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离恨天宫(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52字
  • 2015-07-26 19:02:47

除了李逸云之外的几人爬起身,立刻便要找那个罪魁祸首算账。但却又不约而同的渐渐地停下了动作,有些痴怔的立在了原地,凝视着前方的景物。

几人此时正处在一座山峰的半山腰处,目之所及,地面之上尽是一片无瑕的白色,从他们的脚下向远方蔓延开去。环首四顾,周围布满了层层叠叠的山峰,一眼望不到头。

而若是向着山脚下望去,一座座白雪皑皑的山峰竟又如春柳般勾勒出柔和舒缓曲线,一路向下,穿过层叠的云雾,延伸到远方大地的尽头。

“这……不是昆仑山吗?”李玉龙喃喃道。但随后又自己否定了自己:“不!这里与昆仑山的感觉不同!”的确,昆仑山也如这里一样,是漫无边际的雪山,然而,两者带给人们的感受却是截然不同。

皑皑的昆仑,如同一柄横亘在大地上的利剑,让人一眼望去,便能觉出它的锋锐之气,散发着凛冽而孤高的气息。然而此处的雪峰,却要显得柔美的多,它没有昆仑山那样的霸绝天下之气,但却更显得洁净、神圣、飘然出尘。若是硬要用一样事物来比拟,那便只有皎洁的明月与之最为神似了。

瞧着几人满目的赞许之色,姜凌虚很是得意地说:“怎么样?这就是我们离恨天宫所在的天山,几位若是有兴趣,以后不妨常来转转。”虞烬皱了皱眉,有些疑惑地问:“这么说我们还真来对了地方了?”姜凌虚点点头:“正是,李兄的这手法术真是堪称神来之手了,数千里的距离弹指间便到,佩服佩服啊!”

可被他夸奖的李逸云此刻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这一说,原本被景色吸引住的人们立刻便回过神来,想起了之前要做的事,纷纷面露凶光的朝他走来,从三个方向将他围在了中央。

“别冲动!别冲动啊!”李逸云连忙赔笑道:“我这也是初学乍练,使用之前我也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就饶了我这一次吧。”见几人面色稍缓,他连忙趁热打铁的伸出手指,来不及细想便指天起誓道:“我保证,下次的话,一定能控制好力道,绝对不让大家摔跟头,宇宙乱流我也会用障眼法遮住,绝对不会吓到大家!”

这一句话出口,却是适得其反。几人原本有些缓和的神色再次凌厉起来。风沐翎咬着牙狠狠道:“你还想有下一次?”李逸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连忙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停地说着:“不会有下次!绝对不会有下次!”

见他这幅神情,几人才终于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理他。可李逸云却忍不住在回味刚刚施法时的感受,心里不住地想着下一次的时候,该怎样改良这门法术了。

可以说直到他悟出这招法术的时候,李逸云才真正的了解了造物境界的修炼之路,那便是融合。达到造物境界之后,道者需要将自己拥有的所有法术神通,以某种法力为核心,逐渐的化繁为简、融为一炉,从而使以同样此为核心的内宇宙渐渐的包罗万象,趋于最终的圆满之态。

这也正是那些造物境界的高手,修为越高,法力所展现的光芒便越单一的原因。就像秦玄无论用什么样的法术,法力的颜色都是纯净的森白之色,而彭祖则是近乎通明的琉璃之色。这并不是他们使用的法力属性单一,而是他们已经将自己掌握的所有能力,都融成了这一股力量,以至达至自身的圆满。

李逸云的内宇宙和法力核心毫无疑问是三生剑气。以此为核心,李逸云开始将自身的诸多能力渐渐地删繁就简,融为一体。他最开始直接从姜凌虚脑中读取想法的法术,便是以三生剑气为载体,融合了五毒神诀、九幽索魂的能力,之后超长距离的空间移动,则是天山遁和宇宙诀的融合,尽管操控起来还没有驱如臂使,但毕竟已经成功的使用了出来。不知不觉间,李逸云的修为便又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不过李逸云现在还没什么时间去体会自己的提升,见人们终于放过了他,他连忙朝姜凌虚问道:“姜兄,既然这里已是天山,那便有劳姜兄带我们前往离恨天宫可好?”

