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青木尊者(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27字
  • 2015-09-22 23:33:19

而与此同时,在三百里之外的那片神秘森林的中央。一道璀璨的金色光柱毫无预兆的从那座坐落在巨树上的宫殿中射出,直冲云霄。同样的光芒也以宫殿为中心,圆环形向着四周的扩散而去,既向外又向上,如咆哮着的巨大浪潮,一阵高过一阵的向外冲去。

一阵阵杂乱刺耳的声音随之不断传出,伴随着的便是一只只鸟兽被这汹涌而至的金色浪潮强行推出了森林。有的是被平着撞了出去,还有的是被直接掀到了空中。其中还包括不少气度不凡的人类。

而将所有的生物推出了这片森林后,那如天河之下般的光浪便不再前进。而是形成了一层坚固的护罩,将整片森林都牢牢地罩在了其中。金色光芒浓郁的犹如实物,隔着它,林中的一切都变得极为模糊,只能隐约看见那些距离较近的,姿态各异的树木。唯一连通着外界的,便只剩那从宫殿中发出的金色光柱了。

变故刚一出现,一青一红两道光影便从两个方向飞掠而来,在这片森林的上空县露出身形。那道红色身影便是刚刚离去不久的那只凤鸟,而那道青色光影,则也是一只神鸟,且形态与它十分相似,只是身形稍显纤细,尾部也较为简洁,不像凤鸟那般绚丽。

“火凤,怎么回事?尊者怎么会陨落?”那青色神鸟开口道,声音是柔和的女生。火凤语气有些颓唐:“刚刚我的分身在西南方发现了两个陌生人,他们在互相打斗,而且一看便是不死不休的打斗,我想一定是入侵者,就禀告了尊主,尊主说他亲自去处理。恐怕正是如此才……青鸾,事情有些麻烦了呀!”

青鸾哼了一声:“那可不?尊主被入侵者杀死这样的事,天外天千年来也不过只有过三例,而近百年来,更是一次也没有过,我们青木神殿这次可真是丢人丢到家啦!”火凤怒道:“瞧你说的!好像你不属于青木神殿似的。”

他还想再说两句,但见青鸾一副爱理不理的神情,便又止住了嘴,转头瞧着那向上延伸到视线尽头的金色光柱,自言自语地说:“林尊主以达到造物巅峰,即便是在七大尊主中,实力也能稳居第二位,究竟是什么样的入侵者,才能杀的了尊主呢?”

不知走了有多远,李逸云总算见到一个还算有些规模的城镇。若说房屋建筑,沿途之上他倒也见过了不少,其中甚至还有华美的楼阁。但十分奇怪的是,那些建筑不是独自立于山脚下、溪水畔,就是藏身于深谷密林之中,周围再无其他的房屋。这与华夏大地上人们群居的习惯截然相反。

开始的时候,李逸云还以为只是遇到了几个如华夏中隐士般的人物。但走出数百里,这样的情况已经遇到了数百次,然而依旧是有增无减。李逸云这才开始怀疑,独居生活的状态才是天外天中的常态。他原本想找个城镇之类的地方安顿一下,找些人打听打听,不愿意直闯这样独居者的家门,但这样下来,他也渐渐没了耐心,开始想着要怎样向人家询问了。

这样一来,他飞行的高度也降低了下来,距离地面不过百余丈。这若是在华夏,早就引起百姓的骚动了。肯定不少人嚷嚷着见到了仙人,甚至还会有人跪下磕头。但天外天中的居民却是波澜不惊,李逸云思考着的时候又略过了不少座房屋,其中也有些人恰恰看到了他,但却都不过是看了一眼就低下头去,从容的继续自己的事了。

李逸云瞧着,心中更觉得此处的居民很是有些奇异了,他也终于下了决心,遇到下一户人家一定要下去询问。但是就好像是有人故意和他开玩笑似的,视线尽头的绿色突兀的断开,一处房屋错落的城镇群嵌在了这片大地之上。

虽然说它是城镇,但它不过占地方圆十几里,连李逸云幼年时生活的那个叫做青石的小村子都比它大。不过这对李逸云来说已经是难得的了,他连看看城镇的结构都没了耐心,双脚在空中一点,便一头扎向那片房屋之中。

“砰”的一声,李逸云有些沉重的砸到了地上,掀起了一阵尘土。但街上的行人很是稀少,他落地之前又特意选了个附近没人的位置。所以那尘土只是把他暂时包围了,没有殃及任何人。而早有准备的李逸云事先便用法力包裹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因此当烟尘散去之后。他依旧是一副气定神闲的姿态,从头到脚连一粒尘土也没有溅上。

而街上的人们,也都如那些李逸云沿途遇到的人们一样,对他见怪不怪。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便纷纷转过头去,各自前行。虽说李逸云本来觉得华夏大地的人们对修道者的热忱有些愚昧,但突然像现在这样,他又有些觉得自尊受挫了。几次伸出手来,向拦住那些擦身而过人们询问,但他只说了半个字,人家便急匆匆的离开,根本不给他机会。

就在他尴尬的不知所措之时,一阵物品破碎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同时传来的还有一阵粗声的谩骂之声:“******!你还敢躲?看老子怎么修理你!再躲?再躲?”剩下的便是一阵压抑着的痛呼声。

李逸云顿时皱了皱眉。身影一闪,便来到了那声音的源头处。立刻瞧见了一幕令他震惊的画面。一个身形魁梧的男子,正不断的用脚踢着一个倒在地上的瘦小身影,仔细一看竟是个少女。而周围行走着的人们,却没有一个人出手阻拦,甚至连观看的人都没有!

