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天外之境(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11字
  • 2015-09-22 23:24:09

一根参天的巨木,直插云霄。叶片从枝干之上抽发而出,如同一根根长长的羽毛。而叶片的正中,更是极为奇异的生长着一条金色的线条。从叶片与树枝的连接处直穿到叶片的末端,又沿着叶脉的纹路分散开去,延伸到叶子的每个角落。至于那那本应是褐色的树皮之上,也遍布着金色的纹路,好像是这棵古树的血脉一般,随着微风的浮动在它的身上缓慢的流淌着

若是说这一棵不似人间所有的树木若还算不得什么,那么便再向它的周围瞧吧。无数与它相同的树木星罗棋布的分布在它的周围,形成了一片一眼望不穿的森林,浓密的绿叶将整片天空都遮蔽住,将这一片空间中的一切,罩上了一层夹杂着金色的碧绿光芒。

但这却还不是本质,只有当你抬起头,并且视力足够好的条件下,才能够真正了解此处的奥秘。在那那层层密布的枝叶之后,所有的枝干其实都源自于中央的那颗巨木。每一颗树木都是由它的枝条向两旁展开后再垂入地下生长而成的。整片森林都只不过是一棵树木而已!

而在那无比粗壮的主干之上,一座暗金色的宫殿矗立在主干第一次分支之处,平稳的坐落在那些粗大的枝干的合围之处。那宫殿呈现着与树干相同的颜色,灰褐色中暗含流淌着的金色细流。溢出一股股生命的气息。

宫殿从头到脚的每一个角落,都布满了栩栩如生的雕刻,大多是种种植物的枝干。除了图案,宫殿的造型也是精美别致。檐牙高啄、雕梁画栋自然是不必说,它还有着一个更加神妙之处:若是有人第一次看向那宫殿底部,与各个枝干相触的地方,一定会惊讶的目瞪口呆,即使他在之前的景象中都能保持平静。因为那时他会发现,这座宫殿是从那几根伞状撑开的枝干中生长出来的!

而此时,在这神迹般宫殿的一层大厅正中,正盘坐着一个绿袍人,他的身下自然的生长出一处圆形的凸起,承托着他的身子。他身上那带着一条条金色纹路的碧色长袍则顺着圆台的边缘铺展而下,垂落到地面。

一道道混着金光的碧色气流在他的身周不住的游走,掠过他那轻阖着的双眼,在他的头顶凝成有些像树冠的的形状,随着他悠长的呼吸而不断地忽明忽暗。

突然,一阵嘹亮的鸟鸣打破了这平静的场景。一道金红的身影由远及近,刹那间便由一个芝麻大小的光点变为了长达数丈的庞然大物。鸡头蛇颈、鹰翅雀尾,赫然便是早已在华夏大地上绝迹了的神鸟凤凰。

而那凤凰双爪一勾,便抓着那宫殿巨大的窗棂站稳脚步,把头探入开着的窗子,瞧着屋中的人,口吐人言说:“尊主!刚刚收到消息,西南方三百里之处出现两位实力较强的入侵者,如何处置?”

一听这话,那绿袍人并未立刻有所动作,而是将刚吸进的这口气缓缓吐出,才不紧不慢的睁开眼。而在他双眼睁开的一刹那,顿时有两道精光从他的双目中射了出来,惊的那凤凰险些掉落下去。而之前盘旋在他身周的那些碧色气流也瞬间收回了身体之中。

“入侵者?”他站起了身,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随后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地光芒:“好久没有这样的人了吧?我在这青木神殿里也待得有些闷了,就让我活动活动筋骨吧!”说着,他朝着凤凰笑了笑,身周一道金光闪过,身体便消失在了这座鬼斧神工的宫殿之中。而凤凰见他离去,也一振双翅,瞬间飞出数百丈,消失在了这片森林的尽头。

而这时,在这座被绿衣人称为青木神殿的西南方数百里处,李逸云和秦玄正打得不可开交。三色辉映的彩光与森白色的光芒在空中荡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比世上最美丽的霓虹还要绚丽的多。只是每一次两道光华的交击,都会激起周维空间激烈的震荡,爆发出一团团震动天地的气浪。至于两人下方方圆数十丈的地面,早已从原来碧色浪潮似的草原变成了一个深达十数丈的的圆形巨坑。

