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无何尊位(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03字
  • 2015-09-23 23:31:09

在大殿一端的宽大藤椅中坐了下来,沐浴着从窗口中射入的阳光,李逸云终于有机会将精神放松了下来。正要放空思维准备休息,忽然一件很是重要的事在他脑中一闪而过,他大叫一声站起身来,忙不迭的挥动双手,在身侧的空间拉扯出一道裂缝。那缝隙刚一浮现,便有一道身影踉跄的跌了出来,砸在了地面上。

“老三你怎么回事?现在才想起我!我都快要憋死了!”吴忧拍了拍衣袍,站起身来对李逸云怒目而视。尽管如今李逸云比起他还要稍胜一筹,但自幼的积威加上本就有的惭愧,令李逸云立刻赔礼说:“大师兄实在是对不住啊!不过我可不是故意的,刚才实在是有事耽搁了。”说着便将与几人一同修复道果封印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这天外天的核心是这东西啊!”吴忧捋了捋颌下寸许长的胡须,若有所思的说。李逸云生怕被他揪住不放,借着这个机会赶忙转移话题:“师兄,你是怎么来这里的?给我说说?”“嗨!别提了!”吴忧一拍大腿,在李逸云身侧坐了下来:“一说这事我就全是气!我跟你说……”

他这一开口,李逸云立刻就有些后悔了,反倒希望他骂自己一顿了事了。因为他记忆中的吴忧,说话总是词不达意,简简单单的一件事也往往说了好久也说不清。李逸云初入山门,吴尘颇为懒散,扔给他一本秘籍便什么也不管了。于是吴忧主动承担起了讲解的任务,但李逸云后来发现,让他给自己讲,还不如自己摸索,但吴忧讲上了瘾,他不想听还不行,幸好有刘甫敢跟吴忧顶嘴,从他的手上抢来了指导李逸云的工作,否则李逸云当真是堪忧了。

不过如今,吴忧那词不达意的毛病倒是好得多了,虽说还是有些啰嗦,但终究说明白了自己的经历。自从数年前镐京一别,吴忧便重新开始了他那行遍天下,研究丹道的生活,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得知了离恨天宫的存在。立刻便按捺不住对内丹的好奇,登门求教。而后,便被离恨天宫的掌门人骗到了通天之路,被送进了天外天中。

不过他在离恨天宫中也不是一无所获,借着从宫中学到的东西,吴忧在天外天中得以突破,使他那凭借丹道的独特法力更进一步,达到了造物境界。之后的时间,他便也是在这天外天中随意游荡,直到李逸云杀死青木尊者的事情发生。至于《道经》,则早在到来不久便被人读过了一遍。

“那个老混蛋!”吴忧咬牙切齿的说:“居然敢算计我!等我回去以后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块!”李逸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说:“呵呵,师兄你消消气,那个老混蛋吧,呵呵,已经为了把我们一群人送进来,自己自杀了!”

“什么?他居然敢自杀?”李逸云料想中的吴忧的愤怒果然爆发了出来,他用力的垂着身边的墙壁,怒吼道:“混蛋!混蛋!妈的他死了我找谁算账去?我被算计这一回难道就这么算了吗?”说着,又对着墙壁一顿猛捶。

这时,一青一红两道光影由远及近,落到大殿门口显出身来,一男一女两个声音从它们长长的鸟喙中传了出来:“属下青木使者青鸾、火凤,拜见新任青木尊者!”但接着,它们又有些疑惑地对视一眼,最终青鸾踟蹰着问道:“请问,在座的二位谁是新任的青木尊者?”

吴忧哈哈一笑,拍着李逸云的肩头说:“我师弟就是!有事就找他说!”青鸾和火凤纷纷瞧向李逸云,似乎有些惊讶于他的年轻,但片刻间便端正了态度,恭敬的垂下头,像人类行礼那样冲着李逸云点了一点,朗声说:“属下两人为青木域南北使者,负责青木域中一切的调查、搜集的任务,愿为大人效劳!”

一听这话,李逸云立刻眼中一亮:像它们这样的神兽,寿命必然不短,面前的两只鸟恐怕要活了几百年了,从它们口中或许能知道些什么。于是他立刻开口道:“二位不用客气,今后还请二位多多帮忙!”

“是你!”火凤突然尖叫道,满是惊恐的瞪大了它的双眼:“我认得你的声音!你是杀了前任林尊者的入侵者!”李逸云心中一动,但想想周雨晴对自己所说的入侵者的判断标准,又想想自己如今已是尊者的身份,立刻定下心来,沉声道:“火凤使者!本座现在可不是什么入侵者,不要妄言!林尊者不问是非,下手狠毒,自有其取死之道,难道你觉得本座杀错了吗?”

言语间,凛冽的气势自然而然的从李逸云的身上释放而出,火凤吓得打了个哆嗦,连忙垂下头去,恭敬的说:“属下不敢!一切听尊者吩咐!”李逸云点点头,依旧沉着声音说道:“那好!我现在命令你们去找一群玉虚宫的人,他们人数大约有两百,带着头墨麒麟,找到以后把他们带到我这里来!”“遵命!”两只神鸟齐声回应道,不分先后的一振双翅,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朝着远方飞去了!

