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禹陵尽头(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907字
  • 2015-06-25 22:16:22

留在最终的,自然还是三生剑气。这一次的剑气,在法力的总量上也仅有第一次出手斩杀穷奇的那一剑才能相比。但那时尽管有多人助力,但作为使用者的李逸云却仅是初入羽化之境,和如今相比判若云泥,所能发挥出的威力自然也远超从前!

一剑斩出,李逸云突然一阵恍惚。这一刻他终于触摸到了三生剑气那妙不可言的本质。在这之前,他使用这剑气一直是囫囵吞枣,不知滋味。然而这一次,一切却截然不同,一个全新的世界在李逸云的眼前悄然绽放!

眼中的一切无声的完成了蜕变,目之所及的一切都化为了一点点细若微尘的能量,时而凝聚,时而散开,组成不同的形态。他自身的法力犹如一根根随心操控的丝线,仿佛心念一动,便能探入宇宙间的任意一处,施展神通。

一阵阵令人心旷神怡的声响在他的耳畔响起,似真似幻。李逸云只觉得周遭的一切似乎都消失不见,但又不想禹皇的那所谓虚无空寂,而是一种“不滞于物”的潇洒恣意。这一刻,他犹如脱去了所有有形的、无形的束缚,以一个全新的生命,沉浸在这囊括了宇宙万物,却又有着独有特质的力量之中。

然而仅仅只有一刻。这种奇妙的感觉便潮水般的褪去,恍若幻觉。他的面前只有那正碰撞在一起的两股澎湃法力。如同撞在礁石之上的海浪,三生剑气之上迸出点点水珠似的光芒,似乎落了下风。

但黑熊那一身笼罩着他的本源法力,却在碰触到剑气的刹那如春雪般融化开来。而三生剑气那迸溅而起的光点只是散开几寸的距离,便又如被磁石吸引的铁屑重新聚拢。而后便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光彩,将法阵原本的光芒尽数掩盖,如同劈开夜空的闪电一样,朝着黑熊再度斩来。

电光一闪,那高壮如山的巨熊光影一僵,随后在一阵轻微的碎裂声中,凌空碎成几块,又散做漫天的碎屑,点点抖落而下。李逸云去势不止,锐利的剑锋由上划下,在黑熊的胸口处微微一停,便消失在李逸云双掌之间。他双脚在空中轻踏,消去前冲之势,站稳了身形,朝着黑熊拱手道:“晚辈侥幸得胜,前辈承让了。”

他说这话时,一层淡淡的薄膜从法阵内层剥离开来,渐渐缩小,融入了他的体内,李逸云顿时感觉自己似乎有了控制法阵的能力。显然这层能量便是证明他通过考验的印记。

这场斗法的确有了侥幸的成分,从刚一交手时黑熊处置不慎被毒素所伤后,便被李逸云牵入了他的节奏中,处在了被动的局面。他那充满吞噬之力的法力还有许多强横的进攻手段,却一直没有机会使出来。若是让黑熊全力施为,恐怕又是另一个局面了。但胜负往往就取决于一瞬间。

瞧着面前对他行礼的李逸云,黑熊愣了愣,随后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双眼中竟然隐隐有热泪溢出。他点点头说:“好!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老夫等了一千多年了,终于可以给禹皇一个交代了!年轻人,谢谢你!”说着,竟然一躬身,对着李逸云施了一礼。

李逸云连忙双手向上一托,止住黑熊的动作。黑熊这一下用的力不小,李逸云险些便被反冲震伤,连忙叫道:“前辈,晚辈方才纯属侥幸,前辈若是这样岂不是让我无地自容吗?”好说歹说,黑熊总算是直起了身。

