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谜境之秘(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82字
  • 2015-09-22 23:36:49

“什么青木尊者?我不知道。”李逸云脱口而出。“那就好,那就好。”雨晴拍拍胸口,一副好似脱了大难般的神色。但不过短短一瞬,她便又警惕了起来,扫视了一周来来往往的人们,生怕有人往这面瞧。事实上,就算是刚刚李逸云出手之时,也没有几个人转头过来,而现在更是无人问津。

但周雨晴仍是反复瞧了好几眼才放下心来,拉起李逸云的胳膊小声说:“师兄,你先跟我进屋里来。”说着便拉着他走进了街旁的一间还算宽敞的木屋中。一进门便是一排桌椅,一副小饭馆的模样。门口的一张桌子上,还放着一碗掀翻了的面条,显得有些狼狈。

周雨晴领着李逸云走了进来,立刻便将门关的严严实实,还上了两道锁。之后挥挥手,施法将那片狼藉简单的收拾了一番。李逸云满腹的疑问,但见又不好打断她,只好站在一旁等着。

而周雨晴收拾完了这些,依旧没有停下来,而是走到了柜台后面,将一张蓝布帘子掀了起来,露出后面的隔间来。她轻声招呼道:“三师兄,进来说!”以李如如云现在的实力,觉得小师妹做的这些有些好笑,但仔细一想,却又是心中一痛。这不过豆蔻年华的少女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日子,才养成了现在这样谨慎的过了头的习惯?无声的叹了口气,李逸云跟着她走进了隔间。

“三师兄你坐!”周雨晴这时的神色才稍稍放松了一些,先是让李逸云坐到了一把长椅上,又给他倒了杯茶,之后才在李逸云的身旁坐了下来。

“三师兄,你来到这里之后,就没有人找上过你?”没等李逸云那开口,周雨晴就抢先问道。李逸云皱了皱眉,还是实话实说道:“有啊,有那么个人,不过被我和一个前辈联手杀了。怎么了?”

周雨晴的神色顿时又紧张起来,有些颤抖的问:“那人……叫什么名字?长得什么模样?”李逸云踟蹰道:“他没说他叫什么名字。模样嘛……留着副挺长的胡子,长的有些秀气,可下起手来就太狠了!我差点就死在他手上啊!”说起这事,李逸云依旧心有余悸。

听他说完,周雨晴瞪大了双眼沉默了好久,才终于开口道:“看来青木尊者真的是被你杀的了,没想到三师兄你现在已经强到这样的程度了!”这时,语气反倒不像之前那样恐惧,变的自然了起来。

“哦?原来那人他就是你说的青木尊者啊!”李逸云恍然道。这时,他才终于得到了第一条有用的信息:原来他刚来到这天外天,便已经杀了一名名号不小的高手。

不过他此时心中的疑团却更甚了,见周雨晴的神色平复下来,立刻问道:“小晴,刚刚你被打是怎么回事?”周雨晴神色有些黯然的说:“师兄你也看见了,这里是个小饭馆,那人嫌我做的面难吃,就动手打人了。”说着说着,眼角开始有些许的泪花浮现了出来。

不过李逸云此时却还想不到安慰少女,而是更加关注他所见到的古怪之处,追问道:“我之前便觉得有些奇怪,听你这一说就更奇怪了!既然他这么欺负人,那些行人怎么没有一个出手帮你的?”剩下的半句话是:怎么练看热闹的都没有?但李逸云觉得这样说有些嘲笑的意味,没好意思说出口。

这次疑惑地变成了周雨晴,她一副满脸都是问号的神色答道:“帮我?为什么要帮我?我修为比不上他,挨打是应该的呀!”随后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了,师兄你没经过《道经》的洗礼,思维方式还是华夏大地上的习惯,所以才会这样问。”

听着这话,李逸云心中一惊:记忆中的那个七八岁活泼可爱的女孩儿,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崇尚力量了?即便是十年的时光也未免有些太夸张了吧?突然,他想到了另外两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师父吴尘和师弟柳鸣。据李玉龙说,他们两人也曾被吸入天外天的黑洞之中,而后在禹皇陵中意外的重逢之时,两人的性格也是大为改变,变得李逸云有些不认识了。而他们与面前的少女,很可能有一个共同之处!

想到自己终于要找到师父性格大变的原因,李逸云的呼吸不由得也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他极力平复着心情,双目灼灼的瞧着周雨晴问道:“小晴,《道经》究竟是什么?能说给我听听吗?”

