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天心道果(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27字
  • 2015-09-23 23:22:49

李逸云万万没想到,彭祖居然会用自爆的方式从他的束缚中解脱,惊讶之余也生出一种对他壮士断腕的敬佩之感。挥手甩出一片光雾,将这些血肉尽数粉碎。但李逸云并没有接着去封印它们,因为他清楚,彭祖恢复伤势的能力并不依托于他的身体,甚至可能不依托于他的魂魄,他自身的一切!

而现实也不出他所料,光芒一闪,彭祖毫发无伤的身体便出现在了之前自爆的位置,连脚步也没有移动半分,只是脸色有些差。而李逸云的云影锁已经因失去了目标,在彼此纠缠之下相互抵消了。

恢复后的彭祖有些得意的笑了笑说:“瞧见了吗?有谁比我更能掌控生命的力量?有谁比我更适合青木尊者的称号?小子,赶紧认输吧!别再做无谓的抵抗了!”

李逸云回身拍出一掌,帮助稍落下风的吴忧抵住犬神的攻击,回身笑道:“呦!彭老——前辈什么时候也学会卖弄口舌了?对你刚才的话我只想说一句:有生有死,才叫生命!”说着,他一振袍袖,身体斜着掠到空中,由上至下的击出一道掌影。

但这时,彭祖的神色却不像之前的那样得意了,他的神色顷刻间变得恐怖了起来,一抹难以抑制的怒火从他的双眼中喷射而出,他伸手挡下了李逸云的攻击,咬着牙说道:“你都猜到了?说吧!你都知道些什么?”

见自己的猜测初步得到了验证,李逸云得意的同时也再次想起了母亲胡媚儿的去世,神色变得疯狂了起来,他一边击出一道道凌厉剑光,一边狂笑着说:“我知道什么?我能知道什么?我只知道你没使用过宇宙轮,却出现在了上古颛顼帝的时代,那你就只能是从那个时代一直生存到了如今。而你那所谓的不死之身,也不是什么法术,而是中了诅咒之类的事物,使得你永远都死不了!我说的对吗?前——辈——?”

彭祖眼中的怒火跳了又跳,最终归于平静,叹了口气说:“你已经猜了八九不离十了。那是一枚丹药,赐予了我无尽的生命,也剥夺了我死亡的全权利,并让我在这无尽的岁月中不停地忏悔着往昔的罪过。千年的岁月,我已经看够了人间的一切,我的那些至交好友早已纷纷远逝,而偶然找到的他们的转世又与前世大相径庭,只能徒添伤悲。现在的我别无所求,只求一死。”

李逸云怒意更盛,也不管有无用处,纵起身来,一招黑云蔽日砸向彭祖,嘶声怒吼着:“你要死就去死好了!为什么要牵连旁人,你说!你说!”无数狂风骤雨似的攻击接在黑色光球之后接连使出,澎湃的光浪淹没了彭祖的身体。

“哈哈!死?连混元境界高手都杀不了我,你让我怎样去死啊?除非有人能够超越当年的那位炼丹者,那至今仍令无数修士顶礼膜拜的女娲大神,否则,没人能杀的了我。”彭祖幽幽的声音从光浪的后面传来。

听到女娲的名字,李逸云也是一愣,跟着也稍稍冷静了下来,意识到自己此时的情绪已经影响了战斗,连忙减缓了攻击的速度,开始恢复起法力。而被光浪阻隔的彭祖却在此时接着开口了:“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照顾你吗?”

李逸云一惊,险些忘记了继续压制彭祖。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疑问,若是彭祖当初没有对他处处帮扶,他也不至于向现在这样恨他,而彭祖的用意他却一直也不曾知晓。“为什么?”他听见自己有些沙哑的问道。

“因为我在你身上见到了终结!”彭祖一字一顿的说了出来。然后在李逸云不解的目光中补充道:“我曾经与姬昌结交,他的周易便是在我的帮助下完善的。而我也从他那里学来了占卜之术,除了他本人,应该没人能胜得过我了。而我见到你的第一眼,便从你的身上预见到了终结,那并没有明确的显示出我的终结,但却显示出了更大规模的终结,似乎是整个世界。我想,你所终结的事物中应该也包括我吧?不过后来与你相处之后,我发现你为人性格慈善,连杀了你养母的师父也不愿意去恨他,所以我又觉得你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毁灭世界的,于是我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占卜的准确性。”

这时,青木神殿已经缩小到了一个极小的程度,墙壁与屋顶传来的吸力开始拉扯着几人的身体,试图将他们吞入其中。于是打斗着的四人更加拼尽全力,生怕一退后便会与墙壁相撞,只有那棕色衣袍的人依旧盘坐在地,他身后的墙壁已经距离他不足一丈,可他依旧一动不动的宛若石像。李逸云瞟了他一眼,便又将目光转到了彭祖的身上,冷哼道:“我会不会毁灭世界我不知道,不过我现在可是很想杀了你呢!”说着双手交叠,一道兑上坎下的泽水困从他的双掌间奔出,化作密不透风的囚笼,试图将彭祖拢在当中。

而彭祖则再一次的自爆,将泽水困的牢笼也炸得粉碎,他的声音则依旧隔着炸开的光浪悠悠的传来:“后来我见到了另一个人,从他的身上我见到了清晰明确的毁灭,而且了解了他的真实意图后,我也可以确信,他可以让我的生命走到终点,于是我就跟随他的脚步,帮助他实现目标。”

李逸云双眉一掀:“果然若是让秦玄得逞,会有更多的人被毁灭吗?”“哈哈!”彭祖似乎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的笑着说:“很多人?他要毁灭的可是这个世界啊!虽然做法太过疯狂,但是却绝对能够实现我的目标,而且我也真心的以为,之后出现的新世界要比现在的这个世界好上许多!”

