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禹陵之秘
  • 云起尘封
  • 慕笛
  • 6873字
  • 2015-06-24 22:38:34

李逸云转过身来,瞧着满面带笑的虞烬,没好气的说道:“得了便宜就别卖乖了,你的机缘也太好点了吧?居然借这一剑突破了瓶颈!先说好,我的法力已经耗尽了,你可别再说什么比试了,还是赶紧把禹皇陵的奥秘告诉我吧。”说着手掌在身前轻轻一按,身体缓缓的向下落去。

虞烬的身体也在一层淡淡的光晕中向下落去。他原本的羽化神甲已经踪迹不见,但身上所穿的却又不是初时的那件红袍。而是一件绚丽缤纷的华服。

齐肩而断的外褂披在宛如一体的劲装之外。金红色的背景之上,白炽色的圆球盘踞在胸口正中,七彩光带如同它伸展而出的羽翼一般,对称的在虞烬的胸前形成了两条交叉着的光带,在肩头和腋下穿过,朝后背处聚拢。肩头处微微上翘,似一双小巧的羽翼,振翅欲飞。

上衣在腰间分成两片衣摆,堪堪垂到近膝之处,长裤同样是金红色,一道道七彩光带从被衣摆遮住的上方垂落而下,如奔涌而来的浪潮,连接起金红色长靴上的纹路,最后从脚底冲出,势若奔向时光尽头。

整身衣袍紧贴身形,连袖口的宽窄也是分毫不差。却瞧不见一处针脚缝补的痕迹。衣服的材料也十分的奇特,周身光辉流转,却又瞧着颇具质感,不似任何一种世间所有之物。

这显然不是虞烬闲来无事换了身衣装,而是突破到造物境界的标志——造物仙衣。从羽化境界突破造物境界,所要做的就是用法力压缩出自己所操控的内宇宙。这内宇宙的形成,是源于过于体内的法力凝实到了某一程度,大约是初入羽化境的十倍。这时,法力就会因为太过凝实,出现一种向内“坍塌”的迹象。这时就需要道者将所有法力的“坍塌”集中在一个点,所有的能量会聚在一处一齐爆发,便会诞生出内宇宙。

内宇宙的奇特之处在于,它虽然诞生于人的体内,但却不存在于体内,而是无处不在,造物境界的高手可以于任意时间任意地点,随意进出内宇宙,并随之凭空出现在另一处。即使像刚才一样,李逸云将包含虞烬身形在内的空间尽皆凝固时,也不受影响。

但内宇宙还有一个奇特之处,它并不与现实宇宙重合,却又不是完全独立的。例如,当虞烬用进入内宇宙的方式躲开李逸云的剑气时,如果李逸云不停手,继续劈斩而下的话,只要他还未从内宇宙出来,那不管他处于内宇宙的哪一处,剑气都会毫无阻碍的将他击中,与他不躲闪的情况是相同的。

因祸得福的虞烬哈哈笑着:“那是当然,我一会儿一定倾囊相授。真要感谢李兄这一剑了,我之前尝试过多次将体内的坍塌聚在一处,却都已失败告终,若你非那一剑我恐怕还要耗费许多日子呢!”

说话间,两人已落到地面,虞烬的一身华服随之散作片片光羽,那身红色的长袍又重新的露了出来。他走到李逸云面前,一拍对方的肩膀,赞许道:“你那一剑可真是厉害,即便是现在的我,再来一次也肯定挡不住,剑气的境界已经远远超出你的修为了,你是怎么掌握的?”

李逸云朝着来到身边的风沐翎笑了笑,又转头来应付他说:“这个要说可不是一句两句说得清的,你还是先把禹皇陵的事告诉我吧,真的很急!”

无辜的摊了摊手,虞烬说道:“可是你现在不是法力耗尽了吗?你瞧瞧这太阳,等你法力回复天就黑了,禹皇陵只能够在白天进入,只能明天啦!”

