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无涯之水(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21字
  • 2015-09-23 22:55:58

而想想华夏的周王朝,又何尝不是这样,只不过力量别一些其他的事物取代,诸如权利、地位、金钱……无数错综复杂的隐形力量将每个生活在其中的人连接在一起,形成者复杂而又多变的强弱地位。相比之下,倒是这天外天显得更为简洁明了,让人省去了不少勾心斗角。

至于像青木尊者之位的竞争,华夏大地上更是轮番上演,大到改朝换代,小到市井纠纷,其中的激烈程度,比起这里又差得了多少?最多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一边想着这些,李逸云任由自己的脚步不紧不慢的向前。这个时候,宫殿的轮廓已经渐渐地清晰了。瞧着那金碧辉煌,而又生机勃勃的雕刻,李逸云心中不禁暗自赞叹起来。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得出这宫殿的造就,蕴含着无数震古烁今的法术,而如今的他对鸿钧的态度也不是那样的反感,自然而然的便生出了崇敬之感。

而就在这时,一股强大而又熟悉的气息,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感知中,再不像之前的那些人,这股气息所代表的人,带给他的是危及生命的危险。毫不犹豫的,他便一剑斩向那人出现的位置,同时造物仙衣也已被召唤而出。身形一转,他向旁退出数丈,瞧向那人所在的方向。

并不出乎他意料的,他斩出的那道剑芒在那人手中玉色的光华的扭动之下,变得柔和了起来,其中的那份狂暴之力渐渐消失,并在玉色光华的流转中,被弯曲成一道柔软的光带,盘旋着消失在那人的掌心。

“彭前辈,真是狭路相逢啊!”瞧着一身白玉色仙衣的彭祖,李逸云语气中似乎带着些许的讥讽的说。他脚下的莲花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宽三尺,长六尺的耀目卦爻,上离下坎,形成了火水未济的卦象。玄妙的法力从它的上面散发而出,从道的层面产生了一种阻隔,将李逸云和湖水分隔在它的上下两端。对上彭祖,李逸云不敢再用那限制颇多的步步生莲,顾不上法力的消耗,祭出了自己真正的绝招。

“好小子!短短几日便又精进了不少,看来也许我当初的选择真的错了啊!”彭祖如没有听出李逸云的讽刺一样,神色自若的说着,语气中反而透出一种类似于欣慰,又似乎有些遗憾的味道。

但转眼之间,他的神态便又坚定了起来:“不过就算错了,也只能错到底了!听我一句,你快走吧!你还年轻,生命对于你来说还没有展现出它的全貌,若是死在这里不是很可惜的吗?”

他的话李逸云听在耳中,但却一句也没去想。此时的他,心中的怒火已经涨到了极点。蓬莱岛之战,虽说胡媚儿死于秦玄之手,但若没有彭祖凭着他那不死之身拦住几位高手,这样的结局十有八九不会发生。

而且,秦玄早年以七邪魔君的身份杀戮许多,间接地造成了李逸云养母的死亡,因此他在李逸云的心里一直都是十恶不赦之人,而对他有所了解之后,李逸云反而觉得他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坏。比对彭祖,初识李逸云之时,彭祖便对他诸多帮助,俨然一副令人尊敬的前辈模样,而转眼间,却成为了秦玄的一丘之貉,这样的背叛,令李逸云无法释怀,对他的恨意无形中便达到了秦玄之上。

李逸云冷哼了一声:“前辈!现在说这话还早了点吧?希望您可别像青木尊者似的,死在我手里啊!”说着,璀璨的三生光华便从身体的最深处燃起,使他的整个人都沐浴其中。与此同时,他已经纵身而起,双掌舞动着两道锐利的剑芒,在空中划出阴阳鱼的流转图案呼啸而出,伴着他剑芒的舞动,霹雳般的龙吟虎啸之声从他的身周传出,将周围所有的法力纳入他的攻势之内,使之威力更盛。

天光云影、风卷残云和风虎云龙被他融为一体,三招本就融合了诸多法术的绝技相互叠加,爆发出了李逸云前所未有的攻击,朝着彭祖的身体笼罩过去。

出手之间,彭祖也瞧出了这招的威力。因为自身的隐秘,他并不惧怕任何破坏性的攻击,即便是身魂具陨,也能够恢复。就算是李逸云用出更强的招式来,也杀不了他。

但是李逸云却能做到另外一点,那就是趁着他的身体被破坏,无法自由闪避的时候,用封印之法将他禁锢,而李逸云的雷风恒他可是亲眼见过的,若是被那招封印……

想到这儿,彭祖心中一凛,不敢任由李逸云的攻势落到自己的身上。右手并指成剑,朝着李逸云那太极光轮的中心笔直刺去,一道道玉色的光华从他身体的每一处涌向指尖,并没有剑芒之类的事物出现,但他的整个手掌却似乎完全变成了玉石,晶莹剔透,散发着无暇之美。而伴着光芒的聚集,一道连绵不绝的声音由小到大,渐渐化为山崩海啸般的巨响,如同千万的将士齐声呐喊,将李逸云的龙吟虎啸之声完全的压了下去。

