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海棠丹派(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665字
  • 2015-07-26 18:56:27

“竟然是这样?”听了李逸云的讲述,姜凌虚也很是惊讶。他想了想又疑惑道:“李兄,据我所知,鄙派中别说是九州神鼎,就连鼎状的器具都没有,怎么可能藏着九州鼎呢?”

“不不。”李逸云否定他说:“姜兄,若是贵派真有一个鼎大模大样的摆在那儿,我们反倒不会相信九州鼎在贵派了,但正是因为现在这样的情况,我才更加确定九州鼎即使不在离恨天宫,也一定能够从贵派处找到与它下落相关的线索。”

被李逸云这么一说,姜凌虚显然已经相信了他的推断,忙道:“李兄,既是有关天下气运的大事,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吧!”一听他这话,李玉龙立刻不干了,不顾迦娜的阻拦大声嚷起来:“哥!师父不是说不让你管这事儿了吗?难道你真想和他老人家拼个你死我活?”

虞烬和风沐翎也都露出了犹豫的神色,显然是对前往离恨天宫的决定不是很赞同。不过李逸云却也没去附和姜凌虚,而是摆摆手说:“姜兄,我们这些人,实在是被此事弄得筋疲力尽了。原本我已经答应大家再不去管这事,不料姜兄却意外的带来了线索。”

说着,他转头瞧向李玉龙和风沐翎,目光诚恳的说:“老二,沐翎。真的对不起你们,不过这件事若是不能解决,我实在难以安心,最后再帮我一次好吗?若是此次去离恨天宫再无功而返,就算是有人将九州鼎送到我眼前,我也不会再去管,行吗?”

风沐翎注视着他的双眼,半晌才微微一叹,轻轻的点了点头。李玉龙也只好撇了撇嘴,无奈的说:“好吧!谁让你是我哥呢?不过说好了!这可是最后一次啊!”

一听这话,李逸云立刻喜上眉梢,转头瞧向虞烬说:“虞兄,你能否也襄助一次?”虞烬摊了摊手:“被你折腾了这么多次的人都同意了,我不过是陪你闹了一次,有什么好拒绝的?你发话就是了!”

“好!”李逸云有些兴奋的说:“姜兄,你能否先向师门传信,让贵派的道友小心提防些?”姜凌虚颔首道:“自然可以!”说着,手指伸到眼前,在虚空中勾画了起来。青色的光芒从他的指尖溢出,随着他手指的划动形成了一行行字迹。正是李逸云所说的事情原委。

行云流水般的落下了最后一笔,姜凌虚手掌在空中一握,那片文字陡然向内收拢,化为一只巴掌大小的青色小鸟。这只小鸟高叫一声冲天而起,猛的冲向屋角的一根红木柱子,但在撞上的前一瞬,却是光影一闪,凭空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好了!过一会儿负责收发消息的师兄弟们便能收到我的提醒了!”姜凌虚不无得意的说着。他这手空间法术的确玩的神妙,瞧得在座之人也纷纷赞许。

“既然如此,我们便来计划一下下一步的行动。”李逸云立刻转入了正题:“现在据我们所知,以九州鼎为目标的人算上我们大概分为三股。此行的最好结果,便是能将九州鼎控制在我们的手中,之后再静观其变。”

“若是无法达到……”顿了顿,李逸云才接着说:“那便让师父他们一行得手,相比之下,这样的结果造成危害的可能应当小得多。”众人听他这样说,思考了片刻便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李逸云又接着说:“我们面对的人中,最棘手的,其实还是彭祖。他那几乎不死不灭的能力实在是难以应付,有他在,我们甚至连直接与秦玄对战都做不到,更不用说打败他了。”

“哥你这么说,是有对付他的办法了?”李玉龙问道。“也不能算是有,不过还是有了点眉目。”李逸云语气凝重:“关于他,我还有一个极为大胆的猜测……”

“不……不会吧。”虞烬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样,自言自语道。此时,李逸云已经说完了自己的猜测,其他的人一时间都露出异样的神色,并不是不相信李逸云的猜测,而是觉得实在太过诡异,一时间都有些恍惚之态。

李逸云拍了拍手,唤回众人的思绪:“诸位,关于彭祖的身份,只是我的猜测,大家也不要太在意。这次行动的重点还在于行动的计划。”说着,他目光突然变得锐利起来:“相关的过程我刚刚已经说过了,剩下的便是行动的方式。先前的几次,我们总是使用各种手段,但对方却每次都是仗着实力强劲单刀直入,压根就不在乎我们的任何手段。所以这次……我觉得就要跟他们来一场硬碰硬!”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周身一阵,惊讶的望向李逸云。这次一直没说话的风沐翎先开口道:“真的要硬碰硬?我们能敌得过他们?”李逸云摇摇头:“我们不需要打败他们,只要在这两股势力之间巧妙的斡旋,便很有可能达到我们的目的!”

这样一说,众人才放下心来。神色也变得平静了下来。李逸云却是偷偷的笑了笑,笑容中透着些许的狡黠。于是众人又各抒己见,将能拿来讨论的东西几乎讨论个遍,才终于将计划完全确定下来。

敲定了这最后一遭的行动,人们纷纷舒了口气,靠在椅背上放松下来,享受着行动之前最后的休息时光。李逸云则又转头瞧向唐茵说:“茵妹,你就不要和我们一起去了,你留下来先试试看能不能治好我那三个徒弟,拜托了!”

