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初窥禹陵
  • 云起尘封
  • 慕笛
  • 6476字
  • 2015-06-24 22:27:34

“都没多拿什么东西吧?”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幽深的山谷中传出,来回激荡着。随后,一名壮实的老者诡异的从岩壁中钻出,踏上了两面岩壁之间的小路上。

这是江东会稽山深处的一处山峰,一面百丈高的岩壁如同被巨斧斩断一样,呈现出平整光滑的表面,直插云霄。而自老者从其中钻出之后,山壁便如轻烟般消散,露出一个幽深的洞口,山洞高达十数丈,一眼望不到底,数丈宽的小径灵蛇般前行,蜿蜒着通往峰峦的更深处,没入黑暗之中。

而此刻,一个个高壮的汉子正从黑暗中依次行出,借着被山峦阻挡后依稀可见的阳光可以看到,他们的肩上全都扛着一块西瓜大小的矿石,闪着暗青色的荧光。

走在前面的是一名年约五旬的老者,尽管年岁稍长,但双目却是炯炯有神,丝毫不比青年人逊色。而他那披散至肩的发丝则呈现出淡淡的暗蓝色,显然是修炼的某种灵力所致。

他向上瞧了瞧如洗的碧空,再次回头喊了一声:“我告诉你们啊!别贪便宜,公子可说了,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知道了,知道了。”一众汉子纷纷点头应和道。老者又扫视了一眼,这才转过身来,领着这二十余名汉子向山谷外行去。

那被他们扛在肩上的岩石体积不大,但却似十分沉重的模样。众人都是正值壮年的大汉,身形也都十分壮硕,但却都面露辛苦的神色,行进的速度也是十分缓慢。短短几十丈的路途,竟走了将近一盏茶的时间,才来到了山壁的尽头。

瞧着山壁之外的开阔地,老者长出了口气,向前踏出一大步,走出了山壁之外。在他的身体越过山壁边缘的刹那,身周的空间如水般荡漾开来,生出一股扩散的波纹,将他的身体吐了出来。

而随后的众人也都纷纷如老者一般,一个个被“吐”出了山谷。不多时便轮到了最后的一个男子。那男子一身灰色布衣,三十多岁的年纪。来到了那“水幕”之前,神色间闪过一丝迟疑,但却又立刻消失不见,他也随着迈出一大步,跨向山谷之外的天地。

霎时,天地色变。那原本如水般的屏障顷刻凝固成一面坚实的墙壁。那男子的神色也跟着大变,张大了嘴似乎在叫喊,但山谷外却听不到一丝的声音。

“混蛋!”老者怒骂一声。右拳凝出一团蓝色的电光,随着他身形的蹿出轰然击中了那透明的屏障。而之后,原本被他扛着的那块岩石才落到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一声闷响爆出,老者面露痛色,击在空中的拳头一阵抽搐,而那纤薄的壁障却是纹丝不动,全不见变化。而此刻,一股灰黑色气流隔着壁障在山谷之内席卷而起,如龙卷风般冲天直上,拔起数十丈高,将原本就细微的阳光遮蔽的一丝不漏。

紧接着,这股黑气又迅速凝聚,化为一只壮如山岳的巨熊。将山谷深处的黑暗向外蔓延开来。

“小三子!你怎么就是不听劝啊!”老者又悲又怒的长啸一声,无奈的收回了拳头。而那只壮如山岳的黑熊则向前一探身,对着谷中那惊惶失色的男子,用它那一双开山裂石的利爪对着他的头顶拍下。

隔着宛若天堑的屏障,众人只见那中年男子眼中露出极为恐怖的神色,对着屏障奋力击打。嘴也张的老大,显得狰狞可怖,不知在喊叫着什么最后的话语。

站在外面的人们见状也慌了神,抛下石块叫嚷着向那人冲去,但一股气浪却突然迎面而来,将他们连同那数十块青石向后推去。数十人嘶声大吼,却也只能绝望的看着那被阻隔着的同伴被黑熊那双巨大的手掌淹没。

就在这时,一篷耀眼色的光芒在空中爆开,炸出一团糅合着金、碧、红的三色彩光。一只散发着同样光芒的手从光芒中探出。轻轻向前一探,便穿透了那刚才还坚不可摧的屏障,抓住了那正嘶吼着的人的肩头。

而此时,那人的半个身子已经没入了熊掌阴影,早就吓得六神无主,瞪大了眼睛嚎叫着不知所措。一道清冷的声音就在这时传入他的耳中:“快把你从里面偷的东西扔出去!”

