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通天之路(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32字
  • 2015-07-26 19:06:51

听他们这样说,离恨天宫的师徒都是一脸茫然。而虞烬起初也是不知所谓,思索了片刻才想起曾经听他们说过的关于“天外天”的事件,双目立刻变得锋利了起来,神色也变得万分专注。

许乾坤见几人神色大变,开口问道:“李公子,老朽愚钝,你说的天外天究竟指的是什么?可否明示?”李逸云便将有关天外天的情形再次说了一遍。

一番话过后,离恨天宫师徒三人均已是一身冷汗。半晌后,许乾坤才心有余悸的再次问道:“李公子,那你们对这天外天的来历可有什么了解吗?如此神秘的组织究竟是源于何处?”李逸云摇摇头,遗憾地说:“晚辈惭愧,直到现在除了见识过他们的实力之外,对这股势力依旧是一无所知,不过晚辈现在有一个猜测。”说着,他突然停了下来,似乎犹豫了片刻才下了决心,瞧着许乾坤的双眼说:“我怀疑天外天的起源很可能与贵派有关!”

“什么?”李逸云话一出口,坐在远处的王骏立刻便脱口喊道。姜凌虚也是满脸的惊骇之色,正要说些什么。许乾坤突然回过头来,深深地瞧了他们两人一眼,两人立刻便停住了正要说出的话。瞪着眼不再言语。

而最靠近许乾坤的李逸云留意到,自己说出所想的一瞬间,许乾坤那淡泊的双目间也掠过一丝震惊,但随后便又恢复了淡然,又透出一股信服之感,显然在刹那间便已经将李逸云的猜测仔细的分析了一番,并相信了他的判断。但不知是不是错觉,李逸云在他的眼中还发现了一股转瞬即逝的凶厉之色,好像是择人而噬的猛兽一般。

这时,姜凌虚和王骏的神色都已恢复了平静,然而一抹惊讶和恐惧的神色还是在他们的眼中盘桓不散,看来也有些相信了李逸云的话。而李逸云身旁的几人则在片刻的惊讶后了然的点了点头,都露出一副明悟的神色。

“李公子说的有理!”许乾坤依旧一副淡然出尘的神色:“这天外天在中土现身,只是近两年发生的事,若是本门早年遭遇之事是这天外天所为,那么它在本门现身就比在中土现身早了近百年,这样一看,天外天的起源说不定真的与本门有些关系,不过时光飞逝,早已是物是人非,就算是以前存在过一些痕迹,如今怕也是尽数消散了吧?”

李逸云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神色一变,重又变得郑重起来:“前辈,毕竟那天外天实在是太过诡异,又强大的无法抵抗,所以晚辈觉得与其在它的身上浪费精力,不如专心对付眼前的秦玄。九州鼎当年被鸿钧祖师拿走,想来定然是不愿让歹人得到它,若从师门传承上论,我们玉虚宫与贵派可以说是系出同源,祖师留下的神器,可万万不能落入宵小之手啊!”

“李公子说得有理!”许乾坤袍袖一振,站起身来。其余诸人不敢怠慢,也都跟着站起身来。“事不宜迟!几位这就跟着老朽前往通天之路一探究竟如何?若是本门当真有神器踪迹,那就只能在那里了!”许乾坤朗声说道。

他这样一说,李逸云等人反倒愣住了。他们原来想着,自己一行人刚来到人家的地盘,就像要人家将门中的机密拿出来,这怎么想都有些无礼,李逸云刚说出了关于九州鼎的事,便在心中准备好了数套说辞,以应对许乾坤的种种反应。可就是没想到许乾坤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于是他准备的那些说辞,便只能被在肚子里了。

而坐在他们对面的姜凌虚听了这话后,眉头皱了皱,露出有些古怪的神色,张张嘴似乎要说什么,但却一个字也没说。这情形李逸云也瞧在了眼里,顿时生出一阵疑惑。他心中思绪电转,转眼间便思索了无数种可能,但始终也想不到,许乾坤要借助此事对他们不利的理由,于是只好与身旁三人一同站起身,朝着许乾坤拱了拱手道:“前辈请!”

许乾坤点了点头,手掌随意一挥,几人便觉身体一轻,眼前的景色骤然一换,便已置身于碧空之下,微凉的风从四面八方吹来,让人们精神为之一震。

几人身处的位置,正是原本大殿的屋顶上的一块平台。放眼瞧去,四面八方的一座座山峰都已被他们踩在脚下。皑皑的白雪与层叠的云雾相互缠绕在一起,无边无际的延伸到天地的尽头。而再向上,便只剩下那高挂在碧空之巅,俯瞰众生的烈日了。

放眼远眺,满目都是那延伸至世界尽头白色。不禁李逸云等人生出一种渺小卑微之感,连呼吸也都暂时忘却。而就算是出身离恨天宫的姜凌虚和王骏,此时的眼神也都溢满了那无论看过多少遍,都不会消失的赞叹之色。

唯一神色如常的便是淡然出尘的许乾坤,他沉默了片刻,等几人从对眼前的景象的震撼中恢复平静,这才开口道:“几位,老朽现在便要开启通天之路,请小心些!”李逸云等人连忙拱手答道:“前辈请!”

