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水底重生(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09字
  • 2015-09-23 23:06:09

眨了眨眼睛,李逸云适应了这里有些明亮的光线,收束心神向前瞧去,只见一个身穿金色劲装的人正背对着他,那人的身材并不高,比起李逸云矮了半个头左右,但体型却十分的匀称,在稍稍紧绷的劲装之下,显露出强横的力量之感。头发则是奇异的金色,随意的在肩头披散着。

在这里有着这样一个人,李逸云隐隐间也猜到了恐怕是要与他过招才行。存着先礼后兵的想法,他朝那人的背影拱了拱手说:“晚辈李逸云,见过前辈。”

他这一报出名字,那背对着他的人身体竟然轻轻地动了一下,似乎有些惊讶。而经历了重生之后的李逸云,视觉的敏锐已经是今非昔比,自然而然的便捕捉到了这一细小的变化。正要去琢磨其中的原因时,便听那人以苍劲有力的语气说道:“呦!现在变得会说话了啊?当初在我的店里怎么跟个闷葫芦似的?”

说着,他转过身来,露出了被金色发须环绕着的苍老脸庞。李逸云顿时一愣,随后惊喜的叫道:“侯前辈!怎么是您?”候武笑了笑:“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能来这里我为什么不能来?”

遇到了多年不见的候武,无疑让李逸云格外欣喜,他立刻笑着朝候武的方向走去,但刚走出两步却又停了下来,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神色变得十分凝重,一抹冰冷藏在双眼的深处,随时都要划破屏障展露出来。

“前辈,你就是这天外天的主人吗?”李逸云双目灼灼的瞧着候武说。对于李逸云突然变化的神色,候武明显的一愣,但还是镇定的回答道:“我可不敢称什么主人。天外天是由七曜尊者共同掌管的,我是其中的金日尊者,在七人中居于首位罢了。”

“这样啊……”李逸云的目光变得柔和了下来。他之前一直瞧着候武的眼睛,其中的神色完全没有作伪的成分,若他说的是假话,那么他伪装的技巧未免有些可怕了,于是李逸云决定相信他。“那么前辈,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天外天幕后的主宰者究竟是谁?”李逸云接着问。

“主宰者?”候武又愣了。“哪里有什么主宰者?这天外天的本源是以道果为核心,自行运转万物生化,而具体的事物是由七曜尊者负责,七曜尊者就是地位最高的人了,哪里还有主宰者?”说着说着,他又恍然道:“哎呀!年纪大了话也多了,你现在还没坐上尊者的位置,这些话不应该跟你说的!”

“真的吗?”李逸云在心中问自己。尽管候武这样说了,李逸云也不怀疑他在说谎,但他还是选择相信秦玄的推断。而这样的话,就只能说明,那隐藏在幕后的人,连身为七尊者之首的候武也不知道他的真实面目。一时间,李逸云对这神秘之人的手段更加恐惧,脸上也不由得露出惧怕之色。

候武却对李逸云的表情有些不解,连忙笑着说:“你别担心!一会儿就算是输了,你也能照常回到地面上,不会被困在这水底的!”李逸云知道他误会了自己,所幸也不辩解,只是笑了笑,问道:“前辈,若是打赢你就能得到青木尊者的位置了吗?”

候武金色的眉毛一挑:“哦?看来你是胸有成竹啊!不过我得实话实说,打赢了我,之后有可能还有最后一关。在那一关也取胜之后,才能坐上青木尊者之位。”

“好!”李逸云淡淡的说,随后朝着候武再次拱手一礼:“既是如此,晚辈就要得罪了,请前辈赐教!”话音未落,他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道模糊的光影,一道柔中带刚的剑芒从他的手中舒展而出,如同一道飘忽不定的祥云,向着候武的身体罩去。

这一招起手式,是李逸云刚创出不久,甚至可以说是在出手前的片刻才确定下来的招式,“孤云出岫”。原本他糅合自身法术创出的“出云六式”,每一招都堪称惊天动地,但正是因为这些招式威力太大,老实说来都不适合在刚一交手时便使用。因为一旦用出这些招式,便是逼得对手不得不全力出手,使局势没有丝毫过渡的进入到决战的地步。

这招孤云出岫,威力比之那些招数大为不如,但却最适合用来在刚交手时探敌虚实。而且,创出这一招的过程,李逸云并没有模仿他所掌握的任何一种法术,完全是由自己的本心出发,创造出仅仅属于自己的一招。这招使出的同时,也预示着李逸云的修为,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被李逸云手中剑芒的光彩笼罩了全身,候武却没有丝毫惊慌之色,甚至还微微闭着双眼。直到剑芒的最前端距离他仅有几寸远的时候,他才陡然瞪大了双眼。无比强烈的金光从他的身体中发出,与他面对面的李逸云,顿时忍不住闭上了双眼,而就在他闭眼的那一刹那,原本已经被他剑芒完全锁定的候武,在他的感知中彻底消失了。下一瞬间,一道足以撕裂空间的劲风从他的背后袭来,击向他的后脑。

