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无涯之水(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862字
  • 2015-09-23 22:47:39

碧光闪烁间,一片绿色的浮萍在湖水之上铺展开来,不过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便枯黄干瘪,裂成无数细小的粉末,沉下了水底。

“看来植物还是能够在湖面上生长,只是时间过短。这样的话,只有……”李逸云打定了主意,一抬脚便径直的向湖面踏去。眼看着他的鞋底就要接触到湖面,一道淡绿色光华陡然绽放,以一朵莲花的形态浮在了湖水之上,承接住了他的身体。

一如既往的,玉石色的莲花不过弹指间,便枯萎干瘪,迅速的向下沉去。但在它彻底沉下的前一瞬,李逸云的另一只脚已经迈了出去,踩着一朵新生的莲花支撑住了身体。

“白师伯我先走了!你和师兄弟们若是等得烦了不妨退出去,我自有办法找到你们!”脚下的莲花一朵朵枯萎、又一朵朵浮现,李逸云也没什么多余的时间,扔下这一句话,他便如蜻蜓点水般连踏几步,踩着脚下的莲花渐行渐远,消失在人们的眼前。

李逸云现在施展的法术,是从李玉龙那里学来的“步步生莲”。李玉龙经过了身毒国的游历,自身修炼体系已经与华夏大地的所传的截然不同。当初李逸云便是因此无法施展李玉龙教给他的包括这招在内的种种法术。

而如今,李逸云以其造物后期的境界,已经十分接近了世界本源的大道。一道通百道通,施展法术再不拘泥于法力的运转方式,而是从法术最本源的道出发,信手拈来的展露神通。

论起层次、威力,这招步步生莲都不算上品,李逸云若是用更精妙的法术,比如说浩渺辉光诀,在水面的情形一定会比现在更自在一些。但那些法术消耗的法力较大,而这招对如今的李逸云而言则已不会产生消耗。能跨过这诡异的湖水争夺青木尊者的,实力都不会差。李逸云还没自大到以为自己天下无敌,自然要节省每一分法力还对付强敌。

贴着湖水掠出不知有多久,面前依旧是一望无际的湖水,地平线也被毫无变化的淡白色雾气罩的严严实实。虽说法力依然充沛,但李逸云的心却有些浮躁,有些不耐烦了。

就在这时,李逸云眼前的景象突然一变。如同一面帘幕被拉开了一样,掩盖着极远处的地平线的雾气终于透出了一丝光彩,一个模糊的景象在它的背后透出淡金色的辉光。隐约间正是一座建筑般的事物!

“找到了!”李逸云心中一喜。正想加速前进,突然感觉一道强烈的杀气伴着一道凛冽的攻击从他的身后斩来。那攻势尚未临体,李逸云便生出一种身体已经被撕裂的错觉。而他背后的空间也涌出一道道扭曲的力道,阻止着他的闪避。

强敌两个字瞬间出现在李逸云的心头。浓烈的法力从他的体内暴涌而出,强行抑制住空间的扭曲,随后一个天山遁来到了身后三丈远的地方,刚好看到正背对着自己向前劈斩着的那人。李逸云也不客气,垂在身侧的右臂向上一掠,身体借着这股力道箭一样的冲向前方。吐信而出的三生剑气直指那人的后心。

不过那人的反应速度也丝毫不慢,回身一击,一道银黑相间的弧线便与李逸云的三生剑气交击在了一起。

与李逸云手中没有实体的剑气不同,这人的手中拿着的,是一柄货真价实的巨斧。巨斧通体灿银,而那漆黑的颜色,则是一道道围绕在利刃周围的空间裂缝。

两股力道撞击之下,两人各自退了一步,不分高下。那人眼神始终古井无波,李逸云则从原本满目怒火的状态中冷静了下来。脚下荡起一道暗金色的光芒,那两朵正在枯萎的莲花顿时停止在了那一刻的状态,不再变化,而以他为中心方圆几丈内的湖水,也被染上了暗金色的光华,似乎被阻隔了力量。而对面那人的脚下,则踩着一团由无数黑色裂痕组成的屏障,将他与下方的湖水阻隔在两边。

瞧着这中年模样的壮汉,李逸云从自身的状况入手,快速的分析起了他的底细。处在三生剑气源头的三把剑,无疑都是绝世神兵。而三生剑气的使用大致分为两种:其一是完整的三生剑气,即将剑气凝成近似实物的状态。这个状态下,三生剑气形成的类似于自主生命的力量便会完全的附加其上。李逸云可以肯定,这时的三生剑气若算作兵器,绝对是古往今来最强的神兵之一,甚至有可能是绝对的最强。

但这样的使用方法,即便是现在的李逸云,也会瞬间消耗超过一半的法力。所以,李逸云经常用的是第二种方法,那就是不去召唤三生剑气的本源之力,只是利用浩渺辉光诀使出与之属性一致的法力,之前李逸云与这突然出现的敌手过招,自然用的也是这样的方式。

这样的状态,自然距离完整的三生剑气有不小的差距,但依旧不是一般的兵器能够抵挡得住的,而这人手中的巨斧却是毫发无损,自然不是凡品。又仔细的想了想那些曾在华夏大地上显赫一时的门派,李逸云便大致猜出了这人的身份:曾经有一个门派叫做裂天门,他们崇拜盘古大神,门派中镇派之宝裂天斧,便是仿造传说中盘古的开天神斧的碎片铸造而成的。这个门派在肉体力量的修炼上有着很强的水准,显赫一时后便归为沉寂。种种的线索与面前的敌人都十分吻合,想来他即使不是裂天门的门主,也相差不多了。

