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尾声 并未结束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41字
  • 2014-06-27 20:27:13

铁锤夫妇很快的便将众人的住所安排妥当,之后就到了晚饭的时间,这么一大帮人,可让他们忙了个够呛,李逸云也帮他们来回打点,一直没闲着。吃过了晚饭,走了一天的士兵们都纷纷回房歇息,大厅才重新变得空旷起来。李逸云也觉得有些疲倦,于是便回到了后院自己的小屋中,躺下来休息。

躺在睡过好多年的床上,不知怎么了,明明已经有些疲惫,却始终无法入眠。李逸云张开眼睛望向屋顶,心中生出一种隐约的感觉:屋子和床还是原来的模样,甚至连桌子上物品的摆放都没太大的变化,但他却始终觉得,与记忆中自己的家有着些微的不同。也许是某种气味、也许是色彩的明暗。总之,随着时光的流逝。某些东西已经无声的被改变了,并且再也不可能恢复原状。

想到这些,李逸云再也没了睡意。“蹭”地跳起身,抓起尚未解开的包袱,将在一旁熟睡的晶晶搁在肩膀上,之后便推门而出。他向着正屋的方向看了看,犹豫了一下,但想到镐京之行对风沐翎来说无疑是至关重要之事,于是便停住了脚步,朝着屋门的方向无声的露出一个笑容,随后从相反的方向走出了后院。

刚一接近大厅,李逸云便听到了谈话的声音,于是他站住脚步,凝神听去,就听铁锤的妻子说道:“唉!这客栈终究不是我们的啊,阿云第一天回来,就带了这么多的客人,忙一点倒是也没什么,可他至少该问问我们的意思啊!”“胡说什么呢你?”铁锤反驳道:“这客栈本来就是阿云的,这些年我不过是代为看管,就连我这条命,也是李婶当年救下来的,要没有她收留我,我早就饿死了,以后可千万别说这样的话了。”

沉默片刻,铁锤妻子有些犹豫地说道:“要不你和阿云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让我们花钱把这客栈买下来?要不这主不主仆不仆的日子,可真是够糟心的啊!”铁锤似乎也犹豫了一番,之后才沉声道:“不行!多少钱能买个客栈啊?我们不能坑兄弟,兄弟也快成年了,咱这就把客栈交给他吧,你要是愿意,我就还留下做掌柜,兄弟肯定不会亏待我们,你要是不情愿,那我们就搬出去,自己做点营生,有手有脚的,怎么也饿不死。”“唉!”铁锤妻子长叹一声,有些无奈却又信服地说道:“好,听你的。不过在这里住了这些年,我还真是舍不得。”

听到这儿,李逸云轻咳了一声,走入厅堂。铁锤夫妻见状,顿时愣在原地。铁锤回过神来,瞪了妻子一眼,忙对李逸云说:“兄弟,反正你也听到了,你嫂子糊涂,哥哥可不能做昧良心的事,这客栈今天就还给你,我们明天就搬走。”李逸云笑了:“哥,你让我经营客栈?我还不赔个精光啊?嫂子说得对,我今天没跟你们商量就安排那么多人住下,的确是麻烦你们了,是我的错!”说着,他双手合拢,朝着两人恭敬地施了一礼。

“兄弟!这可使不得啊!”铁锤立刻上前拉他起来,李逸云却很是顽固,坚持着一躬到底才站直身子。接着,他露出一丝微笑,诚恳地说:“哥,嫂子,这客栈从现在起,就是你们的了。我四海为家,要它也没什么用处,只要我以后回来的时候,你们还能给我留个落脚之处就足够了。”铁锤忙道:“兄弟,这怎么能行?这可是李婶的家业,我们怎么能?”

李逸云打断他,坚定的说:“就这样了,哥,客栈就是你的了。”铁锤此时才注意到李逸云肩上的包袱,惊讶道:“兄弟,你要走?”李逸云点点头。铁锤急了:“再怎么急也等明天一早啊。”李逸云笑了笑说:“我就是不想让他们得知,不然又要麻烦了,我今晚就走。”见拗不过他,铁锤也只好妥协:“那好吧。盘缠带够了吗?”李逸云点点头:“够了够了……”最后,在铁锤的坚持下,李逸云还是又多装了几件衣服和许多财物。

孤身一人,缓缓地走在街道上,李逸云看着街边一座座熟悉的房屋,边看边笑。幼时的回忆一缕缕涌上心头,带给他阵阵温暖。突然,他感到背后一阵劲风袭来。他赶忙回身看去,却惊讶的发现身后空无一物。再度朝四周扫视了一番,依旧是一无所获。“难道是错觉?”李逸云心想。于是他晃了晃头,转身继续前行。

来到小镇的尽头,李逸云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小镇。“再见了。”他在心中无声地说着。转过身,便要快步前行。但这时,他听见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喊道:“站住!”回过头来,姬玉柳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

李逸云瞪大双眼,惊讶的问:“你怎么来了?”姬玉柳反问道:“你要干什么?这次是要不告而别吗?我真的那么讨厌吗?”李逸云忙道:“当然不是。”“那究竟是为什么?”

