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禹陵尽头(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379字
  • 2015-06-25 22:16:47

大禹挥了挥手道:“等你完成了传承,九州鼎自会从我这神念中分离出来,归化于你。你自己便能感知它的效用,比任何人说都管用。我的时间已然不多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你们两个也是。”如其所言,此时他的身影已经比刚才显得有些虚无了,显然仅仅是显露身形便对他有所消耗了。

三人对视一眼,风沐翎和李玉龙先后摇了摇头。大禹的隐私两人都没什么兴趣,而他的所作所为,除了九州鼎有什么用处外其他的尽人皆知,也没什么好问的。只有李逸云稍稍踟蹰了一下,才开口道:“禹皇,晚辈有一事斗胆请教……皋陶究竟是不是被您所杀?”

此话一出,他身边的两人都顿时瞪大了眼,显然没有听过这等大逆不道的话。只有大禹微微一愣,出人意料的没有发怒,只是沉默不语。良久,他叹了口气说:“果然有人这样想啊!皋陶虽非我所杀,但我却没能为他伸冤,算到我身上也不为过。唉!我原本希望他和启能成为兄弟般的好友的,没想到……”

话不需点破,李逸云已然明白了大禹没有说出的话语。杀死皋陶是大禹的儿子启,而大禹却没有为他伸冤。想来是因为父子之情吧?看来即使是君临八荒的天子、世间无敌的高手,终究也是个难逃七情六欲的常人啊!李逸云心中喟然叹道。

“抱歉,禹皇。但晚辈此时不问,恐怕再无机会,还请禹皇宽恕我的好奇。”李逸云拱手道。禹皇有些意兴阑珊:“无妨,做了的事就是做了,谁也无法更改。开始传承吧!”说着,那有些虚无的身影一闪,立刻便到了李逸云的身前,左手一探,掌心便抵在了李逸云的额头正中。

连准备一下的时间都不给,大禹突如其来的动作将三人吓了一跳。但李逸云随后便觉得,有一股舒适的感觉正顺着按在他额头的手掌传入体内,向全身流去。禹皇的话也在脑中响了起来:“我一生杀伐无数,伏尸百万,唯治水一事,算得上造福众生。所传你的,便是我从水流中所领悟的虚无之道,尽数领悟后,便可以实化虚,以虚化实,无中生有,创生万物……”

果然是这个!李逸云心想。这时,大禹那原本高大的身影渐渐虚化,变为了一个仿佛由雾气组成的圆球,贴在他的额头之上。李逸云的思绪也伴着体内不断涌上来的舒适之感,陷入了一种妙不可言的境界,大禹的话只说一遍,但却自然而然的,牢牢地被他刻在了脑中。

一段段深奥晦涩的语言传入李逸云耳中,但在大禹的神念操控下,这些话语直接化为了一种不可名状的信息,烙印在了李逸云的魂魄深处,使他瞬间便明悟了其中那缥缈深奥的玄机。

当初,在白云山虚无之境中初次见识虚无之力,李逸云便对这种力量有了大致的体会,此时又有大禹亲身传授,进境自然是瞬息千里。不知在不觉间,他下意识的便运转法力,原本身体周围那一层淡青色的雾气立刻便消散一空。

并没有任何事物来取代它,李逸云身周的一层此时正是完全的虚无,然而在那之外的雾气却是恍然未觉一般,丝毫没有向内填充。这层虚无若是扩散开去,便可以造就一个与白云山完全相同的虚无之境。

正当李逸云沉浸在传道的妙处无法自拔,另两人也满是好奇的瞧着眼前的景象时,银光一闪,一道长达数丈的璀璨剑芒流星般划过,笔直的朝着李逸云的方向斩去!

惊呼一声,站在一旁的两人已经腾身而起,羽化神甲瞬间附体,一金一紫两道光芒在空中交叉成一个十字形,交点刚好将挡住那银白色的剑芒。

“轰”的一声,澎湃的气浪炸裂开来,刮得远处的李逸云衣袍翻飞,他立刻想要转身去瞧,但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却从他面前的青色光球之上传来,禁锢住了他的身体,他连转动一下眼珠也做不到,法力更是只能在体内和体表运转,一分一毫也无法释放出。

李逸云心急如焚,接连调运种种法力,但只是徒劳无功,就连三生剑气也毫无作用。虽说三生剑气本身已有了混元境界的层次,但李逸云自身终究没有那样的境界,自然也就冲不开大禹所设的禁制。

这时,就听身后传来风沐翎惊讶的呼声:“啊?怎么是您?不要……”背后又是一阵劲风传来,在他背后不远处与什么东西撞击而炸开。隐约间还有压抑着的痛呼之声。

李逸云一听,心中愈发焦急。这时,大禹刚刚将虚无之道的总纲传授完,正要接着说它的运用之法,那股禁锢着李逸云的力量也如人呼吸一般,向后收缩了片刻。

这一刹那,李逸云将三生剑气运转到了极致,整个人如同化身为了一团燃烧着的三色火球,顿时将贴在额头处的光球逼退,自己则皆是向后一纵,同时身体一扭,转过身来。

一团紫影从身边掠过,正是风沐翎。李逸云刚要伸手去接,只觉背后的光球传来一股吸力,他尚且能够抵御,但风沐翎的身体却在空中猛的加速,撞在了那光球之上。光球再度闪烁起轻柔的光芒,而风沐翎的身体则变得如李逸云刚才一般,一动不动。

见风沐翎暂时没有危险,李逸云连忙转回头瞧向身前。白光闪过,李玉龙被剑气斩出数丈远,嘴角已满是血迹。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正手握剑芒,身体被白光包裹,看不清相貌。

李逸云连忙施展天山遁,身体立刻出现在了李玉龙的身边,一抬手掌,将他的冲击之力化去,扶着他站直了身子。这时,李逸云眼角闪过一道光芒,只见一人正手持银色剑芒,闪电般的冲向静止不动的风沐翎。

心中大怒,李逸云身体一闪,又挡在了风沐翎的身前,右臂信手一挥,猛兽似的诛仙剑气便咆哮而出,扑向迎面而来的银色光华。然而,就在两者将要相触的一刹那,那人的面孔终于在光芒中显露出来,落在李逸云的眼中。

“怎么是你?”李逸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叫道。连忙在最后一刻收了将近一半的力道。但饶是如此,两道剑芒相撞,那银色的光芒立刻便被击退,连带着那一身银甲的男子被高高的抛飞而出。

眨了眨眼睛,李逸云好似大梦初醒的神色,他转动着震惊的双眼,朝之前攻击李玉龙的那人瞧去。此时,那人也正往这面瞧来。他身周的白色光芒略微变得柔和了一些,一张虽有些沧桑,但依旧俊逸潇洒的面容在白色光芒的笼罩中,显露出高绝的气势。

李逸云的眼神变了又变,先是震惊,而后露出激动的火焰,但随后,那火焰又仿佛被水扑灭了一般,化为了迷茫的雾气。他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又张了张嘴,才有声音传了出来。

“师父,怎么是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