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再现端倪(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83字
  • 2015-07-26 18:46:12

瞧着李逸云带着泪痕的脸,她微微一笑,但眼中却似乎也要落下泪来。她的声音依旧是那样温婉动听:“早知道来的人是你们,我也不用故弄玄虚了。不过实在没想到,连你居然也能骗过,还是被骗的最深的。当年的时候你可是很聪明的啊!连虞烬的心思也瞒不过你。怎么过了这些年,反而越来越笨了?”

李逸云先是愣了片刻,随后眼中亮起了兴奋的神采,好像之前消耗的法力全然恢复了一样。他胡乱的将脸上的泪痕擦去,破涕而笑道:“是啊!我现在笨的怕是连头猪都比不上了!多年不见,茵妹你一向可好啊!”说着,朝着唐茵拱手施了个礼。

唐茵点点头,笑着环视了一圈围过来的人们,对着他们说道:“大家各自散去吧。这里没什么事了!”声音很柔和,但数以千计的人们却都听的清清楚楚。人们见她没事,纷纷笑着回应道:“遵命!”之后便再度散开。还有不少人将那突然现身的青衣人围在当中,大声问道:“仙子!要不要把这人抓起来?”脸上毫无惧色,似乎这造物境界的高手变得不堪一击,只要唐茵一声令下,他们就可以将其拿下。

脸上溢满了笑容,唐茵冲着那些人说:“不必了,这位想来也没什么恶意。况且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有他们在,大家不用担心。”听她这样说,那些人又带着怀疑的眼光瞧了瞧那青衣人,之后才缓缓离去。

那青衣人显然是很是尴尬,见围着的人群散去后,才走上前来,冲着几人拱手施了一礼,朗声道:“在下离恨天宫姜凌虚,见过几位。事出仓促,刚刚多有冒犯,还请诸位不要责怪!”

几人纷纷回礼,作为主人的唐茵自然的接过话头,回应道:“姜先生不用多礼,我也能看得出你没有恶意。这样吧,不能让大家就这么一直站着。阿云!过来!”说着,突然高声的叫了一声。李逸云险些便要出言回答。但却有另一个很是稚嫩的声音抢先应道:“在!师父有何吩咐?”

顺着声音瞧去,只见一个十二三的男孩从唐茵的身后绕了过来。比起同样年纪的李聃来,这男孩的相貌没那么俊秀,眼神也比不上李聃的灵动。但生了一副虎头虎脑的模样,瞧着甚是可爱。比起李聃那以淡漠为常态的神色要显得有活力的多。

瞧他答应的很是迅速,唐茵十分高兴的点点头,对他说道:“请几位长辈进屋!”“是!”那阿云应了一声,随后在怀中掏出一块雕成莲花状的小块玉石,向空中高高举起。顿时,那伏在人们眼前的巨大莲花随着他的动作拔地而起,在它的下方,连接着一座的小巧精致的楼阁,也随着莲花从地下缓缓升起,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那楼阁形态优美,本就十分典雅。再配上那玉石雕琢的莲花屋顶,更显的美轮美奂。而随着这楼阁的升起,顶上那原本绽开的莲花也缓缓地收拢起花瓣,化为了花朵含苞之时欲放未放的形态,恰好如一个翘起的屋顶,将原本因为花瓣绽开而稍稍出现的不谐之感全数消去。

瞧着这番变化,人们不禁有些目瞪口呆。但唯独李逸云例外,自从看到唐茵叫来的那孩童,他便又想起了正被自己用法力封住的三个孩子,想到他们,李逸云不禁又开始焦急了。原本三个孩子不听劝告的身临险地,应当好好的责罚他们一顿,但现在孩子们连接受责罚都做不到了。李逸云的双眉紧紧地皱在了一处,在心中不住的祈祷唐茵能够有让他们复原的方法。

他正胡思乱想着,就听唐茵说道:“几位请吧!我们进去再谈。”有些恍惚的抬起头,只见那座楼阁已经完全从地面之下升了起来。这座小楼有两层,红木的楼梯在门两边丈余远的地方向上行去,到了中途再转个弯,铺成一条很是平缓的道路直通二层。

唐茵稍稍在前,引着几人直接上了二楼。又有一个女孩从她的身后走出,与那男孩一左一右的走在众人两侧,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两个孩子年龄相仿,长的也都甚是可爱,倒是让众人的注意力从那楼阁之上有了些转移。

来到了二楼的主厅,几人便各自坐了下来,唐茵坐在了中央的位置上,两个孩子在她的身后分立左右。李逸云一行坐在了左侧的一排椅子上,但虞烬却是带着笑意到了右侧,挨着那姜凌虚坐下,将他与门分隔开来。

这样一来,姜凌虚的正面有李逸云等人,左侧则坐着唐茵,再加上右边的虞烬,已然完全落入了造物高手的包围之中。再也弄不出任何猫腻,但他却也好像真的没什么恶意似的,面色如常的冲着人们点点头,施施然坐了下来。

“阿云,阿玉,给长辈们上茶!”唐茵挥挥手吩咐道。“是!师父!”两个孩子转身到了内屋,不多时便捧出了热腾腾的清茶,给在座的每个人倒上。

李逸云一行从吴越之地一路赶来,都有些口渴了,点点头以示感谢便端起了茶杯来喝。唐茵则趁机介绍到:“这两个孩子是我收的徒弟,大名叫做襄金云和阮玉,以后若是在外面走动,大家可要多帮帮忙啊!”

