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利剑初试(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916字
  • 2015-06-24 22:52:35

到了造物之境,李逸云的每招每式都蕴含着他独有的宇宙之力,剑气一出,黑熊周围的空间立刻变得如水般波动,看似轻缓舒适,实则是剑气中蕴藏的内宇宙之力挥斩之下,与空间不住的碰撞,自然而然的便将周围的宇宙由虚无缥缈之态,化为了似液体般粘稠的形态,封锁了对方空间移动的法术。

黑熊那硕大的双眼猛然睁大,霎时一扫颓唐,变得如火焰般闪亮。乌光一闪,全身漆黑的造物仙衣已然覆盖在身体之上,贲突的肌肉将劲装制式的衣物撑得棱角毕现。他双手在胸前环抱,深黑色的法力立刻在胸前凝成一颗圆球,双臂猛的向上推出,那黑色球体立刻席卷而出,化为与李逸云所化双色旋风一样的螺旋形态,猛撞而来!

与虞烬和李逸云斗法时所用的法力相同,那黑色的漩涡没有一丝劲力向外,而是产生一股比真正的漩涡还要强横千百倍的吸力,将李逸云整个儿吸向漩涡的最中心。那里赫然闪烁着点点夹杂着灿银色的漆黑光彩,正是溢满了毁灭性的宇宙乱流!

然而这次,李逸云却露出了一丝压抑已久的笑容。正如他对虞烬所说,若是能够使用两种剑气的一种,他便有把握正面抗衡这强大的吞噬之力。尽管黑熊的实力远强于虞烬,但李逸云此时,却也是双剑齐出!

在两人满是战意的对视中,两股力量已然面对面的撞在了一起,李逸云手腕如灵蛇般舞动,那红碧双色的阴阳鱼飞速的舞动起来,两种剑气中所包含的庞杂法力,在李逸云的操控下分成无数缕属性各异的细流,又按着分门别类的搭配重新组合,时而相生,时而相克,变化无穷。

那漩涡所发出的的吸力非但没有将李逸云的剑芒扯碎,反而在剑芒的旋转中被剑芒带动了起来,向两旁散去为李逸云让开道路;而中央处的宇宙乱流更是缓缓收缩,如同云团相聚一般收拢起来,消失不见。而李逸云则借着这股吸力欺身而上,转眼便逼近了黑熊的头顶,剑气带起的劲风如刀般从他的额边掠过,将他那粗硬的发丝扯得如剑般笔直。

自己的法术竟然没有起到作用,黑熊显然有些始料不及。但他的神色只是波动了一下便恢复了原状,双臂闪电般的想身侧一扭,那已溃散的黑色旋风登时重新凝聚,化为一只咆哮着的巨龙,向内一拢便将李逸云的身体裹在其中,顺着黑熊手臂挥动的方向疾冲而出。

那裹挟在体外的黑龙自然奈何不了李逸云,但黑熊的法力极为浑厚,李逸云双剑齐出,一时间也无法将它粉碎;而它那前冲之势又如汹涌的巨浪般难以抵抗,李逸云也只能任由它带着自己斜向冲出,从黑熊的身侧掠过。只不过黑熊变招终究是慢了一丝,李逸云那锋锐的剑气在他的肋下擦出一道流光,带出几滴飘洒的血珠,漆黑的造物仙衣被扯开了一条长长的裂缝,露出了被砍出一道血口的古铜色的肌肤。

瞧着空中的几点血珠,两人都瞪大了眼睛,显然都没有料到此时的情况。李逸云自然没有料到自己一招之下竟然能伤到对方,一时间甚至忘记了劈斩裹着自己的黑色巨龙;而黑熊也显然没有料到眼前的这年轻人竟能又如此实力,眼神中露出了又惊又喜的光芒!