“你……”李逸云气的无话可说,最终他用力的挥了挥手,叹道:“那先去吃饭吧,边吃边说!”说着拉起风沐翎头也不回的朝之前乡民们离开的方向行去。瞧他赌气的模样,虞烬笑的合不拢嘴,挥手招呼一旁的吴且说:“来!小吴,一起去吃个饭,热闹热闹!”吴且得到自己尊敬的前辈召唤,自然是眉飞色舞,小跑着赶了上来,随虞烬一同追着李逸云而去。

空地之上摆满了一面面尺余高的方桌,围成一个硕大的圆形。铺就了有些粗糙却浓香扑鼻的菜肴,多是野味和当地的野菜。此时人们正席地而坐,男男女女围成一团,大声的谈天说地,李玉龙坐在靠近中央的位置,不时地用些小法术,看的众人纷纷叫好。

眼尖的看见李逸云走来,连忙叫起众人。大家又看见虞烬随后跟来,更是欣喜万分。簇拥着将他们送到了为他们留出的位置上,菜肴也立刻紧随而至。

作为主角的“恩公”到场了,宴席立刻便被掀起了又一个高潮。人们蜂拥而来,不住的向李逸云敬酒,虞烬在当地的名气也很是尊崇,向他敬酒的人也是络绎不绝。

但此时的李逸云可不是在辽东时修为尽失的状态,即便是残存在体内的一丝法力,也能将几缸烈酒化个干净,更别说他的身体还在自动的吸纳天地灵气,恢复法力。而虞烬突破了造物境界更是肆无忌惮,连化解都不用,直接将烈酒向内宇宙中一扔,立刻便化为了原始的能量体,消失一空。

两人酒到杯干,还反过来回敬。太阳还没落山,整个村子的村民便没有几个清醒的了。男人们也不管身边是谁,瞪着眼睛便开始吹嘘着自己辉煌,女人们有些甚至借着酒意载歌载舞,引发了一阵阵欢呼。孩子们则趁着这没人管他们的良机,偷偷的将酒塞在怀里,躲到一边去品尝这平时被禁制触碰的神秘之物。

一时间,竟没人顾得上远道来的客人们,将一行人连同虞烬在内晾在了一边。不过对于李逸云来说,却是甘之若饴。趁这个机会,他连忙抓过虞烬的衣襟,似乎怕他他逃走,低声问道:“这时候该说了吧?别耍花招了!”

虞烬轻笑了一下,“好好!瞧你急的,我这就告诉你。首先,像我刚才说的,禹皇陵只在日出之后到日落之前的时间内是开放的,其余的时间结界会彻底封死,完全无法进入。”

“每年最大的潮信到来的日子,最外层的结界会消失,任何人都可以进入其中参拜,但进入之后修为将完全被封印。其中的山石可以取出,其余的东西都不能碰,这点我想你已经知道了。”说着这样的事,虞烬的神情自然而然的庄重了起来。

李逸云点点头答道:“嗯,我知道。你那在源于洞内的石块上施法的办法,想来便是趁着潮信日在里面取出石块,再将法术施加在其上的吧?”

“没错!”虞烬笑着点了点头。李逸云皱了皱眉,忍不住道:“可我有些不相信,难道就没有正面破解的结界方法?非要这样麻烦?今年潮信日刚过,假若没有这些石块,我难道只有等上一年?”

“不不不。”虞烬摇了摇头。“其实破解那结界说那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关键在于运气。”“运气?怎么说?”李逸云更奇怪了。虞烬却忍不住带了些笑意:“怎么说呢?那个结界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着,无论是属性还是构造。能够克制他的方法也在变化,而且毫无规律可循。唯一的方法就是用相同属性相同方式的法术不断的尝试,运气好的,试几次刚好赶上结界变做被法术相克的形态,自然就进去了。运气不好的,在那儿试个一年也进不去,只能老实实的等着潮信日。”

“什么?你不是骗我吧?”李逸云惊讶的问。虞烬郑重的点点头,“千真万确,绝对没有骗你。”又似自言自语的说:“也许在禹皇看来,运气也是能力的一部分吧!”

