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鹿死谁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6907字
  • 2015-06-24 22:18:56

两个完全相同的身影在那团扭曲着的光团下方屹立,静止不动。

站在远处的李逸云已被惊的说不出话来,这两人中定有一人是秦玄变化所成,若只是相貌相同,李逸云丝毫不会在意,因为那不过是调动体内法力改变形貌,他也同样可以做到。

然而当他下意识的探出魂魄之力感受两人气息上的分别之时,却震惊地发现,两人所展现出的法力属性,甚至连同魂魄的波动都完全相同。要知道,两个生灵间的根本区别就是魂魄的波动,因为这是由他所拥有的所有能力、记忆、情感……所有的生命特征融合而成的,哪怕两个修炼法术相同,修为相同,人生经历也相同的双胞胎,也会由于身体的细微差别而造成魂魄的差异,从而引动不同的波动。

但面前的两人魂魄波动竟完全相同!那不是任何的幻化之术能够实现的,唯一的解释,便是一个人彻底的变成了另一个人!

这怎么可能?李逸云在心中暗道。同时伸手在风沐翎肩头轻轻一拂,将她身上的禁制除去。又轻声嘱咐道:“小心些!情况有些不对!”

此时,他已经接受了秦玄这神乎其技的法术,转而思考他这样做的目的:难道是他敌不过白云老祖,想用这招来诓骗众人的帮助?不合理呀,神鼎空间中的几位造物境界的宿老都被他一网打尽,剩下的不过是些至多羽化境界的年轻弟子,李逸云也能横扫一片,又怎能对秦玄造成威胁?

这时,一股雷霆般的警兆自心中升起。李逸云似乎触摸到了什么致命的关键,却一时无法明了。他连忙抓紧风沐翎的手腕,向后跨出一步,便退出了数丈。而他却仍不满足,丝毫不停的向后飞退,撇下仍在恢复伤势的楚戾,同时向地面上被上官纵逐渐救起的少年们呼喊:“快逃!”

云海之上的少年们有些伤势较轻,稍稍处理一下便可以行动自如。瞧着空中陡然出现的两位祖师,少年们顿时懵了,而李逸云的喊声便在此时传来。有一些仍在恍惚状态的少年听到喊声后,下意识的向后退出,但更多的却是呆呆的立在原地,抬头向上凝望着。

终于,两人中的一个开口了:“你这恶徒用的是什么法术?竟能变的与老朽完全相同?不要妄图迷惑大家,赶快现出真身吧!”说着一抖袍袖,满脸的怒色。

“是祖师,是祖师!”少年们兴奋地呼喊道。李逸云却露出了一丝苦笑,少年人毕竟单纯,这样的话谁不会说?如此便能分出真假?但“另一个”白云老祖的回答瞬间便让他瞪大了眼睛。

“前辈你说错啦!我可没打算诓骗任何人。我变成你的模样是为了另一个目的!”化作白云老祖的秦玄笑着说道。竟然自己揭露了身份!这下,李逸云更不清楚他要做些什么了。但心中的警兆却更加的清晰,连忙带着风沐翎继续退去。而秦玄那邪魅的话语则追着他的身形传入了他的耳中。“前辈,你说神器是怎样辨别自己的主人的呢?”

“快走!”李逸云大叫一声,手掌将风沐翎向后一推,自己则一拍背后的双翼,流星似的向前方撞去。他终于明白了秦玄的目的,那个釜底抽薪的办法,而且已经没有任何阻止的可能,但他还是冲了上去,在体内将近乎全部的的法力糅合成了三生剑气。此刻,他脑中闪过了生母以及那仇深似海的祖父的模样。娘,……我一定会守护你们所要保护的东西,一定会!而秦玄接下来的话也随之传了过来:“那就是通过魂魄来区别呀!”

