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舍身之计(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08字
  • 2015-07-26 19:28:29

在这之前,人们的打斗已将附近的灵气搅的混乱不堪,因而影响到了这片范围内人们的动作。而被李玉龙的金光笼罩了之后,人们便好似在身体的表面形成了一层薄薄的膜,将身体与周围的灵气隔了开来。

而当人们要有所动作之时,这层罩在身体外部的膜又自行扩张,将附近那混乱的灵气迫开。于是这些人的动作便变得畅通无阻,身体与之前相比,变得无比的轻盈。

不仅如此,金色光膜在消除周围灵气对动作干扰的同时,还在身体的各个角落开启了一处处细小的漩涡,自动的将附近的灵气吸纳入体。不断地补充着消耗的法力。

原本双方正呈现势均力敌的状态,而在李玉龙的这招名为“天人之身”的法术施展后,此消彼长,形势顿时有了变化。李逸云等人的速度与法力的恢复都得到了提升,出手之时便更加无所顾忌,几招下来,对方的那些人便被逼得左支右绌,而本就实力不及对手的柳鸣,更是频频遇险,眼看着便要落败。

这时,从开始便沉默不语的九婴突然使出全力一击,将风沐翎的攻势逼退,瞧向吴尘喊道:“留不了后手了!把外面的那几位叫进来吧!”话音未落,虞烬的圣天火刃便已斩到了他的面前,他赶忙双手在身前一拢,聚起一团旋转着的圆形光芒,挡向虞烬那金红色的耀眼光刃。

他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中除了吴尘和柳鸣之外,均是微微动容。而正与吴尘面对面的李逸云则立刻双手一环,手掌轻盈的律动着,使出了烘云托月的手法。耀眼的三色光芒顿时随之化为了漫天云霞,将吴尘牢牢地困在其中。

但他随后便觉出了不对,立刻纵身而起,朝着那处在云霞中央的吴尘一剑刺去。而那裹挟着漫天云霞的剑芒还没真正接触到吴尘的时候,吴尘的身影便开始变得虚幻了起来,最后在剑芒带起的一道罡风之下化为了一团模糊的光影,被剑芒前方缠绕着的三色云霞彻底驱散。

而这时,吴尘已经出现在了原本位的置三丈之外。手掌如刀的在身侧的空中一划,顿时将空间划出一道丈余长的裂痕。相比起李逸云之前所施展的宇宙诀,吴尘施展的法术要简陋的多,但在此时已经足够了。裂痕刚一出现,还没等人们看见其中的景象,便有两道黑色的身影先后掠出,而那被吴尘划出的裂缝也随之立刻复原。

此时的李逸云,已经处在了增益全开的状态,在他那双三色瞳孔的注视之中,立刻就判断出了这两人实力的强弱。当先的一人身材高大,实力大约处在造物初期到中期之间,而后面的那个身材稍矮一些的人,则是一位处在造物后期的高手,比起吴尘等造物巅峰的高手,来也只是稍逊一筹。

一瞬间,李逸云便做好了决断。法力顷刻从脚掌爆发而出,身体化作一道流光,快若闪电的冲向处在前方那道黑影。同时,双手在身前虚握并拢,三色流转的五尺长剑顿时从他的双手间生长而出,剑身之上那遍布着的纹路似乎是一个个古老的文字,又像是一幅亘古的画卷,朦朦胧胧的叫人瞧不清楚。但又似只隔着一层微风便能吹起的淡淡光晕,随时都可能清晰地展现出它的真容。

此剑一出,周围原本混乱着的灵气顿时在一瞬间停滞不动,随后化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能量,从四面八方朝着李逸云手中的长剑迎头撞去。无论何时,只要李逸云的三生剑气全力出手,立刻便会成为一切的中心。时间在这一刻也仿佛被凝固住了,所有人的动作连同思维都似乎变得缓慢,只除了李逸云和他手中那柄能斩开一切的长剑。

向上一纵,李逸云再次腾空而起,身体在空中剧烈的旋转,化作一股三色闪耀的旋风。那些被三生剑气吸引而来的一股股能量,则随着李逸云的旋转被纳入了这股能量飓风之中,凝聚在他高举向天的剑芒之上,使之变得越来越凝实、耀眼!

而下一刻,随着空气爆出的一声炸裂的闷响,李逸云身周旋转着的气浪瞬间被驱散一空,露出了他的身体,以及那被他高举而起的通天巨剑。而在那响声落下的最后一瞬,高举着三色神剑的李逸云如陨石般坠落而下,三色神剑由上至下斩出一道锐利无匹的弧线,携带着龙吟虎啸之声,对着那当先的黑衣人斩了下来。

这时李逸云用的招式,正是他那自创的“云法”中,正面攻击力最强的风虎云龙。以三生剑气使出这招,更是无可匹敌,炸雷般的龙吟虎啸声中,那被攻击之人的全身都被三色光芒所笼罩,他的面容也落在了李逸云的眼中。

