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创世之日(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094字
  • 2015-09-23 23:13:09

在巨大的金色火球面前,即使是李逸云的烘云托月也没法阻挡。他由攻击转为的防御转眼间便土崩瓦解,那金色的火球吞没了他的身体,继续向前方射去,击穿了大殿那金碧辉煌的墙壁,又穿过了罩在大殿外的一层光芒扭曲着的光罩,不知去向了何处。

只是这一下,整个大殿便被毁去了四分之一。而李逸云则被大殿之外的那层光罩挡住,没有跟着火球一起冲出去。此时,他的身体已经遍布了鲜血,变得残破不堪。已经折断的双臂摇晃着飘荡在胸前,残破的造物仙衣之下,露出了许多深可见骨的伤痕。

候武瞧着满身鲜血的李逸云,以及那正如冰雹般砸落的砖石碎块,一副淡然的神色。但突然,他的双眉轻轻地一挑,右手陡然立起,手掌边缘亮起一道璀璨的金色光刃,横着劈向空无一物的身侧。

一声金铁交击之声立刻传了出来。李逸云的身影掀开一抹光影,出现在候武的身后。而空中的那个身负重伤的他则嘭的一声,如一团烟雾般消散。

李逸云微垂着头,淡然地说:“前辈,您下手可挺狠的呀!不过打不到人的法术,再强也没什么用吧?”虽然是这样说,不过他此时的表情却没有半分的恐惧,反而有一丝藏不住的兴奋之色。之前候武的那一击确是非比寻常,但正是这样的危急关头,他才突然灵光一现,将那之前逃脱青木尊者杀招的“时光篆刻”与分身术,天山遁融合为了一招崭新的法术,以分身代替自己承受攻击,自己的本体则毫发无伤。

这几招法术的连续使用,带给李逸云的好处可不是看上去那样简单。造物境界的高手,法力中都会带上自己独有的内宇宙之力,自动便会与被攻击者所处的空间产生联系,自然而然的形成了对周围的空间的封锁,使得敌人无法运用空间转移类法术逃脱。

但李逸云在与青木尊者打斗的过程中意外的发现,他那宇宙诀中的“时光篆刻”,不仅能将自己身体在那一刻的法力剩余多少、受到法术后的身体状况从身上完全剥离下来,过渡给分身;连所处空间的状况也可以完全剥离。这样一来,李逸云就有可能抓住那自身属性被完全剥离的一瞬间,解开对方法术的一切桎梏,唯一的问题便是这一瞬间太过短暂,本体刚一分离便会又被束缚住,来不及使用其他法术。

而这一次,他在候武这一击的压迫之下,将这三招成功的融合在了一起,这样一来,施法的时间变短,可利用的时间则长了那么一瞬。借着这一瞬的光景,李逸云成功的移动到了候武的身后,避开了他的攻击。是躲过了候武的一招仅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李逸云从此掌握了躲避造物境界高手法术的一门秘技。

“看来还真不能小看你啊!”候武背对着李逸云,幽幽的说。他面前那破损的宫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一块块粉末重新聚合成块,一层层的垒起了殿堂的墙壁。

微微闭上了双眼,候武右手还在与李逸云的剑芒相持,依旧没有转头瞧对方,轻声说:“你现在有了造物后期的修为,对法术的运用又到了这样的境界,我能拿的出手的,怕是只有完整的创世之日了。不过这招一出,我可有些控制不了。怎么样,想试试吗?”

“哦?”李逸云挑了挑双眉。原本他并不是鲁莽之人,但被之前候武的那招所激起的战意一时未消,又对青木尊者的地位志在必得,想要速战速决。所以一时间抛去了所有的顾虑,手腕一扭撤回剑芒,纵身退出几丈,朗声道:“请前辈赐教!看看晚辈有没有资格当这青木尊者!”

“好!”候武双眼圆睁,闪烁着熊熊的烈焰:“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那你小心了!”话音刚落,一团耀眼的金光便从他的体内亮起,如昙花绽放似的舒展开来,吞没了他的身体!