姜凌虚点了点头:“那是自然,请几位跟我来。”说着,一抚袍袖便飞身而起,如同一只展翅而飞的青鸾,向着身后峰峦的更高处掠去。剩下的人也都纷纷纵身而起,化作一道道流光追着姜凌虚的身影向上飞掠,身体渐渐地没入了更高、更厚重的云层之中。

云海之中白茫茫一片,与白云山峰顶的云海之阵相似,都是无处不在,将人们紧紧地裹在其中。唯一的区别就在于,此处远比白云山冷,因此云气也要凛冽的多,与飞速上升的几人擦身而过时,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一道道凛然寒气。

不过以这些人的修为,对寒冷的抵御比起常人要强出千万倍,因此这足以让常人毙命的寒冷对于他们而言不过是有些发凉,反而让他们有了些异样的舒适之感,就如同回到了修为孱弱的童年时的冬季,一阵阵的寒意微微有些刺骨,但这几人却是乐在其中。

突然,人们只觉周身一轻,紧接着便已冲出了云层。有些刺眼的阳光洒在了人们的身上,让他们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双眼。等到他们适应了这突如其来的光芒,慢慢的睁开眼睛之后,立刻又被眼前的景色吸引的移不开目光。

为蓝色的天空之下,一座座洁白无瑕的山峰被阳光撒上了淡淡的金色。群峰横向蔓延开去,好似由一株株通体白色的巨型树木组成的银色森林。再也不用姜凌虚指引方向,因为在这片森林之中,有一道格外高绝的白色身影屹立在群峰之中,如同鹤立鸡群般指向更高处的天空。而在那峰顶之上,霓虹般的七彩光芒将它牢牢的覆盖住,如同少女身上的轻纱,被它遮挡着的宫殿若隐若现,隐约间显露出它那尊贵雍容的气势。

“贵派果然不同凡响!”李逸云忍不住赞叹道。他险些被人们修理一番后,人却反而放得开了。隐隐间竟有了些年少之时活泼的神色。此时见了离恨天宫这样的形貌,不由得心中大觉惊叹。比起建筑规模,玉虚宫要远远超出离恨天宫,可若是比起典雅尊贵,那就大大的不如了。

听他这样说,姜凌虚自然十分高兴,哈哈大笑地说:“多谢李兄称赞,事不宜迟,几位这就随我去门里做客吧!”说着身形一转,斜斜的向上掠去,直射向那七彩的霓虹。几人也都纷纷跟上,在空中划过一道道耀眼的光芒。

转眼间,人们便来到了那面散发着七彩光芒的屏障之前。正要询问姜凌虚该如何通过,却见他毫不停留的向前冲出,身体径直的穿过了那道光芒,而那七彩的光芒在他穿过后立刻便恢复原状,连一丝波澜都没有起伏。

人们的心中都有些奇怪,按理说这样的屏障,应当有着不同特色的阻挡之效!可瞧着他穿越之时竟是不管不顾,几人也只好硬着头皮,尝试着向那七彩光芒飞去。

与光芒一触,几人的身体顿时毫无阻碍地穿越而过,大家惊讶的察觉,这看似耀眼的七彩光芒,竟然是没有任何实质的!然而又有些微的不同,几人穿越之时,便能感觉到有种奇特的东西被这层光芒烙印在了他们的身上。这事物极为微小,但正是因此才难以察觉。

正当他们暗自揣度的时候,就听姜凌虚已然朗声喊道:“二位师弟辛苦了!我之前发出的消息你们收到了吗?”顺着声音瞧去,只见面前十余丈远处,便是高达十丈的金色巨门,两条张牙舞爪的巨龙从两边盘旋而上,龙头在空中聚在一起,中央隔着一颗巨大的圆球。似乎是仙丹,又似乎是宝珠。

而在门的下方,两个手持长枪的青年正分立左右,两套以金色为主的羽化神甲十分耀眼。姜凌虚话音未落,左手边的那名青年便拱手答道:“姜师兄!您发来的消息,掌门人已然得知,宫内的各处都已派人戒备!这几位便是您信中所说之人吧?请一同入内,掌门人有请!”说着连同另一位青年向两旁一闪,让出了中央的道路。

见路途已通,几人纷纷跟住姜凌虚的脚步,迈过了高近一尺的门槛,步入了离恨天宫之内。放眼四顾,一栋栋典雅高古的建筑矗立在四周,组成了错落有致的建筑群,每一座建筑之前,都有至少两名弟子把守在门口。还有一些离散的弟子正在建筑之间穿梭行走,显然是对来自于他们的消息显得十分重视。

看着这情形,李逸云心中不由得很是满意,甚至有些没想到自己的提议居然会得到这样的重视。但突然间,他的心中猛的升起一股警兆,一股森然的寒意掠上心头,他想也不想,顺手拉过身旁的风沐翎,同时大喊一声:“小心!”

出言的同时,李逸云的法术也已展开,炫丽的三色光柱以他为中心向外飞速扩张,转眼间便将身边的几人护在当中。而这光柱几乎刚刚成型,便有一道森然白光陡然亮起,从被它撕裂了空间中斩出,劈上了那绚丽的光柱。

霎时,三色光柱便碎裂成了无数的碎片,而那剑芒也变得黯淡无光,几乎便要消散。但下一瞬又重新变的刺目,携着一阵刺骨的寒意将失去光柱庇佑的几人笼罩在它的锋芒之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