话音刚落,那空中的那团无色的球状物轻轻地抖动了一下,随后便剧烈的震动了起来,如同有两股力量在其中不断的拉扯一般,将四周的空间也带动的颤抖不定。而在这不停的颤动之中,那无色的球状轮廓碎裂似的片片剥落,露出了其中隐约可见的炫丽光彩。此刻,白云老祖一向从容的脸上也变得凝重起来。秦玄倒是依旧保持着最初那面带笑容的模样,只不过换了张脸。

“借着你打中我的那招带着魂魄之力的攻击,我便用法术将自身的一切都改变成你的模样,现在我们都是这九州鼎的主人,谁也不能驾驭它的力量,只能凭真本事打了!”秦玄抬头瞧着上方渐渐显露的光彩,若无其事地说。

听到这话,白云老祖先是一惊,随后反而恢复了从容。淡然道:“魂魄是人之根本,其他一切的基础。你这门法术既然能够将魂魄化为与对方完全相同,那么你所能使用的法力也应与所变化之人相同,也就是说你能使用的也只不过是与我等同的法力。最多是个平手,我又有什么好怕?”

“平手?”秦玄摇了摇头说:“前辈,您修行千年。怎么忘却了我们所修的所谓‘道术’的根本呢?道为之体,术为之用。相同的术到了不同人的手里,可是会完全不同的啊!看看我来使一招你最擅长用的万木争春吧!”

说着,他双手在胸前聚拢,五指指尖抵在一起,掌心相对。只见一团莹碧色的光华无中生有的迅速闪耀起来。如心脏般有力地跳动着。与此同时,一团更为庞大的,径长足有十丈的巨大光球在他的背后浮现,随着他掌心间光球的一次次跳动,愈来愈光彩夺目,内部似乎也有着生命般的物质,不住的在其中横冲直撞,不知何时便要破茧而出。

而从远处赶来的李逸云,此时却在距离两人还有二十余丈远的空中停住了脚步。他并不是怕被两人的战斗波及,吸引了他的是另一件事物——那已然显露出本相的九州鼎!

那是怎样的美轮美奂呀!巨大的圆鼎高度与径长都约有五丈,鼎有三足,伴着流畅自然的曲线延伸而下,其上各自盘旋着一条蜿蜒巨龙,龙头向上,龙尾向下,立刻让他想起了在金鳌岛所见到的那条真正的龙来。鼎身的周围,一幅幅山川密林的浮雕在七彩光芒的笼罩中排布着。说起来,那图案的雕刻手法并不十分高明,但不知为何,李逸云一眼瞧去,便有一种身临其境之感,如同那图案化为了真实的场景一般。

于是在这无与伦比的美丽之前,李逸云的脑中被这神器的绚丽填满,竟然将自己原本的目标尽数忘却,呆呆地站在半空中,一动不动。但这时,秦玄与白云老祖的战局,也终于要分出了胜负!

施展着万木争春的秦玄,浑身已然被碧绿的光辉笼罩在内。那碧色的光芒以他的掌心为中央,向四周蔓延开去,光芒的颜色则越来越清淡,但也越来越明亮,就如一团燃烧着的火焰,不住的向外散发着生命的气息。明知道他的这一击威力绝伦,却还是让人感到一股由内至外生发的舒适之感,不自觉的想要接近。

下方的少年们此时纷纷仰着头向上看着,之前九州鼎显出真身之时,因为其下方的阻碍并未消失,所以他们看不到神鼎,没有像李逸云一样被那神鼎吸引住。而此时感受到秦玄那万木争春之术所释放的生命气息,立刻便有不少人情不自禁的露出了向往的神色,目光也开始露出了陶醉之色。

而距离这光芒更近的白云老祖,则是轻轻叹了口气,低下头朝着向上仰望着的少年们说了声:“快跑!”老人的声音轻柔而慈爱。他此时距离下方的人群足有数十丈远,但他的声音却又如同响在每个人的耳畔一样,清晰明了。

“快走!”身为大弟子的上官纵首先回过神来,一声暴喝将犹在梦中的师弟们喊醒,挥舞着手臂招呼着众人逃离。而少年们经过祖师与师兄两次的警醒,也全都意识到了即将爆发的法术的威能,尽全力向就近的云海边缘窜去,在天际划过一道道各色的弧线。上官纵则一边逃离,一边最后的检查着沿途受到楚戾攻击倒地的弟子中,还是否有幸存的人。

