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天外来客

  • 云起尘封
  • 慕笛
  • 6172字
  • 2015-06-24 22:22:24

一时间,在场的几人都愣住了。李逸云和远处的风沐翎不知所措,楚戾疑惑的瞧着着秦玄,而秦玄则失神的望着天空,如一尊雕像般一动不动。

落空了的八块玉珏越过那毫无反应的铜鼎,在空中划了道弧线,重新向秦玄的方位飞回,在他的身周消失不见,落入了他的内宇宙中。而那闪烁着七彩光华的铜鼎依旧高高的挂在空中,一缕缕光芒洒落在秦玄的身上,如同轻柔的抚慰,但在他的眼中却变成了赤裸裸的嘲讽。

他轻轻地笑了笑,笑声里充满了失落、沮丧,甚至绝望。一道道刀刻斧凿般的皱纹瞬间爬上了他的脸,再加上他如今那满头如雪的银发,已完全是个耄耋老人的模样。再看他的神色,所有的动力、希望,都已消失的一干二净,只剩下无尽的绝望。明明还站在那里,就已如同死人。

李逸云心中也是不胜惊骇。他实在想不到,这样无助、绝望的神情会出现在这冷酷无情、杀伐果断的秦玄的脸上。而他那突然出现的皱纹,定是白云老祖临死前一击的结果,但他分明已经挡住了最初的攻势,只要运转法力将其化解便可,而他在发现了铜鼎与八方玉玦没有呼应之后,居然连为自己化解伤势也放弃了。到底是什么样的执着?能让他失望至此?

就在李逸云百思不解的时候,秦玄的神色又产生了变化。目光先是一阵恍惚,似乎想恢复原本的状态。他用力地甩了甩头,顿时便换成了另一副神态,但却也不是平日里那从容不迫的自信,而是充满了狂烈的疯狂之意。

瞪着血红的双眼。秦玄大叫一声,挥手便斩出一道黑色的光刃。黑芒携带着万鬼哭嚎之声,在空中斩过。顿时将那白云老祖死后所化的古松削去了近半。

他状若癫狂,指着仅剩一般的古松大声吼道:“蠢货!你守着的东西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傻乎乎的丢了性命,还害我失去了所有的线索!难道说传说是假的?我的宏愿注定不能实现?啊——”

长呼中,秦玄仰起头来,看着那依旧闪耀着的铜鼎,满脸愤怒。一声如同野兽的咆哮从他口中发出,右手快若雷霆的向上冲去,一拳击向这碍眼之物。

长宽过丈的巨大拳影从他的拳中脱体而出,如一颗倒卷而上的陨石,转眼间便要将那铜鼎击得粉碎。但就在它距离七彩的鼎身不足一尺之时,一只修长的手突然从一旁探来,抓住了铜鼎的一角向一旁一拉,分毫不差的与秦玄的拳影擦身而过。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跟着随后传来:“你不要了,也别毁嘛!就留给我们天外天吧!”

来人一身灰色袍服,身材高大,一只手毫不费力的将五丈的巨鼎提在手中,一副轻松自在的模样。而他的脸上则带着副灰沉沉的面具,只露出两只眼睛,瞧不见相貌。

这是哪里来的高手?李逸云心中骇然,下意识的便向后退去。对方单手提鼎,举重若轻。而且躲过的还是秦玄的攻击,那至少也该是造物境界后期的实力。有这样修为的人,为何还要戴着面具藏头露尾呢?而他口中所说的天外天,又究竟是何意义?

这时,怒发冲冠的秦玄已有所行动。脚尖轻轻一踏,瞬间便纵起十数丈,来到那神秘来者的面前。并拢五指的手掌平挥而出,带着森白色的凛冽锋芒,斩向那人的咽喉。出手之时,雄浑的法力喷薄而出,将那人四周的空间牢牢封锁,阻绝了他逃窜的可能。

但那人的速度也是快若奔雷,同样以掌为刃,纵劈而出,将秦玄的手掌挡在了身前。

双人一交,顿时便爆发出一阵凛冽的劲气,那戴面具之人身体一震,一缕鲜血从面具的缝隙中流淌而出。但那封锁他周围的法力却也被这劲气冲散。他轻哼了一声,似乎还带着些微的笑意,身体向后一倒,就如穿越了天空这一层轻纱般消失不见,随他而去的还有那光芒耀眼的铜鼎。

秦玄微微一皱眉,心里不由一惊,他如今的修为距离那最后的巅峰,也有半步之遥。尽管现在有伤在身,可刚刚那含怒的一击也不是轻易就能挡得住的,对方的修为不容小觑。

想到这些,他的心境也随之平复下来。自己筹谋多年的计划如今已功亏一篑。显然自己所掌握的情况有误,白云山所藏的神鼎并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可那真正的东西又在哪里?或者说,是否存在?

