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舍身之计(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51字
  • 2015-07-26 19:29:13

早在从会稽山出发之前,李逸云便意识到自己的三生剑气消耗过大,一不小心便会陷入法力枯竭的境遇中,于是便从李聃身上取回了南斗神剑,将其中注满内宇宙之力,预备在法力枯竭时从其中借力。此时,这招预先做好的准备刚好起到了作用。

一剑在手,李逸云顿时一扫颓唐。当年他不过上清雷劫层次的修为,靠着单纯消耗南斗剑中的能量战斗便不输于同级别的道者。而现在,造物境界的他,南斗剑中的能量不过是作为引动周围灵气的媒介,比起当年来自然是强上百倍,稳稳的有了造物境界初期的实力。

见他顷刻间如同脱胎换骨的变化,犬神也显得有些震惊。垂在身侧的双手一只蜷成爪状,另一只手则并拢成掌,斜斜的指向下方。银蓝色的光芒如一道道锐利的刀刃,鳞次栉比的排布在他的双掌之上,形成了两道寒意四射的晶芒。

而他对面的李逸云则将碧色长剑举到了胸前,大喝一声:“天光云影!”这句话喊得太过突兀,犬神离他又太近,不由得被惊的浑身一颤。但他立刻收束心神,手臂微微弯起,准备迎接李逸云的攻击。

然而,最后的“影”字不过才喊出一半,李逸云的身影便在犬神的眼前一闪,消失不见。犬神这时才意识到上了对方声东击西的伎俩,一转身便也朝着吴尘所在的战场掠去。

但他还尚未起步,视野便被无处不在的金色云霞填满。犬神的魂力一扫,不用眼睛瞧便已知道,他身体周围的每个角落,此时都布满了那金色的云霞,再无一丝空隙。而在那云霞的后方,一个人的身影也因为极度快速的移动而化为无数的光影。虽然穿着不同,但仔细瞧去,容貌却是与李逸云一模一样。但两人的神色又是迥然不同,因此又显然不是同一个人。犬神皱了皱眉,对着本就有些难以破解的招式更有些头疼了。

李逸云的那声“天光云影”自然不是再出招时报出招式的名称,而是喊给李玉龙听的,作为在玉虚宫时便悟出的两招,李玉龙自然也能够使用。于是李逸云便趁着犬神被他的一声大喝扰乱心神的一瞬脱身而出,而李玉龙这时也已随后而至,挥洒而出的天光云影将本就受了伤的犬神困在了其中。

这时,吴尘手中的三清剑气正朝着姜凌虚一剑斩下,姜凌虚却正被柳鸣纠缠住无法脱身。而王骏此时也正全力抵御着楚戾的一番连续攻势,无法出手相助。于是吴尘的这一剑便毫无阻碍的斩下,眼看着便要把姜凌虚斩为两段。

突然,一道笔录色的光芒腾空而来,剑尖点在吴尘的白色气剑的剑刃之上,发出“叮”的一声轻响。那势不可挡的白光顿时向旁一偏,从姜凌虚的身侧划过,以分毫之差没能命中。而那碧色长剑又顺势跟进,刹那间逼入吴尘的身前,吴尘一转头,便与这长剑之后的李逸云四目相对。

“云儿!你怎么就不听话呢!你要是再这么胡闹下去一定会后悔的!”吴尘挥手拨开李逸云那强弩之末的长剑,有些恼怒的说道。李逸云则一振长剑,又一次聚拢了力量,一边挥出一道碧色的弯月,一边回答道:“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好,我也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后悔,不过若是我现在不这样做,那我立刻就不能原谅自己!”

吴尘咬了咬牙,又接连与李逸云对了几招后,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沉声道:“好!既然这样,我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不过你要答应为师,知道真相后绝对不许再胡来!”

听了他这话,李逸云心中一动,原本已经绝望了的心似乎有了一丝转机,但还是不敢轻信,立刻追问道:“你先把所谓的真相告诉我!胡不胡来由我自己决定!”说着,手腕一转,再一次将吴尘的一剑荡开。

“好!那你听好了……”吴尘双目一凛,正要继续说。身侧不远处一阵激烈的爆炸声猛然传出,将他要出口的话挡在了半路。众人均忍不住向那响声传来的方向瞧去,只见原来是白晓苏法力凝出的一条粉红色的巨龙正横冲直撞,接连突破了秦玄和彭祖的数到护体法力,将他们向后推出十数丈远,而这龙形法力又只是单纯的向外推着两人,并不爆发开来,让彭祖的一身恢复之力无处可用。

终于逼退了两人,有些疲于奔命的白晓苏也长出了一口气,立刻趁机将手中的光团朝着许乾坤一抛,轻喝道:“快把它收好!我可没空再帮你拿着了!”许乾坤似乎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便也被白晓苏的霸气所感染,有些唯唯诺诺的连连点头,身影一飘,便又飘向那放着金色支架的地方,而被他托在手中的那团光芒,也再度朝着它原本的目标飞去。