瞧着那些未及弱冠的少年们多数都已接近了云海的边缘,即将离开这片名为白云宗的仙府。白云老祖微微的笑了起来,神色中满是释然之色。随后双手在胸前摆出掌心相对的姿态,五指微微张开,双掌间相距五存左右。

就在他那双掌间的方寸之地,一根隐隐带着翠色的根须从虚空中探出头来。在莹碧色光晕的包裹下由小变大,发芽抽枝,转眼间便化为一颗苍劲挺拔的古松!被一团柔和的莹碧色光华包裹着,在老者的手掌间轻轻的律动。

比起秦玄那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白云老祖掌中的这棵松树没有发出一丝令人震撼的气息,它是如此的平淡、圆融。但秦玄一见这株古木,原本信心十足的脸上却显现出一丝动摇。他沉声道:“前辈,您这是动用了本生之灵?我可没想杀您!我只是想要那九州鼎罢了。您不过是当年答应了大禹帮助他暂时守护神器,等他回来。是他自己陨落,让您的暂时守护无限的延长了下来,如今已然过了一千多年,您为何还要为这可有可无的誓言搭上自己的性命呢?”

听了这话,白云老祖哈哈大笑起来,掌中的古木随着他的笑声不住的抖动,一层如同老茧似的包裹从那古松棕色的枝干上剥落下来,露出了耀眼的光芒,瞬间将整片天空渲染。那光芒以绿色为主,却又闪现着淡淡的白色与金色光芒,连上方的九州鼎也被这光辉笼罩,透出了另一番光彩。

“我不知道你究竟用了什么办法,能将这生命之道领悟的如此透彻。甚至使用用我的法术能够超过我的境界。但你却忘了生命的根本。”白云老祖说道。他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润的光芒,一双慈祥的眼睛也在此刻闪出少年人才常有的兴奋。

“生命!就是永远绽放的信念啊!”老者大吼一声,双手向前一推,那凝聚了他所有生命的光球,便带着那株如燃烧着的古松,向着秦玄激射而去!

而秦玄则将双手向内一合,顿时与那在他掌心跳动着的碧色光柱合二为一,笼罩着他全身的莹碧色光团则在此刻轰然炸开,数条张牙舞爪的青碧巨龙咆哮着冲出,迎向那绽放着生命之光的古松光珠。

二人初始交手之时,白云老祖便施展出这万木争春。驱使九条巨龙攻击对手,但此时在秦玄的施展下,巨龙的数量又何止九条?无数的巨龙刚刚将身体全部钻出,便立刻有新的龙头接替,穿出他身周的碧光,前赴后继的冲向前方,丝毫不见断绝之势。

霎时,漫天飞舞的巨龙便撞上了那径长不过一尺的光珠。而它们刚一触到光珠,全身立刻燃起玉色的火焰,那遮天蔽日的庞大身躯须臾间便燃烧殆尽。而光珠中的那株古松则随着一条条巨龙的燃尽的不断的缩小着。

渐渐的,白云老祖的脸上浮起一层诡异的莹白色光芒,越来越亮。光珠也变得越来越小,但依旧在不停地前进着。转眼间距离秦玄仅有不到三尺之远。秦玄大喝一声,笼罩全身的碧色光芒在这一刻尽数炸开,再无保留。漫天的碧色光影如繁星般闪耀,纷纷拦向那近在咫尺的光珠。

没有一丝声音,碧色的火焰便布满了整个天空,秦玄的身体也被它遮挡在内,瞧不见丝毫。白云老祖的身体则在这漫天的碧光中变得越发闪亮,炽热的白光已将他的全身覆盖,只能看得出大致的体态,而就在这白光的包裹中,老人的身体却似乎在不断地拉抻,变得越来越长,形状也渐渐的变化,竟似有些脱离了人身的形状。

下方的云海中,还能行动的弟子早已逃出生天,一些伤者也被上官纵纷纷救走,剩下的均已是死人。风沐翎并没有离去,却也依照李逸云的话躲得很远,因为她见识了李逸云的那一剑后,便知道以自己的修为上前非但帮不上什么忙,反倒要拖累李逸云。楚戾也远远的避在一边,他受的伤势很重,仍在调运法力疗伤。