突然间,他脑中灵光一闪:方才那出手夺鼎之人修为高超,又恰好在此时出现,很有可能知晓自己所求的辛秘!想到这儿,他立刻展开神识,锁定了那人在空间中残留的淡淡印记,身形一动,也随着消失在空中,去追踪那离去之人。

瞧着两人先后离去,李逸云长出了口气。转头瞧去,楚戾不知何时悄然离去,空荡荡的云端只剩下他与风沐翎两人。疲惫的笑了笑,李逸云走到她的面前,轻轻地牵住她的手,问道:“怎么样?刚刚可曾被波及?”风沐翎摇了摇头,微笑着说:“别担心,我没事。”

李逸云正想再问几句,脑中却突然闪现出楚戾逼问自己的话,如被雷击中般愣了片刻,拉着她的手也缩了回去。风沐翎秀眉一蹙,疑惑道:“怎么了?”李逸云心中对自己的怀疑挥之不去,挤出一丝笑容道:“没什么,我们赶快下去吧。”说着便当先一步凌空而起,沿原路返回,风沐翎此时也稍稍想领悟了他的想法,微微摇了摇头,随着他步下云端。

踏上了白云山顶的岩石,两人停住了脚步。上方的云海已残破不堪,维持伪装的结界也随之削弱。那原本厚实如盖的白色云雾稀薄了不少,明媚的眼光透过云雾撒到两人身上,传来淡淡的暖意。放眼望去,那仙境般的山巅之景隐约可见,在云雾的半遮半露之下更显出尘。

然而两人却并非因为醉心于景色而止步,他们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之色:那先一步离开的白云门众弟子竟然全都不见了!

近百名弟子中,不少都已负伤,需要尽快运功调息。而且当时的情况,白云老祖未必便败,如此急切的集体逃离实在有些不合情理。况且,就算是众人集体逃离,李逸云也不过比他们晚了片刻,那些修为低微的弟子们根本就逃不出多远。而现在李逸云用神识向外搜索,方圆百里之内,已经没有一个白云门弟子的存在。

“此事有古怪!让我先看看。”李逸云对风沐翎说道。随后,他探出银光包裹着的食指,在面前的空中勾勒出一个径长两尺多的圆形。模糊的影像如渐渐聚拢的烟气,在圆中渐渐清晰了起来。

这招“溯源术”,是宇宙诀中一门奇妙的的法术,能够展现出某地在一段时间之前所发生的事情。这一招对宇宙诀的修炼有着较高的要求,原本李逸云差得很远,但经过了炼化得自邢诚舸的,那一身宇宙诀法力的过程。对宇宙间精密微妙的变化有所体会,宇宙诀中所记载诸多法术也已能够施展。

于是,在那圆镜之内。两人到来之前的情景开始显现。先是一群人争先恐后的从上方逃来,将云气搅得混乱不堪。突然,一个巨大的空洞在空中冒了出来,黑洞洞瞧不见底,如同一张长大了的嘴,将所有逃窜的人笼罩在阴影之下。

一股强横的吸力从那巨口中传来。那些刚刚以为自己脱离险境的少年们纷纷张大了嘴,露出了无比恐怖的神情,用尽全力挣扎。但在这诡异的黑洞之下却毫无作用,最终纷纷绝望的落入那不见底的深渊之中,被黑暗吞没。

以上官纵为首的几名年纪稍长的弟子倒还临危不乱,拼尽全力尝试着结成法阵与之相抗。但几人的位置还未站好,便已有人坚持不下,先一步被吞没,而其余的几人不过也就是多撑了一瞬,便立刻步了他的后尘。

几个呼吸之间,数百名逃得灾劫的白云宗弟子们便被那黑色的巨口全数吞没,一个也没剩下!