之前在通天之路中时,李逸云便已经法力几近耗尽。被那漆黑的浪潮吞噬的第一时间,便失去了意识。而当他醒来之时,便发现自己身处这样一处一望无边的草原之中了。

想了想许乾坤最后说的话,李逸云便意识到自己现在所在的,便是那名为“天外天”的空间。而这也验证了他在许乾坤身上感受到的那股危机感,只不过已经迟了。

坐在草地上慢慢的回想,李逸云不禁露出一丝苦笑:人家说的多明白了。离恨天宫的所在之处便叫做“天山”,而宫中的那处禁地又叫做“通天之路”,合起来明显便是“天外之天”的意思。人家已经明明白白的说了出来,自己却是毫无所觉。可真不是一般的迟钝了。

这样一想,似乎师父吴尘等人所做的事情才是正确的。那就是说,是自己冤枉了师父?这个想法一出现,李逸云顿时感觉心情好了许多,尽管依旧是自己判断失误,但这样的失误却令他很是满意。“可是他为什么就是不肯告诉我实情呢?下次见到师父一定要问个清楚。”李逸云在心里暗自下着决心。

想通了这一切,他便站起了身。法力也已经完全恢复,甚至还有所提升。于是李逸云向前跨出一步,便站在了空中,浩如瀚海的神识扩散开去,向着四周蔓延。

哪知刚一探出神识,便有一股熟悉而又冰冷的神识呼啸而来,与他的神识撞在一处。李逸云顿时感觉一阵眩晕,神识已尽数被撞回体内,而同时他也知道了那人的身份。天山遁已然了成为身体的本能,一步迈出,李逸云便跨越了百余丈的空间,进入了秦玄的视野,同时手中的三生剑气同时便自上而下的斩下,一招风虎云龙呼啸着冲向秦玄。

并不是李逸云对自己有多大的信心。而是一旦遇上秦玄这样的对手,想要逃也是很不容易的。因为在两人神识相触的一瞬间,秦玄便可以用他的内宇宙将李逸云锁定,无论李逸云用怎样的空间法术逃遁,秦玄都能够利用这份锁定瞬息而至。想要脱身,唯一的方法便是利用斗法之时所引发的混乱,挣脱对方的锁定,趁机脱身。于是李逸云便选择了抢先出手,想要攻对方个措手不及。

但令他失望的是,秦玄的应对很是有条不紊,丝毫没有给他可趁之机。但却不知为何,又有些束手束脚,一直都没有全力进攻。反倒是李逸云将他那“出云五式”施展的淋漓尽致,并夹杂着他那种种各有妙处的法术,多次将秦玄打的左支右绌。

法力流转间,李逸云对法术的使用越来越得心应手,各种招式间的衔接也越来越圆融,甚至一些法术有了相互融合的趋势,那久未有进展的“第六式”,竟然开始显出端倪!

李逸云心中不禁有些奇怪。按着他的判断,他所认识的当世高手中,最强的无疑是白晓苏。而排名第二的便是面前的秦玄,之后才依次是:吴尘、彭祖、犬神、许乾坤……而后才轮到那些造物后期及其以下的人们。只是彭祖拥有那神妙的恢复之力,反而是最难对付的。

而自己就算再强,不过只是造物境界的中期,即使是算上三生剑气全面爆发,最多也就只能跟犬神不相上下,吴尘便能稳胜他,更不用说还在其上的秦玄了。

这样来看,自己之前的偷袭之计失败了之后,便应当陷入苦战才是。可结果虽然压力极大,却依旧是一副游刃有余的状态,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秦玄没有全力出手。于是李逸云也犹豫了起来,秦玄并没有理由对他手下留情,那便是其他的原因了。在离恨天宫之中时,秦玄便是一击即退,那定然是因为惧怕天外天的力量,而如今两人都已身在了这天外天之中。他难道还在惧怕着什么?有什么东西能让他也害怕?

这样一下,李逸云的出手也变得犹豫了起来。一丝淡淡的恐惧在他的心中浮起。秦玄都惧怕的事物,他没有理由不担心。但转念又一下,说不定自己又想错了?秦玄之所以不全力出手的原因只是因为他受了伤,实力受到了影响?那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要是错过了可就再难得了!

这样一想,法术的施展又变的凌厉了起来,但几番攻不破对方的防御后,又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判断。于是,李逸云的想法就这样循环往复,出手的方式也时而凌厉时而犹豫,秦玄则一如既往的中规中矩,但始终有些缺乏威力,不知是为了什么。两人就这样各怀心思的缠斗在了一起。

一阵风吹过,李逸云正又一次处在犹豫之中,双手使出风卷残云,尝试正面破开秦玄的防御,但又却暗自留了几分力,以应对突发事件。而这时,眼角的余光中,一道光芒突然亮起,刹那间蔓延到李逸云的整个视野,笼罩了打斗中的两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