于是,除开交战的双方。那光芒的中心便只剩下了李逸云一人。而他居然无视漫天燃烧的光焰,依旧注视着那悬浮于天际的九州鼎。突然,天地间的一切的流动好像暂停了一下,包括声音、光芒、甚至念头。一直注视着九州鼎的李逸云则在此时发现,那原本一直纠缠于九州鼎内部的两股魂魄之力,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了。

然后他便感觉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力从那神鼎处传来,他的身体立刻便不受控制的“嗖”的一下,撞向那闪耀着的神鼎。而他的身体刚刚离开地面,那环绕着秦玄的火焰便猛地炸开,堪堪擦过他掠去的身影。将包括白云老祖身体在内的方圆数十丈空间,尽皆笼罩。

其实这时距离李逸云被九州鼎所震撼之时,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见自己的身体腾空而起,感受到周身法力波动的变化,李逸云登时醒悟过来。心中责怪自己不该分神。他哪里知道,这九州鼎本就有摄心惑神的效用,而方才又是由两位绝世高手所操纵,虽然两股力量相互拼杀,却巧合的使这惑神的功效大大增强,凭李逸云的修为,又是毫无防备的冲上前来,又怎能不中招?

当他的神智恢复清明之时,眼看着便要撞上光华闪耀的九州鼎了。此时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李逸云赶忙运足法力护在身前,生怕被神器所伤。然而那法力所化的光罩刚一接触到神鼎便扑了个空。就如击在空处一般,他的身体紧接着便也撞在了九州鼎之上。身周的场景骤然变幻,他又回到了九州鼎内部的那片空间。

霎时,李逸云便觉出此处与之前他来时的不同,空间中的气息不再像上一次那样舒缓有律的流动,而是完全静止了下来。心中一惊,李逸云知道,这种情况唯一的可能,便是神器原本的主人魂魄已经弱到了与神器间的烙印消失了的程度。

然而他此时却无暇为老人的状况担忧,因为现在的情况使得他不得不马上去做一件事,以阻止秦玄得到神鼎。心念一动,一团璀璨神光在他的额头处亮起。黑、白、无色三团火苗般跳动的光团处在中央融成一团,轻轻地跳动转寰,又有闪着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七点光芒环绕在四周,不停的凌空飞舞。正是李逸云的元灵本源。

彩光一现,便有一点光芒从中央的三魂中射出,追着飞舞的七魄环绕一周,将自己裹上了五光十色的光芒。之后便如一只月下飞过的萤火,冲出魂魄的包围,投入李逸云前方无尽的空间中。

光芒射出的刹那,李逸云的元灵尽数隐退。紧跟着,那不知消失在何处的光芒轰然炸开,成为了烙印在神器之上的神识,整个空间都被它渲染成了五光十色的光彩。李逸云的额头正中,也在此时出现了一个缩小版的九州鼎的图案。正与那实在的神鼎完全相同,连鼎上的山川纹路也都细致入微,分毫不差。

图案闪现的同时,李逸云便感到一股奇异的体会冲上心头。这先前以浩渺辉光诀也无从探知的空间,在他的眼中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一股股纷繁复杂的灵气抽丝剥茧,还原成初始的种种属性,或风、或雷、或雨雾……

凡此种种,无数的灵气纠缠相合,在激烈的碰撞中相互融合又相互抵消,一处所炸开的能量,由另一处产生的波动相抵消;一处缺失的灵气,再由另一处补充。于是乎,无数的灵气泯灭,又有无数的灵气诞生,渐渐的形成了一片有序又无序的驳杂之态,一点点的积累、积累……终于在到达极限的那一刻全部破碎。

使一切的一切消失殆尽,而在这消失了一切的空间中,水到渠成的诞生了那被无数人提及,令他们梦寐以求的事物——虚无。

置身于这奇妙的事物中,李逸云感知中一切的一切尽皆消失不见。却又没有空的感受,因为连“空”和所谓的感受也都消失不见。连他自己似乎也消失了,只剩下一种莫可名状的事物存在着,让他维持着已经说不上是不是属于他的意识。

虚无之中,时间、空间也都失去了概念。在这不存在任何事物的境地中,一点灵光毫无征兆而又师法自然的出现了。这道灵光的出现现,就如一道信号一般,无数的灵光如同漫天的繁星一般不分先后的凭空出现,又各行其法,化生万物。

这时,一丝明悟出现在李逸云的心中。他终于明白,“无中生有”这四个字,并不只是用来形容言语无凭,而更是揭示了这世间万物真正的源头。一切从何处来?

