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青木尊主(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43字
  • 2015-09-22 23:31:49

两个拇指大小的血人即便是炸得再碎,也不过是两声细小的响动。但在他们炸开的同一时刻,满脸惊愕的李逸云和神色淡漠的秦玄,周身猛的一颤,随后便在两声堪比炸雷的响声中,化作了漫天的血雨,连魂魄也一丝不剩。

他们的内宇宙,连同体内的法力也全数炸开,在空中绽开了两团绚烂无匹的光彩,一层层的法力不断地从中央涌出,再一次次的炸开,无穷无尽的气浪将这生命的光彩不住的掀起,经久不散。

但这光彩终究还是散了。烟尘尽去,绿衣人挺拔的身影独自的的站在空中。他好整以暇的弹去指尖留有的血迹,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神色间并没有太大的起伏,似乎在他看来,杀死这两个造物境界的高手,根本算不上什么事,只不过是碾死两只蚂蚁而已。

手掌向内一招,那淡金色的结界边重又化为一团光芒涌入他的体内。向脚下的大地瞧去,满眼都是充斥着生机的绿色,正随风舞动着。他似乎十分喜欢这样的景色,瞧着瞧着,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真正欣喜的微笑。

然而接下来,他的笑容便僵住了。嘴角微微的抽搐着,他低头看向胸口。一段闪烁着金红碧三色的剑刃从他的胸口穿出。他那黑色长须也已被锋利的尖端削成两半,向下坠落而去。剑刃的光芒并不十分刺眼,而是如水般柔和。但就在这水般柔和光芒中,他的整个身体正在被迅速的渲染成同样的颜色,并渐渐的失去知觉。

“你居然……”他只来得及说出这三个字,喉咙便失去了知觉,再说不出一个字。而他背后则想起了一个颇为好听的青年男子的声音,但在他听来却是索命的阎罗。

“前辈——”李逸云语气显然透着讽刺的意味。“你出手也太狠了!这就别怪我以下犯上了!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来生,若是有的话,千万记得,别再小觑天下英雄了!”

说着,那晶莹的剑芒骤然亮起,瞬间盖过了空中的烈日。而那绿衣人此时全身都已失去了知觉,脸上最终定格在之前惊骇的神色中,随后便如刚刚的李逸云和秦玄一般,嘭的一声,炸的粉身碎骨。

而他的炸裂,比起那两人还要彻底。他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有留下,身体、魂魄……每一丝一毫都被三生剑气同化,化作了一颗颗细小如尘的三色光芒,在那一团光雾中静静的飘荡。

三色光芒如丝带一样在空中一卷,顿时将这团光雾裹在其中,一起沿着李逸云握剑的受流回了他的体内。随着光雾的注入,李逸云原本很是苍白的脸色也有了一丝血色。

他也如绿衣人之前一般的独自站在空中,长长的喘了口气,朝着下方的一处阴影处喊道:“秦前辈?出来吧!”空荡荡的草原将他的声音传出很远,但却无人回应。李逸云不由得笑了起来,似乎感到有些滑稽,换了个称呼道:“师叔?师叔?您要是再不出来,我可就先告辞啦!可别怪我无礼啦!”说着立刻便要转身离去。

“站住!”秦玄阴恻恻的声音从下方响起,黑影一闪,便出现在了李逸云的对面。此时的他,脸色也有些苍白,但眼神还是依旧锐利,显然伤势不重。

“师叔你别绷着个脸啊!好歹我们刚刚合力干掉了个对手不是?”解决了危机,李逸云也颇感轻松,连秦玄这时也显得不那么可恨了。而秦玄听了他这语气有些古怪的话,却也没什么大的神色变化,只是嘴角微微抽了一抽。而李逸云已经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我现在是一头雾水,你和我师父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怎么样师叔?能和我说说吗?说不定我了解了以后,还有可能帮你呢啊!”

沉默了良久,秦玄才缓缓的开口,而他没说出一个字,眼中的寒意便亮了一分:“我有点想在这里把你杀了。”他这话一出口,李逸云那的神色也随着瞬间一变。原本轻松的神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凛然与戒备,还有一丝暗藏着的自豪感。

若是秦玄之前所说的是真的,那他自然不会忘了那依旧没有现身的混元境界的高手。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有想要不顾一切杀掉李逸云的想法,自然说明了他觉得李逸云今后的威胁有可能不在那混元高手之下。听出了他话中的这层意思,李逸云心中自然有些感到自豪,甚至将对死亡的恐惧也压了下来。

两双锋芒尽显的目光对视了良久,最终还是秦玄收回了目光。挥挥手道:“算了!就算你真的有天赋和机缘,想要与我抗衡也至少还要几年,时间终究是来不及。多杀你一个也没什么用处,你好自为之吧!”说着一掸袍袖,便要转身离去。

李逸云见他放弃了杀自己,不禁有些错愕,但还是忍不住开口道:“等等!”听了这话,原本准备离开的秦玄停了下来,转头又瞧向李逸云,那冰冷的目光顿时让他心底一寒。但他定了定神,还是将自己的疑问问了出来:“师叔。你这样走了,我也实在不知该去向哪儿。我也不问你的目的,你能不能至少提醒我一下,我下一步应该做些什么,往什么地方去。给我指条路也好,或者告诉我离开天外天的方式?”

