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顺势而为(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872字
  • 2018-05-18 20:16:02

闪电般窜出山洞,那原本挡在最外层的屏障早已消失不见。绕过挡在面前的最后一段岩壁,李逸云便瞧见了此时洞外的情形。

那自称吴尘的人正拉着柳鸣冲天而起,向着远处遁去。而在他们身前,一身金红的虞烬正与一个身穿着五彩长袍的人斗在一处,那人全身笼在各色光芒之中,瞧不清面貌。

这时,就听身在半空的柳鸣向下大喊道:“前辈!我们走!”那人也不言语,只是猛的挥出一掌,浓黑色的掌影如一座从天而降的山峰般坠落,向着虞烬当头砸来。虞烬连忙双手一圈,划出一层层嵌套着的火焰光环,向那巨大的掌影迎去。而那人则趁机向后一退,化为一道斑斓的乌光,追着先前的两人腾身而去。

转身的时候,李逸云终于瞧见了他的面容,惊讶之下,追赶的速度不由得稍慢了一丝。就是这分毫的差距,那三人的身影便几番闪烁,如龙入大海般,在天空中消失不见。

这时,李玉龙也追了上来。他瞧了瞧停下脚步的李逸云,自然也看出对方已然逃脱。远处的虞烬瞧见了他们,身影一闪便来到了两人面前,有些气喘吁吁地说:“李兄,你们没事吧。刚刚三个孩子好像追进洞里了,不过和我打斗那人实在太棘手,我根本脱不开身,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来路啊?”

李逸云双眼满是不解之色,他背后地风升的图案缓缓消散,脸色立刻变得有些苍白,沉默了片刻才有些虚弱的说:“我也不敢确定,不过与你打斗的人身份应该不会有误,他是我从前的一个朋友,叫做九婴。”

“九婴……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虞烬咀嚼着这名字,突然惊讶道:“难道……难道他就是那传说中的……?”李逸云轻轻的点了点头:“没错!就是他!而且,如今的他可比传说中的更强了。”

虞烬正想再问些什么,脚步声从洞口处响起,风沐翎一手向上托着从洞中走了出来,那三个孩子被她施了法,漂浮在她手掌的上方。李逸云和李玉龙连忙迎了上去,将两个男孩接了过来。

除了虞烬外的三人此时都抱着一个孩子,风沐翎面色沉重的道:“我瞧了一眼,黑熊前辈身体已经被吸干了,结界一破,便碎成了一堆粉末,魂魄也是丝毫不剩,应当是秦玄的法术所致,不过他之前似乎被法力所禁锢,应当是吴……那个白衣人做的。”她瞧李逸云突然变了脸色,连忙改口道。

李逸云此时依旧还在地风升所造成的虚弱状态中,脸色很是难看,但他一咬牙,抬起手对准了那此时一览无余的山洞上方,猛地击出一拳。“轰”的一声,整个山峰在他那数丈大小的拳影撞击之下,带动着地面震颤了起来。一块块比他的拳影大出数倍的巨型岩石随之从岩壁上裂开,坠落而下,碰撞着堆在了山洞的入口。

一阵烟尘散去,山洞的入口已然被数丈厚的岩石堵死,山洞内部也是一阵轰鸣,想来是洞顶也被震得塌了下来。李逸云长叹一声:“就让这禹皇陵作为黑熊前辈的安歇之处吧。我们走吧!”几人脸上的神色都很是颓唐,先后凌空而起,向着村落的方向飞去。

走到路程的一半的时候,李玉龙突然大喊道:“你们看!”几人大吃一惊,还以为又有敌人突袭,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瞧去,只见蜿蜒的山路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一队人,正与几人逆着方向迅速的跑来。领先一人一身青衣,正是去而复返的吴且。后面跟着的,则是一群扛着锄头、镰刀的村民。

“我不是让他回去带着村民去避难吗?”虞烬疑惑道。几人落在人群的面前,一问才知,吴且确是按着虞烬所说回到村中,通知村民们迅速避难。但村民们听说他们的恩人有危险,却死活不肯离去,反而要吴且带着他们跟来帮忙。

几人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这些村民就算一起上,也挡不住他们所遇的任何一人的一招。不过见这些淳朴的乡民竟为了报恩不惜以身犯险,几人也都被着实的感动了。

迦娜也在人群之中,见了几人怀中一动不动的孩子们,立刻忍不住哭了出来,边哭边自责没有看住孩子们。李逸云本来有些怒气,但却也知道他这几个徒弟不是那么好应付的,而且再怎么责罚她也于事无补。倒是李玉龙碍于情理,厉声责备她起来,李逸云连忙出言劝解,见迦娜颇为自责,又反过来开导了她几句。

随着簇拥着的人们回到村里,包括虞烬在内的四人都已是筋疲力尽,好在李逸云已经从虚弱的状态中缓解了出来。几人各尽所能,尝试了各种方法治疗三个孩子的伤势,但却毫无起色。只能将他们一直维持在**恒的封存状态。这一番下来,原本就消耗巨大的法力更是所剩无几,见没有起色,四人便分别打坐修炼,着手恢复法力。又叮嘱了村民不要打扰他们。

这一坐便到了第二天,最先解除了修炼状态的是虞烬。之后则是李玉龙,李逸云从修炼状态解除之时,便只剩下风沐翎还在盘膝打坐。经过这一夜的修炼,李逸云已经基本掌握了造物境界的诸多能力,巩固了自己突然提升的境界。原本这个过程很是困难,但又融入内宇宙核心的造化之域,梳理法力时遇到困惑只要随心而动,便能收获到很好的效果。

