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归乡(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741字
  • 2014-09-21 23:20:24

“原来是楚戾师弟啊。”李逸云露出无奈的神情,有些悻悻地说:“的确是凑巧了,不过师弟。我不记得我得罪过你啊!怎么成了你口中的冤家了呢?”楚戾嘴角一勾,英俊的面容瞬间变得有些阴森,微眯着的双眼中闪着寒光说道:“是啊!李师兄这样的天才怎么可能记得我呢?我不过是败在师兄风卷残云之下的蝼蚁之一罢了,对吧师兄?”

一听这话,李逸云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许久之前的情形顿时在眼前浮现出来。那是近一年前,玉虚宫一年一度的弟子试。每一年比试的题目是由几位宫中的长辈共同决定,而那一次比试的题目被定为群战。李逸云凭着对战局的掌控,一直避实就虚,直到最后仅剩几人之时才全力爆发,用风卷残云将所有人打出场外,夺得了弟子试的第一名。这些人中,就包括眼前站着的,师叔秦玄的弟子,楚戾。

“楚师弟,都已经是一年前的旧事了。你怎么还念念不忘呢?”李逸云露出一丝苦笑,有些无奈地说。“是啊!你当然可以忘记!”楚戾说道:“但我不能。这一年我废寝忘食,就是为了能在下一次的弟子试中击败你,可结果你居然离开了玉虚宫!那我又得到了什么?我千辛万苦的得到了今年弟子试的第一,却总听到背后有人说‘要是李师兄在,他能拿得到第一?’!而我无法反驳,因为你已经消失了,我怎么去击败一个消失的人呢?”

李逸云摇摇头:“楚师弟,胜负名利在你心里就这样重要吗?赢了我,你又能得到什么?”楚戾冷哼一声:“李师兄,对你来说,输赢或许真的算不了什么,可对我来说,赢了你就得到了一切!出招吧!”说着,他一侧身,已经摆出了进攻的姿态。

但李逸云实在不像再生事端。于是仍旧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思索着是否有什么方法说服楚戾。而对面的楚戾,见他毫无反应,先是一愣,接着目光中闪过一丝厉芒,冷笑着说:“李师兄,曾经志得意满的你,如今变得这样胆小了吗?哦!我忘了,李师兄连杀母之仇都不敢报,想必是被自己的仇人吓破了胆子吧?”

“闭嘴!”李逸云厉声喝道,七彩光轮在刹那间出现在他的身后。他左边的那只眼睛,则绽放着鲜艳的五彩光芒,宛若一朵盛开的五色花。“我要杀了你!”李逸云的声音变得如野兽般低沉,再不像平日里那样温和。话音未落,他的身体已经在七彩光芒的环绕中弹射而出,赤红的龙形火焰则更先一步,顺着他的拳势咆哮着前奔,冲向楚戾。

火龙来势狂猛,楚怀义赶忙运起神识,背后长剑射出剑鞘,载着他冲天而起。火龙扑了个空,撞到了不远处一棵三人合抱的巨树上,整个树木霎时被火焰吞没。楚怀义刚松了一口气,但回头一看,李逸云并没有与火龙一道撞到树上,而是已乘着日月五行轮追来。

他先是一惊,接着又由惊转怒,心想:我已练成元神,怕他干嘛?于是他稳住身形,立掌如刀,向着李逸云所在的方向凌空斩下。周身环绕着七彩光焰的李逸云右手一挥,一道缠绕着七彩的白色光弧挥洒而出,它与楚戾斩出的刀光撞在一起,顿时在空中炸开了一团气浪。楚怀义瞬间便被气浪推出数丈远,“哇”的吐出一口血,再看李逸云,只是退后几步,便又瞬间加速前冲,面目狰狞地扑向楚戾。“我命休矣。”一缕绝望出现在楚怀义的心中。

就在这时,一道紫色身影由远及近,刹那间来到李逸云左侧,一根纤细的手指探出,准确的点中李逸云太阳穴,柔和的银色的灵力从指尖涌出,经太阳穴涌入李逸云左眼,像流水一样将他眼中的五彩光芒渐渐冲淡。李逸云疯狂的表情也随之褪去,他收拢心神,顺着这股灵力的引导,在空中盘坐于日月五行轮之上,挣扎着闭起双眸,调动体内灵力按照清心静气的心法运转。

他的神色慢慢的安定了下来,同眼皮透出的五彩光华也渐渐变暗,直至完全消失,环绕在周身的七彩光艳也尽数收回体内。与之相反的,他身下日月五行轮发出的光芒却越来越盛。外周的绿、红、黄、白、黑五色气浪越发明亮,并开始渐渐凝固成形。绿色的叶子、红色的火焰、黄色的琥珀、白色的剑锋、黑色的冰晶,转眼间,舞团气浪便化作了五块片状的晶体,围绕着中心代表着日月的金红、银蓝两色光芒旋转不息。

光轮凝聚后,李逸云也睁开眼睛,缓缓地落到地上,日月五行轮也随之消失不见。他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漠的笑容,朝着空中的楚戾挥了挥手说:“楚少侠,前尘种种还是忘却了吧,希望你早日找到自己真正的路。我已经再无争斗之心,今后还请别再来找我麻烦了。”

楚怀义“哼”了一声,御剑落地。他狠狠地瞪了李逸云一眼,目光又在一旁的风沐翎身上停留片刻。之后便转过身,头也不回地朝远处走去。

瞧着他消失在远方,风沐翎才放下心。松开了搀扶着李逸云的手,皱着眉问:“这人是谁?为什么要置你于死地?”李逸云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他是我原本师门中的师弟,因为我曾经胜过他一招,一直无法释怀。”

