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顺势而为(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065字
  • 2015-06-25 22:52:21

之后李逸云将天火同人修炼到了最高层,使得他获得了完整的生命。李玉龙心中自然万分感激,但言语间却也总是习惯性的没什么好话,李逸云以兄弟相称,他却总是“喂、喂”的叫着,这样郑重的语气还是第一次。愣了片刻,李逸云也郑重的瞧向了他,但仍不免露出了一丝笑意道:“你说吧,什么事?”

李玉龙咬了咬牙,似乎还在犹豫,又瞧了瞧虞烬一眼,终于说了出口:“我觉得,昨天来的那人,就是师父。”“什么?这不可能!”李逸云立刻便喊了起来。“那人怎么可能是师父?师父他……”李逸云突然好像变成了哑巴,张着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半晌才吐出一口气,双眼也顿时变得晦暗无光,颓然道:“说说你的理由吧。”

瞧着李逸云颓然的样子,李逸云露出一丝无奈,但还是说道:“首先,那人能打败黑熊前辈,按常理看,修为定然不弱于造物境界的后期,但他与我们打斗时虽然看似出手狠辣,但事后仔细一回忆,其实是留有余地的。就算是我们被击中要害,也不过是受些伤,过些日子便会痊愈。”

“而且,出来的时候你也看到了,黑熊明显是死在秦玄的手下,可见那人虽然嘴上说的厉害,但不过是将黑熊前辈制住便罢手了。所以我觉得,来的人就是师父,只是现在的他执着于某些不能对我们说的事,而有些急于求成了。”听着这话,李逸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但李玉龙一直在直视着他的眼睛,似乎将力量以这种方式注入他体内,帮助他维持住最后的勇气。

终于,李逸云的目光渐渐地缓和了下来,尽管晦暗颓唐,但却终于没了崩溃的迹象。他咬了咬牙,涩声道:“其实,我也感觉到了,那就是师父。可是他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怎么变成这样?”说着,他紧握的双拳猛的垂在地上,震得附近数丈的土地都轻轻地摇晃了一番。

气氛变得沉重了起来,几人又陷入了一片寂静。最后,又是李玉龙开口道:“哥,你记得师父临走时说的话吗?他让我们别管这事了,我觉得,我们不妨就相信师父一次,就别插手了吧?”

缓缓的摇了摇头,李逸云说:“不行,正是因为师父说了这句话,我才觉得,这件事一定很是危险,所以师父才不想让我们插手。可我怎么能看着师父遇险呢?”

风沐翎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头,柔声道:“可是你心急也没什么用啊!现在又是完全没了线索,唯一的东西就是这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玉石,你又要怎么找下去?”

听了她这话,几人纷纷低下了头,盯着那躺在地面上的玉石仔仔细细的瞧着。玉石通体雪白,接近银色。比几人见过的所有玉石都要白的多,原本的形状应当是一朵绽放的海棠花,不过如今只剩下了一半。

形态自然是惟妙惟肖,颇具神韵,但却丝毫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值得人注意的。颠倒反复几番,也不见任何的字迹或是暗纹,几人又分别向其中注入了各种法力,可这块玉石就与普通的玉石一样,丝毫没有反应。而那日玉石被毁之时,在场的三人也都亲眼所见,并无任何异常。

“唉……”李逸云长叹一声:“我们就不管了吧!”这句话出口,他顿时觉得仿佛丧失了所有的力量,再也没有精神去想任何事,但与此同时,所有的压力也都随之离去,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之感将他包围在内。

几人中,风沐翎的神色也与他相似,只是少了些颓唐,多了些畅快。至于虞烬和李玉龙夫妇,则几乎尽是一副轻松自在的神色了。

随着李逸云的这句话的出口,凝重的氛围变得缓和了下来。风沐翎不由得带上了些释然的笑意,轻声道:“那我们接着来商量商量,该如何治疗三个孩子吧?大家谁还有什么新的方法吗?”虽然说的是也是一件心烦的事,但比起刚刚已经轻松了不少了。

李玉龙一摊手:“该试的方法我们都试了,看来得找别的高手来帮忙了。哥,你能找到大师兄吗?他精擅丹药之术,可能会有办法。”李逸云摇摇头:“二师兄去世之后,我便没见过他了。他这人不喜欢被俗事烦扰,根本就没给我留下任何消息,我也找不到他。”听了这话,几人纷纷摇头叹息。

“嗨!”虞烬突然大叫一声,把大家吓了一跳。但还没等有人骂他,他便抢先开口说:“李兄,你怎么忘了一个人呢?说起治病疗伤,如今的她就算不是天下第一,也差不太多了!”