声音并不刺耳,却有一股震慑心神的魔力,那被吓得惊慌失措的民夫依旧嘶声嚎叫着,手掌却已自然而然的探入怀中,掏出一座七八寸高的金色人像,用力将它向面前那黑熊的脸上砸去。

金光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那原本扑向民夫的黑熊立刻目光一转,盯向那坠落而下的人像,并探出一只熊掌去接。向前疾进的身形顿时便减缓了少许。而那民夫身后阻着他后退的那面屏障也在这时荡漾起若有若无的波纹,似乎不再如原来般坚不可摧。

这一瞬间,抓着民夫肩头的那只手猛的一用力,顿时将那民夫的身体抓过了屏障之外。而他的身体刚刚穿越那屏障,数丈高的黑色身影便已将人像牢牢护在掌中,另一只手掌则再度向他拍来。

一声闷响,熊掌击在重又凝固的屏障之上,反弹而起,激起的震荡连大地也轻微的抖动了几下。见民夫已被救出,那高壮的黑熊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声音透过屏障传了出来,震得众人两耳齐鸣。而黑熊硕大的双眼则瞧向民夫的身后,露出一种不甘的神色,随后巨大的身体一转,化为一道盘旋着的深黑气流,卷着那人像冲向山谷的更深处,没入了黑暗之中。

随着它的消失,青灰色的岩壁又重新浮现,由浅及深,将那幽深的洞口重新掩盖起来,仿若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幻。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直到那黑色气流踪迹不见,众人才回过神来。放眼瞧去,那被老者称作小三子的人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行人。

这些人中,有两男两女四名成年人,皆是风采出众之辈。还有两男一女三个孩童,最小的女孩儿正拍着手欢呼:“师父好厉害!”十分俏皮可爱。身量最高的男孩儿则生着一头奇异的雪白长发,此时也是双目炯炯的瞧着那拉着民夫的身影,眼中满是崇敬。只有那瞧着在十岁左右的男童站在最后,静静的瞧着眼前的场景,一副古井无波的神情,不发一言。

这时,那被救下的民夫终于喘足了气,回过身来对着背后那俊秀的男子俯身便拜:“多谢恩公救命之恩!小的黄三没齿难忘啊!”

这群人正是李逸云一行,几人一路从白云山赶来,来到这江水东端的会稽山。禹皇陵并不难找,以李逸云等人的修为,也不需要询问当地人,用魂魄之力一番探查,便发现了这处灵力有异的山峰。李逸云当下便运转他那屡试不爽的浩渺辉光诀,试图破除阻碍。

然而,他那无往不利的神功这次却毫无作用,也不知怎么回事,那屏障之法看似毫无变化,但李逸云针对它的破解之法刚一落下,他便立刻产生变幻,使李逸云白费力气。几番尝试之下,他的法力始终如泥牛入海一般,毫无起效。唯一有效倒是李逸云的三生剑气,但只有被剑气包裹着的身体部分能够穿透屏障,以几人的能力,即使是所有人合力,剑气也不能达到将一个人完全覆盖的程度。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这群民夫便由远及近,向着这山峰行来,几人便用法术隐去身形,躲在一旁观看。这一队民夫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就这样大摇大摆的穿过了屏障,走入那山洞之中。而等他们进出之后,李逸云又赶忙尝试了一番,依旧是无功而返。于是几人决定等待那些民夫出来,再向他们询问。之后便是那黄三遇险,李逸云连忙施展三生剑气相救,便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见黄三朝他拜倒,李逸云赶忙伸出双手托住他的双臂,笑着说:“这位黄大哥,不必多礼,快起来!”可那黄三却是不依不饶,硬是要给李逸云行了三个礼才直起身来。其余的民夫也纷纷放下手中石料,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称谢着。

李逸云不得不先报了名字,又寒暄一番,众人才渐渐安静下来。为首的老者越众走上前来,冲着李逸云再施一礼说:“李公子,老汉雷虎,带着这些不成器的小子做些卖力气的营生,今日多谢公子相救!公子若是不嫌弃,不妨随我们走,让我们好好款待公子!”雷虎显然会些法术,自然瞧得出李逸云刚刚的出手非同凡响,所以说话的语气也是十分恭敬。

见他如此,李逸云立刻还礼道:“老丈客气了,实不相瞒。还真有件事要麻烦老丈,希望您不吝赐教!”于是便将自己想要进入禹皇陵一探的目的说了出来,之前与之相关的缘由也简略地说了一遍。

听了李逸云的话,雷虎不由得皱了皱眉,踟蹰片刻才道:“按理说您救了小三子,老汉不该隐瞒什么,不过您也看得出来,我们这群人都是给人干活的。我们之所以能进入那里,所依靠的便是东家给我们的这个。”

说着,那老者伸手入怀,拿出一块胡桃大小的青色石块,送到李逸云面前:“您瞧,就是这个。这就是我们东家给我们的,与我们从山洞中采出的矿石同种,我们的主顾是这一带有名的仙师,虽然可能比不上您,不过也算神通广大了。他在这石头上施过法术,拿着它们我们便可以自由的进入这里了。”

李逸云并未伸手去碰,他只是用魂魄之力在这青石上一扫,便觉出这石块中蕴含了一股奇妙的法力,自己一时间竟也无法明晰。这时就听雷虎接着说道:“不过还有一点要告诉您,这山洞里面可是深不见底,就算是拿着这石块,也不过能够进入山洞内部不到十里的地方,里面还有结界阻拦,我们也没法子过去。”

“啊?里面还有结界,那该怎么办?”和子晃着头俏皮地问。风沐翎忍不住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李逸云也是皱了皱眉,随后道:“既是如此,雷老丈,能否请您带我见见你们这位东家,我想当面向他请教!”

