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再现端倪(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891字
  • 2015-07-26 18:45:12

所有的人都还沉浸在对刚刚那场争斗的回味中。场中的局势却瞬间突变,那些正散开的人们正慢悠悠的向四面走着,这炸雷般的喊声突然想起,吓的不少人惊叫出声。

藏在一边的李逸云等人也惊的变了颜色。他们倒不是因为那喊声太过突兀,而是以他们三个造物境界的实力,居然没有在那突袭者出手之前发现他的存在!

藏身的过程中,三人的内宇宙之力一直是相融在一起,向四周延伸开去,通过灵气的变化感知事物。这样状态的感知力强度,绝对接近造物境界巅峰的层次了。按理说只要不是混元境界的高手,都能被察觉。

然而在那人出手之前,甚至是出手之时,几人都丝毫没有感觉到有意识的法力波动。换言之,若不是它有什么难以想象的秘法,能在三人联手的感知下将自己的法力隐藏。那么他便不需要用自身的法力来引动灵气的凝聚。

即使是到了造物境界的巅峰,施展法术时依旧需要以自身的法力为核心,从而凝聚天地灵气。可面前的这个不速之客,显然不是混元的境界高手!

无数的想法在几人脑中一闪即逝,顿时便引得他们露出种种疑惑的神情。但容不得他们踟蹰,那突袭者的出现已经彻底改变了局势,他的那声喊叫刚刚传出,那被他叫住的黑衣人立刻便做出了反应。一掌向前击出,浓黑色的掌影咆哮着冲向来者,另一只手并指成剑,毒蛇般刺向唐茵的咽喉。

这两招如风如电,石破天惊般爆发而出。那磅礴的法力根本不是造物初期能够比拟的,明显已然达到了造物境界的后期。而他出手之际,竟也与那来者相同,毫无运转法力的前兆。

惊变之下,唐茵首当其冲。立刻便落入了那黑衣人的剑芒笼罩之内。李逸云等三人早在那男子动手的前一瞬便飞射而来,但依旧来不及帮她挡住那道致命的剑芒。

刹那间,黑芒一放一收,毫无阻碍的在唐茵的咽喉上穿出了一个孔洞,将她的整个身体都浸染成了黑色。喉咙已经彻底粉碎,这个温婉的女子连最后一句话都没能说出口,便直挺挺的向后倒去。刚回过神来的人们看到这一幕,发出一阵阵的尖叫。而空中的李逸云则明显的呆滞了一瞬,随后眼中浮现出一抹疯狂之色。

但那黑衣人得手后却是毫无喜色,目光反而变得有些惊慌。他身形一闪,避开了那突袭者与他掌影相撞的方向。目光迅速的环视一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这时,他的那团掌影猛地炸开,一道青色的身影弹射而出,长虹般射向他的身前,气势丝毫不弱于他之前的那一掌。黑衣人再顾不上其他,双手在胸前一合,同时向外推去,整个身躯如同化作一座巍峨的山峰,将那青色的长虹挡在身前。

一声如珠玉迸散的声音传出,两道身影隔着那层由双方法力形成的屏障,寸步不让的抵在了一处。黑青双色光芒交替闪烁,青色的长虹如同陷入泥沼之中,迅速的被黑芒吞噬殆尽。

那黑衣人见状,嘴角不由得浮起一丝冷笑。然而就在下一刻,他眼中的世界都被身后发出的金、红、碧三色光芒填满。他正要转过头去看个究竟,只觉得一股并不如何锐利的力道穿过了自己的胸前,自己的法力迅速的土崩瓦解。魂魄之力也被这种力量如长鲸吸水似的吞噬一空。

意识渐渐地开始模糊,他垂下头,便瞧见了那道穿透了他胸膛的三色剑芒。而紧接着,他的整个身体便被同样的光芒渲染开来。无声的散作点点微尘,他最后所见到的,是对面那一路追踪自己的人,脸上露出一抹掩饰不住的惊讶之色。

光芒的照耀下,黑衣人的尸体如春雪融化般消散,但却有一颗樱桃大小的黑芒浮现了出来。那黑芒色泽暗淡,毫不起眼。但在三色彩光的照耀下却毫无溃散之态,它轻轻地震了震,瞬间,那黑衣人尸体所化的逸散灵气便被它吸纳入体,它顷刻间便由原本的黯淡之色化为了刺目的乌黑电光,紧接着,那黑芒猛地一跳,便箭矢般的向外窜去,想要逃脱。这一下势若奔雷,蕴含着的强大力量连它周围的空间也被引动,微微的扭曲了起来。

