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归乡(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91字
  • 2014-06-25 22:00:16

一路上,二人默契的选择了步行。白天赶路,晚上便休息,有李逸云的五行之术作依托,造起木屋来不过是手到擒来。两人并不知道黑火宗已经覆灭,为防遭到他们的报复,两人选择的道路都是极为偏僻、杳无人烟的山路。深山中没有人家,但野兽倒是不少,加上李逸云不错的烧烤手法,一路上倒也没有口腹之饥。

这一次,似乎是存心作弄风沐翎一般。一路之上,李逸云对目的地都是只字不提。但风沐翎的性格很是淡泊,李逸云不说,她也不问,晶晶更是不会理会这些事情。于是,就在只有李逸云自己知道目的地的情况下,两人一路穿过了蜀地,重新回到了天门山以北的大地之上。

穿过天门山后,李逸云又带路向正北进发,方向大致比当初的映月湖偏东一些。到了第三日的黄昏,两人远远地望见了一个依水而建的小镇。瞧着它,李逸云露出了复杂的表情,既期待又哀伤。他站住了脚步,沉默了片刻才伸手前指,对着同样停住脚步的风沐翎说:“今天就在这里住下好吗?”

风沐翎点点头,双眼一眨不眨地瞧着他说:“好啊!这个镇子,应该是你的家吧……”李逸云并不意外她能猜得出来,微微颔首叹了口气说:“是啊!不过我也已经有十年没有回来过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认得我!我们先进镇子再说!”“好!”风沐翎说着,跟着李逸云向着镇子走去。

进了镇子中,李逸云瞧着道路两边的房屋,神情既怀念又迷茫,镇子与他记忆之中的样子相比,有些似是而非了。但等他瞧见路边摆摊卖菜的大娘,双眼中便瞬间透出了兴奋的光彩。走到对方面前兴奋地说:“张大婶!您好啊!我是逸云,您还记得我吗?”

张大婶眯着眼瞧着面前高挑英俊的青年,犹豫了片刻,突然恍然大悟般的高声道:“啊!你是李家妹子的儿子阿云!”李逸云点点头:“是我是我!大婶你还记得我我实在太开心了!”

张大婶一双眼中已经溢满了泪水,但还是忍不住笑着说:“你能认出我我才应该开心吧?记得你小时候一直都记不住大家谁是谁?”李逸云呵呵一笑:“其实现在也是,只不过我现在已经不凭长相认人了,凭的是感觉!比之前管用多了!”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一个挑着担子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离着老远就对张大婶喊道:“呦!张家妹子!忙着呢?咦?这两位是外地的亲戚?”张大婶探出头,冲着他大声道:“什么外地的亲戚呀!这是阿云!李家妹子的儿子!你不认识了?”

李逸云转过身来,瞧了男子几眼,有些不确定地说:“这位是……赵大伯?”赵大伯放下扁担,擦了擦眼睛,仔细瞧了一番后立刻走上前来,用力地拍了拍李逸云的肩头,眼中含着泪说:“你这小子!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回家来看看!嗯!倒是长高了不少!”李逸云哈哈一笑,眼中似乎也有些湿润了:“恩恩,我知道错了!这么多年了,赵大伯还是那么壮实!”赵大伯没好气地说:“别拍马屁!我这把老骨头我知道……”

附近的人听到了几人的说话声,立刻便好奇地聚了过来。经过张大婶和赵大伯的说明后,曾与李逸云相识的那些人立刻便上前寒暄起来,李逸云也高兴地和他们谈天说地。

突然间,一个核桃大的烟袋锅从人群中飞了出来,重重地击在了李逸云的头上。李逸云痛呼一声,朝着烟袋锅飞来的方向瞧去,正要发怒。但瞧见对方的样子后立刻蔫了下来。垂下头无精打采地说:“祁爷爷,你干嘛打我啊?我又没拿您竹筐去捉鸟。”

满头雪白长发的老者走上前来,怒气冲冲地指着他说:“你还说?你小子这一走就是十年!老头子我认得你是谁?你要是再不回来!你就见不到我了!”说着说着,眼泪顺着满是皱纹的脸止不住地流下来。

李逸云也抽了两下鼻子,强忍着泪水,抱住了老人说:“祁爷爷,是我错了!您别怪我好吗?”“好好!”老者连连点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围着的人们见了此情形,也都忍不住眼含泪水,只有晶晶不知所谓地四处环视着,摸不着头脑。

“阿云?是你吗?”一声响亮的呼唤声从人群之外传来。李逸云轻轻地松开老者,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瞧去,便瞧见了刚刚挤进人群来的铁锤。上次两人见面,还是在两年前李逸云十五岁生日的时候。年近三十的铁锤比起两年前,脸上已经多了几丝皱纹。目光也显得更加沧桑。

“哥!我回来了!”李逸云轻声说。铁锤走上前来拉起了他的胳膊:“那别在这儿站着啦!赶快回家啊!”说着朝着四周的人说道:“诸位父老乡亲!今天我兄弟回家!诸位到我们家吃饭!一律半价!半价啊!我和我兄弟先回去等着大家啦!”说着拉着李逸云向外走。“好!好!”“铁老板大方啊!”人们纷纷应和道。

挤出了人群,李逸云指了指跟在身旁的风沐翎说:“哥,这位是风沐翎姑娘,是我在外结识的朋友!”铁锤打量了风沐翎几眼,笑着点头道:“姑娘既然是我兄弟的朋友!那也就是我铁锤的朋友!千万别客气!”说着又转向李逸云道:“你小子可别怠慢了姑娘!丢家里的人!”说着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分明在说:“兄弟这可是好机会!不能放过啊!”