施法之人究竟是怎么办到的?看着这情景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在心想。整整数百名修行者,其中还有至少二十个达到羽化的境界。这样的一群人居然瞬间便被黑洞吞没,而且毫无反抗之力。别说是李逸云,就算是他熟识的几位造物境界的高手恐怕也做不到。

让他们收拾掉这些人自然是没有问题,可像这样干净利落的一个不留,恐怕就难上加难了。尤其是那几个羽化境界的修行者,到了这个境界,谁都有些保命的绝招,想要解决他们可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也是那天外天所为?李逸云心中暗道。突然,一件许久之前的往事浮上心头,一个大胆的猜测在他脑中呈现出来。转过头,李逸云用一种有些恐惧的眼神看着风沐翎说:“沐翎,你说,你的亲人们会不会也是……”

“啊!”风沐翎惊叫一声,瞪大了双眼。其余的话不必再说,她已明白了李逸云的意思,喃喃道:“所有的人都消失了,不留一点痕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说着,她眼中开始呈现出激动的神色,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你先别急。”李逸云安慰道。“如今看来,这一切很可能都是刚才戴面具那人所说的‘天外天’所为。我们仔细想一下,这个天外天究竟是想做些什么?他们抓了那么多人去又有什么用?”

思忖片刻,风沐翎惊叫一声道:“啊!会不会是他们也有人修炼类似秦玄的吞魂大法之类的邪功,需要人的魂魄来增强修为呢?”说着,不安之色又浮上了她的脸。

李逸云摇摇头道:“不会。我听师父说过。吞魂大法是一门极为艰难的法术,修炼它的第一个条件,就是找到一个与自己生辰八字阴阳属性完全相反的人,吞噬他的魂魄,而这人还必须是心甘情愿,否则便会造成反噬。轻则魂魄受损,修为就此止步,重则魂飞魄散,立刻丧命!所以至今我也想不明白,秦玄究竟是如何练成的这门法术?难道有人心甘情愿的献出自己的魂魄?如此苛刻的条件,他一个人已是罕见,怎么可能还有他人?”

风沐翎点点头,随后又皱眉道:“那我们如今该怎么办?如今线索都断了,好像连秦玄自己也弄不清他一直要找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我们还要不要继续留意他?”

沉思了片刻,李逸云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我们还是暂且回玉虚宫找师父商量商量吧。”说着手掌一抬,施展起御云之术,周围的云气迅速的在他脚下聚起一团磨盘大小的白云,连同他身边的风沐翎一同托起,就要破空而去。

“嗯?”突然,李逸云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自语道:“奇怪,他怎么来了?”脚下刚聚起的云团缓缓散去,他轻声对风沐翎说:“等一等,好像是李玉龙过来了,还带着两个孩子,不知他要干什么。”

话音未落,只见一道金色的光芒如利刃一般刺破了层层的云雾,砰地一声砸在两人面前,将白色的云气荡起一道道涟漪。两大两小的四道身影在光芒的中央显露出来,正是李玉龙夫妇和李逸云的两个徒弟。

“你来晚了,这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师父呢?我得找他商量一下下一步该……”李逸云停住话头,因为他发现,来的几人脸上都呈现着一种惊惶失色的神情,两个孩子满脸是泪,神色间还带着滞留不去的惶恐之色。

一看见李逸云,姬和子立刻扑到了他的怀里,“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边哭边说:“师父,天上出现了个黑洞,好多人都被吸走了,好吓人。”一向镇定的李聃也不由自主的拉住了李逸云的袍袖,涩声道:“师父,昆仑山出事了!”

见此情景,李逸云心中生出一种不祥之感,赶忙向李玉龙问道:“怎么了?孩子们怎么吓成这样?出了什么事?”

“我不是开玩笑,你听了以后一定要冷静。”李玉龙沉声道:“几个时辰之前,一个方圆数十里的巨大孔洞毫无征兆出现在玉虚宫上空,就像是海中的漩涡一样,将所有的一切都吸到了那里面。玉虚宫如今已然是一片废墟了。”

“什么?这不可能!”李逸云惊叫道,尽管之前得到了提醒,他还是瞬间便失去了镇定。“师父呢?还有几位师叔师伯,有那么多的造物境高手坐镇,怎么会有人能击垮玉虚宫?”

“冷静,事实就是这样。据我观察,那黑洞吞噬的能力恐怕并不是靠法力就能摆脱的,几位前辈也都不是单纯的靠法力抵抗,而是各施所能,以一些玄妙精深的法术尝试破解,但最终都失败了。不过奇怪的是,那摧枯拉朽的吸力到了这两个孩子身上,就像是普通的风一样,没有丝毫作用,我的妻子也是如此。所以我猜测,这招法术只是对修为到了一定层次的人才能起到作用。”

停顿了片刻,他又接着道:“至于我,一直未跟你说,我前些年已将体内的法力按照身毒国的修炼体系重新修炼,已经不同于九州之内的任何一种法力模式,这恐怕是我能够逃过一劫的原因。”

“怎么会这样?”李逸云长叹了口气,原本就有些迷茫的脸上更添愁绪,风沐翎则接过话头,将两人这次白云山一行的所遭所遇简洁明了的讲诉了一遍。

“此处竟也相同!”李玉龙不由得惊叹道。李逸云黯然的点了点头说:“是啊!我原本还打算会昆仑山之后与师尊他们商讨此事,却不想……如你所说,那出现在昆仑山的黑洞还要更胜于此处,看来他们主要的对象就是玉虚宫,白云山不过是随意而为罢了。唉!这实在是是莫名其妙,这天外天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怎会有如此神通?”

