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剑与火
  • 云起尘封
  • 慕笛
  • 6511字
  • 2015-06-24 22:32:49

一袭火红色的长袍在李逸云眼前随风轻摆,面前的年轻人一脸轻松写意的微笑,透着十足的自信。

身形一晃,红袍人的身影便如一团飘忽的火焰般,掠到了李逸云的身前,微笑着不发一言。李逸云也笑着不说话。突然,两人的手臂猛地抬了起来,带起两股强烈的劲风。

吴且惊地瞪大了双眼,风沐翎则手掌一翻聚起法力,立刻就要出手。然而,两人已然碰撞在了一起,“砰”的一声,紧紧地拥抱住了对方,并同时哈哈大笑起来。“虞烬,真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你!”李逸云一边拍着对方的后背,一边高兴的说。

来人正是数年前李逸云在苍梧之野所结识的青年虞烬。虽身为虞部圣者虞炎的儿子,但他的母亲却是身为奴隶,并被虞炎残虐致死。于是在那场众部落联合反抗虞部压迫的战事中,他倒戈一击,奠定了最后的结果,两人也正是因此相识。

而在那之后,他便带着爱侣来到了这吴越之地。一到这里,他立刻就被此处精湛的铸兵之术吸引,凭借着虞部特有的火焰,他的铸造术突飞猛进,几年下来,便闯下了个“真火天师”的名号。面前的吴且,就是曾受过他指点的后辈。

而他还到这里的原因,则是因为他在那些被他执导过的人身上定下过传送法印,方便他往返。而那法印又有一定的感知能力,李逸云一来到吴且的身边,虞烬的心中便生出感应,他担心来人心怀歹意,便借着法印来到这里探查,于是便遇到了李逸云。

当年离别之时,虞烬便说过想来吴越之地一游的计划。只是时过境迁,李逸云才将这事忘记了。

李逸云向他介绍了风沐翎,又相互寒暄了几句。回想起当年的种种,两人均是忍不住轻叹,感叹时光的流逝。

说着说着,李逸云想了起来这里的目的,连忙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跟着追问虞烬道:“虞烬,你若是有方法进入其中的话赶紧教我一教,这次真的是天大的事!”

虞烬点点头:“听起来确实很严重。不过……”他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李逸云显然有些焦急,连忙道:“什么条件?快说快说!”

“这个嘛……当年我被你打败之后,心里始终不服啊!你是和你那只小猫以多欺少才赢的,多年以来我一想起来就吃不好睡不着啊!今天刚好他不在,我的条件就是你先和我公平的打一场,打完之后,无论输赢,我都将尽数相告!”虞烬收敛起笑意说。

“都什么时候了?别胡闹!多少年了你怎么还一副孩子心性!”李逸云拂袖说。但他又瞧了瞧虞烬,神色渐渐的安静了下来,轻声道:“你是认真的?”

“当然!早就想与李兄一战了!”说着,金红色的火焰已经在虞烬的身周升腾起来,散发出蓬勃的战意。迎着金红色的光焰,李逸云微微一笑,“那就如你所愿!请!”话音未落,两人的身影已经飘荡而起,如秋叶似的掠向一旁的空地。

“喂!你们!”风沐翎瞧着这两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刚刚还如胶似漆,看都不看她一眼,这会儿却又剑拔弩张起来,气的站在原地直跺脚。

距离五丈相对而立,两道光芒在两人身上先后闪过,羽化神甲已然覆盖住了全身。李逸云的一身铠甲,闪烁着自然是阴阳五行的七色光彩,炫丽缤纷。而虞烬的那身铠甲,却让李逸云有些意外。

并不像虞炎当年的那样一身火红,虞烬的铠甲是以金红色为主,勾勒出优雅的线条。而在铠甲的两侧,彩虹状的七色光芒如一根根狭长的翎羽从他的身周四散开去。背后的两只羽翼纤长宽阔,也闪烁着一般的彩虹光华,比李逸云的五彩还要纷繁绚烂。虞部常用凤凰作为图腾,但虞烬此时的形貌,却似乎已经超越了凤凰的范畴,让人想到那比凤凰更神圣万分的上古不死鸟。