李逸云瞧出了他的意思,但当着风沐翎的面也不好多说什么,于是只好点点头应付道:“好好好!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铁锤满含深意地瞧了他一眼,便带着两人朝着镇中一座较高的建筑走去。

遥遥望去,“思归客栈”四个大字高悬于门楼之上,古朴淡雅,和李逸云记忆中的样子一般不二。但客栈的其他东西,却已截然不同了。客栈占地面积至少扩大了一倍。显然经过了很大规模的修缮。

“哥!你可真行!客栈被你经营的这么好!”李逸云转头瞧着铁锤赞许道。铁锤笑了笑,没说什么。转过了弯,客栈的大门已经是一览无余。一个年近三十的妇人牵着一个男孩,怀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孩,正在门口张望着。

见到铁锤带着李逸云和风沐翎朝这边走,那妇人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李逸云则笑着赶上前来,恭恭敬敬地施礼道:“这位就是嫂子吧?小弟逸云有礼了!”铁锤跟着解释道:“家里的,这就是阿云,快点打招呼啊!”

那妇人这才恍然大悟道:“是阿云?天啊!回家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你哥经常提起你,昆仑山太高了,我身子也不是很好,所以也没去看过你,你可别挑理啊!”说着又拉过身旁的小男孩,将他推到李逸云面前说:“小虎!这是你李叔叔,快说叔叔好!”

小男孩既好奇有有些害怕的瞧着李逸云和趴在他肩头的晶晶,怯生生地说道:“叔叔好!”李逸云伸出手来轻轻地捏了捏小男孩的脸,笑着说:“小虎都长这么高啦。真结实!”小虎见李逸云神色和善,之前的害怕也渐渐淡去,脸上浮现出了笑意。

铁锤妻子眼里含笑的嗔道:“这孩子见不得世面,让兄弟你见笑了。”李逸云哈哈一笑:“哪里哪里,小虎很可爱呀!嫂子,这是侄子还是侄女呀?叫什么名字呀多大了?”妇人笑着抚了抚怀中的婴儿说:“是个女孩,叫小兰,刚一岁还不会说话呢!”李逸云赞叹道:“你看着眉眼!长得和嫂子可真像!将来一定是个美人!”“兄弟说笑了。”妇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这时铁锤插嘴道:“行啦,别在这说话了。兄弟赶紧进屋吧,外面风怪大的。”“好啊!”李逸云点了点头,于是众人迈步进入屋中。

铁锤带着几人穿过厅堂,来到了客栈的后院,圆形的小院中,有一眼水井、一块菜地和小块小小的花圃。三座分立着的,小而精致的木屋环绕在小院的周围。指着东侧的那间屋子,铁锤说:“这几年你不在,这几间屋子也一直是两三天一打扫。很干净的。你还住在这里?”李逸云一拍手:“谢谢哥!那我就还住在这里好了!”说着又指了指中间的那间屋子说:“哥!这间屋子也没人住吧?”铁锤点点头:“自从李婶……一直也没人住,不过我也经常去打扫。”“那好!”李逸云说到:“就让沐翎妹子住在那里吧,也方便一些。沐翎妹子你看怎样?”风沐翎点了点头:“好呀!那谢谢铁锤哥了!”说着又朝着铁锤施礼致谢。

“行了行了!”李逸云打断他们说:“别客套了!走了这一路你不累么?赶紧去歇着吧!哥,嫂子,你们不用管我们,忙你们的去吧!”“行!兄弟你先歇着啊!要什么就和我或者你嫂子说就行!”说着,铁锤便带着妻子和孩子离开了。

院中剩下了李逸云和风沐翎两人,李逸云想了想,将肩上的晶晶抓下来,塞到风沐翎的手中说:“妹子,你先歇着。我再出去看看,和大家说些话。”“好!记得回来吃晚饭!”风沐翎嘱咐道。

“知道啦!”李逸云背对着她挥了挥手:“我要是不回来,以你的性子,估计也不好意思开口要吃的,我哪儿能看着你饿着呢?”说着,李逸云在风沐翎的注视下穿过院子,再次回到客栈的大厅。

和铁锤打了个招呼后,李逸云便又回到了大街上,瞧着远处依稀可见的人影,他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在心里盘算着要去找谁。

这时,一个身穿白衣的身影由远及近,笔直的朝着客栈的方向走来。眼看着他到了门口,李逸云下意识的就开口道:“客官!您是要住店?”

听到李逸云的声音,那人停住了脚步。摘下了戴在头上的草帽,露出他那年轻的面容。瞧见了这张脸,李逸云顿时愣住了。那人却笑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呀!李师兄,玉虚宫找了你好几个月,没想到你居然在这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