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前尘(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18字
  • 2014-06-21 21:32:03

面对着蛇王冰冷的双目,齐越沉默地低着头,眼中瞬间闪过种种神色,最后他目光一收。抬起来头,向蛇王一拱手,道:“蛇王,怎么说他们也是我这些年一起生活的人,既然要杀了他们,也不妨让他们死个明白。”蛇王哼了一声,一甩手:“人类就是麻烦,好吧。那你跟他们说明白吧,不过尽快。”说罢一挥手,不再理会他们。

转回身来,齐越面对着众人惨然一笑,目光在人们满是怨恨的脸上扫了一番,最后停在了风瑾炎的脸上,轻声道:“大长老,记得我小的时候,您还不是大长老的时候,有一次我着凉了,您来给我医治,当时我年纪小,施针时忍不住疼,哭了几声,您说了什么?”面对着他的提问,风瑾炎双目冰冷,一言不发,齐越也不在意,自顾自地接着说道:“您说:‘外姓的孩子就是没骨气。’可我清楚的记得在那之前的几天,邻居家的哥哥生病了,也在哭,可是给他施针的阿姨却在变着法的哄着他。”

说到这而,他转过目光瞧向众人:“你们知道我父亲是怎么死的吗?”没等众人说话,他接着说:“你们当中肯定有人会说,他不是修炼之人,身体虚弱等等,可是真相呢!是你们害死他的!”说到这,他不禁声嘶力竭地喊起来。“你们不接纳他,他在外面怎么说也是个受人尊敬的读书人,在这却始终被排挤在外,你们知道他有多么孤独吗?你们哪怕给他一点关心,他也不会那么早去世!”

说着说着,他双目变得赤红,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接着说:“父而去世后,我母亲不久也郁郁而终。从那时起,我就知道,在你们眼里,我始终是个外人。我做得好没人会夸奖,我犯了错所有的人都会来指责。于是我努力让自己不犯一点错,努力让自己各方面都做得好,还算可以,几位长老开始器重我,但我也知道,那不过是器重而已,我如果失去了价值,仍会像垃圾一样被你们扔在一边!没错吧?”

他冷笑了起来:“所以我安排了这场阴谋,从头至尾,你们以为曦重生的失败是偶然?那是我在他重生前的最后一次进食的食物中添加了几滴来自天山的不老泉水,这种泉水会让饮用者的生命状态,永远停滞在那某一瞬间,而我在上面做了手脚,使它刚好在曦重生之时发挥功效。于是曦就不能出壳了。我原本打算以这件事迫使你们迁徙,到了外面,你们就会发现你们原来的观点是有多么的落后。而我也将不再因是一个外人而受歧视。我怕出意外,提前联系了对你们早有怨恨的蛇王,蛇王又联系了四大妖王。打算到时候以武力逼迫你们迁徙。有些没想到的是,你们居然能找到解救神兽的方法,所以我只好打算以武力降服你们,让你们签下契约,成为我的奴隶,强行带走你们,之后再慢慢的改变你们的观点,可蛇王要你们死,我也劝不了他。”

说到这儿,他停了一下,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露出一丝肃穆之色,他的声音也渐渐低沉:“所以,原谅我……”说着,他手腕凌空一挥,金色的长鞭旋转着从众人身上解开,反向一卷,朝着五大妖王的方向横扫而来。

突变之下,五大妖王大惊失色,连忙转身躲避。最靠近齐越的蜘蛛王躲闪不及,右腿被金龙索扫中,顿时从膝盖处断成两截。与此同时,倒地的七大长老也飞身而起,风瑾炎大喝一声:“七星伏魔式!”北斗七星状的七彩光带再次出现,开始时还有些柔弱,但却越来越强。

腾身半空的蛇王怒吼道:“卑鄙!居然在刚才偷偷给了他们解药,布五毒大阵!”黑、紫,红、黄、绿五道光柱冲上天际!妖王纷纷现出真身,黑紫色的巨蛇、背上带着白色斑点的紫色蜘蛛、红身金足的蜈蚣、黄色的硕大蟾蜍、以及翠绿的壁虎同时仰天怒吼,五色光柱化作五彩光环向着七星阵撞去,七大长老也奋起神威,双手不分先后的向前一推,七彩光带迎上了五彩光环,在空中相撞。

但七大长老毕竟毒素初解,实力未复,缓慢地,七彩光环被渐渐地推向后,终于,到达了临界点,二者在天际炸裂。气浪将七长老扫中,七人顿时口喷鲜血,摔倒在地。

紧接着,在五大妖王联手推动下,那五彩光环咆哮着奔出,追击着七大长老朝下方射去。七大长老此时再无余力,只能看着那死亡的光芒飞速的靠近。

这时,一道如同来自太阳的金色身影挡在了七位长老的前方。那是一身灿金色羽化神甲的齐越。金龙索盘旋一圈圈的环绕在他身体的周围。而他那只露出些微侧脸,竟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接着,他那裹在灿金色中的身影,便被浓烈的五彩光芒吞没,再也看不见了。

“阿越!”风瑾炎下意识地叫喊出声。但回应她的,只有那从五彩光团中央炸裂,将它与自己一同榨成碎片的金色光华。眼泪无声的从她的眼角流了下来,冲散了所有的怨恨,将另一些东西刻在了心底。