有些面熟!李逸云心想。随后心中一动,想出了这人的身份。其实,李逸云自从对吴尘攻出第一招的时候,便做好了觉悟,无论再遇到哪个熟人挡路,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以剑斩之。但此刻这人却恰巧没有那么熟,一眼之下没能认得出来,于是他便用片刻时间去思索了这人的身份。而正是他的这个思索使他的动作慢了一丝,于是便改变了这一剑原本应有的结果。

那人显然也是久经生死,三生剑气刚一出现时,便从中嗅出了危险的味道。但三生剑气的压迫与限制已正面落在了他的身上,再加上李逸云一气呵成的攻势,他根本没有机会进行应对。眼看着便要被一剑斩杀,李逸云却忽然慢了一瞬。这样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心念一转,自身的法力已经提升到了巅峰,双拳一齐向上击出,两只狰狞的狼头在他的凝聚在他的拳锋之上,扑向三生剑气的光芒。

几乎同时,他身后那稍矮些的黑衣人也出手了。他那修长的手掌对准了李逸云的方向,微蜷的五指自上而下猛地一划,五道由手指划出的利刃顿时破空而去,击向李逸云那双手合握着的三色长剑。正是当年一击破去李逸云“乾坤一掷”的离恨斩。而右侧又是白光一闪,玉虚宫的招牌绝技“三清剑气”已经从吴尘的手中挥洒而出,绕过了三生剑气,直接斩向它背后的李逸云。

面对着三个造物境界高手的联手反扑,李逸云的脸部不禁微微的抽搐了起来。尤其是那离恨斩,当年被它击中后的一切至今还历历在目。这样一来,他不得不放弃了之前想要先一击将较弱的那人斩杀的计划,手腕轻动,原本垂直斩下的剑芒顿时变成了倾斜的角度,由右至左的挥斩而出,先后与那两只狰狞的狼头、冰冷的离恨斩、以及纯白的三清剑气撞击在一处。

三股不分先后的气浪依次在空中炸开,李逸云立刻被反弹出十余丈远,跌跌撞撞的落到了地上。手中原本通天彻地的剑芒也变成了近乎透明的姿态,扭动着钻入他的体内。他的神色也有些委顿,显然是法力枯竭的迹象。

而对面的三人此时也颇为狼狈,那首当其冲的黑衣人双臂都呈现不正常的扭曲,显然已经骨折,而发出离恨斩的那人,脸色也十分的苍白,嘴角上还向下流出一缕细小的鲜血。吴尘倒是看不出什么伤势,可脸色忽红忽白好一阵,才恢复了常态。

一刻也不耽搁,吴尘立刻朝身旁的两人沉声道:“云儿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犬兄你挡住他,我去去就来!”说着一动身形,朝着柳鸣所在的方向奔去。

李逸云心知肚明,对方打得显然也是各个击破的心思。他立刻强行运转法力,一闪身便要缀着吴尘的方向追去。但不过刚奔出几步,一道身影便从侧面奔来,拦住了他的去路。同时那冰冷的手掌由下向上一挥,逼着他向后退去。

有些踉跄的站稳了脚步,李逸云目光冰冷的瞧着面前的人道:“犬神前辈,你也打算阻我?”犬神听了他这话,脸上的神色有些无奈,轻叹道:“对不起啦李公子,原本您是我们犬戎的恩人,不该对您出手,可我们犬戎数百年来逐草而生的生活终于有机会改变,我实在不愿意放弃。不过我若是败了,还请公子不要迁怒与犬戎一族,这一切不过是我和老四的自作主张,圣犬王他是不同意的。”

之前被李逸云一击断了双臂的人,正是圣犬王的弟弟,那个当年在李逸云北征之时与之激战过的圣四王。犬神的后半段话解释了为什么是他随着犬神前来,而不是更强的圣犬王,但他的前半段话给李逸云的震撼却更大!改变犬戎逐草而居的生活?吴尘竟然答应了犬神这样的条件?他究竟要做什么?难道是要颠覆这个天下?

而这时,另一边的战场在吴尘加入之后又有了颠覆性的变化,原本柳鸣已经岌岌可危。但吴尘出手后,几招之内,岌岌可危的就变成了姜凌虚,好几次都险些被一刀两断。这样的情况下,与楚戾打斗占了上风的王骏不得不出手相助,帮着姜凌虚挡开吴尘的数次攻击。但他自己原本不过是稍胜过楚戾半筹,这样一分心便立刻落在了下风,即使加上李玉龙的天人界也无法再逆转。

瞧着急转直下的战局,李逸云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也越发的坚决了。的确,此时他的状态可以说是油尽灯枯,地风升、九尾之力等一系列增幅也早已自行消散。若不是剩余的最后一丝三生剑气反哺自身,此时他定然已经因增幅法术带来的虚弱感而失去了意识。不过,就像吴尘有着犬神作为后手一样,作为他的徒弟,李逸云也事先准备了一些东西。

碧光一闪,一柄四尺长剑出现在他的手掌之中。笔直的剑身宛若一块晶莹的翡翠,分外耀眼。一条条种类各异的藤蔓、枝叶从剑刃中央的那条贯通始终的金线上蔓延开来,布满了真个剑身。这可不是李逸云施展剑气所凝聚成的事物,而是货真价实的南斗神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