望着她“凶狠”的眼神,李逸云只好将身中“五毒咒”的原委道来,然后说:“我在深渊的竹楼中,找到了一本关于舜帝的书,书中说舜帝拥有一种特别的法术‘重瞳’,是一门修炼眼睛的法术,‘五毒咒’的精神根源就在我的左眼,所以我觉得如果能将重瞳练成,或许就能克制‘五毒咒’。舜帝的一身绝学并没有传人,他仙逝于南方的苍梧之野,所以我想去那里碰碰运气。”

见姬玉柳神色依旧不善,他又解释道:“我之所以不告诉你,就是怕你担心,也是怕你知道后责怪沐翎妹子,让他自责,有机会的话,我当然想把毒咒解开啊。”

泪水从姬玉柳的双眸中夺眶而出,她冲上前来,一把抱住李逸云,喃喃道:“是我误解你了,我不该吼你,对不起……”怀中充满了温暖的触感,李逸云先是愣了愣,之后摸着她的头说:“傻丫头,是我没跟你说清楚,怎么能怪你呢?别哭了。”姬玉柳缓缓止住哭声,抬起头瞪着他说:“我要和你一起去。”

李逸云连忙摇头道:“不行,你想没想过,你是公主,你如果失踪了,徐勇将军和五百士兵都要被怪罪。我哥哥嫂子说不定也被连累。你怎么能和我一起走呢?”姬玉柳耐着性子听他说完,俏皮地笑道:“我留下了信件给父王,说明我只是突发奇想去南方巡视,叫他不要怪罪徐勇,我还留下字条告诉徐勇说如果敢找你哥哥嫂子的麻烦,回来就惟他是问。”

李逸云愣住了:“你是,什么时候做的这些?”少女一笑:“再看月色的时候,发现你背着包袱出门的时候做的啊。”“那……我好像没别的选择了不是吗?”李逸云笑着说。

这时,趴在他肩头的晶晶伸了个懒腰,睁开了眼,惊讶的道:“咦,怎么一觉起来天就黑啦?逸云哥,我们又要走啦?”李逸云摸摸他的头,道:“是啊。这次要去楚国更南方的地方——苍梧之野,想去吗?”晶晶一咧嘴:“只要不无聊,去哪儿都行啊。”李逸云皱了皱眉:“那你就先别睡了!来,我们现在要赶快离开这里,你能不能载着我们飞啊?”

他原本只是和晶晶开个玩笑,毕竟晶晶的体型太小。但晶晶却爽快地说:“好啊!”说着他一拍翅膀飞到半空,身子一晃,就在李逸云的眼前化为了身长过丈的庞然大物。这时的它全身灿金,一道道七彩的纹路遍布全身,双眸如烈日般闪耀,一双翅膀挥舞间隐隐有风雷之声。此时的它,哪里还有之前可爱的模样?尽管并无敌意,但那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气势仍让李逸云的神情为之一变,姬玉柳更是捂着嘴瞪大了眼,一时不敢说话。

“你可真行!”李逸云抽着冷气说着。晶晶得意地笑着:“那是当然!大哥,姐姐,快上来吧!”“好好!”李逸云扶着姬玉柳坐上了晶晶宽阔的的后背,自己也跟着爬了上来。两人坐稳了之后,晶晶便高声道:“走喽!”话音未落,它便化作一道金色的流光,洒下姬玉柳兴奋的尖叫声,消失在远方的天际。

李逸云始终不知道,他之前感受到的那缕劲风,并不是什么错觉。而是寻上门来的乌云布下的陷阱法阵。原本法阵发动,是要将他转移到乌云埋伏好的一处空间,将他杀死。但在法阵启动的那一刻,风沐翎却将法阵引到了自己的身上。代替他进入了乌云设好的陷阱。

就在他与姬玉柳乘风御云南行之时,风沐翎正浑身是血的站在丛林之中,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在她的对面,被五色石重创的乌云同样浑身浴血,身体不住地摇晃着。

就在这两人相持之时,一道白影从天而降。落到了风沐翎的身边,稳住了她的身体。同时,他屈指一弹,一道白光击中乌云的胸膛,将这名魁梧的壮汉放到在地上。

“是你?”风沐翎瞧着身边的楚戾,勉强地开口说着。她试着从楚戾的怀中挣扎出来,但刚一动,身上的伤处便传来一阵剧痛,她随之陷入了昏迷。

满含柔情地瞧了风沐翎一眼,楚戾转头瞧向倒在地上的乌云,一抬手,便要将他彻底了结。但这时,一道若有若无的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等等!这个人好像对我有用!”

楚戾双目一寒,露出既痛恨又敬畏的神情,机械般地回答道:“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