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通天之路(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82字
  • 2015-07-26 19:08:11

他这一句话出口,除李逸云之外的所有人,立刻便瞪大了双眼,神色间已充满了抑制不住的恐惧。前进的脚步也变得慢了下来,并且每走几步,便要瞧一瞧自己是不是有些偏离光带的中心,生怕掉出光带之外。

此时通天之路上的几人,并不是胆小之辈。别说是几个男的,就算是身为女子的风沐翎,也是屡经生死,早已极少产生恐惧之感。即便是遇上秦玄那样的高手,也能抑制住心绪的波动,不会露出恐惧之色。

然而宇宙乱流却是唯一的例外。对于这种触之既死的危险之物,即使是修道高手也不敢去研究它究竟从何而来。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便有一种说法流传了下来:某位混元境界的大能曾经研究过宇宙乱流,最后得出结论:每一处宇宙乱流,都是这个世界与另一个世界的交界点,两个世界的能量在此处相互排斥,便生出了宇宙乱流。

宇宙乱流的规模,大概分为大小两种。小型的宇宙乱流比较常见,李逸云突破造物境界之时在他体内出现的,以及他用法术来到天山时遭遇的那些,都是小型的宇宙乱流。它们是由类似于造物高手的内宇宙那样的“半世界”,与这个世界相交形成的。但这样的宇宙乱流,但凡有一个爆发起来,便足以毁灭数个造物境界的高手。

而大型的宇宙乱流,它的另一端连接着的,是与这个世界级别相同的另一个世界。一个完整的、拥有完美的自我循环的宇宙。这样的宇宙乱流若是一旦爆发,接近它的修道者自然是无法幸免,而它所产生的破坏,还将迅速将外波及,扩散到世界的各个地方。

天裂地陷、江河倒流、火山喷发……无数的灾难背后,或多或少都有着宇宙乱流的影子,而记载之中最有名的,便是上古之时那场女娲以五彩石补天才得以消弭的灾祸。

那场灾难,表面上看来是因为共工撞断了不周山天柱,但根本的原因则是那不周山本是一个大型宇宙乱流的封印,而共工的这一撞破坏了封印,使得宇宙乱流彻底的爆发开来。并且在不周山断裂的同时,共工将自己体内已经达到混元境界的内宇宙彻底引爆,相当于两个大型宇宙乱流同时爆发,这才才造成了灾难的发生。

而在不周山中,伏羲仙逝前下的法阵即刻发动,相当于伏羲本人在全力消减着宇宙乱流的能量,女娲也立刻开始施法,以五色石将宇宙乱流再次封印。伏羲和女娲,即使是在混元境界的高手中,也是首屈一指的存在。但即使是这样,女娲最终还是透支了自身的生命力,才将宇宙乱流的爆发完全遏止,而就在她短暂的施法期间,爆发出的能量余波,便给这世界造成了天翻地覆般的灾难,甚至连山河的格局也为之改变。

正是因为如此,当许乾坤神色如常的说出周围都是宇宙乱流之时,在场的人们才都变得战战兢兢了。这样说来,李逸云之前就算被几人一起修理一顿,也是纯属活该!

回答了李逸云的话之后,许乾坤便再不多说一句,依旧不急不缓的向前走着。但本来与他同样神色如常的李逸云却是双瞳微微一收,显出一丝凶狠的气息:“许前辈,如此的事情,您应该事先跟我们说一声吧?”说着,他隐在袖内的掌中光华闪动,一直覆盖在身体之上的造物仙衣也不留痕迹的微微鼓荡起来,已经准备随时出手。

但许乾坤却依旧是一副笑脸:“李公子,并非老夫蓄意隐瞒,只是你想,就算我提前告诉了你这里充斥着宇宙乱流,你难道就不会进来了吗?还是说你能让你的哪位朋友待在外面?而你看,知道了这里的情况后,唯一的变化便是大家都觉得恐惧,除此以外别无改变,那为何还要说出来呢?”

他这番话将李逸云说愣了,掌中凝聚的法力也缓缓消散。的确如他所说,就算事先得知此处的真实情况,他们这些人也是都要进来的。因为秦玄一行人显然已经到了,李逸云一行人又都与之有仇,这个时候孤身待在外面反而更为危险。就算是他们不愿意进来,李逸云也要强行把他们拉进来。这样一想,似乎又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李逸云用力的摇了摇头,自嘲式的笑了笑,可那股不安之感依旧不曾消去,而是随着前进的脚步,不住的加强、加深……

各怀心思的又走出一段,几人来到了一处圆形的平台。平台依旧是那半透明的紫色光芒构成。下方空荡荡,距离越远处光芒越暗,不知通向何处,让人瞧着有些惴惴不安。

而这平台似乎也有了灵性,想要吓吓他们。几人刚一踏上平台,灿烂的光芒便从他们脚下亮起,越过他们的头顶将他们裹在其中。无比繁复的纹路在平台上刻画出一个浑然天成的法阵,转眼间便将人们包围在其中。