李逸云与风沐翎奔出山洞之时,刚好见到五彩炸裂的那一刻,李逸云不禁有些楞住了,好在风沐翎还保持着镇静,她尖叫道:“不好,快!快到八卦石台的中心,解开太极八卦锁!”两人窜上笔直的石桥,一路疾奔来到了石台正中,前方的战局已经一览无余。

风沐翎指着脚下刻着问路的地面迅速地说道:“这个石台,是一个叫作太极八卦锁的装置,解开了它,就能够使用蕴藏在其中的太极八卦阵发动攻击,不过只有混沌的属性才能开启机关,也就是说照常规看,只有曦大人才能开启,这也正是它作为我们一族守护兽的最大意义。”

没等她说完,李逸云已开始用手拍打着小黄猫的头,风沐翎赶忙拦住他:“曦大人重生之时,都要睡足六个时辰,无论怎样都不会醒!”李逸云连忙问:“那怎么办?”风沐翎说:“你的缥缈剑灵也是混沌属性,也许能行,把剑插到阴阳鱼线的中央试试!像斩开蛋壳时一样。”

“好!”李逸云点点头,手掌向下一落,白色的剑已插入石台,疯狂地催动着灵力,七彩的光芒从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向手掌聚拢,之后又化作白色的光华,注入石台。相应的,石台则发出一股吸力,拉扯着他的灵力离体而去。几个眨眼间,李逸云体内的真气便已开始枯竭,一阵阵眩晕之感传来,但石台除了吸收他的灵力之外,仍毫无变化。……

就在这时,被风沐翎捧在怀中的曦身上开始闪烁淡淡的白光,越来越明亮。它从风沐翎的怀中悬浮起来,一直来到了李逸云头部的高度,然后,它的额头正中射出了一道淡黄色光华,径直射向了李逸云眉心。光芒刚一出现,李逸云眉心处便有一道七彩光芒不受控制的反向射出,二者在空中相遇、交融,最后消失在双方额头正中。风沐翎渐渐地瞪大了眼,只见李逸云额头上出现了一对淡黄色的翅膀印记,曦的额头上则有一轮缩小版的日月五行轮映在上面,两者如呼吸般轻轻地闪烁着。“这是……”她惊讶的捂住了嘴。

紧接着,浓烈的白光从曦额头上的日月五行轮射出,接上了李逸云眉心处的翅膀印记。眩晕感从李逸云的意识里消失了,精神一瞬间回复巅峰,一股股力量涌入他的体内,经由他的双手,如瀑布般砸落。

此时,石台也终于有反应了,一个与石台等大的银色的八卦形图案从地面缓缓升起,它的中心是阴阳鱼线构成的太极,外部则是银色的八卦符箓。那似真似幻的银色丝线形成了一层通透的薄膜,托着站在中央的李逸云和他的剑一起升到了半空,一股浓烈的白光再次从曦的额头射出,注入李逸云的眉心,之后,曦缓缓落在石台上,再无动静。

李逸云陷入了一个奇妙的境界,他站在中央,银色的太极八卦以他为中心飞速地旋转着,那一根根银色的光线就像是他的无数只眼、无数双手,将他的视觉、触觉蔓延到了极为广大的范围……那是种不可言说的意境,即使闭着眼,极远处的天地也仿佛就在他眼前,清晰可见。

就这样闭着双眼,他抬手拔出剑光,手臂轻轻一挥,阵法如指臂使般,依照着他的意念,旋转着向前飞去,开始时很缓慢,但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终化作一团模糊的银色光芒,朝着五大妖王激射而去。

从五彩光环中现出身来的五大妖王神色有些愤懑,但见七位长老都已经受伤倒地,又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为首的蛇王指着地上的人们叫嚷道:“这下看你们还有什么手段?孩儿们,报仇的时候到了。上——”他的声音卡在一半,因为他看到一团银白色的光芒正朝着这边疾射而来。那银光并不很耀眼,却让他生出一股源于灵魂的颤栗。

“五毒大阵!”蛇王再次高喊道。五彩光环在顷刻间重新凝聚,迎上了已经来到面前的银色八卦阵。众人预料中的爆炸并没有出现,而是在一片寂静中,五彩光环就那样无声的消散了,化为最本源的天地灵气消散于无形,而银色八卦继续向前,毫无阻碍的撞上了五大妖王的身体。

这一次,即使是操控法阵的李逸云也惊讶的无以复加,那均有着羽化境界修为的五大妖王的身体,竟也如之前的五彩光芒般无声地溶解了,而它们甚至连从中挣脱都做不到。

之后,他听到了七大妖王最后的呼喊:“你这个可恶的人类!”“我们死也不会放过你!”“兄弟们,五毒咒!”五大妖王残损的身体从头部发出五道流光,旋转着缠在一起朝他的面部射来。李逸云想躲闪,身体却陡然一阵空虚,原来他的灵力已经消耗的一干二净,乏力之下,他的动作终究慢了片刻,于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五彩的流光笔直地射入了他的左眼。

一股剧痛从左眼袭来!灵力耗尽的李逸云痛呼一声,失去了意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