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扑朔迷离(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998字
  • 2015-06-25 22:27:18

站在那炽热白光中央的,正是李玉龙口中,在昆仑山被吸入未知空间的吴尘。而之前被李逸云一剑斩飞的,则是他的小师弟柳鸣。几日不见,吴尘的姿态潇洒如昔,一身洁白如雪的造物仙衣淡雅出尘。然而,他那双星目却全无往日的淡然随适,而是溢满了执着的火焰。

“云儿,快闪开,我要切断那丫头与大禹神念的连接。”吴尘瞧着他说道。他的声音一如往常的柔若清风,但语气中却多了些令李逸云颤抖的东西,那是只有在秦玄的话语中听到过的疯狂之意。

一旁的李玉龙轻咳一声,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迹。李逸云瞧在眼里,目光渐渐的冷了下来。脱口便道:“少装蒜了!你到底是谁?

那人也愣了愣,似乎没有料到李逸云会有这样的反应。接口道:“我是你师父吴尘啊!怎么?连师父也不认得了?”李逸云冷笑道:“怎么可能?我师父为人谦和,就算是面对仇人也是彬彬有礼,怎会如你这样进来就打?更何况你所攻击的还是他们两个!说!你到底是谁?用了什么方法装成我师父?又怎么控制了我的师弟?”最后,他咬着牙问:“你把黑熊前辈怎么样了?”

尽管那人的法力气息与吴尘一般不二,但李逸云却是绝不相信他的师父会做出这样的事,此时他已认定,这人定是用了类似于浩渺辉光诀的法术,伪装了自身的法力,至于柳鸣,比较起来实力还太弱,不可能会使用这样的法术,定是被那人控制住了。

“是啊!我从前就是那样,所以才会失去了那么多东西……就拿你来说,若是当年我能早些把秦玄杀了,你母亲说不定也不会死了。”那人轻轻地叹了口气,语气中满是萧索之意,但眼中的火焰却丝毫没有变化。

而原本坚定的李逸云却反而愣住了。他母亲的事只有极少的几人知道,若这人是秦玄,双方早就剑拔弩张。完全没必要如此做作。“难道他真的是我的师父?”李逸云不由的在心中问。

这时,那人接着道:“云儿,我今日势必要带走九州鼎。你若是再阻拦,为师可就不客气了!”说着,手中剑光喷薄而出,直指李逸云的前胸。

“不可能!他绝不可能是我的师父!”李逸云在心中呐喊着,将原本疑惑的声音盖了过去。双臂一伸,红碧色的两柄长剑已探出爪牙。身影一纵,便又如旋风般激射而出,依旧以由“卷云击”化生而出的“两仪漩涡”为起手式,朝着对方攻去。

那人将手中的四尺剑芒在胸前一立,剑锋笔直向上。这剑比起李逸云手中的诛仙、南斗两剑,既没有两者的绚丽光华,也没有它们的滔天气势;但却显得缥缈空灵,轻柔恣意。

雪白色的剑光笔直向上,那人探出了空出来的左手,捏成剑诀的手势,并拢的食指和中指顺着剑身向上一抹。霎时,一丝丝银白色的光线从剑芒中弹射而出,如同铺天盖地的巨网,将李逸云的身形罩在了中央。

身形连闪,李逸云避开了无数的光线,但四面八方依旧布满了银白之色,而且那些被他躲开的丝线在越过他的身体之后,又如灵蛇般转了个头再度向李逸云袭来。

虽说李逸云手部正施展着的招数叫做灵蛇手,但与这些无孔不入的丝线相比,就笨拙的多了。须臾间,便有几道光芒擦中了李逸云的身体,那些光芒的破坏力并不大,连造物仙衣都没有划破,但被它擦中了之后,李逸云只觉自己的速度似乎有些慢了下来,法力运转的速度也减缓了一丝。