“混蛋!”李逸云大吼一声:“别人的性命是你们能拿来随意实验的吗?”这时,吴忧与犬神之间的打斗已经完全落在了下风,而随着青木神殿的不断缩小,被吞噬其中只是时间的问题。

李逸云把心一横,法力全数注入了手中的三色剑气之上,玄奥的纹路随着法力的流动布满了整个剑刃,剑锋也伸长到了七尺左右。同时,雷风恒的卦象在剑刃上不住的闪动,李逸云想赌一次,赌这蕴含了雷风恒之力的三色剑气,究竟能不能击败彭祖。赢了,他便可以去支援吴忧,输了,就是能束手就擒了。至于那一直不动的棕袍人,李逸云此时已经忽略了他的存在了。

彭祖一见到李逸云这招,脸色便立刻骤然一变,李逸云的众多法术中,他最害怕的便是这雷风恒,若是李逸云在三生剑气中融入了这招法术,那便会在三生剑气破坏了他的身体与魂魄之后,将他的状态停留在那一时刻。他的能力只能保证他不死,若是被这样的招数命中,只要李逸云不解除雷风恒,他便会一直保持在身体残破的状态无法恢复,那对于他来说,可是最严酷的刑罚了。

一想到这些,彭祖也不敢再有所保留。双手在胸前环保成球,一颗无比绚丽的光球出现在他相对着的双掌中央,它的颜色已经不能用种类来描述,世间所有的颜色的光华都被它囊括其中,闪烁着耀眼的光彩。

同时,一缕缕的不同颜色的光虎从他身体的每个角落流出,涌向了他的胸口,在他的胸膛之内凝聚出一颗同样五光十色的光球。一内一外两颗光球相互呼应着,它们的光芒越来越强,其中所蕴含的法力也越来越恐怖。

这可不是像山河指那样前人的绝学,而是独属于彭祖的,那份来自不死灵丹的力量。在这一刻,被他完全的点燃。而李逸云的全身法力也已经凝聚在了这一击上,双手带着剑芒在身侧一扫而过,那宛如实体的长剑被他脱手甩了出去,化作一道新月形的弧光直奔彭祖旋去。彭祖双手虚托着的光球也在这一刻绽放了无与伦比的光华,一道炫目的光束从其中射出,与李逸云掷出的长剑撞在了一处。

爆炸的光浪刺的人们睁不开眼睛,原本便不太稳定的神殿摇晃的更加厉害了,而神殿本身好像也因为两人过于强大的攻击做出了反应,缩小的速度加快了一倍,带着那被这股爆炸炸得支离破碎的墙壁,飞快的向内收缩。

而这时,那盘坐在地的棕袍人终于动了。身影一闪,他便闪电般的逃离了已经贴上他后背的墙壁,纵身蹿了出来,而他面向的方向,正是李逸云所在的位置。这时,他的气势也彻底的爆发出来,一股洪荒巨兽的气息瞬间便将李逸云整个身体笼罩,以巨兽的血脉之力施展了压制,令他动弹不得。同时,一道黑褐色的巨兽虚影也在他的背后浮现而出。

李逸云并没有亲眼见过这种巨兽,但他那已经苏醒的狐族血脉比他读过的书上的图画更清晰的告诉了他这种巨兽的名字——饕餮!李逸云心中一惊,饕餮一族是活跃在远古的强大神兽,虽说九尾狐比起它来也不逊色多少,但还是差了一些,而且更主要的是,李逸云此时的法力已经所剩无几,于是毫无悬念的被完全压制,连移动都很难做到。

原本李逸云见他一动不动一直有所警惕,但彭祖的猛攻他不得不应对,又想到即便是这人趁着他击败彭祖后虚弱的时候进攻,也还可以联合吴忧一起对付他,只要不是伤势过重,在场的任意两个人都可以稳稳地胜过他。可他却没想到,这人竟然在这个不早不晚的时候发动,而且直接瞄准了他。这样就算是他将自己解决,恐怕也会败在其他人联手之下吧?

那人的动作比起李逸云法力充盈之时还要快上一分,而如今状态的李逸云,更是连侧身躲避都来不及。“希望师兄能利用好当前的局势,取得胜利吧?”他在心中祈祷着。

然而下一刻,那全身笼罩着饕餮光影的男子却只用他有些呆滞的双眼扫了李逸云一眼,便从他的身侧冲了过去,直奔正抵御攻击的彭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