李逸云摇摇头:“我还是借你的石块用用吧,我的运气向来不好。”但刚说完,他的心中就浮出一丝奇怪的想法:他的运气不好吗?也许不是。按说运气这东西是没法控制的,但李逸云却可能是个例外,这边是因为他那奇特的造化之域。

这个领域既没有对自己的法术加持效果,也不能削弱敌人。刚刚突破羽化之境之时,简直就是个累赘。但随着李逸云修为的精进,情况却发生了变化。

原本,这不知能不能称作领域的东西,只能稍稍加强他的运势,让他在用直觉范围类法术之时,成功率大些。后来,这领域又可以用类似于直觉的东西,在修炼过程或是面临选择之时,为李逸云指出某种方向。而现在,李逸云有一种模糊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可以控制运势,不仅可以控制自己,也可以控制旁人。

上午面对结界之时,他并没有施展造化之域,只是它在自行作用,增强了李逸云的些许运势。“若是我再次面对结界之时,全力施展造化之域,将它对我运势的增幅效果开到最大,又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呢?”李逸云禁不住想。

不等他再想许多,虞烬已经继续说道:“禹皇陵还有一个特性,就是在除开潮信日的时候,每个人的一生只能进入一次。我已经进去过,所以明日是不能随你进入其中的。若是九州鼎真的在这陵墓之中,那恐怕只能是位于最深层,那里我也没去过。我能告诉你们的,只是我所进入过的区域,你仔细听好……”

说起正事,虞烬很是认真,将他所知道的一切,都仔细的讲述给李逸云,包括各项注意事项和他的种种建议,一直到月上中天才总算讲完。这时宴席也依然散了。村落虽小,倒也为他们腾出了两间邻着的屋子,一行人分成男女,各住一间休息了下来。虽说住处有些粗糙,但诸人近来都十分劳累,很快的便都沉沉睡去。

第二日清晨,橘红色的太阳刚从天边跳出来。李逸云便已收拾停当,站在昨日开宴席之处等待其他人。不多时,风沐翎和李玉龙先后到来。李玉龙指了指身后说:“我已嘱咐缇雅看好孩子们了。”李逸云点点头道:“嗯,有弟妹帮忙我就放心了,禹皇陵可不能让孩子们乱闯。”

这时,虞烬带着吴且也从不远处行来,他冲着几人拱了拱手说:“几位起的都很早嘛!我们这就出发?”三人点了点头,一行人腾身而起,御风而行,仅仅一刻钟的光景便来到了那伪装成山壁的禹皇陵入口处。

三人的身上早已带了虞烬施过法术的石块。那是一种由探索禹皇陵的前辈们创造出的法术,通过那石块上所拥有的陵内宇宙所的气息,将持有者与陵内的宇宙联系起来,从而跨越结界。

来到结界之前,毫不停留的,三人便来到山壁之前,回身朝着虞烬和吴且拱了拱手。接着转身向前跨步,青灰色的山壁轻轻的晃动了一下,便将风沐翎和李玉龙的身影吞没。

奇怪的是,李逸云却古怪的停了下来,迟疑了片刻,他竟然伸手入怀,将石块掏了出来,手一松,任由它飘荡在空中。“你这是干什么?要试试运气?”虞烬有些哭笑不得的说。

虞烬的话语中明显带了些揶揄的语气,但李逸云却是浑然不觉的笑了笑说:“我还真想试试呢!”说着浑身亮起碧色的光芒,将全身包裹在内,随后身体向前一倾,朝着那看似十分坚硬的岩壁撞去。

“喂!你倒是换个高明点的招数呀!这怎么可……”虞烬突然瞪大了眼睛。就在他的面前,裹着最简单的木属性法力的李逸云就如之前的两人一般,在山壁轻轻的晃动之后消失在了其中。那被他放在空中的石块则因为失去了他的法力加持,径直的落到了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这……运气也太好了吧?”过了半晌,虞烬才幽幽叹道。一旁的吴且更是不住的喃喃道:“天啊,天啊……”

