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异兽麒麟(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82字
  • 2015-09-23 22:42:49

见微知著,李逸云又想到了这百余年来消失无踪的那些小门派,对于它们,多数人说是因为玉虚宫过于强势,使得那些小门派不得不避世隐退,以免被吞并。但李逸云一直有些怀疑,就算是他们再怎么害怕玉虚宫,不随意显露法术也就罢了,也不至于非要躲在深山里不见天日啊?而现在,他更有理由怀疑,这些小门派的消失,事实上也是因为门人被卷入天外天之中所造成的。

天外天的格局,已经初步有了了解。依照着青木域的大小,估计了一下,若是七块区域都差不多大小的话,那么这里土地的面积比华夏大地还要大数倍,当然,用来比较的仅仅是昆仑山以东,北海以南的土地。像李玉龙去过的昆仑山西南的身毒国,以及更西方的大地,因为没有去过,所以也不好拿来做比。

这样的规模,绝对不是造物修士的内宇宙那样,不完全独立的空间能够拥有的。绝对只有混元境界高手陨落后内宇宙脱离体外才能形成。而有了之前遭遇的种种事情作为基础,再加上墨麒麟被抓来的时间作为依据,这个人的名字已经呼之欲出了。

他就是被玉虚宫创始人元始天尊和碧游宫宫主通天教主奉为师尊,盗走禹皇陵神殿,又留下离恨天宫守护天外天的绝代高手——鸿钧!而在他的名字前面,李逸云还想再加两个字:疯子!

他的具体想法还猜不到,但李逸云还是有了个大致的思路。鸿钧的想法,大概是觉得华夏所在的世界不够完美,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吧?

对于鸿钧的举动,李逸云很是反对,他从心底有种“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的感觉。但又一想,人家毕竟是混元境界的高手,想法之高深又怎能是自己所能体悟的?不过从《道经》的内容中倒是可以推断出,鸿钧应当是一个崇尚力量的人。

至于现在天外天的掌控者,绝对不可能是鸿钧。这点李逸云也是很有信心的。即使是混元高手,也不可能存活如此长的时间,一定是有人继承了他的事业,继续的经营着天外天。而对他的身份,李逸云依旧一无所知。

这样一来,尽管已经可以确定不少存在于天外天的隐秘,但对于如何解决当前的困境却依旧毫无进展。李逸云不禁有些苦恼,皱着眉思索着:九州鼎被鸿钧盗走后,应当便是藏在着他自身内宇宙所化的空间中。秦玄接下来的行动目的大概依旧是它,师父吴尘可能也是如此。但他自己呢?还要跟着吗?

事到如今,李逸云对追寻九州鼎也已经彻底厌烦了,禹皇神念消失之前,并没有告诉他九州鼎的作用,为了这自己几乎一无所知的神器和各方势力争斗,即使是他,到了此刻耐心也已消耗光了。他现在再也没有兴趣找什么九州鼎,甚至对天外天隐藏在最深层的隐秘也兴趣不大。只想着能够找出一个离开这里的方式,将与自己有关的人尽可能的带出去,再想办法解除改变他们思想的法术,让他们做回原本的自己。其他的事情,再也不想多管了。他之所以决定争夺青木尊者的地位,最主要的,也是为了这样的目的。

就在这时,遥远的前方,一片银色出现在土地的尽头。放眼一看,那是一片浩渺无垠的银色湖泊。一尘不染的水面如光滑平整,伴着微风轻轻地上下起伏,泛起一道道柔和的波纹。

“又到新地方啦?好快呀!”周雨晴在后面大声叫道,李逸云则微笑不语。其实,自从进入这片空间以来,至少已经过去了两天两夜的时间,只是李逸云一直暗中用法力替她吸取天地灵气,使她不感到饥饿,因此才会觉得时间过得并不长。

走到了湖泊的边上,墨麒麟缓缓地停下脚步,有些怀疑的说道:“上仙,咱们先停一下吧。我觉得这湖水有问题!”李逸云微微点了点头:“嗯,我也发现了。你等一下,我下去看看。”说着一翻身,从墨麒麟的背上来到了地面,走到湖边查看。

刚一接近湖水,一股巨大的吸力便从其中传出,以李逸云的修为也需要刻意的抵抗才能稳住身体。他慢慢的探出手掌,朝着湖面不断接近,用法力感受着其中的奥秘。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探出的手掌刚一触到湖面,皮肤上便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了条条皱纹,并迅速地向着手臂蔓延。

李逸云吓得赶忙抽回手掌,蕴含着浓郁生命力的法力随即注入其中,手掌上的皱纹才缓缓消失。而这时他也感觉到,他的生命力竟在这吸引力之下蠢蠢欲动,似乎随时都要从躯壳中抽离出来。将他变为一具干尸。