与李逸云胸口的太极相对的,他的胸口正中,同样有着镂刻的图案。那似乎是一个旋转着的漩涡,无尽的灵气被他旋转而入,化为虞烬的法力。而当李逸云瞧向那图案的时候,竟有一丝错觉,似乎自己的魂魄也会被那漩涡吞噬一般,有些微微失神。

一声由几股声浪混杂着的闷响炸裂开来,两人的身体已经蹿入了半空,那声闷响则是刚刚两人用力踩踏地面所发出的响声。他们都没有使用法术悬空,而是用了纯粹的肉体力量,因为在这样的距离,凭着经过九九雷劫锻炼过的肉身,要远远比施展法术更快!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在十数丈的空中狭路相逢。李逸云手掌一挥,黑白双色的气流便在掌心汇聚,好似巨鲸喷水般吐出四尺长的五彩剑芒,对着虞烬的眉心斩去。

虞烬一翻手腕,浓郁的七彩光芒以他的左掌为中心向外扩散开去,化为一只尺余宽的巨大手掌,自下而上斜撩而起,迎向李逸云的剑芒。击出这一掌后,他再不去瞧对方的剑芒,右手四指握起,仅余食指,悬在空中轻轻一点。一道漆黑如墨的光线在空中一闪即逝,射向李逸云的胸口。

李逸云也不再管自己的剑芒能否奏效了,因为那道黑芒带给他一种危机之感。修炼越到后面,道者本身的对危险的预知就越是准确,直觉的判断往往比任何精妙的法术还要准确。李逸云毫不犹豫的一侧身,闪过胸口的要害,左掌举起一团淡金色的辉光,试探着抓向那道黑芒。

这时,另一边两人的剑掌已然相交在了一起。一股突兀的拉扯之力从虞烬的掌心发出,李逸云那狭长的剑芒立刻在空中扭曲了起来,一丝丝五彩的光芒从其中剥离开来,不断的投入虞烬那七彩的手掌。

心中一惊,李逸云立刻想起了当初在镐京与周王室一众道者激战的情形。那些道者中便有人会施展与这类似的吞噬法术,那时李逸云依靠修为的优势,加上灵力中巧合之下所拥有的剧毒属性,方才有恃无恐,可如今他却不敢去赌。一方面是虞烬的吞噬之力要强大得多,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依照《天火圣典》修炼出的火属真气,具有着极强的抗毒能力,他毫无把握自己的毒属性能伤的到对方。

掌中五彩光芒猛地一转,李逸云引动了五行法力的相克之性,针锋相对的属性相互冲击,一股强烈的气浪炸裂开来,两人的身体立刻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拉开了距离,相交的掌影剑光也自然的分离开来。与此同时,李逸云的左掌如雄鹰搏兔,已将那点漆黑的光点拢在了掌心之内。

眼见黑芒受制,虞烬的嘴角却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李逸云还未来得及思考,只觉比刚刚强盛了无数倍的吞噬之力,从那渺小的黑芒处扩散开来,像一张反卷而起的渔网,将自己全身笼罩在内。

黑芒所在的空间仿佛在瞬间塌陷了一样,周遭的一切都朝着它聚拢而来,强大的压迫力按住了李逸云的全身,如无数只手将他向着那个点推去。若是任由这样,他的身体将会被压的粉身碎骨,而魂魄恐怕会被那个点完全吞噬,从而烟消云散。而他那想要探查黑芒玄妙的辉光甚至连碰触它都来不及。

然而李逸云却也是嘴角一撇,神色中竟然有一丝不屑。紧接着,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虞烬的面前。而后,一股强横的劲风若陨星坠落,精准的砸向虞烬的后背。

虞烬根本来不及回身,双翼用力一拍,身体便弹射而出。他的领域也同时爆发开来,滔天的金红色烈焰裹挟着七彩光芒遮蔽了整片天空,挡住了太阳,但领域中发出的光芒却远比太阳还要耀眼。