接着,这团金光继续的向外膨胀,速度并不算快。但是每膨胀一丝,便有新的事物从它的内部生发出来:耀眼的雷霆、跃动的烈焰、凛冽的狂风、翻卷的沙石……

这些事物将光球原本的金色化作了五光十色的模样,并且仍在不住的添加着新的事物,变得更加繁复。瞧着这一幕的李逸云,如同正见证着一个世界的诞生,见证着那个世界的第一道光、第一团火、第一滴水的出现。与此同时,一股令他胆战心惊的恐怖气息也从那越来越浓郁的、随时都可能炸开的光芒中不断地透出,沁入他元神的最深处,震颤着他的魂魄。

突然,他露出了一丝笑容,满是释然。脚尖一踏地面,身体便纵身而起,一头顶破了上方的屋顶,站在屋顶之上的虚空中。

头顶着那扭曲的光影结界,李逸云朗声道:“前辈!多谢您指点,晚辈也有了新的体会,还请您赐教!”说着,他单手向上一举,一团毫不逊色的三色光芒从他的掌心喷薄而出,在他的头顶化作一团圆球状的光雾之态。

接着,这团光雾也在李逸云法力的不断注入之下变得越发的浓郁,但与候武的创世之日越来越绚丽相反,李逸云手中的三色光芒却是渐渐地镀上了一层漆黑的颜色,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的加深,到后来连三色光芒原本的色彩也完全瞧不见了。而若是仔细地看去,便会发现这些漆黑的光芒,其实是无数围绕着那团光雾的宇宙乱流,而乱流的密集程度,比起离恨天宫的通天之路还要密集无数倍!

原本李逸云所擅长的,是像包括孤云出岫在内的他的出云七式那样,讲究技巧与法力运用的法术,务求精妙准确。而像他此时这样的招数则被李逸云认为是浪费法力,无的放矢。但现在,他却发现了这样法术的一个无可取代的优点,那便是能够将最大量的法力同时使用,并产生一些其他累法术无法做到的事,比如说,通过搅乱空间,引动大规模的宇宙乱流为己用!于是通过与候武那招相反的道理,李逸云这招法术便应运而生。

手托着一团径长十丈的黑色光球。李逸云高声道:“前辈!我就以这招黑云蔽日,来接一下您的创世之日!”说着,他纵身而下,手中的黑色光球猛的砸向那大殿正中烈日般的光华。而将候武淹没了的创世之日也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轰然炸裂开来。

两团巨大的光球相触在一起,并没有立刻炸开,反而同时开始了缩小。在两者相触的位置,候武法力所化的璀璨光球,不断地被李逸云所掌控的宇宙乱流吞噬,而那些宇宙乱流也在吞噬中不断地收拢、凝聚,从而产生更大的吞噬之力。但候武的那些被吞噬的法力也不是坐以待毙,即便是身处宇宙乱流之内,它们仍在不住的翻涌跌宕,一次次冲击着宇宙乱流间本就不稳定的界限。

两颗光球越缩越小,候武的身影也从光球中显露了出来。他与李逸云两人一上一下的手托光球相抵,纷纷调动着自己全身的法力涌向手掌。这时的两人,谁也没有有余力开口说话了。

渐渐的,两颗光球收拢到了仅剩核桃的大小,但它们相触的中央,都不时的有一点溢满了毁灭之力的刺目光点闪烁着,又一次次的被双方涌来的法力压制下去。而这时,相对的两人的法力也开始后继乏力,两只手掌同时用力一推,将最后一股法力注入了自己的攻击之中。那道惨白色光点再度亮起,这一次再也没有能压制它的力量。带着两人之前注入的所有法力,这点光芒猛的炸开,将两个人的身体淹没在了犹如实体的耀眼光芒之中。

连串的爆炸声不断的响起,整个大殿在第一声爆炸响起之时便彻底的坍塌了,无数碎石伴着爆炸声向下砸落,又被新一轮的爆炸炸得更碎。而与此同时,大殿还在不停地自我修复,将碎裂的小块重新凝聚。一时间形成了一副毁灭与重建共存的奇异景象。

惊天动地的爆炸持续了足足数十个呼吸的时间才渐渐地缓和了下来。零星的爆炸声中,候武的身影从翻涌的光浪中显露出来。此时的他,就如之前的李逸云一样,全身都浸在鲜血之中,衣袍翻卷,数不清有多少处伤痕。但原本应该距离他不远的李逸云,却是不见踪影。

“难道他在之前的冲击下粉身碎骨了?”候武有些怀疑的想。但他随后便醒悟:不对!他显然已经经历了重塑肉身的过程,这样的攻击虽然能够重伤他,但还不足以让他丧命,他在哪?

候武刚重拾警惕,想要搜寻李逸云时,一道淡淡的凉意便掠上他的脖颈。李逸云有些喘息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前辈!承让了!”

此时的李逸云,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造物仙衣也多处破损,形貌十分狼狈,但那只举起的右臂终究将晶莹剔透的南斗剑稳稳的架在了候武的肩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