“不!”秦玄和彭祖齐声大喊道。同时身周闪烁起太阳般耀眼的光芒,那推着他们后退的巨龙顿时被冲的支离破碎。而后。两人先后纵身而起,手中各自凝出一柄长达丈余的巨型剑光,秦玄的那柄剑的剑刃之上,镂刻着千姿百态的骷髅形状,如同地狱的景象。而彭祖的那柄剑的剑身,则似乎在不断地流淌着,如同奔流不息的时光长河。两人的气势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来得好!”白晓苏之前一只手无法动弹,束手束脚的很是难受,如今解开了束缚,顿时便生出一种痛快之感。双臂斜着举起,两道长达丈余的粉红色光刃从他的手掌上生长了出来。那是两柄宽达一尺的巨型长刀,无数的山峰、浪潮雕镂在厚重的刀身之上,为其增添着气势。而后,伴着两声刺耳的胡啸,便分别迎上了两人那颜色各异的剑芒。

不分先后的两声轰鸣声响起,秦玄和彭祖两人的身体瞬间便被反弹而出,他们手中的剑芒也已尽数粉碎。但李逸云却是心中一动,因为这时,那许久没有出现的危机感再一次浮上心头,不知预示着何事。

这时,一道乳白色的光芒悄然映入了他的眼帘,他抬头一看,只见吴尘面色严峻,双手呈现五指指尖相触的姿态放在胸口,拇指向内,小指向外,正托着一团乳白色的光华。那光团之中正有点点银芒不住的闪动,似乎是一些细小的雷电,而在李逸云的注视之下,那团光芒正迅速变得浓郁起来,似乎随时都会激射而出。

太乙神雷!李逸云心中突然冒出个声音。那还是他不满十岁的时候,问师父最厉害的法术是什么,师父不肯告诉他,最后还是从二师兄刘甫那里才知晓,那便是这太乙神雷。

世间的雷霆,最高的莫过于太清雷劫之时的太清玄雷,但吴尘的这太乙神雷,却是比最强的太清玄雷更要强上无数,造物境界的高手一旦被正面击中,多半也逃不了粉身碎骨的结果。而他居然在现在用了出来!

李逸云再也不敢犹豫,拼命地一点地,身体便向一旁跃去,极力避开吴尘的攻击。但出乎他意料的,吴尘理都不理他,而是将手中的那团光芒对准了另一个方向,光芒一闪,这团太乙神雷便猛地射出,所对着的正是那正要将黑金双色光团放到圆环中央的许乾坤。

这时,所有人都已来不及出手,只能静静地看着,而许乾坤却似乎没有察觉背后那致命的攻击一样,依旧稳稳地拖着那团光芒向着圆环的中心移动着。而等那太乙神雷到了他身后三尺远的地方。他却猛的一转身,硬生生的用身体抵住那团乳白色的光芒。两者一触,立刻引发了震耳欲聋的爆炸,许乾坤瞬间便浑身是血,无数的孔洞出现在他的身上,好像蜂巢一般。但那黑金双色的光团却终究稳稳地落在了那圆环的中心。

“混蛋!”见此情形,李逸云顿时大怒,正要找吴尘算账。却陡然发现,一股强横的力量正拉扯着自己的身体向着某处靠近,抬头一看,那力量的源头正是那被无尽融融丹填上的圆环中心。此时在那个位置,一个漆黑的孔洞正不断扩大,转眼间便化为径长一丈有余的圆洞,而那股吸力也随之不断增大。

原来真的是他!李逸云这时真的是后悔莫及,他苦涩的瞧了眼不远处的吴尘,叹道:“师父!真该听你的!”这时,其他人也因为突然的变化慌了手脚,不停地叫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只有姜凌虚和王骏没有受到影响,但也是不知所措的呆立在原地。

“大家别慌,这阵势再强,合我们所有人的力量也一定冲的开!来,一起用法力挣!”吴尘瞪了李逸云一眼,接着便高声喊道。众人此时也暂时放下了敌对,纷纷应和道:“好!”“好!”

但这时,一道并不响亮却十分清晰的笑声传了出来:“哈哈哈!你们还想挣脱?在这绝世之力的面前,没有人有机会抵抗!实话告诉你们,我们离恨天宫的使命便是守护天外天的秘密。又怎么会帮你们对付天外天?”满身血迹的许乾坤阴测测的笑道:“你们不是那么想知道天外天究竟是什么吗?那就自己去一趟好了,不过能不能回得来可就难说了!”

说着,他的身上已经开始燃起黑色的火焰,火焰的尽头与那黑洞的中央紧紧相连,一股股由他身体化成的火焰不断的注入黑洞之中,那黑洞的颜色变得愈发深邃了起来,施加在众人身上的力量也越来越强,人们现在大多以无法动弹,连话都有些说不出来了。

许乾坤环视一周,似乎颇为满意,随后盯着依旧发愣的两个徒弟说道:“凌虚,骏儿!离恨天宫今后就交给你们了!典籍室中有你们想知道的一切!我先走了!”说着,全身的火焰猛的一张,便将他的头颅也淹没在内,顷刻间便失去了所有的形体,尽数投入那黑洞的中央。

而随着最后一缕火焰的透入,黑洞中猛的冲出一股吞噬一切的浪潮,将那几个被控制住的人们尽数吞没,随后这股浪潮犹如长鲸吸水般的向内一收,便又回到了那黑洞之中,而原本站着的几人也随着消失在了这片空间之内。

吞噬了几人之后,那黑洞也平静了下来,缓缓地缩小、缩小,最后重又化为漆黑的丹药状,静静的躺在圆环的中央,一动不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