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海棠丹派(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948字
  • 2015-07-26 18:54:24

外丹派!

听着这话的人中,除了唐茵的两个弟子之外都已惊得目瞪口呆。这个派别他们都曾听长辈说过,或是在典籍中看到过,然而却又早在心中认定,它已然不可能在这个世间留下传承了。

典籍所载,外丹派源于上古之时,甚至比伏羲女娲创出元婴修炼体系还要早。但后来在轩辕黄帝与蚩尤的争斗中,外丹派由于站在了蚩尤的阵营。因此大多死于战争,所剩不多的传人也日渐稀少,渐渐地便再也没有外丹派的弟子在外走动的传闻了。

相对比而言,李逸云这些人都属于内丹派。对他们而言,修行的根本在于法术的强弱,境界的高低。丹药对他们来说只有锦上添花的作用。

而外丹派则不同。而据说,这一流派的修行者。完全不需要修炼魂魄和法力。他们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炼丹。内丹派也有炼丹术,但那无非是让丹药具有增长法力、洗筋伐随等功效。但外丹派却是将整套道者的修炼体系推行到丹药的炼制中!

在外丹派中,丹药被称为为金丹。就如修炼的进程一般,他们在金丹成型之后,先是如同修炼元神般凝出丹神,之后在使丹神拥有调动天地灵气的作用,就如元神到羽化境界间的修炼一致……而到了最后,他们甚至能让金丹拥有造物高手般的内宇宙!等到金丹最终炼成之时,他们便以门中的秘法与之融合,从而使自己跨越重重天堑,一蹴而就的跻身绝世高手之列。

面对着这近乎失传的流派,人们也纷纷有些坐立不安了。到底是虞烬先沉不住气,既兴奋又有些怀疑的问道:“姜兄,你们外丹派,真的能让丹药拥有内宇宙?”

姜凌虚笑了笑:“的确可以,不过并非每人都做得到。炼丹一途虽说对天赋要求不高,但却是极重机缘。在下的大多数门人,都只是把金丹炼制到了上清雷劫的境界,便寸步难行了。我这一辈中,师兄弟共有百余人,我这一辈中,能让金丹达到造物境界的,算上在下不过两人。而且炼成这样的丹药,至少也要十年的光阴,中间出现了任何偏差,都将前功尽弃。并且,我们一旦与金丹融合之后,便再难有进境了。即使有着再好的天赋和机缘,最多也只能再提升一个境界。不像诸位在修炼一途上坦荡无阻。”

原来是这样,众人纷纷暗自的揣度着。修为的境界无法再提升,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自然是致命的缺陷,这也就意味着大多数的外丹派终生无法达到巅峰。但转念又一想,即使是没有服用金丹的限制,修炼者中能达到造物境界的又有多少?千万人中都未必有一人。

而姜凌虚同辈百余名弟子中,竟然便有两人达到造物的境界,这样一算。外丹派依旧是占了大便宜。而且姜凌虚的那句“大多数都只能把金丹炼制到上清雷劫的境界”,听着似乎有些低了,但转念一想。那是以他们的高度去看,若是从大体上看,就算是当初被称为天下第一的玉虚宫,全盛时期弟子也不过是以玉清雷劫层次的占了大多数。而到了十几年前李逸云入门之时,门中的弟子更是大部分只有元神级别的修为而已。

“既是如此,那想来你出手之时不漏行迹,便是由于以体内的金丹来调动法力的原因喽?”唐茵打破了沉默,开口说道。姜凌虚拱了拱手:“唐姑娘一语中的,正是这个原因。方才在下出手唐突,再次请诸位谅解。”说着又冲着众人纷纷拱手致歉。人们也连忙回礼,这件事才算是完全揭了过去。

“姜兄,贵派的实力可真是了不得啊?但这些年来从未耳闻,想来是因为贵派的弟子不常外出的缘故吧?”李逸云挨着唐茵坐在左边,正与姜凌虚面对面。这时也消去了戒心,微笑着寒暄道。

姜凌虚点点头:“李兄所言不错!我派自创建那一天起便奉行,不以自身法术扰乱世间的宗旨,门派中人除了收徒之外,便极少外出,所收的弟子也大多是无家可归的孤儿,他们的行事作风也都代代相传,因此世间知道我派的人也就寥寥无几。”

“不过说起实力来……”姜凌虚话锋一转,语气变得凝重起来:“原本我确实也觉得我们门派的实力可圈可点,但见了李兄那一剑后,我才知道实在是小觑天下英雄了!”