“颛顼的山河指!”李逸云心中骇然,但对自己的那个推测更加的确信了。

彭祖的这一指出的恰到好处,在他手臂伸展到尽头之时,晶莹剔透的指尖恰好点在了李逸云剑芒的中央。这一刻,时间在瞬间变得无比缓慢,一阵淡淡的波纹从彭祖的指尖荡漾开来,使得李逸云的剑芒微微荡漾起来。而李逸云那旋转着的剑芒也带动着彭祖的手指,螺旋般的运转着,似乎要将它搅入其中。

转瞬之后,时间再度恢复了流动,两股绝世之力尽数爆发开来,将各自的光芒绽放在这一望无际的湖面之上,滔天的气浪掀起了巨大的水花,覆盖了足有方圆十余里水域!

足足有数十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出后,那滔天的浪花才渐渐止息。相距十丈的两人显露出身形。李逸云浑身上下已经湿透,脸色有些苍白的笔直站着,造物仙衣也无法维持。而彭祖的造物仙衣虽说还勉强的披在身上,但整只右臂已经消失不见,残余的三生剑气在他的断臂处不断的缠绕逼近,想要对他造成进一步的伤害,但无奈已经是强弩之末,鲁缟不穿了。

瞧着面前有些狼狈的年轻人,彭祖微微的摇了摇头。尽管这年轻人展现了令他也有些震惊的实力,但终究还是败了。三生剑气虽说伤到了自己,但却远远未到影响自己行动的地步,这样的伤势,须臾间便。而李逸云自己,却因为在最后时刻引动了完整的三生剑气之力,法力已经接近枯竭,再难有回天之力了。彭祖现在正在思考,究竟是杀了他为自己当前的计划减少阻碍,还是留下他为自己的计划留一个后路了。

但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对面的李逸云突然笑了,笑容中有一丝阴谋得逞的得意之色。他轻轻地一抬手,彭祖眼前便突然亮了起来,浓郁的三色光茫从他的脚下升起,笼罩了他的全身。

瞪大了双眼的低下头,他惊讶的发现,之前在李逸云脚下的卦爻不知何时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脚下,而那卦爻的方位,则与李逸云之前正相反,身前为坎,身后为离,变为了上坎下离的水火既济!

刹那间,一股道之本源的力量穿透了他脚下的屏障,将他与湖水紧密而完全的联系在了一起。他虽然仍旧是彭祖,却好像已经成为了湖水的一部分,根本无法脱离。

在这力量的牵引下,彭祖的身体缓慢而又不停的沉入了湖水之中。他一眼不发的瞧着李逸云,目光复杂。李逸云也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有些放松的大口喘着气。

与之前被李逸云打入湖中的人们不同,衰老的征兆丝毫没有出现在彭祖的身上。他就像一尊雕像般一动不动的向下沉去,一直到沉到了李逸云目光所及的极限。但就在这时,他那木然的脸却陡然一变,一抹似乎是惊喜的神色在他的眼中闪过,他竟然冲着李逸云笑了一下,随后便被湖水深处的黑暗吞没了。

他突然的笑容令李逸云很是奇怪。但时间紧迫,李逸云恢复了一番法力之后,便再次上路,继续向宫殿的方向行去。然而这次,他向前已经走出了很远,可放眼瞧去,与宫殿的距离却是丝毫没有改变。而在彭祖之后,李逸云也再没有遇上其他的敌人。

“人都去哪儿了?他们都找到方法进去了?”李逸云心中狐疑,展开了种种法术探查,但却一无所获,无论怎样延伸神念,那宫殿所在之处好像一直恰好位于自己神念的尽头之外一样,眼看着便要接触到,却始终感到的是虚无的一片。

尝试了种种法术,一无所获的李逸云有些颓然的坐在火水未济的屏障之上,微微的叹了口气。突然,一道灵光在他的脑中一闪,彭祖最后的微笑的原因变得无比的明了。

“青木尊者,选的可是青木尊者啊!”说着,李逸云的神情由原本的颓唐变得激动了起来,忍不住站起身,满脸兴奋的说道:“我果然还是嫩了些啊!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哈哈!”

伴着一声豁然开朗的笑声,他脚下的光屏一闪即逝,他的身体失去了依托,重重的摔入了水中。无数的皱纹顷刻间爬上他的皮肤,但李逸云依旧得意的笑着,尽管笑着的连已经开始干枯开裂,如干尸一样的开始碎裂

在他的笑容中,他的身体迅速的下沉,如之前被他打落湖中的人们一样,在下沉的过程中迅速的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干枯的身体裂成了数十碎块,每一个碎块又继续粉碎着……最终化为点点微不可见的碎屑,消失在湖水最深处的黑暗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