雷虎连连点头:“好好!正好我们想要好好款待恩公们,那就请跟我们走吧!”说着,他俯身重新扛起巨石,冲着一众民夫们喊了声:“小子们,走着!带恩公们回家!”

“呦呼!”一声惊天动地的呐喊从众人口中传出。人们一边扛起巨石,一边将李逸云等人拱卫在中央,带着他们向山外走去。蓬勃的声势让李逸云不禁一阵恍惚,如同回到了几年前的军营之中。他嘴角一扬,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一挥手,一团五彩的光雾挥洒而出,落在了众人的身上。被这光雾一沾,民夫们顿时觉得凭空添了许多的力量,往日里有些沉重的巨石竟变得轻如无物。人们知道这是李逸云的施为,瞧向他的眼神里崇敬之色更为浓厚了。

这招法术与当年他用来强化旗下士兵所用的“五行印”异曲同工,只是以如今的修为施展开来,变得有些无形无相,但却功效倍增。见众人面露轻松的神情,李逸云也十分高兴,凑到雷虎的身边,继续向他询问,其余几人也都放松下来,一面欣赏着山中自然大气的景致,一面闲谈了起来,不时的便发出一阵笑声。

几番问答间,李逸云已经将此地的许多事情摸了个明白。老者口中的东家,是一位远近闻名的铸兵大师——吴且,他雇佣这些民夫搬运石料为的就是从石料中提取带有灵力的精铁,用来铸造兵器。

比较让他意外的是另一件事:原本李逸云以为,当地人们随意进出禹皇陵,显然是不太尊重大禹,但一问之下才了解,这竟是当地人为了表达崇敬的一种特殊方式。

世人皆知,禹皇陵名为陵墓,但其中所藏的只是大禹留下的法器典籍,他的遗体并不在此。于是,当地人们便把这看做禹皇给后人留下的一种考验,所以千年以来,无数热血之士竭尽全力的想要破除结界,进入其中一探究竟,但至今尚未有人宣告成功。

说着说着,太阳已经从东边已到了靠西的方位。人们也一路说说笑笑的,走出了峰峦林立的山间。一条坦坦而下的山路呈现在人们眼前,密布的树木渲染出秋季特有的黄色光晕,环绕着山脚下一个不大不小的村落。

远远地便能瞧见,村落靠近山路的一侧,耸立着十数丈高的巨大熔炉,用山岩和泥土堆就。闪烁的火光在它的上空不断蹿起,为它那已被烧成铁灰色的的表面镀上了一层火红的光彩。

仰望着高大的熔炉,李逸云一行跟随着民夫沿着山道下行,刚走到靠近村落的地方,便听一道粗矿的嗓音喊道:“老雷,今天回来的怎么这么快?连两个时辰都没到啊!”

几人抬眼一看,一个与雷虎年龄相仿的老者,正扛着镰刀站在路边的水田之中,仰着脸冲着雷虎喊着。雷虎哈哈一笑:“老卢,今天我们可遇见贵人了!”说着指了指李逸云一行。但见李逸云目光闪动,连忙话锋一转道:“过后再跟你说,吴且大人还在炼炉那儿吗?这几位客人有些急事要去请教他。”

卢姓老者瞧见汉子们目光中对李逸云等人的尊敬,便爽快的应道:“没错!大人好像是遇到了什么难题,这半天一直在熔炉那里冥思苦想,你们赶紧过去吧。”雷虎应了一声,一行人便又继续前行,朝着熔炉的方向行进。

不多时,高大的炉壁便出现在人们眼前,一个身穿紫色华服的身影在铁灰色的背景前缓缓踱步,嘴里还在不住的念叨着什么。走得再近一些,凭着李逸云的听力已听得到他那重复的话语:“到底应该如何?如何才能将材料完美的煅烧?难道真的只有靠圣火?……”

扛着石头的人们依次的来到他面前几丈远的地方,纷纷将石块放下。他才回过神来,瞧了雷虎一眼道:“雷老伯,我有事情要想,你们先回去吧,报酬我明天一起算给你们。”