“你是说唐茵!”李逸云猛然醒悟,顿时变得神采飞扬:“是啊!她的创生六觉如今已是大成了吧?有她在……”这时,他瞧见了风沐翎有瞟向一边的目光,连忙收敛了兴奋之色,放低了语调说:“应当可以将这几个孩子治好了吧?”

虞烬点点头:“正是如此,而且听你们说了白云山、玉虚宫所遭遇的惨剧,我也正想打算回苍梧之野给大家示个警。一举两得!”而这时,李玉龙则小声的将苍梧之野与叶茵相识的过程简单地介绍给迦娜,风沐翎自然也听见了,神色淡淡的,瞧不出喜怒。

“那好吧,收拾收拾我们这就走吧。”李逸云有些讪讪的说。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几人将杯盘收拾完毕,李逸云拿出许久不用的龟甲囊,将三个孩子放入其中,便向村民们告别。临走之时,李逸云还随手帮他们将庄稼收割完毕。这对于李逸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村民们却是感激涕零,一个劲儿的让他们多留几日,几人险些就走不了了。

谢绝了村民们的好意,几人各自凌空而起,从数千丈的空中向西南方苍梧之野的方向飞去,沿途那些巍峨的山峰在他们看来不过是小小的一线,而若是地面上有人抬头向他们看去,所看到的,也只是几个微不可见的黑点,定会以为是一时眼花。

除了李玉龙夫妻之外的三人,都已是到了造物境界,所用的内宇宙之力已不完全属于世间,所以飞行起来,毫不受天地灵气的阻碍,速度绝对达到了瞬息千里。而李玉龙夫妇则被三人联手用内宇宙之力包裹了起来,连毫无法力的迦娜也没有丝毫不适。

不到一个时辰之间,几人便透过下方的云雾,瞧见了苍梧之野的影子。但虞烬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李逸云忍不住问:“虞兄,怎么不停下来?你不是要去传信吗?”

虞烬涩然哭笑:“其实早就应该跟你说了,几年前,郑野就死了。如今的苍梧之野是他的妻弟称尊,只不过还叫越国罢了。”“什么?”李逸云有些惊愕,接着森然道:“他是不是死于非命?是鲁梦兰的弟弟?”

虞烬古怪的笑了笑:“你猜得倒真差不多,不过继位的人是叶青的弟弟。鲁梦兰在郑野死后不久便思念过度而去世了。”“什么?……怎么会这样?”李逸云喃喃道。

想到叶青,就不由得想起姬玉柳,当初姬玉柳还因为他刻意撮合郑野和鲁梦兰,险些让叶青一生痛苦而责怪过他。依稀间他还能记起,叶青那温婉可人的面貌,但若真是她的弟弟害死郑野,叶青也注定难逃干系了。而叶青的弟弟,他好像也见过,那是还是个十三四岁,满脸天真的少年……

摇了摇头,李逸云生出一股物是人非之感,叹了口气。原本有些愤怒的情绪也随之而去。即使自己为郑野报了仇又能怎样?人死不能复生,不过徒添杀戮罢了。

见他神色释然,虞烬也放松了下来,接着说道:“新王继位以来,对道者大加打压,于是在唐茵的带领下,所有的道者都南渡出海,到了海岛上生活。我们直接去那里就好。”

“哦?是当年陶唐四部聚集的海岛吗?”李逸云问。“怎么可能?”虞烬提高了语调。“那个岛和苍梧之野不过相距十余里,越王的势力早就蔓延到了那里。他们所聚集的海岛,是在更南方的位置。”

说着,几人已经越过了李逸云所说的岛屿,继续向南疾驰。又过了大约一刻钟,前方不远处露出了一片绿色。虞烬伸出手指说:“瞧!就是那儿了!”

李逸云放眼瞧去,这岛屿比起之前的海岛可小得多了,大概只有它十分之一的大小,不过岛上生长着种种形态各异的树木,倒显得颇为精致。

他正看的出神,只见十数道光柱几乎不分先后的从绿荫中冲上云霄,如同立起了一根根擎天巨柱一般,煞是壮观。几人顿时愣住了,虞烬也愣了片刻,随后喜道:“呀!赶巧了!看来今天正好是****的日子!快走!有热闹看!”

说着越众而出,一马当先的冲了过去。几人见状,也赶忙紧随其后,向着岛上光柱射来的方位呼啸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