秦玄冷笑了一声:“你小子倒是聪明,居然这么绕着弯的问我。那我就跟你说两句。”他伸出一根手指,沉声道:“第一,据我所知,这天外天除了混元境界的高手外,没人能够离开,也就是说你想要离开的话要么自己突破到混元境界,要么就去找那隐藏着的高手,不过我猜他一定不会帮你!”

“第二!”秦玄又伸出一根手指:“你不知道去哪儿,我建议你去找这个世界中的高手集中的地方去,或许会从与刚刚被我们杀了的那人类似的人处找到方向。”

“还有最后一点。”秦玄收回了手指:“我不想告诉你我的最终目的,不过你也猜得到,九州鼎最后的秘密,就在这片天地间。而这不过是这里所隐藏的隐秘之一,还有许许多多的隐秘,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答案,只要你能将它破解。若是你真的能破解这个世界最深的谜团,别说是九州鼎,就算是突破混元境界,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秦玄的语气自始至终波澜不起,但李逸云依旧感觉像是被一柄越来越重的铁锤一下下敲击着心灵。尤其是最后一句“不过是举手之劳”险些令李逸云跳起来。突破混元境界居然是举手之劳,那你们这些造物巅峰的高手们这些年都在做什么?他险些便将这句话脱口而出。但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

若是换个人说这话,李逸云一定不会相信。但面对着这高深莫测而的秦玄,李逸云却在不知不觉中对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信服,尽管主观上不愿意相信他,可心底深处却已经觉得他的话是对的了。

“我走了!下次若是再给我添乱,我可真的会杀了你!”说完这句话,秦玄便化作一道模糊的光影,转眼间消失在李逸云的视线尽头。对着他消失的方向望了许久,李逸云长出了口气。紧绷着的心稍稍缓和了下来。

之前在那绿衣人诡异的攻击之下,李逸云是在事先的警觉之下抢先施展了替身法术,在绿衣人施法的前一刻用替身代替自己,并使用宇宙诀中的“光阴篆刻”将身体在那一刻的所有属性,包括受到攻击后的影响都剥离到了替身之上。于是才躲过一劫。

但他看的清清楚楚,秦玄可没有像他这样取巧,而是硬生生的承受了这一击。而那之后,在绿衣人疏忽之下,秦玄的魂魄与肉身就在他脚下的阴影中完成了重聚,除了消耗了一些法力之外,连一丝伤痕都没留下!

原本李逸云还有些小瞧秦玄的“噬天诀”,但现在看来,仅仅从恢复能力来看,也只有彭祖才能比得上他。看来自己在通天之路中有过的想要击败他的想法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

静下了心,李逸云思忖道:“我要不要偷偷跟在他后面?不行!他说了再添乱一定会杀了我,我现在势单力薄,不能和他硬碰!还是暂时避开他,反正只要他在这天外天中闹出些事情,我总能知道。”

这样一想,李逸云双脚轻轻一踏虚空,身体便如一片羽毛般,轻盈的划过天际,消失在与秦玄相反的方向。而他所站立之处,则被他带起了一阵劲风,许久才缓缓消散。只剩下微微的风吹过一望无际的草原,现出一缕缕碧色的浪潮。

然而就在这碧色的浪潮轻轻的舞动间,一道光影伴着草原呼吸的节奏,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这片碧色之中。轻轻地摇晃了几下,他便由虚化实,显露出挺拔匀称的体态来。

这人瞧上去大约在三十左右的年纪,下颌上整齐的留着三寸左右的黑色胡须。若是将他的五官单独拿出来,并不算是精致,眼睛有些小,鼻子又有些低。别说是与之前那儒雅的绿意男子相比,就算是和李逸云闭起来,也是大为不如。但这些并不出色的五官结合起来,却显得无比的和谐、完美。再加上那双月光般皎洁明亮的眼眸,一股温润如玉的气质自然而然从他的身上透了出来,连周围的景象似乎都为之所动。

嘴角勾起一抹优雅的弧度,他轻轻眨了眨眼说:“跑的倒是快!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发的不像话了!”说着,他摇了摇头,露出一丝类似失望的神情,接着身形又开始变得虚幻起来,摇晃着便要消散。

“嗯?”他突然皱了皱眉,停止了正在释放的法术,手掌在空无一物的空中一捞,一缕微不可查的光芒被他托在手心,拿到了面前。那光芒十分微弱,甚至连原本的颜色都瞧不清楚。但这人看了一眼后,却是轻轻地笑了起来,笑容中满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原来是你啊!好久不见!”他轻叹一声,身影便在摇晃中被一阵微风吹散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