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天心道果(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667字
  • 2015-09-23 23:24:09

在人们惊讶的目光中,那前奔的身影已经被他背后的巨兽光影尽数吞噬,棕褐色的饕餮巨兽奔跑着,露出它那吞食天地的狰狞獠牙,一口便将彭祖连同李逸云的剑芒一起吞了进去。

它那黑褐色的身体如同霎时变成了透明的,不断地有缤纷绚丽的光华从其中透了出来,将他的身体撑的不时凸起,显出一副随时都可能炸开的形态,显然是被他吞入口中的彭祖开始了反击。但匪夷所思的,饕餮并没有试图抵抗,而只是继续向前,一头撞在了青木神殿的墙壁之上。顷刻间,他的身躯便连同那些光华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李逸云呆呆的立在那里,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这饕餮无论是之前的一动不动,还是突然发难与彭祖同归于尽,都透着十足的古怪,李逸云想了半天,也只有“他与彭祖原本有仇”这一个想法有些可能,虽说两者在这之前一属华夏,一在天外天,但像彭祖那样活了千余年的人,结下的仇恐怕自己也数不清吧?

一阵震动从脚下传来,唤回了李逸云的思绪,他这才想起离他不远处还有两人正在打斗,这个时候,因为犬神见势不好加紧了攻势,吴忧已经频频遇险了。

脚尖用力一点,李逸云整个人已经凌空跃起,一柄琉璃状的剑芒在他并拢的食中两指指端延伸开去,直指犬神的眉心。吴忧见有人助阵,也没了顾虑,双手一环,推出了一团闪烁着五彩光芒的光球,直击犬神的胸膛。

即使是犬神,此时也已经无力回天,他的境界虽说早已是造物后期,但距离吴尘、秦玄那样造物境界的巅峰层次还是差了那么一丝。而吴忧和李逸云两人又都达到了造物后期,单人与他相比不过稍稍逊色,两人合力之下,犬神自然无法抵挡。

犬神全部法力凝聚成了一股汹涌的黑色浪潮,与两人的攻击撞在了一起,双方同时破碎。但不同的是犬神被这一击震得倒退数丈,一口鲜血喷洒在空中。而吴忧和李逸云却只是身形微微一晃,面色如常的各自一转手腕,同时击出一掌。

两人用的不再是什么独门绝技,而是玉虚宫大部分弟子都会的玉虚掌。但由两人使出,威力却也甚是不凡,而此刻的犬神,再也无法凝聚半分法力,只能任由两道璀璨的掌影击在他的胸膛之上,推着他的身体向后飞出,撞在已经缩到他身后几尺远的墙壁之上,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长出了一口气,李逸云和吴忧对视一眼,轻松的笑了起来。但两人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那从四面压来的墙壁已经把神殿的面积缩小到了两人周围几尺远的范围,棚顶的高度也低到了无法容纳两个人的程度。

在这样的情况下,李逸云心中突然冒出一丝警惕:能不能相信大师兄呢?万一他也如师父一样改变了呢?这样想着,他看着吴忧的眼神也不觉间有了一些变化。

“老三!”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吴忧的一声叫喊打断了他的思绪,也将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便抬起双手摆出防御的姿势。吴忧哈哈一笑,满不在乎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想什么呢?这时候还走神?”

李逸云这才恢复了镇定,但一瞧吴忧放在他肩头的手掌,立刻又醒悟:若是吴忧真的有心害他,刚刚的两下自己怕是已经被制住了。于是心中又同时充满了惭愧与隐约的后怕。

这时,吴忧已经将手从他的肩头拿了下来,一步迈到李逸云身前,挡在他与墙壁之间说:“这位置我没什么兴趣!当初就是正巧在附近,觉得好玩才来的。老三你应该是要做什么事吧?之后别忘了放我出来就好!”说着迈开了大步,两三步之间便来到了墙壁面前,一头扎了进去,消失不见。

李逸云呆呆的站在原地,不仅是因为羞愧于自己的小人之心,更是因为吴忧的背影为他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原本一直都没有认真的去想过关于善恶,或者说应该如何的做人。年少轻狂之时心性纯朴,但行事多是率性而为,后来屡经磨难,他的心灵也不由得受到了影响,变得有些混沌迷茫。而在蓬莱岛从自己的外公与杀父仇人邢诚舸那里听到了自己的身世,以及遭遇了吴尘的“背叛”后,李逸云才开始思考,究竟何为善恶?究竟应当如何选择?

直到吴忧离去的背影在他的眼前消失,李逸云终于有所明悟。虽然善恶为何还有些捉摸不定,但他已经知道今后的道路该如何去走。那就是如师兄那样,守住自己的本心。

此刻,只剩下了李逸云一个人,神殿的缩小过程自动的便停了下来。它依旧在上浮着,并且开始迅速的增大。上方的湖水越来越浅,光线也越来越亮。终于,伴着一声犹如水泡破裂的声音,青木神殿浮出了水面,重新沐浴在了阳光之下。但这一刻,李逸云却突然感到周身的空间突然产生了一股扭曲的力道,带着他的身体自动的连接上了另一处空间,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他的身体便消失在了神殿之中。