许乾坤微微一笑,手掌一翻,一块雪白的事物出现在他的手中。正是一块与李逸云所得相同的雪玉海棠,只不过他手里的这块玉石是完整的,洁白无瑕的海棠花为这天地之巅带来了一丝淡淡的柔和之美。

一点白芒从花蕊出亮了起来,随后飞快的扩散到了每一片花瓣之上。玉质的海棠花如同变成了一团燃烧着的白色光焰,紧紧地贴在许乾坤的手掌之上。

轻喝一声,许乾坤将手掌向外一推,那闪烁着光芒的海棠花顿时烙印在了他面前的空中,如同贴到了一块看不见的墙壁之上。紧接着,那白色光焰便开始向外扩展,依旧维持着海棠花形状的轮廓,迅速的便超过了他的手掌宽度。

而在那花形轮廓的的中央,一个幽深的孔洞随着光焰的扩张渐渐增大,转眼间便扩大到了径长丈余的大小。淡淡的暗紫色光晕从其中散发出来,显得华美而神秘。

又向外扩张了少许,那白色的光焰便停了下来。这时,那孔洞的大小已经达到了径长两丈左右。随着光焰扩张的停止,一条淡紫色的光带从孔洞的深处延伸而出,斜斜向下穿出孔洞,地毯一样铺到了平台之上。

之后,淡紫色的空洞便再无变化,如同一只巨大的眼睛般,静静的注视着众人。许乾坤摆出了个请的手势,向着李逸云几人说:“这便是本门的秘境——通天之路,几位请!”

李逸云微微一笑,身子不经意的一动,挡住了正要上前的李玉龙,抢先说道:“既然是贵派重地,我等怎敢无礼?前辈先请才是!”许乾坤神色毫无变化,捋了捋胸前的白色长须,微笑道:“那好!老夫便做一回不客气的东道了!”说着脚步一动,便踏着那铺到身前的紫色光带,踏入了那孔洞之中。

见他真的进入了孔洞之中,李逸云才身形一动,跟着他走了进去。有意无意间,用自己的身体将其他人和许乾坤隔了开来。从许乾坤爽快的答应了共享九州鼎之谜的那一刻,李逸云的心中便生出一种隐约的不安。

开始的时候,李逸云还以为是自己常常遇人不淑所以疑神疑鬼。但随着这通天之路的开放,这种不安之感更是越发的强烈起来,李逸云已经确定,这根本不是什么疑神疑鬼,而是造化之域的力量带给他的警示——有危险即将来临!而它的源头,便是一副仙人模样的许乾坤!

又仔细的瞧了他几眼,李逸云始终不敢相信他会对自己不利,但对多次创造了奇迹的造化之力,李逸云毫不怀疑。因此他已经判定,即便不是他出手,即将到来的危险也一定与他有关。而面对着这样的危险,自己以外的其他人都无法应付,反而会让自己缚手缚脚,因此便干脆挡在了许乾坤与他人的中间,以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变故。

等到最后一人也迈入了这紫色的空间之中,那用来支撑着入口的白色光焰顿时向内一缩,再度化为了那不过茶杯大小的雪色玉石,飞回了许乾坤的手掌之中。

收回玉石,许乾坤伸出手横着一扫周围的空间,转头向身后的李逸云说:“李公子,请看!此处便是自从鸿钧祖师立派之时便开创出的一处异宇宙,本门称之为通天之路,用来放一些典籍法器之类,比起玉虚宫想必是相差甚远!让李公子见笑了!”

李逸云连连摇头:“哪里哪里!贵派与本门各有千秋,晚辈今日也是开了眼界了!”说着,他转目光向四周瞧去,目之所及,空间中的一切都呈现着淡淡的紫色,散发着如同被罩上紫纱的灯笼一样的光芒。而在其中,又有许多特别耀眼的光点,点缀在各个角落,像夜空中的星辰。

但李逸云的神识却明确的告诉他,这看似平静安谧的景象完全是错觉,一种有些熟悉的恐怖能量,正隐藏在这层伪装之后,一不小心便有身死道消的危险。

感受着那隐约透出的恐怖,李逸云陡然一惊,神色凛然的瞧向许乾坤,沉声道:“前辈!除了我们脚下的光带外,这四周的一切,都是宇宙乱流吧?”

他这话说的很是大声,后面跟着的人们也都听得清清楚楚。顿时,人们便惊讶的止住了脚步,一齐望向许乾坤,连他门下的两名弟子也不例外。

一抹惊骇在许乾坤眼中一闪,但立刻便消失无踪,他微笑着点点头,依旧一副淡然的神色道:“李公子果然见识不凡!不错!除了我们脚下踩着的这条路之外,四周一切的本质都是宇宙乱流,只是施加了干扰视觉的法术,防止吓到人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