饶是如此,虞烬依然感到后背被劲风击中,一股劲力传向全身,使他身形一滞。法力一转将不适化去,虞烬一踏虚空,转回身来。李逸云握紧的拳头还未收回,金红色的烈焰在其上缭绕,隐约透出一层笼罩住整个拳头的妖艳的五彩光芒。

“你这火属性果然能克制我的五毒,还好我刚刚没冒险去赌。”李逸云轻笑道,手掌用力一握,五彩光芒闪耀,霎时将烈焰吞噬一空。“李兄好厉害的宇宙法术!佩服佩服!”说着双手一招,金红色火柱笔直的蹿起两丈多高。有些像树木抽枝一般四散开来,伸出对称的一道道光焰。

这时,一道身影却如瀚海沙尘般无声无息的袭向虞烬的背后,连李逸云都未曾发觉,等他察觉之时,那人黄金铸就般的手掌已然距离虞烬不到一尺了。

“老二住手!”李逸云脱口而出。自从李玉龙变为独立的“人”之后,两人便约为兄弟,原本李逸云有些不习惯,但多日的称呼之下,倒也水到渠成的喊了出来。

听了这话,李玉龙眉头一皱,全身的关节迅速一转,去势不止的从虞烬的身旁擦身而过,擦中他的护体法力,激起一串光华。虞烬也心中一寒,强自稳住心神之下手中的火柱才没有溃散。

李逸云更是惊讶万分,自从李玉龙归来之后,从未在他面前出手,而他所说的“另一套完全不同的修炼体系”,也未引起李逸云的注意,但如今见他出手,单是那将自身气息完全收敛的本事,就不是一般的法术能够做到的。

“这是……你的那个分身?”虞烬疑惑的问。“不不。”李逸云摆手说:“以前算是,不过现在他已经是个完全独立的人了,他是我的弟弟。”李玉龙也知道自己莽撞了,连忙陪笑道:“原来是虞烬大哥啊,刚刚有些心急,对不住啦!既然是两位切磋,我就不惹人厌了,顺道在帮你们拦着些那些过来看热闹的。回见!”说着身影一闪,又飘然远去。

两人之前的几招虽说招招惊险,但法力却并没有向外扩散,并非是因为威力不足,而是因为两人对法力的操控达到了精妙的程度,从而不浪费一份力量。若不是虞烬爆发出领域,恐怕依旧不会有人发现这里的打斗。

“李兄,你可是越来越高深莫测了。”虞烬说着话,手上的动作依旧依旧不停,天地间的灵气潮水般化为他雄浑的法力,肆无忌惮的冲向被他高擎着的那伸展开枝干的火柱。

恍若孔雀开屏,一道道翎羽状的彩光由小至大,从金红色的烈焰之上伸展开来,顷刻间便形成了一面以火焰为骨,七彩为羽的绚丽羽扇。而用双手扛着扇柄的虞烬,此刻的神色则变得庄严肃穆,凛然如天神。

“李兄,小心了!”他大叫一声,瞬间腾跃而起,裹着风雷之势跃起,在身体到达最高点的那一刻,双臂在空中划过一道闪亮的弧线,那紧握手中的羽扇自上而下,向着李逸云扇了过去。

这次不再是什么诡异的吞噬,而是无比的简单纯粹。李逸云只觉得全身的每一个角落都如同被点燃了一样,充满了烧灼的疼痛,而之前在他周围悬浮着的金红色烈焰,也尽数收到了召唤,如同跟随统帅的千军万马,从四面八方向李逸云袭去。

刺目的光华让李逸云有些睁不开眼,他连忙展开“化天地”的奇术,一层黄色的土属性法力在他的身上炸开,将近在咫尺的一圈烈焰逼退。

原本五行火生土,即便威能不及对方,土属法力也能坚持许久。但虞烬此时的法力绝不是简单的火焰,而是另一种全新的力量,它拥有着火焰焚烧的特性,而没有火焰原本所有的诸多弱点。仅仅是刚一相触,土黄色的光芒便溃散开来,眼见着便要与那刚被撑开的一片空间一同粉碎。