回过神来,李逸云连忙双臂一挥,手腕在空中闪烁出无数残影,将裹着自己的黑色法力彻底绞碎,又借着劈斩之时的反冲之力,身体在空中一旋,有向上跃起了一截,呈现头下脚上的倒立之势。

脚尖在空中用力一点,李逸云斜刺里再度对着黑熊冲来,右手夹在身侧,赤红色的剑芒冲天而起,左手则在自己的头顶绕了个弧线,划出一轮弯月似的荧光,斩向黑熊的脖颈。

黑熊此时已转过身来,目光灼灼的瞧着李逸云,眼神中的喜悦早已超过惊讶。他身侧的造物仙衣依然恢复原状,右手收回肋下紧握成拳,呼吸之间完成了蓄力。接着便如猛兽般咆哮而出,毫无花哨的与李逸云的剑芒撞在了一处。

李逸云顿时觉得自己仿佛撞上了一股巨浪。吴越之地有名的江水潮信他没有见过,但他却在那极南的海水之中体验过海啸之威,想来江潮再如何庞大也是有所不及的吧?可此时,他只觉自己所面临的力道比那海啸之力还要强大数倍,而自己手中的剑气便是撑起屏障的最后一根柱子,一旦折断,自己立刻便会在一轮胜似一轮的浪潮中被挤压的粉身碎骨。

心中一凛,他倾尽全力的将法力注入南斗剑气之中。碧色的剑芒开始了轻微的摇曳,在它那如同舞姿般的姿态中,黑熊胜过浪潮的拳风被一丝丝的化解开来,但剑芒的光彩也渐渐开始有些黯淡,凝实的形体而开始显现出一丝虚幻。

黑熊已然完全沉浸在了打斗之中。见李逸云后继乏力,立刻手腕微微一收,便要再加一股力道。但就在这时,他却陡然感到五脏六腑猛的一痛,如同被万蛇噬咬,一阵眩晕之感袭来,眼中的视野突然蒙上了一层薄雾,肢体上开始传来一阵阵麻木。而紧握的拳头上,一条条血管高高凸起,露出诡异的青紫之色。

这是中了剧毒的迹象!黑熊顿时醒悟,再顾不上追击李逸云,连忙运转法力,全力抵抗正向全身扩散而去的毒素。

李逸云正有些难以支持,对方的劲气却陡然变弱,抬眼望去,只见黑熊那棱角分明的脸庞上,一条条暗紫、暗红色的血管如一条条小蛇般蜿蜒曲折,向着他的额头蔓延,黑熊那一贯如山岳的眼神中竟然露出一丝痛苦。李逸云愣了片刻,这才醒悟是自己刚刚的一剑无意间便蕴含了毒素,而此时,那毒素显然正在黑熊的体内横冲直撞。

机不可失,李逸云左手猛地一用力,那黯淡的南斗剑气再度发出令人侧目的光芒,随后便碎成片片光影,但黑熊那浪潮般的拳风也终于被撕开了一个口子。而李逸云的右手则在此刻由肋下向肩头抬起,他此刻是倒立之态,赤红色的剑芒对于黑熊来说是由上至下,划出的轨迹与之前南斗剑气的轨迹刚好形成一个圆形。

又是一个弯月似的劈斩!黑熊一边竭力遏止住体内狂暴的毒素,一边集中所有能够调动的法力,一掌推出,漆黑的法力凝成手掌形的一面盾牌,挡在了诛仙剑气的行进之路上。

“轰”的一声,撼动山岳的气浪爆发开来,黑熊的盾牌顷刻间化为粉碎。同时,他那壮硕的身影已如山崩时的一块碎石,被高高的抛了出去。诛仙剑气并没有什么变化,因为它只是为攻击而生的,追求的是最纯粹的力量,有轩辕剑之后天下第一剑之称的它,又岂是黑熊仓促间便能挡得住的?