这时,一直沉思着的李玉龙突然眼中一亮,开口道:“你这么一说,倒让我想起了一件陈年旧事。你耐心些听我说。”李逸云点点头,他便接着说道:“这件事起源是百年前的封神之战。在那之前,九州大地上的修行门派林立,遍布天下。但在那场战争中,除了像蓬莱岛那样完全与世隔绝的门派外,各个门派大多被元始天尊或通天教主两人所影响,分别投靠到不同的阵营。”

“而在那场大战结束之后,本就人丁稀少的各门派所剩之人都寥若星辰,于是玉虚宫乘大胜之势,席卷天下。修行者迫于玉虚宫的威势,或加入其中,或孤身隐退。于是便形成了如今玉虚宫独霸天下的形式,我说的可对?”

李逸云点点头,疑惑的问:“可是你说的这些与我们如今的情况有什么联系吗?”李玉龙急的拍手道:“当然有联系啦!你想想,若是这样,那近些年玉虚宫随着上代门人的仙去,早已开始韬光养晦。那些散布与深山大泽的修行者,以及他们的传人们为何还不见踪影?这难道不值得思考吗?”

“你是说?”李逸云神情也变得激动起来。“所谓的天外天,就是这些人联合起来组成的势力?”“没错!这是可能性最大的结论了。只是他们究竟为何要这样做我却是毫无头绪,若说怨怼玉虚宫,也没有必要对白云山和太古神裔出手呀?”李玉龙说。

皱着眉摇了摇头,李逸云颇有些无奈的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无论是追踪秦玄,还是调查天外天,似乎都没什么线索,谁有什么主意吗?”

众人沉默了下来,纷纷皱起眉思考着。这时,李玉龙的妻子迦娜开口了:“如云公子,沐翎姑娘。你们要是暂时没有想到什么好主意,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让大家参考一下。”几月下来,他的华夏语已经熟练的多了,再不像初来之时那样生涩难懂。

“哦?”李逸云略显惊奇:“弟妹快说来听听!”听他自封兄长,李玉龙立即哼了一声,表示不满。风沐翎也十分期待的说:“姐姐快说,我们都没什么主意。”

迦娜稍显羞涩的笑了笑说:“传说中我们国家的梵天大神曾经说过,两件看似没有关联的事情,到了最后很可能就是同一件事,所以我想,既然现在其它的方面没有什么线索,那不如就继续追查那个秦玄所说的,真正的‘九州鼎’在哪里?你们觉得如何?”

“真正的九州鼎?嗯,我们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它了!还是弟妹一语切中要害呀!”李逸云赞叹道。李玉龙则笑着开玩笑说:“你当谁都像你那么笨?真是!”

李逸云不理他,接着说:“那现在没有疑问了。我们下一步要去的地方,就应该是东南方会稽山的大禹陵。在那里能找到线索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你的意思是要去挖人家的墓?”李玉龙笑道。李逸云皱了皱眉:“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吗?我又不是心存不良,再说以禹皇的修为气量,我相信若是他了解了我们的目的,绝不会怪我们。”

“那好吧,就这么办吧。”说着,李玉龙满脸歉意的瞧向迦娜:“真对不起,又得让你跟着我劳累,只能等到了会稽山我再给你找个地方休息了。都怪李逸云这小子多事!”

迦娜被他的神情逗笑了,摇摇头说:“没事没事,我的身体还没那么虚弱。”还不忘向李逸云解释说:“如云公子你别听他说,我没事的!”

李逸云见状也不由得微笑了起来:“他说的没错,我的确是给你们惹了不少麻烦,真是谢谢你能够体谅!”说着瞧向李玉龙:“那我们现在就动身吧,到了那里我也要找个地方安置好两个孩子。”

说着,几人纷纷施展开御云之术,李逸云和风沐翎带着李聃与姬和子,李玉龙则拉着妻子的手,一同踏着云团升入空中,穿透了云雾遮掩的峰顶,在碧空之上划过一道光华闪耀的弧线,朝着东南方飞掠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