“可恶!也不知那招能不能管用,只能赌一赌了!”李逸云心中暗骂一句。一咬牙,右掌一翻竖在身前。古老的的符箓星芒般的在掌心汇聚,不紧不慢,李逸云心中焦急却也别无他法,只能在心中不住的祈祷。

“咔!”空中响起一声不祥的碎裂声。一道长而深的裂纹出现在土黄色的光芒之上,紧跟着,那黄玉般的天空陡然炸开,散作了满天星辰。冲破了唯一的阻碍,漫天的烈火拖着明亮的尾焰乘势而上,眼看着便要将李逸云的身影彻底吞没。

然而,此刻那被火焰包裹着的人眼中却闪着惊喜之色。“成了!”他轻呼一声,一团朦胧的屏障在李逸云手掌中伸展开来,向他身体其他的部位蔓延开去。这过程看似十分缓慢,但却堪堪在漫天火焰击到李逸云身体之前,化为了一层精巧护罩,完全贴合了他穿着羽化神甲的身体,将他包裹在内,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这层护罩看似纤薄不堪,简直如水泡似一戳就破。然而漫天的火焰刚一接近它,就如奔流而下的瀑布之水撞上了山峰一般,咆哮着向两旁冲去。而随后而来的火焰声势更大,冲击更猛,但却始终差了一点点,没有一丝能够落在其上。

从两旁冲出的火焰在掠过李逸云身侧之后,又再度向内聚拢,在他的背后撞击在一起,炸出漫天的彩光。此时虞烬刚刚站稳脚步,手中的巨扇已化为虚无,璀璨的金红色领域也随着刚刚的这一击黯淡了许多。

他瞧着那隔绝于火焰之外的身形,轻轻的皱了皱眉。在他的感知中,李逸云并非只是将火焰阻隔在外,而是将所有自身以外的事物全部阻拦。而起到阻拦作用的,并非是某种力量,而是某种法则——近在咫尺,却总是无法达到。

猛然间,他想到刚刚在李逸云掌心隐约所见的那个图案,诧异道:“这是火水未济之法?李兄可真是让我吃惊啊!居然能够御使这样古老玄奇的法术”李逸云爽朗一笑:“彼此彼此!虞兄想必这些年也是奇遇不断啊!”说着,最后一蓬火焰在他的身边滑过。而那火水未济形成的护罩也耗尽了法力,渐渐转淡,消失不见。

“虞兄,你的火属法力很强,那带有吞噬之能的法术也很棘手。不过不是我吹牛,若是换了几个月前,我至少有两种手段能够应付你,但如今我的修炼出了点岔子,我练成了一招更强的法术之后,可那两种手段却施展不出了,而我的那一招,施展的条件实在是苛刻了一点,一击之后便再无余力。虞兄,不知你可否愿意与我一击定胜负?”

李逸云所说的两种手段自然是诛仙、南斗两种剑气。诛仙剑气是绝世高手通天教主的巅峰之创,南斗剑气又蕴含了上古剑灵的气息,即使不能压制虞烬的焚烧与吞噬之力,也定能与之抗衡。但那掣肘的三生剑气却使得这两种法术如今都不能使用了。

“哦?”虞烬饶有兴致的皱起了眉头,思考了起来:两人如今的修为,都达到了羽化境界的巅峰,硬要比较的话,是虞烬稍胜一筹,可以李逸云层出不穷的手段,就是能胜也是要大战几天几夜之后,那样的话一来耗时过久,二来若是两人筋疲力尽,说不定控制不好法术,便会伤到对方。这样一想,他的想法便定了下来。