心中一凛,李逸云再顾不得节省法力。双剑的光芒忽的变得炽热起来,他的整个身体都沉浸在了光芒之中。旋转着的红碧色漩涡猛的前冲,将挡在前方的丝丝光线瞬间绞成碎片。但那些丝线上却有着一种蛛丝般的黏稠之力,被李逸云无坚不摧的剑芒粉碎的同时,总能将剑气覆盖在表面的一丝法力吸走。

漫天的银色碎屑如片片雪花,这片空间此时也生出了变化,由原来的青色转成了天空的蓝色,宛若瑞雪飘洒的冬日。李逸云在此刻终于冲开了最后一层阻挡,来到了白衣人的身前,他大吼一声,旋转着的双剑呼啸而出,如两道电光般一先一后斩下,直击那人的脖颈。

“锵!锵!”几乎不分先后的两声金铁交击之声响起,那人将银白色的剑芒横在空中,先后迎上了南斗、诛仙的锋芒。白色的剑气飘忽不定,时散时聚,但终究还是稳定了下来,阻拦住了两道惊天剑芒。悬在半空的李逸云怒目而视,但也不能让他手中的剑芒将那人手中的白光斩断。

双腕猛的一加力,那人立刻被逼退了几步,李逸云也在空中直起身来,他双臂举过头顶,连带着腰部向后一仰,整个人弯的如同一张弓。接着,他身体一弹,双剑带起了全身的力量,劈山斩浪般砍下。

而那人则将剑芒改成了双手合握,原本有些孱弱的白色剑芒顿时膨胀为宽达尺余,长逾六尺的巨剑。如一往无前的巨浪般挥出,将两道剑芒的去路拦住。李逸云的剑势依旧没能将其斩断。

无数的交击声响起,三道光华在空中不住的相互碰撞,迸出一道道逸散的光华,如同金铁交击时的火花。这人的剑气比起李逸云的两种剑气在层次上弱了一些,但胜在专一,而且这人对法力的操控显然在李逸云之上,一时间两人你来我往,谁也奈何不了谁。

另一面,李玉龙此时也已与柳鸣交起手来。柳鸣一身银色的羽化神甲,锋芒毕露,一招招剑术快若闪电。李玉龙虽说凭着修为的优势占了上风,一时间却也难以将他制服。

李逸云眼睛扫到了那边的战况,不由得一阵心惊。上次昆仑山见面距离现在还不到两个月。那时,柳鸣不过是刚刚渡过六九雷劫,如今却已然稳稳达到了羽化的层次,若非李玉龙刚刚经历了法力压缩的过程,恐怕在修为上都占不到什么便宜。

这已经不是任何天赋能够做到的事情了!想到这儿,李逸云又有些怀疑柳鸣的身份了,但瞧着他所用的招数,却又全然是自己师弟所擅长的招数,不似作伪,想来有了某些奇遇的可能性更大。

带着满腹的疑惑,李逸云手中剑光飞舞,将白衣人牢牢地牵制住。在李逸云诸多的能力中,最突出的、实用性最强的,无疑是用他的两种剑气进行近身战。相比起来,其他的法术虽说也不算弱,可也差了不少。

而如今面对着的敌人,在修为上还要强过黑熊。很有可能在远程法术领域有着非凡的造诣,李逸云可不敢露出自己的弱项,与他比拼其它的法术。只能将两种剑气催发到极致,一招快似一招的斩出,试图让对方在快攻中露出破绽。

随着他的全力猛攻,那人手中的剑气已有了些散乱的趋势,挥舞剑气的速度也变慢了一些。李逸云心中一喜,正要趁热打铁的再加把力,眼前的一切突然都笼上了一层耀眼的金光,整个空间也跟着微微的颤动了起来。

突然间的变化,使得李逸云不由一分神,而面前的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双臂用力一挥剑芒将李逸云逼退,那白色的剑芒紧接着便消失不见,他双手一捏法诀,身体便消失不见,他原本所在之处则化为了一团云气,缓缓的散开。

