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利剑初试(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09字
  • 2015-06-24 22:51:55

瞧着那些片刻之前险些杀死自己的宇宙乱流,李逸云的心脏不由得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连忙施展出天山遁,身体瞬间向旁平移了数丈,同时大喊道:“熊前辈,手下留情啊!”

出手的正是黑熊,他瞧见李逸云轻而易举的躲过了自己的一击不禁愣了片刻,随后收回手来说道:“我还当是有哪个宵小潜入,没想到你居然能连法阵之力也尽数吸纳,直接达到了造物中期的层次,天赋不错啊!”

李逸云拱了拱手道:“运气而已。前辈谬赞了!”他能有此时的成就,多半归功于他那造化之域,如此看来,这也不算谎话。黑熊咧了咧嘴,不置可否。跟着转头瞧向被法阵之力包裹着的另外两人。此时,他们身上光华已停止流转,忽明忽灭的光芒在两人身上如呼吸般一起一伏,显示着浓郁浑厚的法力。比之片刻之前,强横了数倍。简直是脱胎换骨的变化!

缓缓地收回操控着法阵的手,黑熊沉声道:“好了,你们两个基本也到了极限了,我们来说说接下来的考验。你们第二轮的敌人是我,你们是一个人上还是三个人一起上啊!”说着,他那双硕大的眼微微垂下,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一听这话,三人原本兴奋的神色渐渐地消散了下来。这第二轮的情况虞烬也已说过。他到这里的那次,黑熊也同样问出了这句话,却不作任何解释。那时一起来的人们感到黑熊实力强大,便选择了后者,但黑熊的实力已然达到造物境界的后期,合众人之力最终也还是败了下来。

不过虞烬却很是幸运的被黑熊看重,说了句“天赋不错”后,便将他法术中的精华传授给虞烬,将它们融会贯通之后,虞烬才有了如今那七彩的烈焰和那吞噬之力。但据虞烬所说,当几人选择了一齐迎击的时候,黑熊的神色便有些颓唐,等他们被打败了之后,黑熊的神情更是郁郁寡欢,好像被打败的反而是他一样。

那时,李逸云便想到了另一个人——候武,他受鸿钧祖师所托,守护缥缈剑灵。只有剑灵找到了下一任主人,他才能解脱。黑熊如今的行状,与候武大为相似。说不定此时的选择,便关系到取得九州鼎的成败。

三人对视一眼,由李逸云拱手问道:“前辈,晚辈斗胆问一句,若是能侥幸得胜,这两种选择的结果有什么区别呢?”黑熊双眉一挑,似乎对他说的话有了些兴趣。“若是你们合力战胜我,便可以尽情吸收这法阵千余年来积累的灵气,直到你们承受的极限;而若是有人能单人击败我,那他便可以进入禹皇陵的第三层,传承禹皇遗留下的,他毕生的所学。”

随着最后一个字出口,法阵之内突然变得极为寂静,三人瞪大了眼睛,一时间连呼吸也忘记了。若是换了几年前,几人定要大叫出声,即便是如今他们见识都可称得上广博,但依旧被震撼到了。

禹皇是什么人?那可是混元境界的绝世强者!胜利者竟然能传承他的毕生所学?这已经是不能用任何价值来衡量的奖励了。而就算是稍次一等,合力击败黑熊,那也可以获得这法阵千年积累下的浓厚灵气,那效果可比刚才的法力压缩更要显著得多!

脑中灵光一闪,李逸云也已猜出了黑熊没有说出口的隐情。若有人合力击败他,吸纳了法阵积累的灵气,法阵短时间内定然无法再起作用,便会陷入休眠状态,而作为守护者的黑熊想来就可以获得一段的自由。而若有人得到了禹皇的传承,那此处的作用便不复存在,届时陵内的法阵便会消散,黑熊也将彻底解脱了吧?

强迫自己从黑熊的一番话语中镇定下来,李逸云开诚布公的说:“前辈,晚辈不敢奢求禹皇的绝学,但晚辈一直以来便想着亲眼见识一下那传说中由禹皇所铸的九州鼎,晚辈此次来的最初目的也在于此,不知如何做,才能一睹神器之光?”

“哦?你竟然是为了它来的?想必外面的那个假货让你们没少折腾吧?禹皇也真能折腾人!”说这话时,黑熊的眉眼间带上了些许笑意,似乎回想起了当年的一些趣事。但随即便转为了庄重之色,沉声道:“那样的话,你就只有选择独自挑战我了,因为九州鼎所在的位置,便是在禹皇陵的最深层。怎么样?要挑战吗?”

朝左右各望了一眼,李玉龙对着他撇了撇嘴,风沐翎则皱了皱眉。神态各异,但眼神中均透出担忧之色。黑熊的实力至少已经达到了造物境后期,而李逸云虽说也是造物境中期,但他刚刚达到造物境还不到一刻钟,对新境界的诸多能力还不熟悉,打斗起来,实在是胜算不大。

但李逸云心里想的却完全是另一回事:尽管风沐翎和李玉龙都经历了法力压缩的提升,但他们原本不过是刚刚达到羽化境界中期的层次,提升再大也不过是羽化境界巅峰。而面对着与造物境界天堑般的差距,两人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获得九州鼎的机会只有这一次,事到如今,也只能孤注一掷了!