情急之下,李逸云也顾不上什么策略了。云蒸霞蔚甚至不用他操控便条件反射的施展了出来。他那正使着孤云出岫的手臂则陡然回转,转为气势滔天的风虎云龙,迎上了候武击来的金色掌影。

也多亏了风虎云龙重气势而不重招数,李逸云才能把它通过使了一半的孤云出岫施展出来,从而抵挡候武强力的一击。但作为本质招数的孤云出岫终究威能较弱,不能与对方相匹敌。两道光芒一撞,李逸云立刻被弹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金色的墙壁上,又滑落了下来。

“前辈好本事!”李逸云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说。若不是他现在的身体已经今非昔比,只是这一招便足以令他重伤,尽管李逸云吃亏的主要原因是策略出了问题,但候武的实力通过这也已经可见一斑了。

候武微微一笑,满是期待的瞧着李逸云说:“我比你多活了这么多年,要是第一招就被你占了上风,那岂不是白活了?不过你的天赋可比我强多了,不到三十岁就达到造物后期的实力,这样的成就不说空前绝后,也是冠绝当代了吧?使出全力吧!我们好好斗上一场!”说着,候武右手手掌向上一托,一团灿烂的金色火球在他的掌心的上方寸许远的位置燃烧了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型的太阳!在李逸云的目光中,这颗太阳开始不安分起来,不住的轻轻跃动。一副想要逃脱禁锢的模样。

法力在体内循环一周,之前所受的轻伤便消失无踪。李逸云双臂在胸前一交,两道三尺剑芒交叉成了十字形。随后他纵身一跃,身体似乎在一瞬间如云雾般散开,成了一片朦胧的光影,每一处光影中,都夹着一道流转着的阴阳鱼图案,将候武的四面八方尽数封死。这一次,同时被他使用的是天光云影和风卷残云,加上从之前便保持着的云蒸霞蔚,依旧如之前在湖上与彭祖打斗时一样,三招齐出。

相比起来,候武的应对便要单调的多了。他只是将拖着金色火球的手收回了身侧。那金色的火球失去了手掌的控制后,立刻便围绕着候武的身体飞速的旋转。它的旋转看似毫无章法,却总能恰好的挡住李逸云从光影中闪现的每一次攻击,并击在他力量最薄弱处,使他无功而返。

无数次的攻击被破解,李逸云不得不收回剑光,接着双臂在胸前一环,漫天的光影便被他揽入怀中,右掌再跟着顺势击出。一招烘云托月,便将这些光芒凝聚成一道长宽过丈的巨大掌影,一往无前的冲向候武的胸前。“这次你没法挡了吧?”李逸云心中恨恨的说。

面对着他的掌影,候武面色也有些凝重,但却依旧镇定。他不紧不慢的伸出手掌,掌心对向了李逸云的掌影。那团飞舞着的金色火焰立刻乳燕还巢似的回到了他的掌心,抵住了正面袭来的三色掌影。

“小李,你知道七曜分别代表着什么吗?”候武在这两人法术胶着在一起的时候问道。好在李逸云此时也未尽全力,也能说出话来,于是回答道:“水表变化,木表生命,火表爆发,土表容纳,金表永恒,至于日月,晚辈愚钝,并不知晓。”

候武满意的笑了笑,好不理会自己掌中那已经如残烛似火球,好整以暇的用另一只手捋了捋胡子说:“恩恩,说的不错!这五种代表的,是通往混元境界所要经历的五个方面的蜕变,或是肉身,或是法力、法术的运用,或是元神的升华。而日月所代表的,与它们有些不同,并不是对某方面的提升,而是两种最原始的理念。”

“哦?”李逸云好奇了起来,暂时也忘记了正在交战的事情,问道:“是哪两种理念?”候武微笑道:“月所代表的,是模仿,每个人的一生,或多或少的都要去模仿。而日代表的,则是创造!”

话音刚落,他手中的火球亮起了刺目的光芒,由原本不过拳头的大小化为了几乎填满殿堂的庞然大物,李逸云那渺小的身体立刻便失去了平衡,被弹飞了起来。

接着,候武手腕一抛,那无比耀眼的巨大火球犹如出海的狂龙,闪电般朝着李逸云激射而出,瞬间便将他的全身笼罩在了炽热的光焰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