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扑朔迷离(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994字
  • 2015-06-25 22:34:20

李逸云顿时愣在了原地。他对这个满是谜团的人有着复杂的感情,早年少年之时,彭祖曾多次襄助于他,一直到他经脉尽毁之时还与他很是相善,但后来又突然投靠秦玄。李逸云一直都想知道,他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什么。但现在应当已经没了机会,在两人全力一击之下,彭祖已然形神俱灭,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然而,还没等他再度聚集法力攻向秦玄,甚至连再感慨一下的时间都没有,李逸云的眼前突然光影一闪,那些散落的光点便消失不见,甚至连重聚的过程都没有,彭祖那稍稍发胖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如同之前的一切只是幻觉。他接着开口,说出了刚才没有说出的话:“你们是杀不死我的!”

说这句话时,彭祖毫无得意之色,而是充满了苦涩的味道。不过李逸云却已听不见他说了些什么,他满脑子都在叫嚣着:“不可能!这不可能!”

出道以来,李逸云所见识的最强恢复类法术,便是苍梧之野陶部秘传的六觉创生之术,并且见证了叶茵的修炼过程,当时叶茵便说过,六觉创生修炼到极致,足可以起死回生,但那也至少需要死者的一缕魂魄。而刚才,他绝对的确定,彭祖的魂魄已经与肉身一起粉碎,一丝生机也不曾留下。然而他却能好端端的站在自己的面前,甚至连一丝伤痕都没有!

李逸云此时有些慌乱了,他想到了蓬莱岛之时,彭祖便展现了他那诡异的恢复之力,但直到刚才之前,李逸云还以为,那不过是对他造成的伤害还不够大。可如今看来,即使是将他完全泯灭,他还会恢复如初!一时间他竟然没了主意,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而这时,那从铜鼎上探出的光芒已然与秦玄的掌心连在了一起,那些远古深奥的文字通过他的手臂飞快的流向他的头顶。瞧着多年的夙愿即将达成,秦玄也不由得仰天大笑起来。

然而干笑了两声,他的声音便低了下去,只见那先前流动飞快的光芒此时不知为何竟停了下来。他正要用自己的法力尝试去御使它,那些钻入他体内的光芒竟然一股脑儿的退了回来,重新融入了铜鼎之中。

打斗着的柳鸣和李玉龙也早已停了下来。就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之中,那闪耀着光芒的青铜巨鼎竟然重又缩成了一团金色的光球,接着再伸展开来,却变成了几行灿金色的文字,字体俊逸潇洒:“此物非祥,无能之辈得之有害无益,怀恨之辈得之徒生事端,故吾以将其取走,望尔等聪明些,别再纠结此物,以免贻误终生。——鸿钧字。”

突然间,一道劲风突然无声无息的从李逸云背后袭来来。他此时正瞧着那些文字出神,察觉之时,那劲风离他已然不足两尺,并将他周围的空间封锁完毕。这时,再想回头抵挡已经来不及了。李逸云连忙以脚尖为轴,身体向一侧倾倒而去,同时赤红色的光芒在手掌上凝成一层薄膜,向着那劲风袭来的方向抓去。

但究竟还是晚了片刻,眼角中映出那森寒的白色剑芒的同时,李逸云只觉腰间一痛,一道血箭已挥洒而出,不过并不很深。随后他的双手便将那道剑气紧紧地抓在掌中。

有着诛仙剑气凝成的护罩,那剑气自然伤不到李逸云,他扭头一看,正瞧见楚戾那双比剑气还要森寒的目光。李逸云已然达到了造物的境界,但看楚戾的身上还是那副羽化神甲。他自也知道偷袭不成便再无机会,手腕一抖已然将剑气弃之不顾,身影一闪便跃到了秦玄的身侧。

溢满了生命气息的南斗剑气在伤口处一晃而过,李逸云的伤势立刻恢复如初。这时,就听秦玄怒吼一声:“混蛋!”一掌带起潮水般的法力,拍向那些悬浮着的文字。

但随着他这一掌拍下,那些文字仿佛活的一般,顿时缩成核桃大小的一块,向外逃去,正好对着李逸云的方向。秦玄见状,连忙屈指一弹,一道白芒射出,击在那一小团光芒之上。那团光芒顿时碎成两块,秦玄信手一招,那团离他较近的光团便向他飞去,但那较远的光团却是去势不绝,依旧向李逸云的方向飞来。