“师兄我从头说起吧!这样你也能听得懂些!”周雨晴很是善解人意的说。随后便从自己被吸入天外天之后说起,一直说到被那汉子打为止。当时玉虚宫内,包括吴尘在内的昆仑七仙正在争论要不要派人去白云山增援。而天外天的那巨大的黑洞便在这时出现了,周雨晴叫它“天梯”。

天梯一出现,人们开始极力抵抗,但都无济于事,纷纷被它吸入其中,周雨晴不过是堪堪达到上雷劫的水平,自然没撑多久便失败了。

而被吸入其中后,便有一个声音在出现在她的耳边,将在天外天中生活所要遵守的规则告诉她,并给她读了被称为天外天圣典的《道经》。

而《道经》所讲的,便是一种思维模式。按照它所说,世间的一切,最终都是以强弱来评定。只要你足够强大,你便可以拥有一切。什么德行、修养全都只是实力的附庸,有了实力谈它们才有意义。而对于人与人之间,《道经》则主张:不涉。即不干涉与自己无关者的任何事情。所以之前周雨晴挨打,街上的人甚至连看都不看,而她自己也觉得实力差被打天经地义,这便是遵循了《道经》的准则。

被那神秘的声音传授了《道经》之后,周雨晴便失去了知觉,醒来之时便在这城镇不远的一片田地之中,身旁还有一个门中的师姐。两人修为都不高,还不能达到不食五谷的境界。于是为了生存,便在这镇子上开了家饭馆,以满足衣食住行。

在那之后,两人一直在打听其他同门的消息,但一直也没有收获。直到上午之时传来青木尊者陨落的消息,那位师姐觉得师门中一定有人会到长生林去,于是便匆匆赶去,留下周雨晴看店并留心是否有同门寻来,以免错过,于是便发生了之前的事情。

至于在天外天中生存要遵循的规则,其实也没什么。羽化境界以上的生灵可以不食五谷,与俗事间的纠葛很少,因此限制他们的规则只有一条,那就是不许杀人。至于触犯了的后果,周雨晴听一位老人说过,从前曾经有人杀过人,被他杀的那人魂魄都还未散尽,便有一道巨雷劈到了杀人者的身上,瞬间将他化为乌有,一分一毫也没有剩下。

而相对于周雨晴这样修为低的,衣食住行与常人分别不大,因此也如华夏大地上一般有各种行业的存在,只是人数都要少很多。而对于这些人,杂七杂八的规矩倒有不少,不过都是些无关紧要之事,真正的铁则也只有不许杀人一条。甚至像之前壮汉打人的行为,也是完全可以的,因为这也是根据《道经》中实力至上的准则生发而来的。

周雨晴的修为不怎么样,可这段经历讲的,却是有条有理,脉络清晰,而且还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一波三折、高潮迭起的效果,听的李逸云津津有味。但听着听着,李逸云便想到了另外一个人,那个性格温和如水,内心却坚硬如铁的男人。自己小的时候,便常常听他讲故事,但现在。那人却已经永远的躺在了雪山之巅,再也醒不过来了。

幽幽的叹了口气,李逸云说道:“小晴,你也听过二师兄讲过不少故事吧?”周雨晴刚刚说完,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模样。听李逸云这样一问,兴奋地说:“是啊是啊!师父也说我说话像二师兄,要不我再……”说着说着,她的笑意也消失不见,有些黯然的说:“可惜二师兄他已经……”

见她双眼含泪,李逸云有些歉疚了。连忙安慰她道:“好了好了!别想伤心事了,二师兄肯定也不想你伤心!还是给我说说《道经》的事吧?你居然相信它所说的?我怎么觉得它虽然有些道理,可是根本上却是本末倒置啊!”原本李逸云认为,包括师父在内的人们之所以性情大变,很可能是被《道经》所蛊惑,但听了周雨晴的话后,又反而觉得不可能了。因为他实在不相信,以师父多年的修行,会被这样偏激的想法所蛊惑。

“三师兄你可别乱说!《道经》说的句句在理,是我刚刚总结的不好而已!”周雨晴倒像是有些生气的模样。李逸云心中奇怪,但还是连忙道歉说:“好好!是我乱说,你别生气,咱们说说别的吧。”他又想着怎样从别处找到线索。但周雨晴却是不依不饶,自顾自的说:“我给你读一遍《道经》的原文吧,这样你就懂了。”说着,她语调一转,一个奇异的声音从她的口中跳了出来。

她说出口的刹那,李逸云的眼睛便瞪得老大,目光中已经尽是震惊之色。而他的整个身体也完全静止了,喝空了的茶杯就那样举在空中,一动不动。

此时的李逸云,只觉得一股沛然莫敌的力量已经完全控制住了自己,无论是身体还是魂魄。而那力量的源头,便是从周雨晴口中说出的话语。

她刚开口说第一个字的时候,这股力量就汹涌而出,而以李逸云如今的实力,居然连反应都来不及,瞬间就被完全控制住了。置身于这样的一股力量之中,李逸云心乱如麻,一个字也听不清周雨晴在说什么。但这股力量却采用了极为简单的方式,将这些文字直接烙印在了李逸云的魂魄深处。

说起来容易,但李逸云可是货真价实的造物境界高手,而他所修炼的元灵,在自身的稳固上还要强于元神许多,单论抵抗干扰,李逸云的魂魄也就仅仅次于白晓苏,比起秦玄和吴尘说不定都能不落下风。然而在这股力量的面前,李逸云那铜墙铁壁般的防御就如同纸一样,轻轻一戳便被戳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