“那好!我就来领教一下李兄的这招绝学吧!”说着,虞烬轻轻地垂下了双手,漫天的火焰如同听到号令一般纷纷涌入他的体内,消失不见。

深吸了一口气,李逸云平复了一下气息。单手一抬,立在胸口。淡淡的三色光芒从他的体内涌去,在掌心之上缓缓的向上攀升,凝聚成剑刃的形状。四周天地的所有能量,也都纷纷朝着他的手掌奔涌而来,势不可挡。而对面的虞烬则将双手在身侧平举,微微向上倾斜。跳跃的火焰从他的胸口燃起,如星火燎原般迅速向全身扩散。同样疯狂的吞噬着周围的一切灵力。

半空中的两人,此时如同化身为两个巨大的漩涡,靠近他们的灵气飞速的被吸纳一空,而更远处的灵气又紧随其后,前赴后继的扑来,投入他们的身体之中。

灵力的运转搅动起强劲的旋风,为了避免波及村落,两人的身形不住的上升,转眼便达到了百丈的高度。这时,虞烬的整个身体已经被火焰所吞噬,他的身形似在七彩火光的包裹中渐渐融化,一只凌空展翅的巨鸟慢慢的展现出了它的姿态。

李逸云的剑气仍在凝聚,周围的灵气依旧向他奔涌而来。身体上的变化,则是他那一身羽化神甲闪亮了起来,然后在光芒中化为一股股流光,注入掌中的四尺剑芒之上。而剑芒的大小再未发生变化,而是在这法力的注入之下渐渐地凝实了起来,变得有些像实物了。一条条优雅神秘的花纹,在三色缠绕的剑身之上隐约的浮现了出来。

最后一丝法力注入其中,李逸云身上的羽化神甲已然尽数消失。天地间在这一刹那陡然变得极为寂静,让人生出时间静止了的错觉。然而下一刻,一声嘹亮的长鸣响彻了天空,虞烬所化的七彩神鸟一拍羽翼,便势若闪电般向李逸云射来。双翼掠过天空,擦出两道灼热的火光,连空气也被它点燃。

然而李逸云却是安静的如一泓止水。他只是仿若轻轻的一挥手臂,琉璃状的三色剑芒笔直劈下,毫无花哨的迎向那宛若七彩烈日的神鸟。

极快却而极慢的,两种光芒接触在了一起。没有通常法术相撞产生的爆炸,那能点燃空气的七彩光焰竟像是被蒸发了的水一样,在接触到剑芒的那一刻便化为朦胧的雾状。周围方圆数丈的空间也在剑光的笼罩下尽皆凝固,封锁了施展空间法术的可能。

剑锋所指,高翎长喙的鸟首消失不见,露出了虞烬那满面震惊的神情。

胜负已分,李逸云露出一个谦虚的微笑,便要撤回剑气。但在这一刻,虞烬的神情却又一变,竟然露出近乎狂喜的表情!李逸云稍一迟疑,手中的剑已自然的向下斩出,再想收剑已有些来不及。他刚要大叫出声,虞烬那半身还燃着烈焰的身体突然间便在他眼前消失不见了。

“咦?”原本的高呼变为了迟疑,手中的三色剑芒缓缓消散,李逸云聚起一丝法力停在空中,皱着眉思考了起来。他使用三生剑气,已经不能说是胜多败少,而应该是必胜的局面。融合了有着混元境层次的轩辕剑气,三生剑气的境界自然也有了混元的层次,蓬莱岛一战,连造物境界的高手也被他一剑斩杀,便说明了一切。

在这剑气之下,被攻者的周遭空间都尽数被凝固,完全没有施展空间法术传送到其他位置的可能。即使是秦玄也做不到。但虞烬的身体就是那样在自己眼前消失了,那究竟是……

想着想着,李逸云灵光一闪,一个极为大胆的推测出现在了他的脑中。“不会吧?这小子这么走运?”他不禁带上了些许笑意。

这时,就听背后响起了虞烬的声音:“李兄,在下技不如人,心服口服!这场斗法,是你赢了!”

虽然说的是认输的话,但此时他的声音中所透出的,却是掩饰不住的欣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