说着,他便又要陷入思索。但转头之间,一道碧色光芒映入他的眼中,他“咦”了一声回过头来,循着光芒便发现了人群中的李逸云等人。

雷虎插嘴道:“大人,容老汉给您介绍一下,这几位是……”吴且挥手阻住了他的话语,双目灼灼的瞧向李聃,伸手指向他的背后说:“少侠,你背后的剑可否借我一观?”李聃愣了愣,询问似的瞧向李逸云,见师父点了点头,才解下背后的南斗剑,递给面前的吴且。

接过剑,吴且先小心的伸手将剑从头至尾抚摸了一番,最后才握住剑柄,注入法力。一道金碧色的光芒顿时冲天而起,夹杂着耀眼的电光。

“好剑!好剑啊!”他不住的赞叹着。将法力收敛,南斗剑的光芒褪去,吴且将他递还给李聃,朝几人施了一礼,冲着李逸云说道:“方才在下心神不宁,多有得罪,请不要责怪。几位远道而来,不知所谓何事?”

李逸云心中好笑,这吴且二十多岁年纪,一副书呆子的模样,又显然痴迷铸造。竟也能一眼看出谁才是领头的人,可真是有些有趣了。当下一抱拳,便将自己对雷虎等人说过的话又重新叙述一遍,旁边的乡民们也不时插嘴,不多时便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完。

听了这些话,吴且皱了皱眉说:“多谢李公子出手相救,至于你们所说的事,涉及天下气运,在下义不容辞。不过说来惭愧,你们想要进入禹皇陵一事我却帮不上什么忙,我所会的也就是在石块上施法,从而穿越第一层结界,这还是蒙真火天师传授,后面的结界如何突破,我也无能为力。”

李逸云一听,不由得一阵失望,但仍不死心的问道:“不知那真火天师是何许人?有什么方法能找到他吗?”吴且摇了摇头:“真火天师行踪无影,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的居所,在下也无能为力。”

这时,有乡民嚷道:“李公子,既然一时间寻不出结果,不如先随我们走一遭吧?把肚子填饱了再说?啊?”“就是就是!”众人纷纷应和道。

尽管知道心烦也起不到作用,但李逸云还是不由得心中烦闷,叹了口气,冲李玉龙说道:“你先带孩子们去吧,我过一会儿再过去。”李玉龙撇了撇嘴,转身朝众人喊道:“乡亲们,我哥肚子有点不舒服,咱们先去吃,他一会儿再过来,好不好?”

他虽原本是李逸云的分身,但多年来两人经历不同,气质自然迥异,再加上他有意在发髻、穿着之上与李逸云区分,众人也只是觉得两人相貌有些相似而已。此时听他一说,纷纷附和道:“我说怎么长的这么像呢?原来是兄弟啊?那好,二公子我们先走!李公子你也快些啊!”说着簇拥起李玉龙夫妻和三个孩子,向着村子之内行去。

广场之上只剩下风沐翎还依旧站在李逸云身边等候。李逸云瞧了瞧她,努力挤出一个笑容,但却压抑不住其中的苦涩。吴且见状也露出有些自责的神色来,拱手说:“没能帮上李公子,实在是在下无能啊!”

李逸云连连摆手:“不不,这都是造化弄人,怎能责怪先生?”接着他好奇地问:“方才我听先生似乎有什么疑难,能否说出来听听,说不定我刚巧能帮您解决呢?”

“呦!李公子,若是那样就太好了!”吴且掩不住喜悦之色说:“这禹皇陵中的矿石蕴有灵力,若是从其中提炼出精铁定然能打造出上好的兵器,只是煅烧矿石需要极高的温度,我所知之物中也只有真火天师操控的圣火才能办到,不知公子可有什么主意?”

微微沉思了片刻,李逸云将手掌放在胸前,有些犹豫的道:“圣火什么的我没有见过,我所能操控的最高温之物便是这种火焰,先生您看看能否帮得上忙?”说着,一团金红色的火焰在他的掌心燃起,轻轻跃动着。

“这……这就是圣火啊!公子真是奇人!”吴且又惊又喜的大叫道。“这就是圣火?”李逸云疑惑道。此时的他,是凭着浩渺辉光诀施展着那出自苍梧之野虞部的《天火圣典》。那火焰也正是虞部人特有的。

“难道那所谓真火天师也是虞部之人?”他正心中疑惑,忽听一道洪亮的呼喊从背后传来:“李兄,用别人的法术来借花献佛,似乎有些不好吧?”

三人赶忙转过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瞧去。风沐翎皱了皱眉,显然是不识的来人,但吴且立刻便惊叫道:“天师?”李逸云也是满脸惊讶,脱口便喊了出来:“怎么是你?”

来人哈哈一笑:“当初我不是说过吗?想来江东之地看看。李兄,看来你忘个一干二净啊!还以为你是来看我的呢?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