话刚说完,两个孩子便齐刷刷的向着众人躬身施礼,异口同声道:“晚辈襄金云(阮玉),拜见几位前辈!”两人颇为成熟的表现配上他们的相貌不禁逗得大伙儿都笑了起来,连姜凌虚也忍俊不禁。虞烬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呦!你这阵势让他们排练了多少次啦?孩子们快些起来,以后有机会到江东,叔叔请你们喝酒啊!”

“胡闹!才这么大就让他们喝酒?不许和虞烬前辈学喝酒,听到没?”唐茵厉声说,但眼中却带着笑意,众人又跟着调笑了一番,才渐渐收住笑声。

接着,李逸云便将风沐翎和李玉龙夫妇介绍给唐茵。介绍到李玉龙时,唐茵不由得也是大感意外,李逸云的天火同人她当年也见识过,但正是因为这点,才越发的觉得惊奇。

当时的分身竟然真的成为了人,这本就是件奇事。而且如今的李玉龙虽然外貌酷似本体,但由于神色和装扮迥异,瞧着竟与李逸云截然不同!这更令唐茵大为诧异,盯着两人瞧了半天,瞧得两人都有些脸红了才罢休。

之后,李逸云又说了想请唐茵救治徒弟的事情,并将事情的前后和盘托出。唐茵自然是满口应允,并立刻让阿云阿玉两个徒弟,将李逸云的三个弟子抬入内室安顿好。

这之后,几人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同时不住的用眼睛扫着姜凌虚。但却都不开口。姜凌虚始终彬彬有礼,谁也不好意思气势咄咄的逼问,一时间有些尴尬。最终还是唐茵轻咳一声,率先开口,不过是对着李逸云等人说:“当时那位岑先生刚刚获得胜利的时候,我便感觉到有一股隐藏在暗处的法力波动,于是便有所戒备,在那一刻便将真身换去,走上来的已经是分身了。没想到是你们,你们本来藏的挺好的,怎么会突然有那么一瞬的法力波动呢?”

虞烬一拍大腿:“嗨!别提了!我们之前再赌谁能赢,李兄当时就看好那个黑衣服的矮子,我自然不信!于是当他赢了的时候我想:李兄是不是能未卜先知?所以一时有些失了神,便被你发现了。”

“谁让你非跟他赌?当年斗不过他现在就斗得过了?”唐茵开玩笑道,接着又说:“不过也多亏你了,要不是发现了你让我有所防备,之后的事恐怕真的有些麻烦。倒是您,姜先生,恕我法力低微,您不只是藏身之法无迹可寻,连出手之时也是无声无息,真令人佩服。不过您是什么时候来的能向我们说说吗?”

绕来绕去终于绕到了正题,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所有人的眼光都紧紧地盯住了姜凌虚,等着他的回答。而姜凌虚依旧泰然自若,轻轻地放下茶杯,淡然道:“几位,在下师承于天山之巅的离恨天宫,不瞒诸位,鄙门的修炼方式与通常的修炼体系截然不同,所以才能做到出手间无迹可寻。这件事若是大家有兴趣我过后再跟大家说,我先来解释一下我的目的吧!”

几人听了都感到微微诧异,面前这人也知道问他如何藏身不过是可有可无,想知道他的目的才是主题。而他毫无顾忌的便开始解释,想来真的是心中坦荡之辈吧?几人心中都浮现了这样的想法。

“此人名叫岑渐,原本是我的师兄。前些日子,他杀害数名门人,盗走了由他们看守的,被封印了数百年的师门禁物,无尽融融丹。所以我才一路追赶到此,幸好刚刚在这位李公子的帮助下将他斩杀再次,否则在错过这次机会,怕是连我也要死在他的手上了。”

“不会吧?姜兄,丹药之物终是身外之物,对修炼有所助益,但却撼动不了根本。我见你修为比他高,年纪又比他小,显然天赋要强于他甚多,难道这一颗丹药就能让他再过一段时间便超越你?”虞烬很是不解的说。言语间换了称呼,显然是已经相信了面前之人。

姜凌虚摇摇头,笑着说:“虞兄有所不知。对于你们来说,丹药之物自然只是外物,但对于我们门派来说,丹药就是根本。所以这颗丹药,足以决定一切!”

接着,他又说了下一句话、而在众人的感觉中,这句话不亚于在耳畔响起一道惊雷。

“我们门派修炼的,本就是是外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