唐茵微微一笑:“不用客气,若是这边有什么变化要不要通知你一下?”李逸云想了想,伸出手掌说:“把手给我一下。”唐茵愣了愣,显然不明白他的用意。但还是伸出手,手掌与李逸云的手掌抵在一处。

瞬间,便有一道光芒在两人掌心间闪过。“可以了。”李逸云微笑着收回了手。唐茵朝掌心一看,只见三色光芒在自己的掌心浮现出一幅卦爻,上巽下离,正是六十四卦中的风火家人。

“若是有什么变故,便用类似姜兄刚刚的方法将消息通过这印记传送过来,我便能收得到了。另外,若是真需要你帮忙,我也会用它来将你反向传送过去。”李逸云接着解释道。

其实不用他多说什么,印记烙印的那一刻,运用它的方法便自然而然的传入了唐茵的脑中。点了点头,唐茵又问道:“若是你说的那个‘天外天’组织出现的话,该怎么办?”

李逸云原本轻松的神情瞬间凝重了起来,沉声说:“那你记得,千万别想着和他们对抗,尽全力逃走,也别想着救人!那股力量若是能用道者的境界来衡量,绝对已经达到了混元的层次!在它面前,没人能够抵挡,就算是想逃,也只能看运气!”

唐茵本来还想着问问,看李逸云是否有办法能够免除天外天那无迹可寻的威胁,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一阵失望。但她对李逸云的判断却又是十分信服的,也只好放弃了要与之对抗的想法。

端起身旁的茶杯,李逸云将剩余的茶水一饮而尽,长长的抻了个懒腰,站起身来说道:“诸位!事不宜迟,我们该出发了!”此时,他的神色已然扫尽颓唐,恢复了许久不曾出现的自信满满的神态。

围坐的人们也都站起身来,瞧着他如此的神色,尽管心中依旧惴惴不安,但还是无端的多了几分自信。众人踏步走出楼阁,来到门前的空地之上,转回身对送出来的唐茵挥手告别。李玉龙则躬身一礼:“茵姐,迦娜就拜托你照料了!”

他本与李逸云一体,但由于数年来两人的不同际遇,他的性格较李逸云活泼许多,神色的不同连带着容貌瞧着也显得年纪轻了些,于是那些与李逸云年纪相仿的同辈人,也都拿他当做弟弟看待。迦娜不会法术,之前人们便想着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将她安顿下来,如今遇到了唐茵,总算是解决了这个问题。

“放心吧!你们早去早回!”唐茵拉着迦娜的手,向李玉龙说道。接着,迦娜又嘱咐了李玉龙几句,李玉龙才终于回到了李逸云几人的阵营中。

见人们都准备好了,姜凌虚清了清嗓子,抬手指向西北方向说道:“从此地向西北方向飞行,全速前进的话,大概半日之后便可到达离恨天宫了。几位,我们现在启程?”

人们刚要点头,李逸云突然说:“等等!不用那么麻烦。姜兄,能不能请你配合一下,瞧着我的眼睛,想一想贵派所在的地理位置。”姜凌虚一愣,但随后神色变得有些期待,说了声:“好!”便在脑中开始想着离恨天宫的位置所在。

他本以为,李逸云会用魂魄之力潜入自己的意识之中,将自己的想法烙印下来。正全神贯注的操纵着魂魄,等着李逸云魂魄之力的潜入,感受一下他这法术的奇妙之处。但他正严阵以待的时候,只觉的自己的心中一荡,好似自己的想法竟然被一股力量吸出体外。接着,他只见李逸云的双眼中光芒一闪,随后又归于沉寂。

“好了!大家站稳了!”李逸云开口道。

嗯?他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让人们听的很是疑惑,心想:什么站稳?我们不是在地上呢吗?而这想法不过刚刚萌生,他们眼前的一切便瞬间消失,混乱的气流从他们身边流过,将他们吹得东倒西歪。

几人连忙运转法力,迅速的稳住身形。抬眼向四周瞧去,顿时惊得浑身直冒冷汗!此刻,他们已经处在了一片繁杂混乱的空间之中,无数闪耀着毁灭之光的裂痕在他们身周纵横交错,闪电般穿梭来去,显然是一道道宇宙乱流!

而人们的脚下,则仅有一柄三尺宽,两丈多长的三色光剑承载着他们。这柄剑释放出的光芒还形成了一道护罩,将人们的身体罩在其中,但在外部不断掠过的那些时空乱流之下,却显得那样的单薄。

看见了这剑的颜色,几人纷纷冷下了脸,转过头瞧着面带笑意的李逸云。风沐翎和李玉龙更是双眼冒火,似乎立刻便要把他撕成碎片。李逸云见状也有些慌了神,脸上的笑意瞬间变得僵硬了。他连忙转移话题,指向前方说道:“你们看!马上就要到了!”

“哼哼!”李玉龙轻哼了一声,显然不相信他的话,和风沐翎两人从两侧各自上前,眼看着便将李逸云围在当中。

这时,一道刺眼的白光突然亮起,众人纷纷紧闭起了双眼,紧接着,又是一阵翻江倒海似的力道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几人事先都没准备,再也无法控制身体,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接着便纷纷摔倒了地上,摔得七荤八素。

“我要宰了他!”李玉龙还没等睁开眼,便凄声地喊出了这句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