见他旗开得胜,风沐翎和李玉龙也凑了过来,满脸带笑。这时,法阵的光芒已经变得十分黯淡了。黑熊收拢了一下散乱的呼吸,微笑着说道:“你已战胜了我,现在就可以启动法阵进入最后一层了,你的朋友也可以与你一同进去。不过能接受传承的只有你,他们两个只能看看。”此时的黑熊,再无之前那霸道果敢的气势,尽管身形依旧壮硕,但却有些像一个老人了,不过神色间也没了原本那化不开的忧郁,变得自在安然。

李逸云心中惴惴,连忙问道:“前辈,最后一层的传承要如何进行?不知前辈可否指点一二?”黑熊摇摇头说:“这个我也不清楚,自从禹皇建成此地之后,那地方也只有他自己涉足过,我也不清楚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

有些失望的点点头,李逸云心念一转,魂魄之力立刻便与法阵联系起来,片刻间就掌握了开启法阵的方法。他又对黑熊说道:“前辈不一起进去看看吗?”

黑熊摇了摇头,叹道:“不了!禹皇已然逝去,里面无论有什么也都只是徒增伤悲罢了!再说,外面又有两个客人要来了,我帮你们招待一下吧。”

李逸云闻言一愣,心神透过法阵扩张开去,果然感到两道气息正在山洞中迅速的前进。“前辈,要不要我先留下来?”李逸云问道。黑熊挥挥手说:“用不着用不着!只不过是向他说明一下罢了,若是对胃口的话,再将这法阵中的灵气送他们一些也就是了!你们赶紧去吧,早一步结束我就早一步收工啦!”语气中透出有些疲惫的畅快之感。

“好,那就烦劳前辈了。”说着,李逸云一抬手掌,脚下的法阵迅速的转了起来,淡淡的光晕将三人笼罩在内。不知怎的,李逸云心中忽然生出一股不安,但此时他的造化之域已失,这股不安也不似原来那般可靠了。对九州鼎的好奇立刻便将不安掩盖。身周的光芒陡然一闪,三人的身体便消失在了法阵的中央。

“去吧去吧!”黑熊散去了造物仙衣,盘膝坐在了地上。想到了终于结束了千余年的使命,他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脑中开始筹划出去之后要怎样填补生命了。

他正胡思乱想的时候,法阵的中央闪过一丝光芒,两道身影被吐了出来。黑熊回过神来,抬头瞧向两人说:“不好意思呀!你们来晚了一步,这个陵墓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有人已经得到了禹皇的传承。你们若是想要的话,这法阵中的灵气倒还有不少,你们就拿去吧!”说着便又要沉浸在思索之中。

那两人听了这话,也稍稍的愣了愣,紧接着,那年轻一点的人便开口道:“得到传承的那人是不是叫李逸云?”黑熊一愣:“咦?你们认识?真巧啊!那……”话音未落,刺目的惨白色光芒便映入了他的眼睛。

眼前的景物又是一变。李逸云三人已脱出了法阵。此时三人的眼前,呈现出的是一片空无一物的景象,不仅没有山壁般的实物,连法阵也消失不见。近似淡青色的雾气盘旋在几人的周围,好像有生命般的轻轻游动,又如同无数点青色的光华,就像一只只色彩奇异的萤火虫。

正在几人环顾周围之时,一道声音犹如从天地开辟的远古悠悠传来:“终于来了,我等的实在是太久了!”青色的雾气瞬间消散,三人立刻沐浴在了圣洁的白色光芒之中。光芒太亮,三人不由得微微闭上了眼。从缝隙间瞧去,只见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高大身影从一片耀眼的光芒中走去,来到了几人的面前。

此时,三人已渐渐适应了此处的光芒。抬眼瞧去,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正缓步而来。那人剑眉虎目,面貌硬挺,瞧起来将近三十岁。身形虽说不及黑熊魁梧,却更显紧实有力,每一块筋肉似乎都蕴含着爆炸般的力量。一身漆黑的劲装之上,无数的暗金色纹路镂刻其上,几人转目瞧去,那暗金色纹路不住的流动,晃得人们头晕目眩,始终也瞧不出其中的真容。