“这湖水竟然能吸收人的生命力?这可难办了!”心中大骇。抬起头四处张望,开始寻找有没有能够绕路的地方。

这时,就听一道声音从远处悠悠的传来:“是李师侄吗?”声音有些熟悉,但一时想不出是谁。转头瞧去,只见一群数十人的队伍正奔跑着涌来,均是身着玉虚宫月白色袍服,当先一人白须垂胸,正是的师伯,吴尘的四师兄白明子。

“原来是白师伯!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李逸云赶忙拱手回应道。周雨晴也兴高采烈的跳了起来,不住的朝人群中她认识的人挥手示意。李逸云也随着她的手势举目望去,只见人群中除了白明子之外,都是些未及弱冠的少年弟子,自己觉得脸熟的不过三五人,叫得出名字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说来也正常,李逸云自从十七岁便独自下山,那时面前的这些人多数还未上山,即便上山也不过是未到十岁的光景;而他前些日子回山,也不过住了几日便又离开,自然认不出多少人。

倒是有不少人纷纷来到他面前,对他拱手施礼道:“见过李师兄!”李逸云装作自在的纷纷拱手回应,心中却有些惭愧的想:“唉!我这师兄当的可真不称职!连谁是谁都不知道!”

白明子不知道他心里想的事情,笑眯眯的走到他面前,轻拍着他的肩膀说:“师侄!见到你就好了!这下没人敢再欺负我们了!”言语中满是兴奋的语气,眼中的神色也透出喜悦的光彩。

李逸云一听,便知道他这位师叔把自己当做靠山来看了,想来是自己曾在他面前展露过实力的原因。想到这位师叔虽然有造物境界的修为,当初却险些被羽化境界的自己失手杀了,便颇感无奈,不过他制造出的那些辅助人们生活的法器,倒是极为佩服。

李逸云与白明子及其身边的几人寒暄了几句,了解了这些人的情况。他们的心思大都与周雨晴的那位石芳师姐相同,都想借着这机会找到同门。通过长生林外结界的方式,则大都是趁着某位高人破阵之时,尾随着进入到这里。

可一番寻找之下,人们遇到的修为最高的人便是白明子,别说是另外四位造物境界的师伯师叔,就连与年纪相仿的几位修为较高的师兄也未曾见到。而在此时,便碰巧遇到了。而也将自己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原本他不想说青木尊者死于自己手中的事情,但没等他提醒,嘴快的周雨晴便将这事传了个遍。

这下子,白明子瞧着他的眼神更加尊重了,瞪着眼睛瞧了好久,突然伸手扶住李逸云的肩头,大声道:“师侄!努力!这青木尊者的位置就是你的!”

忍着肩膀上的痛,李逸云使劲儿将他的双手拉了下来:“师叔!您先等等,我倒是也想当上青木尊者,可现在没路了不是嘛!您老跟我说,知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绕路?”

白明子镇定了一些,摇摇头说:“应该没有。我自己都起着铁马绕着湖走了一圈了。没有地方能绕过去,看来青木神殿只可能是在湖中央了!”

“哦?你绕了一圈?”开始有些不信,他有墨麒麟当坐骑,也不过刚刚到达,这些人大多数应当没有他的待遇,以他们的修为,即使比他先出发多半日,也不过是刚刚到达才对。即使是白明子应当也没有时间绕湖走一圈。当想起他说的铁马,顿时醒悟,恍然道:“哦!又是师叔您制出来的法器吧?”

“对对!这铁马可真是方便,我给你说……”见他又要喋喋不休,李逸云赶忙打断他:“师叔!师叔!以后有的是时间啊!现在我还要赶着去抢尊者的位置,您不是也叫我努力吗?”那铁马虽然肯定很有独到之处,但这个时候可没有时间去研究它!

“啊?你这就要走了?”白明子有些慌了:“那要是有人欺负我们怎么办?”有些无奈的皱了皱眉:“师叔!你好歹也是造物境界的高手!有人来你就用玉虚阵和他们打,这么多师弟师妹,人数足够了!要不还有三清剑气,这是基本功,你应该会吧?”

“我倒是会!可是我没跟人动过手,能行吗?”白明子依旧有些心中惴惴。李逸云想了想说:“这样吧!我再给你找个帮手!小黑!过来!”说着抬手招呼墨麒麟,墨麒麟赶忙跑了过来。

手掌在它的背上轻轻一抹,法力的禁锢立刻解除,但又在同时下了一道宇宙诀的烙印,这样,李逸云便能够时刻感知它的位置。做完了这些,他拍拍手说:“小黑!我出去的这段时间,这些人你就帮忙看着点!要是敌人太强你跑我不怪你,但是你要是敢拿他们泄愤,我可饶不了你!”“是是!”墨麒麟连忙点头。

终于安排完了一切,李逸云又和众人告别了一番,这才重新回到湖边。他皱了皱眉,思忖道:“虽说这湖水有些古怪,但终究是水!先拿水生木试试!”

心念及此,信手一挥,一道碧光闪过,凝成几团巴掌大小的光点,落到了湖面之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