有人说从混沌中来,有人说从“道”中来。李逸云现在尚无法感悟混沌,也不能悟尽“道”的奥妙。但如今的他却可以给出一个新的答案——一切从虚无中来!也唯有这散尽了一切的虚无,才能够不受万物所滞,随心所欲的造化天地。

但就在他沉浸在这奇妙的体会中时,突然一股剧痛从脑中传来,三魂七魄激烈的颤抖起来,如同随时就要溃散。一道充满煞气的神识之力正由外至内冲来,扑向李逸云烙印在神器中的神识。

两股力量甫一相触,李逸云那已然烙印完成的神识便被迅速腐蚀,一阵阵哭嚎之声如同在耳畔想起,不停地冲击着他的元灵。心知是秦玄出手抢夺神器,李逸云还想再坚持。一阵头晕之感却突然袭来,这可是神魂枯竭的征兆!他毫不犹豫,立刻切断了元灵与那已溃不成军的神识间的联系。

那满是煞气和腐蚀性的神识立刻便占据了整个神器,随后便从四面八方向李逸云挤压而来,似乎想将他灭杀在此。顾不上之前所受的伤,立刻施展出糅合了宇宙诀和天山遁的穿梭之术,脚步一迈便踏出鼎外,回到了残垣断壁的云海之中。

内腑一阵阵痛,李逸云嘴角溢出一丝血迹,强聚起精神看向原本秦玄与白云老祖打斗之处。只见一根高达百丈的擎天古松突兀的出现,屹立当场。那古松古拙出尘,枝干状如盘虬,甚是壮阔。但可惜树干之上却已然干枯碎裂,显然已经死去。

李逸云先是有些发愣,随后心中不由一阵哀伤——这正是白云老祖的真身,他已然耗尽了所有的生机,如今所剩的,只有这已经开始腐朽了的躯壳。也正是因为他已死,刚刚李逸云才能够短暂的掌控神鼎。

而在古木的对面,恢复了原貌的秦玄正凌空而立,呆呆的望着九州鼎,眼中带着无尽的憧憬与渴望,似乎在瞧着心中的挚爱一般。在他的脑后,一头飘洒的银色长发正轻轻律动,十分显眼。

白云老祖使出本源之力的那一击,以引爆自身生命之力所产生的力量,来吞噬对方的生命。秦玄凭白云老祖那比自己稍逊一筹的修为,终究没能全身而退。而损失的生命之力,也永无法再恢复。

但如今的他却是全不在意。手掌一挥,八块各色的玉玦便从空中浮现,随着他的手势按着先天八卦的方位分列四方。闪着七彩光华的八卦符箓从这玉玦中延伸开来,交汇成了八卦图的形状,黑白双色的阴阳鱼也随之在中央浮现,首尾相逐的旋转着。倒是与李逸云借助晶晶的灵力,解开八卦石台的法印时有些相似。

双手分立上下,秦玄大叫一声:“去!”那闪耀着的八卦阵便如逐日般射向高空,向那同时被催动的光华闪耀的九州鼎击去。李逸云的心顿时惊的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叫了声:“不!”

他究竟有什么目的?九州鼎经过八方玉玦的催动会有什么能力?没等李逸云继续担忧,那呼啸而上的八卦阵便撞上了九州鼎!

没有想象中的刺目光华,也没有震耳欲聋的轰鸣。那八卦阵势径直的穿过了九州鼎,射向了更高的天空。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纷纷不解的瞧着天空。秦玄的表情最是精彩,惊讶、质疑、呆愣、迷茫的神色不住变化,最终定格在了带着些绝望的失落之上。

“这九州鼎是假的!”他说道,言语间不辨喜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