“难道这黑芒中有那死者的魂魄?”奔来的众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但此刻再想出手已然迟了。而这时,一道金光从几人身旁掠过,猛虎扑食般扑向那逃窜的黑芒。

众人顺着金光射来的方向瞧去,只见那青衣人不知何时手中多出了一个双手合抱的红葫芦,那道金光正是从葫芦口处射出,后发先至的赶上了那道黑芒,将它困在当中。葫芦上布满了一道道金色的纹路,此时也尽数亮了起来,很是耀眼。

那黑芒上蹿下跳,竭力想要逃脱金光的束缚,但那青衣人显然早有准备,怎能让它逃脱。几番光芒闪耀变化,最终那黑色光芒渐渐地耗尽气力,重又变得黯淡。这时,青衣人轻喝一声:“收!”那金色的光芒顿时化为无数纤细但凝实的锁链,将那黑芒缚在当中,想回一缩,便裹着那黑芒回到了葫芦之中。

青衣人的手掌一晃,那葫芦光芒一闪,顿时变成了一个只有核桃大小的饰物,上面穿着一条红绒绳的丝线,将手一收,那小巧的葫芦便被青衣人挂在了腰间,轻轻地晃动着。

在人们欣赏着青衣人的手段之时,李逸云已经消失在了原地。藏身的法术已然解除,现出身来的他立刻身影一闪,用天山遁瞬间来到唐茵的面前,一伸手,将她那马上便要跌倒在地的身体扶住。但却因法力有些枯竭,身体猛地一晃,险些连自己也跟着一同跌倒。

一手揽住她的肩头,另一只手搭在她的手腕之处。浓郁的的光彩瞬间通过他的手掌不断的流向她的身体。一剑杀了黑衣人,李逸云消耗已经有些过大了,一阵阵虚弱之感不住地袭来,他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强行让自己保持清醒,手中不停地变换着各种手段,试图挽救着怀中的女子。

这时,四散的人群也都聚拢在了唐茵的身侧,纷纷神色焦虑。但瞧着李逸云出手,便知道他身手非凡,自然没人去干扰他对唐茵施救。

溢满了生命气息的法力流过,身体上那被剑芒渲染成的黑色如同污垢被流水冲走的般的消失不见,连咽喉处的孔洞也迅速的消失不见,再生成了了白皙的皮肤,但唐茵似乎已经在刚刚的一击中失掉了所有的生命力,即使李逸云已经用法力愈合了她体内所有的伤痕,但她的身体却已经冰冷僵硬,再也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

有些木然的瞧着怀中人紧闭的双眸,李逸云的法力如同奔流的江水般奔流而出,毫不顾忌因此而带来的法力枯竭,甚至是内宇宙的收缩。然而无论怎样用尽全力,都无法阻止怀中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冷。同样的,也无法阻止那从他有些苍白的脸颊上滑落的泪水。

看着那失去了生机的脸庞,他不禁想起了自己青年之时刚刚离开师门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先后经历种种艰难,性命朝不保夕。但那时他却满怀希望的觉得,自己总有一天可以成为能够改变一切的人。如今,他的实力已经可以跻身与绝世高手的行列,但他却越来越体会到自己的无能。拥有超然万物的三生剑气能怎样?拥有能够改变气运的造化之域又能怎样?依旧只能在命运的洪流中随波逐流。就连自己仅有的对往事的回忆,也随着一个个故人的逝去,渐渐变成了只能自己默默品味的酒,显得那样的孤独、寂寞。

“哥!快起来吧!”李玉龙的手在这时搭上了他的肩头,令人诧异的是,他的话语中竟带着笑意。李逸云顿时心中怒起,正要回头呵斥他,却见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掌从他上方向下探来,覆在了他的手上。

在他的手掌之下,还有另一只僵硬的手掌。在这只手覆上的刹那,那只冰冷的手掌便虚幻了起来,连同着李逸云怀中同样冰冷的身体,化作点点的光芒,在空中消散了。

瞧见了这般变化,李逸云脑中也是灵光一闪,有些忐忑的慢慢抬起头,顺着那只手掌向上瞧去,目之所及,正是那张记忆中的脸庞,只是也被岁月洗掉了青涩,镀上了成长的烙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