风沐翎惊讶地说:“天呀!居然还有这种人,以后见到他可要躲着走了!”说着扶住李逸云的胳膊,转身便要将他扶入屋中。

“李逸云!”一声娇喝突然在两人的背后响起。李逸云有些颓唐的神情顿时变为了惊讶,有些迟疑地转过身。一道火红色的身影已经从远处奔来,来到了他的面前。那人一双杏眼瞪得极大,神色既喜又怒的瞧着李逸云。

瞧清了她的长相后,李逸云的神情有些尴尬,轻咳了几声才说道:“玉柳,好久不见了啊!没想到在这儿重逢,真是巧合啊!”姬玉柳对他的赔笑好不买账,一脸怒容地喊着:“你不是说过,永远不会骗我,不会欺负我,那为何还要把我一个人丢下?”接着又指着李逸云身旁的风沐翎说:“她是谁?”跟随着她的话语,跟在她身后的百余名卫士纷纷剑拔弩张,露出一副随时都要出手的模样。

刹那间,李逸云便想到:原来风沐翎将她弄晕的过程她竟全然不知?而这时,风沐翎开口道:“玉柳公主,你误会了。其实是我……”

“是她救了我。”李逸云打断她说。这一刻,他急中生智,滔滔不绝地开始了他的讲述:“那天夜里,我发现我们被黑火宗的人盯上了,因为怕连累你,所以我就像自己将他们引走,但寡不敌众被他们擒住。后来他们带着我来到了蜀地,想要将我连同体内的缥缈剑一起祭炼,关键时刻,就是这位风沐翎姑娘救了我。你仔细看看,在当日的映月湖,你们见过一面。”

“是吗?”姬玉柳半信半疑地打量起了风沐翎,半晌才露出明悟之色,点点头说:“嗯,还像你说的,那沐翎妹子,多谢你出手相救啦!”风沐翎摇摇头说:“没什么。”她平日虽说话也较少,但此时却好似更不愿多言,神色淡淡的,再不说一个字。

接着,她又将目光转回到李逸云身上,双目如水般温柔地看着他,轻声说:“阿云,其实我好怕,好怕再也见不到你了。今后你可不可以向我保证,无论你再遇到什么事,都要想办法告诉我你的下落,可以吗?”说着说着,她的眼圈竟有些发红,似乎要落下泪来。

李逸云愣住了,自从他母亲离世后,尽管有吴尘的照顾,但吴尘却从未用语言表达对他的感情。而在得知他才是杀死母亲的人之后,李逸云便不将自己性命当做一回事了,原因不是他有多么看得开生死,而是他觉得世间已无人关心自己,自己的生死根本无足轻重。可现在他却听到了一个少女亲口说出对他的关心……汹涌而来的情感瞬间将他淹没。他重重地点了点头,咬着牙用力地说:“我保证,以后我无论在哪里,都会将我的情况毫无保留的告诉你,绝对不会再让你担心。”此时他只顾自己宣泄感情,却没有发现身旁低垂着头的风沐翎,脸上正浮现出一丝锥心般的痛楚。

听他这样一说,姬玉柳这才破涕为笑。这时,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从姬玉柳的身后走了上来,恭敬地施礼道:“公主!请问出了什么事情?需要属下做些什么?”

“不用不用。”姬玉柳开心地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带领军士护送我的徐勇将军,徐将军,这位李逸云李公子,就是曾在映月湖救过我的人。这位……风沐翎姑娘,是……”李逸云连忙接过话来:“沐翎姑娘是上古神族后裔,他们一族已经隐居南疆千年,这次是被族中派遣,前来中原历练的。”

“哦?”徐勇一听这话来了兴趣:“姑娘可是伏羲女娲两位大神的后裔?”风沐翎微微颔首,低声道:“正是!”徐勇顿时露出惊叹的神情:“姑娘,不知你是否方便,方便的话请随我一道回镐京一趟,陛下曾多次提及,想要探访两位大神的后裔。相信姑娘一定能得到陛下的赏识,对姑娘的历练也是大有好处。”

“真的吗?”风沐翎露出期待的神情:“那真是太谢谢徐将军了!”徐勇连连摇头:“哪里哪里,我怕是还要借着姑娘的光呢!”借着他又转向姬玉柳:“公主,现在已经是黄昏了,再走下去怕是又有搭帐篷了,不如就在这里休息如何?”

姬玉柳想了想,抬头问李逸云说:“逸云,你应该是住在背后的这家客栈吧?这儿还有房间吗?如果有的话我们就在这住下了。”李逸云笑了:“那可巧了!这客栈就是我家开的,不过我看大概有两百名士兵兄弟吧?这样的话恐怕就得打地铺了。”

“有住的地方就行!那就谢谢李公子了。”徐勇爽快地说。李逸云连连摆手:“徐将军客气了,大家跟我进来吧。”说着摆出邀请的手势,招呼这几百人进入客栈。

姬玉柳和徐勇先后进入门中,士兵们也跟着鱼贯而入。走在最后的是姜龙姜虎兄弟,他们来到李逸云面前,笑着说道:“李公子,别来无恙啊!”看着他们带着深意的表情,李逸云的嘴角有些抽搐,赶忙解释道:“姜大哥,姜二哥,你们可别误会了,我可是被逼的啊!”

姜龙拍了拍他的肩头:“我们都了解,我们这位公主可不是善茬,跟着她一起可没少受苦吧?要不是我们最后动用了军队,现在恐怕依旧找不到她呢!我们先进去了啊!”说着,两人迈入了客栈的大门。李逸云这才松了一口气,跟着他们,最后走进了客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