李逸云连忙施展天山遁,瞬间移动到了那团光芒的面前,一探手便将其握入手中,顿时,一股温和的凉爽之感从其上传了过来。李逸云还来不及去看那究竟是什么,秦玄的身体便出现在了他的头顶,双手合十向下一斩,数丈长的白色剑气便朝着李逸云当头斩落。

虽然之前的三生剑气消耗了大量的法力,但在地风升的增幅之下,李逸云仍有一战之力。手掌在腰间虚握,三色光芒不再向内凝聚,而是与秦玄相同的,也化为长达数丈的惊天长虹,自由向左横着向上斩出,与那烈日般的白光相撞。

“砰”的一声,最先破碎的,便是这片已然伤痕累累的空间。周围那有些像雾气的光彩顿时如碎裂的瓷器般四分五裂,有各自解体,化为粉末,几人又回到了之前与黑熊交战的法阵之中。只见黑熊已然倒在地上,原本壮实的身体如缩水版干瘪,好似只剩了一层皮一样。

风沐翎顿时想要奔上前去,但还没等她一动一步,这好似悬浮着法阵便如之前的空间一样,破碎成千万块。几人只觉脚下微微一晃,便站在了实地之上。出现在眼前的,赫然便是那青灰色的山洞,只是雕镂在地面的法阵失去了原有的光彩。

这时,两道滔天剑气才炸裂开来。也如那被它们毁灭的空间般,散作了漫天的碎片。秦玄被气浪迫的向上升去,李逸云则双脚下沉,他连忙向旁疾奔几步,才没有陷入岩石之中。

见此情形,所有的人都赶紧在身周布下防护,阻挡那漫天激射的法力碎片。尽管这一击包含着两大高手全力一击的法力,但毕竟在此处的也都不是弱者,全力防御之下,自然伤不到他们。但这时,就听几道稚嫩的童声高叫了起来:“啊!好疼!”“我也被打中了,啊!”

一听这声音,原本注视着秦玄的李逸云顿时瞪大了眼,风沐翎和李玉龙也是脸色煞白,身影一闪,三人立刻抛下了战场,不分先后的向着声音传出的方向掠去。

止住脚步,在三人的面前。李聃、刘锦生和和子三个孩子正靠在煽动的岩壁之上,做错事般的的瞧着他们,三人的身上此时都闪烁着淡淡的光芒,时而呈现金红碧的三彩之色,时而显出浩瀚的白芒。见三人过来,李聃先开口道:“师父!对不起,师弟师妹嚷着要来,我拗不过他们,责罚我吧!”言语间轻轻地发颤,似乎在忍受着某种痛苦。

李逸云的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刚刚那一招爆发的威力,别说是三个孩子,就是上雷劫巅峰的高手,碰到一丝也是必死无疑。而好似验证着他的想法似的,三个孩子原本圆润的脸开始变得干枯起来,眼中的光芒也随着生命力的离去变得弱了起来。

这时,李逸云又感到一股凛然剑气袭向身后,他连忙转回身来,迎着秦玄的剑芒,斩出一道诛仙剑气。然而,两道剑芒却没有相撞,而是落在了突然挡在中间的彭祖身上,身周的光芒倏忽间消散。彭祖朝着秦玄冷冷道:“我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但你若是这样,我就没有帮你的理由了!”

听了这话,秦玄冷哼一声,一把拉过楚戾,两人的身体消失不见,彭祖回过头来,眼神复杂地瞧了李逸云一眼,一挥手,身体也消失不见。

“快!孩子们要不行了!怎么办?”风沐翎在一旁急着说。李逸云转回头来,只见三个孩子此时全身已然缩小了一圈,皮肤变得枯似树皮,眼中的光芒也如风中残烛般,随时都要熄灭。

李逸云咬咬牙,一挥手,雷风恒的卦象便化为丈余宽的图案,印在了三个孩子的身上。他们身体的变化立刻停了下来,但他们的所有动作也都随着停在了那个刹那。他们的时间,已经被李逸云用雷风恒强行停下了。

这时,就听背后传来那自称吴尘者的声音:“云儿,这个事情你就不要再管了,放心吧,就算秦玄最后真的得逞,对你也影响不大。”李逸云沉着脸回过身,又听他接着说:“事态紧急,为师这就走了。希望后会有期!”

说着,他拉起一旁的柳鸣,身影一闪便朝着洞外掠去。见他突然离去,李逸云顿时从孩子们的身上回过身,高叫道:“沐翎留下来带着孩子,老二,跟我追!”说着,已然化身一道电光,急追着二人出了山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