这时,在神殿的下方的黑暗中,两道身影悄无声息的从黑暗中游了出来。其中一人肋下还夹着另一个没有意识的身体。“完全如我所料!”那空着手的人的说,语气中满是尽在掌控的自信:“不过你真的想好了吗?一旦被那东西寄身,连我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那夹着一人的身影轻哼一声:“放心吧!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只要有力量亲手杀死他!再大的代价我也愿意支付!”“好!”另一人很是满意的说道:“那我们就依计而行。”说着,两个人的身影轻轻一晃,便又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李逸云脚下陡然一轻,之后身体向下微微一坠,便又踩在了实地之上。放眼瞧去,自己所在的是一块不大的平台,漂浮在空中,上下四方局势空无一物,仅有有些虚幻的蓝天白云。眼前不远处,平整的青石地面上,凸起了一块托盘大小的圆形石柱,石柱高五尺左右,它的顶端漂浮着一团拳头大小的光芒,呈现不规则的球形,颜色则是艳丽的海棠红。

而围绕着这妖艳的红色,正站着或老或少的六个人,均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面带微笑的瞧着李逸云,其中之一正是一身金袍的候武。见李逸云瞧向他们,几人便纷纷朝着李逸云拱手致意,齐声道:“恭喜新任青木尊者登位!”李逸云自然也猜的出这六人便是七曜尊者中的其余六位,也拱手道:“晚辈李逸云,见过六位前辈!”

候武拍拍他的肩膀说:“小李你别客气,大家同样都是尊者,无所谓前后辈。”跟着他的话,其余五人也都纷纷报了名字。之后,其中最年轻的男子,看上去仅有二十许的许瑜说道:“几位,时间宝贵,我们还是抓紧时间修复封印吧!”“你小子总是没有耐性!多说几句话怎么了?”体态婀娜的余熏用她那双凤眼瞥了他一眼说。

“诶诶!别在这里打情骂俏啊!”候武没好气的说,引得众人都笑了起来。随后他又转向李逸云说:“小李,我倒是很想和你多聊聊,不过你刚刚赢了尊者之位,应该也有许多事要处理,快些解决这里的事情也好!”

李逸云皱了皱眉:“前辈,这里要怎样处理?”候武笑了笑,指着那团海棠红的光球说道:“这团光球,便是这天外天的核心,名为‘道果’,是由鸿钧陨落之前用神念凝结而成,操控着天外天中包括天谴在内的一切能量循环,我们七曜尊者除了维护各个区域之内的秩序,剩下的责任就是守护这枚道果。正常情况下,道果之上应当又七位尊者共同施加的封印,如今前任青木尊者陨落,原本的封印被破坏,所以需要我们一起来重新进行封印。”

“道果?”李逸云心中一动:难道从华夏抓人的法阵是由它发动的?真么说不存在什么混元境界的高手?在禹皇陵他亲眼见过大禹的神念,因此开始觉得之前的事情若是这神念完成的,倒也说得过去。但这时并不适合仔细思考,他立刻又问道:“那前辈,封印该如何完成呢?”候武一脸轻松的说道:“嗨!你只要注入法力就好,道果会自动完成对自己的封印的!”

“是吗?”李逸云心中暗自嘀咕着。这时,其余六人已经伸出手掌,罩在了道果之上,李逸云也只好将信将疑的与他们做出同样的动作,并向外输出法力。

顿时,李逸云便感到自己输出体外的法力失控了。它与另外六人的法力在道果的操控下,围绕着它自身勾勒出一条条繁复的纹路,五行与日月的图案渐渐地升腾而起,在它上方围绕着它旋了一周,又瞬间下落,融入那道果表面那层繁复的纹路之中。光芒一闪,一层七彩闪耀的封印已经将道果完全的包裹在内,将它保护了起来。

“呼!这下好了!”那许瑜轻快的拍了拍手,拱手道:“诸位!我先走了!”说着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几人的面前。候武朝李逸云笑了笑:“小李,下次再聊!”身影也是一闪即逝,其余四人也都依次离去。其中那个名为上官仑的中年男子拖到了最后,有些疑惑的瞧了瞧李逸云,自言自语道:“奇怪!他只不过是造物后期的层次,打赢我的那个人可是半只脚踏入混元境界了啊!难道是我判断错了?”话音未落,他的身体便也跟着消失不见。

不过李逸云却没有听到他这句话,依旧有些呆愣的站在那里。因为在他与其余六人封印道果之时,他在那道果之上感觉到了一股无比熟悉的气息,就好像血脉相连那样令人不忍割舍,直到封印结束,他也沉浸在这种感觉中无法自拔。不知过了多久,一阵似有似无的冷风吹过,才将他从恍惚中唤醒。用力摇摇头甩出困惑,李逸云神念一动,便锁定了自己之前所在的青木神殿,身影一动,如之前的六人一样消失不见。

白云上下浮动,空无一人的平台之上浮起一阵云雾,一个与之前七人全然不同的人从其中走了出来,皱着眉瞧着那团被封印了的光球,满是遗憾的说:“你说你既然都来了,怎么又把它封印起来了,你把它拿走,我不是也省事了吗?唉!”说着,他的身体又隐入云雾中,随着它的消散消失不见。

平台之上又变成了空无一人的状态,一阵轻风吹过,道果上那刚刚完成的封印便随风而动,如河流般流淌着它那浓郁的光芒,显得神秘而诱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