李逸云连忙一拱手:“姜兄谬赞了,若不是有姜兄正面顶住那岑渐,我也不可能轻易得手!”但脸上却是也显出淡淡的欣喜之色,显然也对对方的称赞很高兴。

姜凌虚没再客气,反而意兴阑珊的点了点头,目光复杂的叹道:“还好这次能够将他斩杀,不然恐怕真的要生灵涂炭了!”说着,神色间竟露出深深的后怕之色。

见他露出这样的神色,李玉龙不由的插嘴道:“姜兄,没你说的那么可怕吧?那岑渐再强,也不过是个造物后期的高手,就算是我哥和你今天料理不了他,但天下的高人中不乏造物巅峰的绝世高手,他又怎能无法无天?”

姜凌虚苦笑一下,无奈的说:“小哥有所不知,这其中的奥秘便在他吃的那枚无尽融融丹上。这颗丹药,已经被我派封印了数百年,相传是创派祖师炼制而成。我们所炼制的金丹,尽管有些能力,但终究只是死物,可那无尽融融丹却已然具备了自己的意识。一旦有人服下它,固然会瞬间拥有强大的力量,但却会被它慢慢的反向吞噬,最终成为它的人形宿体。这颗丹药,本就有着不死不灭的特性,想必大家也察觉了。”

人们纷纷点头,那丹药重聚灵气的场景此刻还历历在目。又听姜凌虚继续说道:“但这丹药还有更可怕的一点性质,便是能够将它所见识到的法术尽数领悟,甚至达到比原使用者更高的层次!”

“什么?那要是……”虞烬一听这话,立刻叫了起来,只是仅说了一半便不再言语。不过众人也都心知肚明了:若是这次那枚丹药逃脱,它便会领悟李逸云自己都不曾明悟的三生剑气。而那时,这枚丹药很有可能跨出最后一步,达到混元的境界。那样的话……此刻,人们心中满是后怕,无比庆幸没有让这丹药逃脱。

“若是但从功效上看,这无尽融融丹真的堪称仙丹了啊!”在一片惊讶的氛围中,风沐翎幽幽地叹了一声:“贵派的创派祖师真是惊才绝艳之人啊!”李逸云也道:“的确!这位前辈的造诣堪称绝世了!在当年也很可能是冠绝天下之人啊!不知该如何称呼?”

可听了这话,原本侃侃而谈的姜凌虚却陡然面露尴尬之色,很是无奈的说道:“实不相瞒,在下的门派自掌门一下,没有一人知道创派祖师的名字,只知道他喜欢穿红衣,并以花为印记,我们门派的别称也是因此得名。”

听他这样一说,众人忍不住纷纷摇头,如此的高手居然没有留下名姓,不能不说是遗憾。见气氛有些低落,唐茵便绕开话题,便随口问道:“姜先生,您刚刚说贵派还有个别名,不只是什么?”

姜凌虚甚是尴尬,见她绕开话题自然很是感激,连忙道:“鄙派的创派祖师,喜欢以海棠花为印记,所以我们的别名,便叫做海棠花派。”

“哦?海棠花派,看来祖师前辈是个雅人啊!”虞烬没话找话地说道。但随后神色陡然一凛,惊道:“海棠花?”而与此同时,李逸云已经伸手入怀,手掌微微颤抖的将那半块白玉拿到姜凌虚眼前,抑制不住激动的问:“姜兄,你看看。这东西你认识吗?”

“咦?我看看!”姜凌虚凑了过来,瞧了两眼,先是有些疑惑,随后猛的抬起头,神色大惊的问道:“这是雪玉海棠!李兄,你怎么会有我派掌门人才能佩戴的雪玉海棠?”

“姜兄,你确定这雪玉海棠一定是你们门派之物吗?”李逸云双目灼灼地追问道。“没错!”姜凌虚肯定地说。“就算巧合之下海棠花形态一致,但这雪玉却是天山特有,绝对做不了假!李兄,你到底从何处得来此物?”

得到了确认之后,李逸云反而没了力气,有些颓然的坐回椅子,挥挥手示意姜凌虚不要着急,闭上眼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而跟随李逸云来的众人也都神色复杂的一言不发,瞧得唐茵也十分不解。

半晌,李逸云才睁开眼睛,双眼间重新跳动起了不甘的火焰,沉声道:“姜兄,我现在知道,贵派的创派祖师是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