下认出来。接着,他便对风沐翎说了他的遭遇,正如风沐翎所猜测的一样,他们一族就是被与玉虚宫、白云山相同的遭遇,被抓到了天外天中,而江奇越则是在调查的过程中找上了离恨天宫,他倒不是受骗,而是实实在在的被打败了,然后被扔入了天外天之中,至于其他的族人,江奇越在这几年间也已经找的差不多了。

听他们这样一说,李逸云也跟着放下心来。正要提议与他们一同去见见他们的族人,突然,一股自从与前任青木尊者斗法后,便没有出现过的的危机之感浮上心头,李逸云高叫一声小心,一展袍袖,便将众人一起推向大殿的一侧。而在他身后,六道光芒呈现纵横交错的闪现在他之前所在的位置,将那一处的空间封死。

同时,六道身影也出现在了大殿正中,正是除了李逸云之外的六位尊者。只不过他们此时再非一团和气,而是满面怒色,就连候武的神色也变得冷峻十足。“几位这是何意?”李逸云尽量心平气和的问道。气愤的同时,他还是强制自己冷静下来,试图开解误会。

“何意?”许瑜冷笑着说:“我们守护的道果在刚刚被偷了!你说我们是何意?”“什么?”李逸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不可能!我们七人一同布下的封印,若是道果被盗我怎么会感知不到?”

“哼!你当然感知不到!”身材矮小的胡梓冷哼道。他那矮小的身体,在这时发出了无比洪亮的声音,传遍了整个长生林:“因为它就是被你偷的!别再装模做样了!入侵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