而到了这一刻,李逸云也终于明白了造化之域的奥妙,和它被融入内宇宙中带给自己的变化。造化一事,本是盈亏有数。造化之域并不能从根本上增强运势,而是以改变某些细节的方式扩大盈余之势,消弭亏损之运。

然而,当李逸云有意的去调用它时,造化之域便会以从根本上改变运势的方式对他进行增幅。但有盈就有亏,正是因为他在破除禹皇陵外层结界之时将运势提升到了极致,才会在之后的法力压缩之时遭遇最不幸的突变,若是他没有那超然万物的三生剑气,定然难逃一劫。

而之后,三生剑气借着凝练内宇宙的时机将造化之域一举吸纳,表面上看去李逸云似乎丧失了造化之力,但这股力量实际上却是完全的融入了他的内宇宙中,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这样,他的每一招法术,甚至每一个想法,都会蕴含着造化之力。

不再是无意间的一些巧合,也不是有意的生硬操控。造化之力以一种介于有意无意之间的状态,融入到了他的生命之中,从而帮助他自然而然的跨越之后修炼之路上的种种难关。李逸云可以确定,自己直到造物之境巅峰的道路之上,已经是一马平川,甚至,连同着那通往混元境界的天堑,也因为这股力量变得容易了许多。

先后与李玉龙和虞烬两人打过了招呼,李逸云便发现,两人目光中的神采比起昨日也是大为不同,显然经过了昨日之事,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眼看着太阳一点点的升高,风沐翎所在的小屋却还是毫无动静。李逸云不禁有些心急,朝着屋门走近几步,想要看个究竟。

但就在他的某一步落在地上的时候,一种奇异的感觉传来,明明眼前的木屋清晰可见,但李逸云却觉得一切恍若是幻觉,他如同来到了与虚无之境和禹皇陵最深处一样的空间之中,再感觉不到任何事物的存在。

虚无之力?李逸云挑了挑眉毛,同样的虚无之力从他身上蔓延开来,与外界的这股虚无之力相接。顿时,周围的一切在他的感觉中又恢复了正常。环绕着他的虚无之力比起他所释放的虚无层次上明显还有所不足,依旧可以察觉出其中的些许瑕疵,但变化却远比他的丰富。在禹皇陵时,李逸云所传承的,是虚无之力的根本之道,至于运用技巧,则全转给了风沐翎,所以有此时的情况便也毫不奇怪了。

正揣度着风沐翎法力的种种变化,李逸云突然感觉周身轻轻一震,环绕着他的虚无之力已然如潮水般退去,周围的事物也都被还原成了原本的状态。

心念一动,环绕着他的虚无之力也随之收回。此时,只见木门轻轻一动,一身紫衣的风沐翎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的身周正环绕着一股淡淡的气息,使得她瞧起来有一种似真似幻的感觉,好像随时都会消失无踪。

见她出来,李逸云立刻笑着说:“沐翎,你这次可是最慢啊!哈哈!”但这话一出口,他便言语一滞,顿时想到两人如今有些微妙的关系,似乎不适合说这样玩笑的话。但好在李玉龙和虞烬也随着迎了上来。虞烬直言不讳地说:“呦!若我没看错的话,姑娘该是突破到了造物的境界吧?恭喜啦!”风沐翎微微一笑:“运气运气,多谢虞大哥啦。”

李逸云赶忙趁这机会插嘴道:“抽个空我将禹皇所传的虚无之道的根本告诉你,一定能趁热打铁的突破到造物中期。”风沐翎笑着点了点头,倒是显得心情不坏。

闲聊了几句,迦娜便给他们带来了村民们热情准备的饭菜。几人如今的修为,已经可以完全不食五谷,但几人都不是清修之人,口腹之欲还是难免,也就敬谢不敏。席地而坐便开始大快朵颐。

等几人先后吃完,便又想起了昨日里的变故,刚刚有些轻松的脸色又纷纷阴沉了下来。轻叹了口气,李逸云先开口道:“没想到此处的九州鼎也是假的,这些前辈们真把我们捉弄的好惨啊!”

李玉龙撇撇嘴:“说来,这次的始作俑者可是鸿钧啊!不过我没想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守护者黑熊怎么也不知道九州鼎被带走的?就算瞒得过黑熊,可那神鼎是在禹皇的神念之内,他又是怎样突破了禹皇的神念呢?”

“我倒是有了个猜测:鸿钧当初可能也是以正当的方式进入禹皇陵,打败了黑熊后获得禹皇的传承,但之后……”李逸云沉声道:“他接受了禹皇传承,得到了九州鼎后,便以这块玉石幻化成九州鼎的模样,之后才将禹皇的神念重新造出来,然后在重启法阵,并将黑熊的这段记忆抹去,便造成了如今的情况!”说着,李逸云从怀中拿出了那块与秦玄争抢下破裂的玉石,放在了大家的眼前。

“李兄,你不是开玩笑吧?”虞烬插嘴道:“再造禹皇神念、重启法阵,抹去造物后期强者的记忆……这三件你觉得哪一件是人能办到的?”

“常人的确办不到,但恐怕鸿钧当初,也是达到或是十分接近了混元的层次,那样的境界,应该也没什么不可能吧?”风沐翎思索着说道。

轻击了一下双掌,李逸云拉回了话题:“大家先别去想他是怎么做到的了,当务之急是确定下一步的行动。如今我们的情况,似乎比起白云山之时更加毫无头绪,又发生了这么多的突发事件,我现在实在是黔驴技穷了。你们谁有什么主意吗?”

众人都沉默了下来,微垂着头思索着。这时,就听李玉龙说道:“哥,我有话要跟你说。”李逸云顿时一愣,原本李玉龙刚被他用天火同人召唤出来时,因为自己的存在要依附于对方,便总与李逸云话不投机,要占些嘴上的便宜才肯罢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