倒飞而出的黑熊只觉一股沛然大力猛的击在胸口之上,忍不住一张嘴,仰天喷出一蓬带着暗紫色的血雨。不过借着这口血的喷出,黑熊借机将他体内的毒素随着这口血喷出体外。法力又全力一转,便将剩余的毒素化解一空。

此时再瞧李逸云,已回复了正立的姿态,双臂在身侧极力张开,如同展开了一双羽翼。巨大的七彩光轮在浮现在他的身后,如同一团冉冉升起的烈日。

但与他一贯的攻击方式不同,这次七曜轮并没有席卷而出或是释放五行属性的法力攻击,而是在出现之后的一刹那便停止在空中。突然,那光轮猛地一震,一道有些虚无的光影立刻扩散而出,形态依旧是光轮的形态,但大小却放大了无数倍。散发出的淡淡光芒将黑熊的身体也笼罩在内。

这一瞬间,黑熊震惊的发现,他与周围宇宙间的所有联系竟然都被切断了,似乎整个宇宙都在对他发出一股排斥之力。而他此时刚刚将体内的毒素完全化解,根本来不及应对。

而李逸云依然不给他喘息的机会,身后光轮的虚影一闪即逝,一只闪烁着淡银色光华的狐狸影像浮现在了李逸云的身体之外,与他的肢体一一相对应。背后高高扬起的尾巴,赫然有九条之多!

他的双目此时也完全变了模样,一点血红出现在双瞳最中央的位置,五彩光芒如花瓣般环绕周围。一双邪眸附体,李逸云陡然仰头高呼一声,声音高远悠长,竟真的让黑熊觉得,面对着的是一只真正的九尾天狐!

随着这一声高呼,那银色的狐狸猛的从李逸云身上跃起,瞪着那一双缤纷的眼眸,电光般朝着黑熊奔去。仓促间,黑熊须发皆张,巨大的黑色身影将他的身体包裹,赫然便是高如山岳的黑色巨熊。

对于妖族来说,他们可以如人族一样学习诸多法术,但它们最强的保命之法往往都是是引动本源之力,利用它那超出人类的最原始的身体摆脱灾厄。而黑熊此时所用的,赫然便是他的本源之力!

体态优雅的银色狐狸与黑熊顷刻间接触在了一起,没有任何的碰撞,银色的身影消散为点点光华,融入了黑熊周身的光芒之中。黑熊猛地瞪大了眼睛,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而李逸云望着这情形,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没人知道,在他母亲去世的最后一刻,他母亲将将属于九尾狐的血脉之力尽数传给了李逸云。就算是李逸云自己,也是在突破到造物境界之后才得知了此事,正是借助了九尾狐的血脉之力,他才将从五毒咒和鲲鹏那里得到的两种瞳术合二为一,再集中在这银色的九尾狐之上释放而出。而这招的效果,便是九尾狐族最强大的能力,禁锢魂魄!

顿时,黑熊的身体停滞在了原地。他也想到了九尾狐族的专属能力,可是为时已晚,此时他魂魄十分清明,但就是无法与自己的身体取得联系,也无法凝聚成元神脱出体外。

他的眼中,那高高在上的年轻人正俯身下视,神色庄重的将双手伸到胸前,掌心相向,却微微错开。一红一碧两色光芒分别从双掌中亮起,朝着拇指所在的身体右侧探出,而在两道剑气之间,一道更加璀璨的,仿佛是万物中心的金色剑气从虚空中浮现而出。

一抹危险的气息浮上黑熊的心头,他已惊讶到了无以复加,尽管自己此时魂魄被禁,但却已启动了本源之力。这年轻人究竟有什么手段,能让这个状态的他感到危险。

目之所及,只见那一红一碧双色光芒如盘旋而上的两条巨龙,一左一右的绕在了那金色的光芒之上。三色闪耀的光芒凝成了七尺长剑,出现在了李逸云的双掌之中。

不像之前的那般,剑刃直接从掌中延伸而出,此时的剑芒拥有着古朴的剑柄,正被李逸云双手合握着;延伸过剑锷,便是宽及一尺的笔直剑身。剑芒比起之前的红碧双剑要虚幻的多,剑身之上的纹路只有模模糊糊样子,根本看不出究竟。但黑熊的直觉却告诉他,此时的剑芒,比之前的要可怕十倍!

就在他焦急之中,他只觉得魂魄的核心发出一声轻微的破碎之声,随后身体便重归了他的控制。而这时,李逸云已经腾跃而起,双手持着耀眼的剑芒,如同要斩开天地一般凌空而下,一剑向他斩来。

黑熊避无可避,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吼,周身黑色的光彩炸裂般爆发开来,与从天而降的李逸云撞击在了一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