几人当中,风沐翎作为女娲的后人,本就擅长法阵,如今到了造物的境界,在法阵上的造诣在世间也算是屈指可数了。而李逸云的浩渺辉光诀更是号称可破万法,就连禹皇陵内的法阵,李逸云也觉得若是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便能够将其破解,不需完成考验便能直接见到大禹的神念。

但现在的这座法阵,两人一眼看去,便生出一种无穷无解之感。眼睛看到的每一处,都似乎包罗天地万物,囊括宇宙至理。按理说,这样的位置便应该是法阵的中心了,可稍稍一转目光,法阵的另一处同样也是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姿态。顷刻间李逸云便明悟,就算是给他再多的时间,他也无法破除此处的法阵,唯一的办法便是用三生剑气强行破阵,但且不说能否成功,就算是成功了,以他现在的修为,法力也会瞬间消耗一半,根本不敢再向前走了。

但好在他们并不是前来破阵的。法阵的光芒刚刚亮起,许乾坤便又将那雪玉海棠拿了出来。银白色的微光在灿烂的法阵中毫不起眼,但随着这白色光芒的亮起,法阵那灿烂的光芒顿时潮水般退去,重又没入脚下的平台之中,消失不见。

许乾坤长出一口气,似乎这一下带给他的消耗也不小,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的说:“之前叛徒岑渐盗取无尽融融丹之时,以炸裂了一枚雪玉海棠为代价,破了这通天之路上的所有禁制,至今也没恢复完全,不过倒是省了些事,若是完全状态的法阵,老夫想要破除也不会这么容易了!”接着深深地呼吸了一番,才继续向前走去。

而听了他这话,李逸云等人的神色又是为之一变。如此威灵四射的法阵居然还是处在不完全的状态,那么它完全状态时的威能究竟会达到什么样的程度?于是便又想到了那位高不可攀的祖师,而知道李逸云前世因果的两人,瞧着李逸云的眼神也变得古怪起来。

继续向前走,又出现了几处各不相同的防护法术,而许乾坤自始至终都是以不变应万变,凭借着雪玉海棠破除了一切的阻碍。等到走出大约五六里地的时候,一行人在许乾坤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处,左中右三条蜿蜒的道路向远处延伸,不知还有多远。

停住脚步,许乾坤指了指三条岔路说道:“几位,前面的这三条路各自通往不同的地方,左面的路通往的是典籍室,右边的路通往的是宝藏室,今日怕是不能带大家前往了。还请大家随我走中央的这条路。”

他说的客气,几人心里都有数,典籍室和宝藏室这类的地方,都是门派的隐秘所在,自然不能轻易给外人看。几人朝许乾坤拱了拱手,便继续随着他沿着直线的方向向前行去。

接下来的行程,再也没有阻碍前行的法术存在。人们又走出了两三里远,远远的便瞧见几点金色光芒,在远处的黑暗中忽明忽暗的闪耀着。

想到这道光芒很有可能与九州鼎的秘密有关,蓬勃而生的好奇心顿时压住了对宇宙乱流的恐惧,人们纷纷加快脚步,朝着光芒的源头不断地靠近。

那金色光芒的形体随着人们的走进渐渐地显露了出来:一个金色的圆台孤零零的站在远处,大约有五尺多高。顶端之上左右对称的位置竖起了两根手指粗细的圆柱,两道金色的光芒分别从两根圆柱的顶端射向中央,穿过了两个嵌套着的圆环后,连接在了一起、而那两个圆环则以这道光芒为轴,缓慢而有序的转动着。

宇宙轮?!李逸云心中暗叫一声。不知怎么了,看到那两个旋转着的金环的那一刻,李逸云便想到了蓬莱仙岛的镇派之宝——宇宙轮,尽管两者除了旋转的圆形之外再无相似之处。不过仅凭这一丝感觉,李逸云便能够确定,面前的这件不知是不是法宝的事物,定然也与宇宙穿梭相关。

走到了距离它数尺的位置,许乾坤站住了脚步,头也不回的向后一伸手说:“凌虚!把葫芦给我!”姜凌虚闻言,立刻从腰间摘下那布满金纹的红葫芦,一晃手掌将它变回了双手合抱的大小,恭恭敬敬的递给了许乾坤。

而许乾坤却没有伸出另一只手,而是轻轻一托,那葫芦便悬浮在他手掌之上三寸的高度,随着他手掌的动作移动到了他的身前。紧接着,他空出来的另一只手在葫芦嘴的位置一抹。一道七彩光芒顿时激射而出,投向那嵌套着的圆环中心。

而光芒的正中,赫然便是那犹如活物的无尽融融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