但李逸云顾不上去找他,而是赶忙一转头,向着后方金光传来的方向瞧去。只见之前大禹神念所化的光球已经消失不见,一尊高达数丈的青铜巨鼎正浮在空中,耀眼的金光便是从它的身上发出。此时,那巨鼎正探出一缕金色的光线,光线中混杂着无数古老的篆文,朝着风沐翎的眉心涌去。而此刻,光影一闪,那人的身形突然出现在了风沐翎的身边,一掌探出,朝着风沐翎与那金光中央之处抓去。

“不好!”李逸云心中惊叫一声。身形一闪,也陡然出现在了风沐翎的身边。此时再去阻拦那人已来不及,他怕风沐翎受伤,连忙抓住她的肩头,身形又一个闪烁,带着她一同移出了数丈远。

脱离了那巨鼎的范围,风沐翎的神色立刻由刚刚的木然恢复了常态。瞧着那人即将碰到铜鼎,她不由得惊叫道:“糟了!”但李逸云只是紧紧地将她搂住,生怕再有什么意外。

眼看着那金色的光芒便要落入白衣人的手掌中,突然,另一只修长的手掌从虚空中探了出来。“嘭”的一声,与白衣人的手掌击在一处。白衣人未加防备,顿时被打的倒飞而出,而那手掌的主人则好整以暇的伸出另一只手,连接上了金色的光芒。朗声笑道:“哈哈!多谢几位帮我解决了麻烦啊!”声音阴鸷而疯狂,正是蓄谋已久的秦玄!

李逸云目眦欲裂,放开了风沐翎纵身上前,大喝道:“秦玄!今日就让我除了你这魔头!”说着双手一握,璀璨的三色光芒在空中绽放而出,席卷着宇宙间一切的能量,朝着面前之人横扫而出!

原本经过之前的一番恶斗,李逸云的法力便消耗了将近两成。此时再施展出完全状态的三生剑气,法力直接降到了不足三成。但母亲的死已让他顾不得许多,三生剑气“出鞘”的同时,他的背后又浮现出一个卦爻的图案,坤上巽下,正是易经中的地风升。

这一卦象一出,李逸云本有些衰竭的法力顿时如落在荒原上的火星,猛的暴涨而起,浩大的气势比他全盛之时还要强出数倍!地风升这招法术的效果,便是以之后一段时间的虚弱,还换取同等时间内全方面的大幅提升。

在李逸云出剑的同时,那被击退的白衣人也动了。他站住脚步,双手十指交叠我在胸前,闭上了双眼。一道乳白色的光影从他的身上剥离而出,浮现在他的头顶,那是与他长相一模一样的一尊金甲战士!金甲战士在空中无声的大喝一声,身体便如流星般划过,朝着秦玄的胸口直撞而去。

李逸云全力一击之下,三生剑气单论法力的浑厚便已及得上造物后期的高手,而那人所召唤的金甲战士,更是已有了造物境界巅峰的气势。但面对着这两道堪称当世绝顶的攻击,秦玄却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甚至露出了一副轻蔑的冷笑。

惊天长虹般的两道光芒在空中一闪而逝,转眼间便到了秦玄的身前,他的身体也已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芒。就在这时,他身前的空间微微一颤,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了那里,挡在了他与两道光芒之间。

李逸云心中一惊,但那人出现的太过突兀,想绕过他已然不可能。而那金甲战士更是完全脱出了白衣人的控制。电光火石之间,金色的璀璨身影,和李逸云的三色剑芒,便尽数撞在了那人的身上!

金甲战士和三色剑芒已尽数融入了这人的体内。李逸云此时才看得清,来人正是彭祖!此时,他的身体已经变得如水般流动起来,整个身躯都被耀眼的光芒填满了。

“彭……”李逸云说了一个字,便不知再说些什么。在蓬莱岛时彭祖意外的襄助秦玄便令他又惊又怒,在白云山之时没见他出现,心中还隐隐抱有一丝他悔悟的希望,然而这次,他竟然甘愿为秦玄挡下必杀的一招。“为什么?为什么啊?”李逸云在心中喊着。

彭祖笑着的嘴角张了张,似乎要说什么话。但就在这时,流动着的光芒突然停止了,他还没吐出一个字,身体便“砰”的一声炸开,散作了微尘般的细小粉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