虽说没亲眼见过此人,但依照他相貌所画的人像却是屡见不鲜,三人连忙躬身施礼道:“拜见禹皇!”另两人都是初次见到这一级别的高手,立刻被他身上的气势所摄,不敢妄为。而对李逸云来说,也不过是第二次。不过只是一眼,他便断定,大禹生前的实力要胜过颛顼。李逸云无法探知混元境界高手的深浅,这样的判断毫无理由,但他却十分肯定,这个判断是对的。

大禹爽朗的一笑,高声道:“不必多礼!起来吧!”见几人站起身来,他打量了一下三人,之后将目光集中到了李逸云的身上:“通过老黑考验的就是你吧?年轻人!”

尽管知道这不可能是禹皇本尊,李逸云还是不敢怠慢,连忙应道:“晚辈侥幸得胜,惭愧惭愧!”大禹摇了摇头说:“不用谦虚,你年纪轻轻便有这样的修为本就难得,更何况你体内还拥有着一种我也有些摸不透的力量,胜过老黑也不算意外。”

“说起来,我当年担心自己的一身微末之学失传,便建起了这处陵墓,身化宇宙之时,便留下了这一缕神念,你们所看见的我只不过是一缕念头,可没有什么法力留给你们啊!”大禹半开玩笑的说道。

李逸云拱手道:“禹皇说笑了。不瞒您说,晚辈此次前来的最初目的是为了您所铸的九州鼎而来,现有一群恶徒正四处查询神器下落,恐怕要牵连天下气运。晚辈黔驴技穷,也只有抢先将神器取得这么个办法了。”

“哈哈!”出人意料的,大禹听了这话哈哈大笑起来。李逸云一愣,虽说他语焉不详,但以大禹的悟性不可能领会不到他言语中的郑重,却为何像听到了笑话一样?难道说,大禹是一个以万物为刍狗的人?又或者,九州鼎并没有什么毁天灭地的效用?

正当他胡思乱想之时,就听大禹笑着说:“年轻人!话是这么说,可我又怎么知道,你所说的那伙恶徒不是你们自己呢?”李逸云双目圆睁,顿时愣住了。现在的他,没有任何能够向大禹证明自己的证据,即使有,大禹也可以不相信。

此时,另两人还没什么感触,但李逸云的心中已掀起惊涛骇浪。他瞬间便想起了,在蓬莱时母亲与岛上弟子论道时曾说过,帮助大禹登位天子的皋陶,很有可能便是因为受到大禹猜忌而遇害的。想到这儿,他立刻紧张了起来。他甚至有些担心,片刻之前还笑着与自己说话的大禹会突然发难,将三人杀死在这儿,以绝后患。虽说自己已然突破到了造物的境界,身边的两人也远非弱小,但面前的人生前却已臻至高无上的混元境界,就算是一道意念,动起手来李逸云也毫无把握。

“别担心。”大禹笑了笑,似乎看穿了李逸云的心思般。“无论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会完成传承仪式,将我的所学传授给你。”李逸云又愣了:“禹皇,晚辈有些奇怪。若我们真是恶徒,您这样做岂不是为虎作伥?”

大禹摇摇头说:“年轻人,我已经是旧时代的逝者了,之所以盘桓不去,唯一的目的便是将我的一生所悟流传下去,你是正是邪,与我何干?就算你真的十恶不赦,自然也该由这个时代的人来终结。再者,从你的神色来看,你大概丝毫不知九州鼎的真实用途吧?它确实有改天换地的能力,但付出的代价却……看你的面貌,也不像是有什么过于执着的事情,能做到那一步的人。”

随着大禹的所说,李逸云先是舒了口气,接着却越听越奇怪,大禹刚说完,他就急着问道:“禹皇,不知九州鼎究竟有何玄妙?晚辈翻遍典籍,对它的记载都是语焉不详。还请禹皇指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