想通了对方的来历,李逸云立刻便有了对付他的手段。一纵身,离开了脚下踏着的莲花,手持剑气朝着壮汉飞射而出。那人与李逸云过了一招,自然知道李逸云的实力不容小觑,立刻一转手腕,手中的银色斧刃转过一道弧光,迎着三生剑气的轨迹斩了出去。

但他出乎意料的是,他那蓄力一击的斧刃竟然劈空了。三生剑气和操控着他的李逸云如同一团烟雾一般,径直的穿过他的斧刃,穿过他的身体,又在他的身后现出身来,而他除了觉得似乎有一丝发凉的气息从肋下一穿而过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的感觉了。

心中疑惑的转身回望,李逸云依旧保持着单手持剑的状态,身体青烟似的在水面浮出的莲花上一点,又一次鬼魅般向他射来。他这次不再抢攻,而是将裂天斧在胸前舞成了一团灿银的屏障,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都挡在后面。但这些对李逸云来说似乎不存在一样,他的身体又一次笔直地穿过一切的阻碍,从对方的身体之中冲了过去。

这一下,那人更摸不着头脑了,之前的攻击,他怀疑李逸云是用空间移动类的法术来虚张声势,所以这次的防御中,加入了凝固空间的法术,可依旧毫无作用。而李逸云却并不给他继续思考的机会,身影如烟似雾般的穿插来去,化成了无数个亦真亦幻的身影,将他牢牢地困在了当中。而他却只能徒劳的防御着,任由李逸云的身体来回的穿插。

突然,所有的光影如长鲸吸水似的归为一体,现出了李逸云的真身。此时的他,脸上已经带着一抹自信的笑意。右手原本的三色剑气消失不见,掌心向上的放在胸前,五指迅速的一握,捏成了拳头。

“嘭”的一声,以那手持裂天斧的男子为中心,径长五丈范围内的湖面陡然向外炸开,正好是李逸云之前天光云影所覆盖的范围!而在这范围之中,无数手臂粗细的三色锁链凭空出现在那男子的身上,将他从头到脚牢牢地锁住,而每一根锁链的另一端,都深深地沉入湖水之中,不见踪影。

强大的拉力从每一根锁链上传出,如同无数的洪荒巨兽一同向下拉扯着他,即使是以他修炼数十年的裂天诀,也根本无力抵抗,脚下那团黑色的空间裂缝也抵受不住这股力道,顿时彻底的炸裂开来,将他的双脚炸得粉碎,而他的惨叫声刚出口,身体便在无数锁链的拉动之下,重重的跌入了湖水,掀起漫天的水花。

在湖水的吸力之下,他那狰狞的面容不断地下坠、下坠,同时迅速变得枯槁干瘪,生命力被湖水尽数吸去,最终在李逸云视线的尽头,彻底的破碎,化为一点点光点,又变得黯淡下来,被湖水完全的吞噬了。而他那柄裂天斧,在失去了主人后,也缓缓的沉入湖水的最深处,不见踪迹。

静静的瞧着这一切的完结,李逸云放松了下来,开始慢慢的踏着不断新生的莲花行走着,同时恢复着自己的法力。刚刚他借以取胜的招式,是新创出的天光云影的变式——云影锁。是使用从大禹那里学来的虚无之术将自身及法力虚化,以天光云影的身法将虚化的法力缠绕到对手的身上,之后再将它化实,从而困住敌人,而这湖水又成了天然的帮手,借着它本有的吸引之力,这才解决了这位裂天门的高手。

战胜了这人,李逸云脸上的神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这人虽然力量攻击惊人,但论修为不过是造物中期,比墨麒麟强出一线而已,战胜他实在没什么可骄傲的,之后定然还要许多胜过他的敌手存在。

怀着平和的心境,几个呼吸之间,李逸云的法力恢复了许多,脚步又开始渐渐的加快,向那朦胧的金色宫殿飘身而去。

自从那宫殿的虚影出现之后,李逸云周围的景物就越发的奇怪了。除了那金光四射的宫殿之外,李逸云便只能看到一望无际的碧水蓝天,再无其他的人或物,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之前那用裂天斧的人偷袭之前,李逸云便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而随着他向前行进,又不时的有三三两两的敌人出现。有几次还是李逸云从对方的背后接近。李逸云留心观察,毫无例外的,都是等到彼此的距离在十丈以内才能够相互察觉,距离十丈以上的时候,对方明明就在那里,可无论用眼睛看还是用神念去探查,都一无所获。

但好在他的运气还算不错,遇到这这些人里,修为最强的比起他来也有所不如,尚未达到造物的后期。李逸云有过数次对战更高级别敌人的经验,凭着他的实力和谨慎的态度,有惊无险的战胜了一个个对手。

对付他们的方式李逸云也是分门别类,像之前用裂天斧偷袭他,想要杀他的那类人,李逸云毫不客气,施展各种霹雳手段将对方斩杀。但对于那些恶意并不深,只是存着竞争之态的人们,李逸云则有所保留,让对方知难而退而已。

而通过对这些人的观察,李逸云渐渐的对天外天的这种力量至上的理念也有了些新的认识。开始的时候,李逸云觉得将这种思维灌输给人们,驱使他们为了力量而争斗,无疑是一种心灵扭曲的行为,将无数的生命置身炼狱之中。但是现在,李逸云却渐渐发现,即便是被强行灌输了这种思维,每个人的表现依旧不同。

有些人自然如他所想,为了追求力量失去了本性,随意践踏弱小者的生命。但也有人虽然有着力量至上的思想,却依旧保持着自己的良知,除了守护自己与在乎的人之外,并没有滥用力量。这又与原本的他们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