跨越了结界,曾经见过的山洞便出现在李逸云的面前。他正站在洞口之处,背后是一团模糊的光彩。先入洞的两人正站在面前几丈的位置等着他。

见他现出身来,风沐翎微笑着说:“实验成功了?”李逸云点了点头,面上带了丝兴奋之色:“看来我的感觉是真的,我真的可以有意识的去控制运势。若说是如何控制我也说不上来。对我来说,那就像用看到事物、听到声音一般的本能。原本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以为是错觉,现在看来,应当是真的了。”

刚刚李逸云在撞向结界之时,便全力的施展造化之域,在那个瞬间将自己的运势提升到极致,他根本就没管结界的变化,只是以单纯的木属性法力裹住全身。但奇妙的是,他的身体接触到结界的那一刻,结界刚好转变为单纯的土属性,恰巧被木属性法力破解,他便自然而然的进入了其中。

听了他的话,得知缘由的李玉龙不觉也大感好奇:“真的啊?唉!早知道这样就等你把领域也共享给我再和你分开了,这领域听上去还蛮有趣!”李逸云瞪了他一眼说:“别光顾着玩!记住虞烬说过的话,现在开始每时每刻都不能松懈,走吧!”说着牵起风沐翎,头也不回的朝洞内走去。惹得李玉龙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了一句:“给你们两口子当苦力还这么横!真是没礼貌!”一边说着,一边迈开不紧不慢的步子,跟在了两人的身后……

站在结界外的虞烬和吴且发了许久的呆,又纷纷效仿李逸云的行为尝试了几次,自然是没能成功。两人不由得面露颓色。虞烬拍了拍吴且的肩头说:“看来我们是没那小子的运气了。他们现在还没出来大概进行的还算顺利,咱们也别在这儿等着了,回去吧!”“好吧。”吴且无精打采的应了声,两人背对着结界,并肩朝前走去。

走出了五六步远,虞烬突然止住了脚步,冷笑了声说:“看来我今天怕是又有的忙了!”不顾一旁吴且疑惑的眼神,身体一转,一道烈焰刀芒已然随着手掌的挥动激射而出,向着身侧空无一物的虚空中劈去。

“嘭”的一声巨响,那金红色刀芒在空无一物的空中炸了了粉碎,气浪却并没有向四周散开,而是向内缩去,长鲸吸水般被吸入了一处凭空出现的孔洞之中。一旁的吴且只觉自己眼前的空气晃动了一番,随后三个男子便出现在了原本空荡荡的位置,其中一个魁梧的中年男子正用掌心抵在那孔洞之上,将最后一缕刀芒吸纳而入。

这时,三人中那名年少之人开口道:“师父,依我看这里就让前辈来处理吧,他们已经进去一段时间了,再拖下去恐怕会生出变化。前辈无法进入禹皇陵内部,留在门口堵着刚好,前辈,你意下如何?”

魁梧男子收回手掌,双目紧紧地注视着虞烬,沉声道:“我没意见,就这样吧。”“各尽所能吧。”剩下的那名中年人说了声。跟着身影一闪,便跃入结界之中消失不见,那少年人不敢怠慢,连忙一展身形,也跟着消失不见。

看着两人离去,虞烬却不敢有任何动作,他牢牢地盯住面前的魁梧男子,头也不转的对吴且说:“快走!这里的情况不是你能帮得上忙的!回去立刻带着全村人向南跑,能跑多远跑多远,若是过几天没什么别的事发生再回来。这里……怕是要出事啊!”

说着,身周光辉流转,那身绚丽的造化仙衣再次出现在他的身上,吴且只觉眼前一花,虞烬的身体已经如流星般射出,弹向那不知来历的魁梧男子。感受到虞烬话中的郑重,吴且连看都不敢再多看一眼,虞烬发动的第一时间,他的身体就跃到半空,向着村落的方向不顾一切的奔去……

沿着蜿蜒曲折的山洞,三人已经不知走了有多久。走过了乡民们取石的那一段后,洞内便开始不时的出现一层层结界,不过比起最外层的那面结界,这些简直像纸一样脆弱,被李逸云轻易破去。而每走过一层结界,几人便感觉山洞中灵气与自身的间的流动发生了些许变化,几人感知之下,便悟出这应当就是虞烬所说的。除开潮信日,每人只能进入禹皇陵一次的原因。