少女的身周也裹着一层淡白色灵力,防御着壮汉的攻击。但那被土黄色光芒包裹着的脚每一次的踢在她的身上,她那白色的灵力护罩便颤抖一下,越来越剧烈,随时都要破碎。而一阵阵压抑着的痛呼之声,便是从少女的口中传出。

“居然刚顶嘴?老子踢死你!”壮汉一边骂着,又是一脚踢出,直接踢向少女的后心之处。而那处的白色护罩,已经十分的稀薄了,在他这一脚之下八成便会破碎。

但这时,壮汉突然感到有一股力量呼啸而来,猛撞在他踢出的腿之上。那股力量浩如山海,已经将身体重心前移的他被这股力量一撞,再也保持不了平衡,顿时整个人被向后掀了起来,摔了个仰面朝天。激起了大蓬的尘土。

这一摔立刻把他摔晕了。好半晌才恢复了神智。有些踉跄的爬起身,立刻便看到正扶着少女起身的李逸云。他怒火中烧,猛地大喝一声,一纵身便冲了上去全身的力量都灌注在了拳头之上,笔直的击向李逸云的额头。

然而他只觉眼前光影一闪,李逸云的身体便消失不见。随后只觉那击中了自己全身之力的拳头似乎被坚硬的岩石卡住了,再难移动分毫。抬眼一看,只见握着自己拳头的是一只修长的手掌,比起他那拳头来要瘦弱得多,但那手掌不过微微用力,一阵透骨的疼痛便顺着手臂传来,痛得他冷汗直流。他硬撑着没有叫出声,向着那手掌的源头看去,便对上了李逸云那双燃烧着怒火的双目。

“你这么有本事,怎么不去青木神殿?在这儿跟老子逞什么威风?”冷汗顺着额角不断留下,但这汉子却依旧不肯服软,瞪着双眼吼道。“什么青木神殿?我不管那些!”李逸云皱着眉应道。手上又加了把力,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传来,那汉子立刻痛的蹲下身去。而他那只手也在李逸云放开手掌后软软的垂了下去,显然是已经断折。

“滚吧!下次别再让我看见你!”李逸云不耐烦的说。壮汉显然也知道惹不起李逸云,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便伸出那未受伤的手掌一招,召出一柄宽刃剑,踩着它御空而去。

李逸云则转回身,回到那少女的身边,伸手将她搀扶起来,轻声道:“姑娘你没事吧?”那女子摇了摇头说:“没事,多谢您帮忙!”声音很是悦耳。随后便抬起了头,与李逸云四目相对。

“李师兄!竟然是你!”那少女兴奋地惊叫道。同时身子一扑便跃入李逸云怀中。一阵温软的触感贴在身上,李逸云顿时便愣住了,片刻后才扶住少女的肩膀,轻轻地试图将她推开,轻声道:“等等,恕我眼拙,你是……?”

那少女从李逸云的怀中脱身而出,神色显然有些失望,但还是接着说道:“师兄你不记得了?我是小师妹啊,我是小晴呀!你不记得了么?”

“什么?你是小晴?”李逸云用力眨了眨眼睛,面前的少女十六七的年纪,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容貌虽说还带着些天真的印记,却也被藏在即将成熟的秀美中,难以察觉。和他记忆中的那个圆脸的小女孩简直是又如云泥!

“你……真的是小媛?我的小师妹,周雨晴?”李逸云依旧有些怀疑。“不是我还是谁?”周雨晴皱起她那秀气的双眉,抱怨道:“亏你当年下山的时候我还哭了好几天呢!居然连认都认不出我了!”李逸云笑道:“你是因为我伤心吗?你应该是因为怕吃不到饭伤心吧?”周雨晴气得直跺脚:“哼!三师兄最坏!不理你了!”天真的模样逗得李逸云哈哈大笑起来。

笑了一阵,李逸云神色又变得凝重了起来,沉声道:“刚刚那人打你真的没事吗?”双眼中已经露出了杀意。周雨晴连连摇头:“没事没事!”随后面露奇怪的神色,踟蹰道:“不过师兄,你刚刚既然没认出我,为什么要出手帮我呢?按着《道经》中所说的,没有这个道理呀!”

李逸云心中一动,知道自己或许就要抓住什么关键的东西,连忙追问道:“《道经》?小晴,那是什么?快告诉我!”周雨晴瞪大了眼睛:“你没读过《道经》?难道……你是入侵者?”

说着,她的眼神已经满是恐惧,颤抖的继续问道:“难、难道青木尊者,是、是师兄你杀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