“啧啧!这当过公爵的人就是不一样啊!想摆样子的时候立刻就叫人不敢直视啊!”吴忧含笑着瞧着李逸云,半真半假的说着。李逸云捶了他一下:“师兄你可别取笑我啦!”说着,他的神色凝重了起来:“师兄,还记得在水下时带着彭祖一起被封印的饕餮吗?”吴忧一听,眉毛也扭了起来,敛去了笑容说:“哦?你怀疑他的目的?”李逸云点点头:“我本来猜想他可能是与彭祖有仇,但心里没底,最好还是亲口问问他,要不我也把他放出来?反正我们两个人,他要是胡来我们也不怕!”“行!就这么办!你放他出来吧!”吴忧面色凝重的说着,同时法力已经在体内开始了运转,随时准备出手。

李逸云点点头,探出左手在面前的空中猛的向下一拉,立刻便拉出了与之前释放吴忧时相同的裂缝,而那身穿棕色衣袍的男子立刻便从裂缝中跌落了出来,笔直的向李逸云砸去。

“他想杀我?”李逸云心中大惊。空着的右手立刻拍出一掌,吴忧也闪电似的斩出一道剑芒,两道攻击打在那身体的身上,如同打在一块石头上一样。这具身体毫无反应的倒飞而出,砸到了距离两人十余丈的地面上,胸口被洞穿了两个大洞,但却连一声惨叫也没发出。

两人同时起身,奇怪的走到近处去看,只见那伤口之处略微发黑黑色,鲜血也镀上了同样的颜色,流出的速度有些异常的缓慢,显然是死了有一会儿了。

“难道他在里面闷死了?”李逸云疑惑的说。“不可能!”吴忧立刻否决道:“我刚刚只是在与你开玩笑!被封印到神殿里面之后根本感觉不到闷,因为所有的生命体征都被暂停了,唯一剩下的只是思维,所以有些无聊而已,绝对不会死人的!”

李逸云灵机一动:“那他难道是在之前就被彭祖最后的一击杀死了?”吴忧叹了口气:“也只有这一种可能了,应该就是这样吧?可惜再也弄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出手了,不过他好歹也算帮了我们,好好送他上路吧!”李逸云点了点头,一挥手,一篷金红色的火焰从他的掌中飞扬而出,落到那饕餮化身的男子身上,立刻将他点燃了。而神殿的地面则自动的闪过一道碧光,阻隔住了火焰的热量。

火光中,那男子的身体并未缩小,反而迅速的膨胀,化为了身长十丈的庞然巨兽,恢复了饕餮的本来面目,接着才在火焰升腾中一点点的熔化破碎,化为一片细小的光点飘散在空中。

瞧着漫天的光点,两人都想到了当日一同火化刘甫的情形,若有所思的的沉默着。突然,吴忧开口道:“老三!你刚才不是说有不少朋友与你一起来的吗?你没有什么办法找到他们?若是拖得长了恐怕会出现意外啊!”

李逸云摇摇头:“没办法!我先前……等等!”他陡然瞪大了双眼,感应着自身的变化。在禹皇陵见过虞烬在吴且身上施下的法术印记后,李逸云便也照猫画虎,在每人身上种下了“风火家人”的印记,给风沐翎施法的时候,因为怕对方拒绝,还是偷偷摸摸的进行的。

进入了天外天后,李逸云立刻便想通过这印记去找寻他们,但不知为何,他却再无法像在华夏之时,通过法术穿越空间去感应他人。就好像被剥夺了与他人的联系一般。

而在水下,当神殿中只剩下他一个人的那一瞬间,青木神殿便自动的与他进行了融合,那时,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似乎某些限制解除了一样,但那时时间紧迫,来不及仔细感应。而吴忧向他提议寻找其他人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再次使用风火家人感知了一下,却惊讶的发现,他又能感知到那些与他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们了。

也顾不上与吴忧说话,李逸云左手向前一推,三色闪耀的风火家人卦象便从他掌心跃出,在空中化为高两丈,宽一丈的巨大光幕,之后又向两旁一分,露出一面光华流转的三色光门来。

接着,光门轻轻一吐,一身紫衣的风沐翎便从里面跌了出来,站稳脚步,有些惊讶的瞧着李逸云。紧接着,光门又接连抽动,虞烬和白晓苏两人也先后从其中现出身来,只是白晓苏迈出光门之前,似乎尝试着反抗了一下,光门险些被震碎。

将三人召唤成功之后,李逸云却微微皱起了眉头,在身前举着的手掌轻轻一扭,那光门也随之而动,开始缓缓地旋转,它所散发的光芒也越发的强盛起来,但却再也没有什么人从其中走出来。

皱着眉,李逸云又尝试了几次,这才悻悻的收回了手掌。冲着面前的三人拱手施礼说:“都怪我冲动莽撞,害的几位因为我而有了这许多的麻烦,实在是抱歉,希望三位能够宽恕!”

白晓苏轻轻一笑:“没什么大不了的,到这里来一趟,也长了不少见识。呦?这里是哪?不会就是青木神殿吧?青木尊者是你杀的?然后你取而代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