除了结界外,还有层出不穷的岔路口,而且这山洞的岩石还有隔绝魂魄探测的功效,不过凭着李逸云造化之域那精准的直觉,三人一直都没走入过死路,想来行进的方向应当无误。

山洞的岩壁都是那种民夫运出去的青色岩石,不过越往深处走,岩石中蕴含的灵气变越浓郁。随着几人的前行,淡淡的光芒在洞顶亮起,照亮了原本黑暗的道路,又随着他们的继续前行而熄灭,始终只维持在前后十多丈的距离。而在侧壁之上,一处处凸出的的青岩被雕成树木、云彩的形态,一尊尊金色的人像立于其上,她们的面貌全然一致,只是形态各异,透出不同的神采。想来那日黄三想带出来的,便是这其中之一。

走着走着,道路豁然开朗。一处圆形的开阔地出现在三人面前。那空地的大小足有方圆数十丈。一条条玄妙的纹路被刻在地面坚硬的磐石之上,显然是某种阵法。但三人已得了虞烬的指点,自然是心中有底。维持的原来的速度,不慌不忙的向前走着,便踏上了那镂刻着阵法的地面。

满目光芒!那些纹路在几人的脚步刚刚踏上之时便同时亮了起来,闪烁着各色璀璨的光华。一层半球形的结界以地面为基础撑开,越过几人的头顶,抵在了洞顶之上。身后通向山洞的路也被结界阻挡。

三人心里有了准备,自然不会太过惊慌,只是被那耀眼的光芒一晃,眼睛一时有些不适。就在这光芒中,一声巨吼炸裂开来。山岳般高大的身影在这块空地的正中浮现而出。正是那日几人见过的那头黑熊!

而此时,那黑熊沐浴在法阵发出的光芒之中,体型比那日还要高壮了许多,气势也强出了不止一筹,显然更难对付。

但三人又岂是易与之辈?“动手!”李逸云低喝一声,身子便弹射而起,在空中完成了羽化神甲的召唤,翻了个筋斗,到了比黑熊还要更高的位置,接近了结界的顶端,随后双掌下击,蕴含着阴阳五行之力的七彩轮盘对着黑熊的头顶直击而去!

不知怎的,李逸云心中忽然生出一股不祥之感,仿佛有什么危险就要接近一样。所以他才身形如电,想要迅速解决这第一重阻碍。

配合着他的攻势,风沐翎和李玉龙也动了起来。一身紫金色神甲的风沐翎双臂探出,双手掌心向内,八指相互交叉向上,拇指则指尖相抵朝下,组成了一个环形。掌中光芒闪动,一圈五彩的光环便随之出现,将黑熊圈在当中,随着风沐翎口中的一声“收!”迅速缩小,朝黑熊的身体收紧。

身上唯一没有铠甲出现的是李玉龙。他的身体正从内向外的发出金色的光芒,庄严而神圣。他的神情也跟着变得无比肃穆。手掌抬到胸前,他大喝了一声:“破!”一掌向黑熊的胸口击去。金色的掌印从他的手掌中剥离开来,在空中迅速的放大,转眼间便化作了数丈的高度,将黑熊的半个身体都覆盖在内,击向它的胸前。

三人的配合简直是天衣无缝,顿时封锁了黑熊的全部退路。那巨大的身影猛的仰起头来,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连空中的李逸云也不由自主的摇晃了起来。随着他的这声吼叫,法阵纹路的亮度又陡然增加了数倍,刺得人双眼刺痛。黑熊的身躯也完全与周围的光华融合了起来,渐渐地看不清形态。

“这怎么回事?虞烬没说过这种情况啊!”三人的心中同时喊道。但此时变招已经来不及,只能驾驭着自己的法术继续前攻,而就在他们的法术即将落在那已然模糊了的身影之上时,法阵又突然变得更加闪亮,三人已完全无法睁眼。

闭着双目的三人只觉周围的空间一阵扭曲,一时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但片刻后便又觉身体一轻,恢复了自由。

刺目的光芒似乎已经消失,三人尝试着慢慢的睁开眼,立刻便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