冲着身边的两人递出一个微笑,李逸云向前一步,朝黑熊躬身施了一礼,郑重的道:“晚辈李逸云,斗胆请前辈赐教。”说着,心念一动,一点精纯的能量从内宇宙的最深处扩散而出,似慢实快。转眼间便经由内宇宙的边缘扩散而出,这时,它也由原本的一点化为了一层流光溢彩的球形薄膜。而在李逸云体内显出真容后,这层薄膜又迅速的变形,绽放般的透出了李逸云的体外。

内宇宙形成的那一刻,李逸云原本的羽化神甲便随着法力被一同吸纳。而这时,他那天青色长衫之上再度闪烁起了光芒。刹那间,他那独有的造物仙衣便第一次在世间展露了真容。

他这套仙衣的姿态介乎于劲装与长衫之间。衣裤的线条都如一身武者的劲装般,贴合着他的身形分毫不差,顿时显出一股英姿勃发之态。但上衣又在腰间如长衫一样,垂下一段衣摆,抵在膝盖上方。衣摆前后均在中央开口,分成两半,随着他法力的鼓动轻轻摇摆,将潇洒之感展现的淋漓尽致。

内宇宙中天空的那种玉色,成为了这套仙衣的背景色。不容忽视的金、红、碧三色在胸口正中开出了一朵美丽的花朵,有些像七曜轮的形状。那图案又随着法力的流转,活物般的伸展变化、汇聚分散。时而如熊熊烈火,时而如满天繁星。几团洁白的云朵点缀在周围,为它更添了一份洒脱恣意。

正对着风沐翎与李玉龙的背后,则是李逸云那阴阳为心的七曜轮。阴阳鱼带动着五行轮盘缓缓流转,不像在羽化神甲之上时那样迅速,但隐隐间却带了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两人一瞧向它,便觉自己的魂魄似乎随着这光轮的转动被吸入了其中,连忙凝聚心神,这才恢复常态,但也再不敢盯着那光轮去看。

左右两侧,从脖颈处的衣领开始,那金色在中,红、碧在两侧缠绕往复的纹路便沿着肩头的曲线向下,最终在两侧的袖口处化为环形,以火焰的姿态点缀在袖口的末端。裤子的两侧也是一样,由腰际开始,三生剑气银河坠落般垂落而下,最终在脚踝的玉色背景的尽头化为高三寸左右,向上燃起的烈焰。

一双点缀着七彩云霞的墨蓝色短靴用力一踏,李逸云便从法阵那通透的地面上纵身而起,抢先朝黑熊攻去。身在半空,李逸云双臂向两旁张开,此时的他,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因为随着他突破到造物的境界,某些东西终于可以再度施展了。

星空般的法阵中,两道耀眼的光芒陡然亮起,将李逸云的身体夹在中央。而后犹长鲸吸水般向内收缩,化为两道数尺长的剑芒,在他那五指并拢的双掌处延伸开去。

右侧的剑芒长五尺,宽一尺,两侧赤红如血的剑身之上,雕镂着一只只咆哮嘶鸣的巨兽,栩栩如生;另一侧的剑芒,则露出生机勃勃的青碧之色,剑长接近四尺,宽度堪堪包住手掌,一根根种类各异的枝条状的纹路,由剑身两侧的中线向外蔓延,显现出一派万木争春之象。

这正是久违了的诛仙、南斗两种剑气。随着内宇宙的开辟,三生剑气已能够在这自成体系的宇宙中得到补充,虽说它的消耗使得李逸云仍不能将它作为常规攻击手段使用,但也已不需要强行吸取李逸云的法力,于是这两种剑气也终于可以重见天日。

经过了三生剑气的洗礼,再加上李逸云修为的提升,如今这两种剑气的威力比之当初不知打了多少倍,剑气凝练如实物,瞧上去就好像李逸云的双手处各生长出一柄剑一样。剑上新生出的花纹更是表明了剑气层次的提升。单就诛仙剑气来说,李逸云如今所御使的,已不逊色于当年的通天教主,甚至隐隐间还有些超越的趋势。

瞧着这两股剑气,李逸云如同面对久别重逢的老友一般露出了笑容,腰身在空中一扭,身体便如疾风般旋转起来,双剑舞动,带起了漩涡状的剑芒气劲,由上至下的攻向黑熊!

这招源自李逸云当年常用的“卷云击”,但将原本的单剑改为了双剑,并且将灵蛇手也融入手腕的动作之中。于是这招原本应有的螺旋状尖端,便化为了向外扩张的凛冽旋风,再加上灵蛇手的动作,红碧两色在空中带起一道道流光,相互填充,须臾间凝成了径长丈余的阴阳鱼形,旋转着向黑熊头顶击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